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987

陳天明把布拉上后,便問道:“華白子為什么要恨你們?你們以前到底是怎樣對付華白子的?”
  華秋寒看了楊桂月他們一眼,想了想然后說道:“我聽我爹說過,二十年前,我爹和我娘還有華白子三人是同門,我爹和華白子都喜歡我娘,但我娘喜歡上我爹還嫁給了我爹。華白子一氣之下就開口大罵我師公,說亂把我娘許配給我爹,還要把掌門的位置傳給我爹。我師公當時也生氣,把華白子關了起來,讓他在里面面壁思過。可沒有想到華白子從里面逃出來后,就開始奸殺女孩,在殺死女孩子后,他還寫了一個‘華’字,目的嘲諷我們。而且華白子還揚言說要把我們華山派滅了。于是,我師公和我爹便帶人去追殺華白子,華白子的武功很高,雖然他不是我師公和我爹的對手,可華白子狡猾,每次都被他逃走。這么多年來,我們華山一直不在江湖中露面,主要的原因就是要把心思落在找華白子的身上。但華白子行跡不定,作完案后就馬上消失,我們的人一直找不到他。”
  “你說這次的事情會不會是華白子做的?”陳天明問道。
  “從作案的手法來看有可能,他可能是把這事情引到華山派里來。不過這事情還沒有查清楚之前,我們也不敢說是誰干的。”華秋寒說道。她說得頭頭是道,讓陳天明不敢小瞧她。
  楊桂月說道:“從現場來看,女孩是被人從后面一掌擊斃,下手很狠也很準。死亡時間是昨天晚上,不過奇怪的是這‘華’字。
  “這華字很奇怪嗎?”華秋寒奇怪地問道。
  陳天明也點點頭說道:“是的,很奇怪,從這作案手段來看,這華字讓人想不通。”
  “天明哥,我們不大懂,你給我說說。”華秋寒說道。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從剛才我們的發現來看,在這里面有幾個疑點。
  一,這個案子可以不是華白子所做。因為,華白子以前所做的案子都是自己寫的華字,沒有受害者自己寫的。就算受害者寫了,華白子也會發現,把這字給抹掉。
  二,就是這案子是別人所做,故意陷害華白子。但由于他對華白子的做案手法不熟悉,故意這樣做,可是又做得不倫不類,所以才出現這樣的情形。
  三,這個案子可能是華白子所做,他為了陷害你們華山,故意讓受害者寫下一個沒有寫完的華字,接著就把她殺了。現在別人看到這樣的情景,也會聯想到這事情可能是你們華山派的人干的。
  四,這案子可能是有心人干的,他的目的是想把事情搞得復雜,讓大家都猜不出是誰干的,這樣他們可以在里面大做文章,干自己想干的事情。”陳天明捏著下巴說道。像這個奸殺案來得突然,好象跟武林大會有關。現在只能是以不變應萬變,人家一早就計劃好的圈套,不是自己一來就可以揭開的。
  華秋寒高興地拍著掌說道:“天明哥,你真厲害啊,分析得這么透徹,早知道先讓你們來看現場,剛才白眉道長他們在的時侯,讓你給他們說說。”
  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小寒,你不要贊他,他這個人沒有什么本事,只是吹牛厲害。”
  “沒有啊,小月姐,天明哥說得很對,”華秋寒不滿說道。
  “小寒,我也只是說說而已。你如果叫我在白眉道長他們面前說,他們也不一定會聽的。你們不也是跟他們解釋嗎?他們有聽嗎?沒有用的,這事情肯定是有人想在這里面做文章。”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華秋寒說道:“那我們怎么辦啊?天明哥,你是不是說那個白眉道長想在里面做文章啊?不過也不對啊,聽說那個女孩是他的徒弟,他為什么要在這里面做文章呢?”
  “小寒,這世上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到時看別人怎樣說?你放心,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楊桂月勸著華秋寒。
  突然,陳天明問華秋寒,“小寒,白眉道長讓他徒弟的尸體留在這里嗎?”
