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986 (蝴蝶花飛器)

“白眉道長,我不是跟你們說了嗎?華白子不在這里,在二十年前他已經被我師傅逐出師門了。”華散人對白眉道長他們說道。
  “不在?不在的話,為什么我們剛來不久,就有人對我們的女弟子下手。”白眉道長生氣地說道。“這里是華山,在你們華山出事,你們沒有責任嗎?”
  華散人說道:“我說了,給我們三天,我們現在正查這事情。”
  華秋寒冷冷地對白眉道長說道:“白眉道長,你是不是以為我們華山派是好欺負的?你們自己帶來的人,個個會武功,出事了怎么找到我們的頭上?”
  “華散人,你女兒好象比你還牛,一點也不尊重長輩。”白眉道長說道。
  “寒兒,我們大人在說話,你不要插嘴。”華散人瞪了華秋寒一眼。
  “華白子是你們華山的,昨天晚上他把我的女弟子先奸后殺,如果你們不把他交出來,我是絕不會罷休。”白眉道長說道。
  陳天明聽了在心里暗想,原來昨天晚上那個華白子把華侖派的女弟子先奸后殺,怪不得白眉道長這么生氣。
  華散人說道:“我要跟你們說多少次才行,二十年前,由于華白子行為不端,我師傅就把他清理出華山派,,當時還想把他的武功廢了,可沒有想到被他逃走。這些年,我們一直在找他,為我們華山清理門戶。”
  陳天明是聽過華白子的,聽說他是武林第一淫賊,在他手上被奸殺的女人起碼有幾十。他已輕是公關部列為a級的通輯犯,且重賞抓拿他,武林中人也想殺他。但由于華白子武功奇高,生性陰險狡猾,又擅長隱藏身份,沒有人能抓得到他。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還是假?華白子是你的師弟,可能你表面要殺他,暗地里幫助他也說不定。”人群里有人這樣說道。看他的裝束,好象是某門派的弟子。
  “我華某人做事磊落,對得起天地良心。”華散人說道。
  “要不這樣,你讓我們進去搜一搜,看華白子是不是在里面?”有人說道。
  華散人說道:“大家都不相信我嗎?”
  “你讓我們進去搜一下,”那人說道。
  “不行,我們華山派雖然不是什么大派,但我們也有我們的秘密所在,以前一些前輩的清修之地,還有我們一些不方便讓外人進去的地方,是不可能讓你們進去的。不要說你們,有些地方就是我們華山弟子,也是不能隨便進出。”華散人搖搖頭說道。
  “嘿嘿,是有人做賊心虛不讓我們進去搜一搜,”那人冷笑著。
  華散夫人對那人說道:“我不知道兄臺是哪個門派的,試問一下,你們的門派是不是哪處地方都可以讓人進去呢?你們這樣可是強人所難。而且,這次的人是被誰殺的都沒有查出來,我們也在找華白子。”
  “哼,今天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得到一個說法。”另外一個人說道。
  “華散人,我不是不給你面子,我的女弟子在你們這里被人奸殺了,你多少都要給我一個交待!”白眉道長對華散人說道。
  楊桂月站起來說道:“各位,剛才我師傅華散人已經說得很清楚,他會派人去查。而且大家都是學武之人,你們的人都是跟你們在一起,她出事了你們就來找我們華山派,這像什么話啊?至于華白子,他二十年前已經跟我們華山派沒有關系了,如果誰還污蔑我們華山,我一定對他不客氣。”楊桂月說得正氣凜然,把前面的人說得心里一驚。
  特別是白眉道長,他是知道陳天明的武功,陳天明跟楊桂月是一伙的,如果現在鬧出事情來,一定達不到他們的目的。于是,他轉過身對后面使了一個眼色說道:“各位,要不這樣,我們先回去,過三天后再看看華散人怎么說。”
  好象白眉道長是這里的領頭人,他一說這話,大家都附和著跟他轉身走了。
  “小月,你明天還是走,華山派已經是多事之秋,”華散夫人擔心地對楊桂月說道。
  楊桂月奇怪地問華散夫人,“師娘,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有人被奸殺了嗎?”
