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989 (問題蘋果)

想到這里,陳天明的那里猛地跳了一下。這樣的好機會如果自己不看一下的話,真的是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自己啊!
  但是,如果我現在轉過頭回去看,一定會被楊桂月發現,自己明明說不要看她,可又看她的話,可是說不過去啊。陳天明現在真是矛盾極了。不過,經過一番心理斗爭后,他還是停止游泳,慢慢地把頭往楊桂月那邊扭過去。
  楊桂月是一邊脫衣服一邊小心看著陳天明,如果陳天明回過頭看自己,自己馬上一掌拍死他。還好,她把衣服脫完后,都沒有看到陳天明回過頭。于是,她急忙往那邊走去,只要自己下了水,陳天明就不能看到自己了。
  陳天明轉過頭的時候,正是楊桂月走下水的時候,那時楊桂月看著路,沒有看陳天明有沒有偷窺。
  陳天明氣呆了,透過那皎潔的月光,他看到了楊桂月正走進水潭里,只是看到楊桂月的頭。天啊,如果我早一點的話,就可以看到她了。現在的陳天明真想給自己一巴掌,m的假什么正經呢!要不然自己就可以看到她了。就算楊桂月戴著罩罩和穿著小褲,看看也可以養眼啊!
  “啊,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居然看我脫衣服?”楊桂月抬起頭就看到陳天明那雙色迷迷的眼睛。
  “我,我沒有,”陳天明忙說道。“我好象看到那邊有一個人影,所以看一下,我也是剛剛轉過頭,什么也沒有看到的。”陳天明說的是實話,他現在都后悔死了,早知道轉快一點看。
  “我才不信你的話,”楊桂月覺得還是可以信陳天明,因為剛才她一直盯著陳天明,陳天明應該沒有看到什么。“陳天明,是不是真的有人影?會不會是兇手?”
  “可,可能是我看錯了,”陳天明急忙問楊桂月,“楊桂月,你以前經常在華山嗎?”
  “也不是,我小學的時候就開始學武功,初一的暑假才過來華山,每年的暑假都來一次,一直到我畢業工作才沒有來。”楊桂月說道。
  “那你覺得你的師傅怎樣?”陳天明問道。
  “什么怎樣?“楊桂月不解。
  “就是他的為人,還有你們華山派整個的氛圍是如何,就算你師傅不壞,可能手下的弟子也會壞的。”陳天明說道。
  楊桂月搖搖頭說:“不會的,我師傅華散人是一個正直的人,雖然說不是什么英雄,但也不會做什么壞事。而我們的其它華山弟子也是如此,師傅訂下的門規很嚴,違者廢掉武功逐出師門。”
  “噢,看來你華散人很嚴格啊。”陳天明說道。
  “是的,自從華山派出現淫賊華白子,我師傅就嚴加管教弟子。”楊桂月點點頭說道。
  “按你的話來說,這兇手案只能是外人做的,不是你們華山派的人。”陳天明說道。
  楊桂月說道:“不會的,剛才我們都看過了那個女孩的尸體,像那樣的武功只有我師傅師娘他們才有,一般的華山弟子也做不了。”剛才陳天明他們也看到女孩致命的地方,兇手下手又狠又準,可見武功非常高。
  “說的也是,好了,不和你說了,我要游泳。”陳天明轉過頭去游起泳來。
  楊桂月也不管陳天明,她偷偷地跑到一邊,擦洗著自己的身子。由于陳天明就在那邊不遠,她不敢走到淺水的地方清洗。她走到剛好是水淹到脖子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地洗起來。
  當楊桂月的手摸向自己豐滿的酥峰時,她的身體不由抖了一下。這是女人的敏感禁地之一,她平時在洗澡的時候洗這里,身體都有異樣。并且現在陳天明就在自己的不遠處,她看著一個男人摸著自己,心里更是有點那種感覺。
  “嗯,”楊桂月小聲地哼了一下,她不小心摸到了自己的小櫻桃,那如觸電的感覺讓她不由呻吟了一下。
  楊桂月以為自己這么小聲,陳天明是不會聽到,但還是讓陳天明給聽到了。因為昨天晚上后山發生兇殺案,陳天明怕今天晚上兇手會再來。于是他小心地查聽四周的情況,如果發現情況馬上飛上岸邊穿衣服。
  可就在這時,他聽到了楊桂月好采有點痛苦的呻吟,他便問楊桂月了,“楊桂月,你怎么了?是不是腳抽筋?”