  全文字版閱讀,更新,更快,盡在,電腦站:手機站:支持文學,支持!“剛開始是不肯的,白眉道長說一個女孩子的尸體留在這里不雅觀。不過我爹不讓他們把尸體搬走,說事情還沒有定論,不能把人搬走。如果誰搬走,誰就來負責這事情,他不管了。所以現在這尸體還在這里。”華秋寒說道。
  這時,從剛才他們來的路上走過來一個華山弟子,他走到楊桂月的身邊說道:“小月,師傅叫你們回去吃飯。”
  “好,我們回去吃飯。”楊桂月摟著華秋寒往來路上走回去,陳天明在后面跟著。由于天氣比較熱,現在的天色都沒有黑。
  回到華山派里面的屋子,華散人他們已經等在那里,馮一行他們也回來了。
  “小月,天明,那尸體有什么好看的,你們快過來吃飯。”華散人對楊桂月他們說道。
  “爹,剛才小月姐和天明哥看了,說得很有道理。”華秋寒說道。
  “說什么?”華散人不由問道。
  于是,華秋寒把剛才楊桂月與陳天明他們分析的情況說了一下。
  華散人看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天明,想不到你的思維很周密,你這樣一說,我現在的腦袋清醒了很多。我會派人小心查一下。”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呵呵,師傅,我平時做生意想的事情多一點,每一件事情都要考慮多兩次,這是習慣性思維。”
  “你這習慣性思維好啊,讓我茅塞頓開。”華散人笑著說道。
  “陳天明,師傅是你叫的嗎?”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好象賺自己挺多的,自己的外公二舅他也跟著叫,現在連師傅也一起叫。
  “沒事的,天明,你以后就叫我師傅,沒事的。”華散人擺擺手不以為然說道。
  華散夫人說道:“你不要說了,快坐下來吃飯。天明,鄉下地方沒有什么好菜,你就將就一下。明天我再叫人下去買點好的。”
  “沒事的,師娘,他的胃口好,只要有得吃就行,他不挑食的。”楊桂月說道。
  “夫人,小月他們明天不是要下山嗎?”華散人說道。
  楊桂月急忙說道:“師傅,明天就算你趕我下山,我也是不走的。華山有事,我起碼要在這里。”
  華散人知道楊桂月的性子硬,自己有時說的話她也不聽,只好嘆了一口氣,招呼大家吃飯。
  陳天明他們吃完飯后,就有華山弟子帶著他們去他們所住的地方。華山派沒有什么多,就是房子很多,楊桂月住一間房,陳天明住一間房,馮一行他們六人住兩間房,都是在一個院子里。
  馮一行他們一住下,就跑過來跟陳天明匯報他們剛才在外面打探的消息。
  “老師,外面住著不少武林人士,我聽華山弟子說,外面住的人都有三、四百人,而里面也住了一百多人,還有將要來的人,這次來參加武林大會的人近一千人啊!這么多人,如果一起對付華山派,是可以把華山派的弟子踩成肉醬。”馮一行小聲說道。
  “有沒有發現什么特別的人?”陳天明問道。
  “外面的人好象都很特別,有各大門派,也有武林人士,我們都看不出什么問題。”馮一行自己也矛盾了,到外面一看全是人,他哪知道哪個是壞人啊?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你們小心一下,如果發現有什么問題就馬上告訴我。記住,一切都不能亂來、這么多武林人士,如果他們要攻過來,我們也抵擋不住,千萬不能引起眾怒。”陳天明也知道這里的武林人士不可能都是壞人,一定是有某些壞人藏在里面興風作浪,有可能奸殺那個女孩的兇手就在人群里。
  陳天明又與馮一行他們小聲地談了一會,他才與楊桂月走出房間。
  “小月,你睡覺了嗎?”陳天明邊說邊看了一下楊桂月。
  楊桂月警惕地看著陳天明說道:“你想要干什么?陳天明,我們可是扮男女朋友,你可不要趁機占我的便宜,要不然我一掌拍死你。”
  “我靠,我去占芙蓉姐的便宜也不占你的。“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
  “那你有什么事?”楊桂月問道。
  陳天明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說道:“我是想讓你陪我,我們假裝情侶散步,你帶我到處逛逛,讓我熟悉一下這里的地形。要不到時出事也不知道怎樣走?”
  “好,你跟我來。”楊桂月點點頭,然后帶著陳天明往院子外走去。
  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發生了命案,華山派里戒備森嚴,就是外面一些門派的帳篷外面,也站著一兩個弟子。可見大家都怕再有變態兇手出現,寧愿讓弟子辛苦一點輪流值班看護。
  “楊桂月,”陳天明看著楊桂月走得那么快,好象要去投胎似的,不由生氣地叫道。
  “干嘛?”楊桂月停下腳步問道。讓她跟這個流氓裝情侶,真的是為難她了。
  “你跑得這么快干什么啊?你現在哪像跟我散步,好象你要投胎似的,人家一看就看出我們有問題。”陳天明說道。還好剛才旁邊沒有什么人,要不然就露餡了。
  楊桂月想想也是,于是、她放慢腳步跟陳天明走起來,并時不時為陳天明指著某些地方,小聲介紹著。
  “楊桂月,”陳天明說道。
  “你又干嘛了?”楊桂月一臉的生氣。
  “你靠得我太近了,你,你壓得我難受。”陳天明困難地說道。也不知道楊桂月是故意還是無意,她時不時用她那豐滿的酥峰壓著自己m的,太讓自己的某個地方難受了,自己這樣怎么走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