  “唉,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華侖派的一個女弟子在后山被人奸殺了,作案手法非常像那個淫賊華白子,而且那個女弟子在臨死前還在地上寫了一個‘華’字,這讓他們更加以為是華白子。所以今天一早白眉道長就帶人過來找我們,你師傅說派人查一下。沒有想到下午他們又過來吵。”華散夫人說道。
  “他們帶來的人不看好,被人家奸殺了就來找我們,師娘,你說這里會不會有什么陰謀?我剛才看他們很想進我們華山里面搜查。”楊桂月說道。
  “有可能,他們一定是想到我們的后院禁區處搜查,前院有一些別的門派住的。”華散夫人點點頭說道。她又不是傻子,哪會沒想到這里有問題呢?其實她與華散人是知道的,自從要在這里開武林大會,就是把矛頭指著他們。現在的人,只要有利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
  陳天明獵到白眉道長他們.文學網今天過來興師問罪,一定跟華山派的那個秘密有關。但是華散人他們不肯說,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辦。想不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估計這奸殺案許柏他們也是不知道的。于是,陳天明向楊桂月使了一個眼色,“小月,,你不是警察嗎?你應該可以查一下的。”
  “對啊,”楊桂月故意恍然大悟,“師娘,你讓人帶我過去看看,我可以對現場和尸體進行分析。”
  “小月姐,走,我帶你去。”華秋寒拉著楊桂月的手臂,倆人便往外面走去。
  “寒兒,”華散人叫著華秋寒。
  楊桂月急忙說道:“師傅,你就讓我去看看!”
  華散人看著楊桂月他們走出去,只好讓他們去了。他知道,依楊桂月的性格,只要讓她對那奸殺的事情有興趣,她一定不會下山的。
  跟在楊桂月與華秋寒她們身邊的陳天明小聲問華秋寒,“小寒,你說這奸殺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事前我們也不知道的,是今天早上華侖派的人見自己的女弟子不見了,便到處找,,后來在我們的后山找到了他們女弟子的尸體。當時那個女弟子光著身被人殺死,從當場的情況來看她是被人先奸后殺的。而且她還在自己地上偷偷地寫了一個‘華’字對了,那華字還沒有寫完,差最后的那一豎。”華秋寒小聲地說道。
  “還差最后一豎?那說明這字還沒有寫完,可能后面還要寫什么,”陳天明說道。
  華秋寒點點頭說道:“是啊,白眉道長他們也是這樣說的,說他們的女弟子本來就想寫是華白子的,但被殺了寫不完。小月姐,那個兇手好變態他把那個女孩奸了,還把她的臉毀容,用刀割的,好恐怖。”
  楊桂月憤怒地說道:“哼,我明天是不會走的,我一定要查出兇手。”正好有這樣的機會,楊桂月當然是不會放棄了,而且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對華山派很不利,如果他們不在中間周旋,華山派是對付不了這么多外面的高手。
  “小月姐,我也不想你走,這幾天我看到爹娘他們的愁容,我就吃不下飯,你來了正好,可以幫一下我們。對了,小月姐你不是警察嗎?你可以到山下叫一些警察過來幫我們的?”華秋寒說道。
  “小寒,你有所不知,武林中的事,如果他們不報警,我們警察插手是會讓事情更加麻煩。你現在帶我去看一下現場和那個受害者,我看能不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實在不行,我再去找人。你放心,,外面的那些人不走,我也不走,我要幫你們。”楊桂月說道。嘻嘻,我現在不是帶虎堂的人來了嗎?楊桂月在心里暗道。
  “那就好了,我也不要這么擔心了。”華秋寒拍著自己豐滿的酥峰說道。雖然他們華山弟子的武功不錯,但兩拳難敵四手,人家這么多人,自己這邊人少,不是他們的對手。
  到了后山,已經有一些華山派弟子拿著刀劍站在那里守著,而那邊有一張大布蓋著里面好象是一個人,估計就是那個被奸殺的女孩。
  陳天明看到那些華山派弟子拿著刀劍覺得奇怪,他現在看到很多武林人士都不拿什么刀劍了,沒有想到在這里還看到。看著那劍,陳天明突然想起了以前看過的電視《笑傲江湖》,里面的令弧沖不就是華山派的嗎?而且還哨一個風諸揚教他獨孤九劍。不過,那畢竟是電視,跟現實哪是一樣啊?陳天明笑了笑。
  華秋寒指著那邊的樹下說道:“小月姐,天明哥,那里就是案發現場,我們為了不現眼,那個受害的女孩子用布蓋著。”
  陳天明與楊桂月走過去,那些華山派弟子看到楊桂月,急忙向她打了一下招呼。楊桂月與他們說了兩句后,便小心地看著現場。
  看完現場后,楊桂月與陳天明兩人走到尸體旁邊,拉開里面的布,仔細地看著那個受害女孩。女孩的關鍵部位被人用布蓋著,陳天明看到她的臉,心里就不由憤怒。那個兇手真是變態,他要奸殺就奸殺,還把人家毀容,真是天理難容。
  華秋寒說道:“這樣的奸殺手段是華白子以前的作案手段,所以他們才說是華白子做的。而華白子以前是華山的,他們更加懷疑我們。其實我們也想殺華白子,華白子對我們華山也恨之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