  “你,你才腳抽筋?”楊桂月沒好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這個壞家伙就會咒自己,一點好話也不會說。
  “奇怪了,我明明聽到你好象有點痛苦地叫了一聲,難道我聽錯?”陳天明奇怪地說道。
  “是你聽錯了,我哪有什么痛苦,我正在玩水多舒服。”說到這里,楊桂月的臉不由紅了一下。這個流氓的耳朵怎么這么好使,自己不小心地呻吟他也能聽到。
  陳天明笑道,“你沒事就好,不要大家在這里洗澡,你出事對我的名聲可不好。”
  楊桂月不理陳天明,她的手又慢慢擦洗著。沒有過多久,她就洗到自己的隱秘地方。那里的敏感比自己的小櫻桃只強不弱,雖然陳天明在那邊,但自己可不能不洗那里啊。想到這里,楊桂月只好咬著牙小心地洗著。
  一股股又麻又癢的感覺從下面傳了上來,然后傳遍全身,讓楊桂月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被火燒著似的,這清涼的水根本沒有辦法把自己體內的火澆滅。
  終于把那里洗完,楊桂月才暗暗舒了一口氣。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下來洗澡了。那個流氓的眼睛非常毒,好像什么都能看到似的。
  陳天明見楊桂月也不游泳也不說話,像只呆鳥似的站在那里,他不由奇怪了,“楊桂月,你在干什么?不會是思春了?”
  “思你的頭,”楊桂月罵道。
  “呵呵,原來你是思我的頭啊,謝謝你對我的思念。不過,我也知道自己長得帥沒有辦法。”陳天明笑著說道。
  “陳天明,你信不信老娘一掌拍死你。”楊桂月罵道。
  陳天明說道:“你有種就過來。”
  楊桂月是想過去打陳天明的,但由于自己光著身子,不可能走過去,就怕不小心自己就泄了光,那就慘了。“哼,我不跟你這樣的流氓見識。”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突然想嚇一下楊桂月,于是他把頭一低潛下水去,然后往楊桂月那邊潛過去。陳天明是想一會突然從楊桂月的面前冒出來,嚇她一大跳。
  可是當他潛下水睜開的時候,發現有點人算不如天算。現在是晚上,水里基本是黑黑的看不到。他只能是照著楊桂月的那個方向游過去,且還用上了一些內力,游得特別快。
  楊桂月見陳天明潛下水后就沒有見人,她估計陳天明是潛水了。突然,她的心里一跳,她感覺到水里有股水流向自己這邊擁過來,難道是陳天明想過來占自己的便宜?想到這里,楊桂月急忙轉身就逃。
  陳天明看到前面有人,而且還往那邊跑。他就知道楊桂月發現自己的意圖想逃走。哼,楊桂月,這些天你整得我好苦,我如果不整一下你,我還是陳天明嗎?我還對得起國家對得起人民對得起黨嗎?
  于是,陳天明快速向楊桂月游去。近了,快到了。陳天明在心里高興地叫著。楊桂月,我不把你拉下水淹上一會,我就不是陳天明了。陳天明拼命地用手向前劃。“咦?這是什么啊,軟軟的,很有彈性,好象女人的屁啊?”陳天明的手碰到了一團東西。
  “啊!陳天明,你這個流氓老娘跟你拼了。”楊桂月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敢摸自己的屁股,怒火沖冠的她不跑了,馬上轉過身子向水里的陳天明踢過一腳。
  雖然水里黑黑的模糊不清,但陳天明還是能感覺到有人攻擊自己。他馬上用手一抓,抓住楊桂月的腳,按著往上一提。同時,陳天明也跟著站了起來。
  “啊,”楊桂月的一只腳被陳天明抓著,她站不穩腳馬上向后面倒了下去。
  浮出水面的陳天明看到楊桂月摔進水里,心里非常高興。呵呵,胸女,知道欺負你大爺我的后果了!不過,陳天明也不想玩得太過分,他見楊桂月摔進水里后,便拉了一下楊桂月的腳,讓她向自己這邊沖過來,接著另一只手又是一提,想把楊桂月拉上來。
  咦?自己拉到楊桂月哪里了?好象有毛茸茸的。陳天明一時愣了一下,女人有毛的地方一般有三處,頭發、腋下、另外就是隱秘的地方。而自己摸著那里的感覺好象是兩腿間,因為陳天明感覺自己的手被兩條腳夾著。
  啊?兩腳間,女人的隱秘地方?陳天明心里叫苦,這楊桂月下來洗澡居然把衣服脫了,自己摸哪里不好,怎么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面啊?陳天明急忙把楊桂月拉起來,然后想把手拉出來,但自己的手卻被楊桂月的兩腿緊緊地夾著。
  “楊桂月,你,你放手啊,不,是你放腳啊!”陳天明訕訕地說道。自己不是想占楊桂月的便宜,而是自己想拉出手拉不出來,楊桂月怎么夾得這么緊啊?
  陳天明的手還在楊桂月那隱秘的地方,那毛茸茸的感覺讓陳天明心里一陣興奮,特別是他想著那是楊桂月迷人的芳草地,那下面猛地一下反應,在水里打著水了。
  而且讓陳天明更加興奮的是他的手正是楊桂月那正中地方,剛才他想抽手時,還擦了一下她的那里,那柔軟的感覺讓陳天明沖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有拼命地吞著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