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984 人質殺手

就這樣,在楊桂月的帶領下,陳天明他們施展輕功,像一縷輕煙似的在山上飛躍。馮一行他們雖然學武功比較遲,但陳天明給們輸入了一些內力,而且他們天天都在練功,平時又吃上一些大補的人參,對練功幫助很大,這讓他們的武功已經躍上了高手的行列。
  楊桂月雖然剛才跟陳天明吵嘴,但在前面帶路后,她的神情就嚴肅起來,一邊飛躍,一邊打量著周圍的情況。陳天明看著楊桂月現在的樣子,感覺她有點像電視上的女間諜,喜怒無常,殺人如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楊桂月的身形緩了一下,她停下身子小聲說道:“前面好象有人,陳天明,你把你手上的包給一行。”
  陳天明點點頭,他也著到前面有人,于是他把手里的提包給了馮一行。
  “前面不遠就是我們華山派了,你們放慢腳步。”楊桂月低聲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六點多了,正好可以趕上吃飯。
  他們繼續往前面走,就看到一些人在一些空地上扎著帳篷,看來也是剛來不久。一些已經來的武林中人,在帳篷前燒火煮東西,看來他們一早就有淮備而來。
  “這是我們以前的一處練武場,現在被外來的武林人士占用了,”楊桂月指著前面說道。
  “看里面的人不少,咦?那是天山派的玉中子,崆峒派的崆峒仙人,那些是恒山派、岳山派、華侖派的人”陳天明也看到上次參加虎堂總教練比賽的那些掌門。當時聽許柏說,這些都是武林中的大派。
  “是,而且他們也帶了不少弟子,那邊是沒有門派的武林人士,但他們也這么早過來,真討厭。”楊桂月皺著眉頭說道。
  陳天明他們經過那塊空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特別是華侖派白眉道長他們也認出陳天明過來。白眉道長見到陳天明,馬上對旁邊的門人使了一個眼色,接著大家就迎上陳天明。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以前見過。”白眉道長盯著陳天明說道。他知道陳天明是玄門的掌門,另外是虎堂的總教練,陳天明過來參加武林龍頭的選舉,那事情就麻煩了。
  “是,我們見過。”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那你是想參加武林龍頭的競選了?”白眉道長的語氣不善,玄門已經在武林中宣布退出江湖,如果陳天明再來參加武林龍頭竟選,那是違反江湖道義。
  陳天明擺擺手笑著說道:“白眉道長,你不要誤會了,我這次來華山只是陪一個朋友過來,沒有別的意思。”陳天明邊說邊瞄了楊桂月一眼,意思他的朋友是楊桂月。
  “噢,如果是那樣就好,”白眉道長的臉色緩了一下。“你們什么時候走?”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說真的,在這樣的地方不好玩,我想明天就走。”陳天明笑著說道。
  “陳天明,你不是說好要陪我的嗎?你怎么明天就走?”楊桂月故意瞪了陳天明一眼兇著臉說道。“你信不信我告訴我外公打死你?”
  “別,別,我只是說說而已,我的姑奶奶,你想我什么時候走我就什么時候走,你別生氣。你家的老頭子我可惹不起。”陳天明害怕地說道。
  楊桂月得意說道:“哼,你知道就好。走,我們到師傅那里去。”
  “你師傅?”白眉道長疑惑不解。這個女孩是誰的徒弟?陳天明怎么跟她一起上山?
  “我師傅是華山派掌門華散人,”楊桂月說完,帶著陳天明他們往前面走去。
  “她是華散人的徒弟?”白眉道長皺起了眉頭,這事情出乎他的意料,如果這個女孩是華散人的徒弟,那陳天明一定也會站在華散人一邊,事情有點麻煩。陳天明的武功他們是知道的,看來是要派人下山跟外面聯系一下。
  這時,從山下跑上來一個華侖派弟子,他走到白眉道長的身邊低下頭在白眉道長的耳邊小聲說著。
  白眉道長的臉色馬上施展開了,他陰陰地小聲笑著,“好好,就這樣辦。”
  走過一片樹林,陳天明就看到前面有一座座很高的房子,他估計那是華山派了。
  走上前,楊桂月對門口站著的一個華山弟子說道:“小師第,麻煩你告訴師傅,我來看他了。”
  “小月師姐,我這就向師傅稟告。”說完,那個華山弟子便轉身向里面跑去。
  陳天明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房子的設計有點古老,但好象比玄門以前大山的房子要好。來到這里手機的信號也沒有了,估計晚上也是點燈沒有電。唉,這里真是苦日子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嘆一口氣。想著以前在玄門的時候,陳天明就有點納悶。不知道華山可不可以吃肉?
  “楊桂月,這里哨肉吃嗎?”陳天明小聲地問楊桂月。
  “有,不過不多,”楊桂月說道。
  “呵呵,那就好了,”陳天明笑道。他淮備明天就帶著馮一行他們去抓野兔什么的,應該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看到小妮的屁股了?
  楊桂月沒好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看把你樂的,一點出息也沒有。”
  沒有過多久,里面跑來幾個人,前面的是一個5多歲的男人,穿著長袍,國字臉,面部帶著一些威容,“小月,你來了怎么不給我捎過信?”這人正是華散人,他們華山派在山下有聯絡點,每天早上都有人送消息上來。
  “師傅,我想你老人家了,所以上來看看你。”楊桂月嬌聲說道。
  華散人看了看楊桂月沒有說什么,昨天早上許柏才跟他聯系了一下,沒有想到楊桂月今天就過來,看來一定是因為昨天許柏問自己的事情。華散人笑了笑,說道:“小月,你既然來了,就進去休息一下,這幾天武林大會,我們的事多招呼不了你,你明天下山,過段時間再過來!”
  “師傅,看你說的,雖然我不幾經常在華山,但我也算是你的第子,我不要你招呼,我還可以幫你的忙呢!”楊桂月不依地說道。她哪會就這樣走,華散人越是想她快點走,那就征明這武林大會有問題。
  “唉,先進來再!”華散人看到陳天明他們,不禁驚訝地說道:“小月,這幾位先生是?”
  楊桂月不好意思地說道:“師傅,你看我只是顧著跟你聊天,都沒有介紹一下了,天明,這是我的師傅華散人。師傅,這是我的朋友陳天明,他是一家集團的董事長,這幾個是他的保鏢。”
  “噢,小月,你終于有男朋友了,呵呵,你外公一定高興壞了。”華散人大聲笑道。他聽楊桂月這樣說,懷疑的心就放下了。陳天明是楊桂月的男朋友,而另外六個人是陳天明的保鏢。他是知道有錢人一般是請幾個保鏢的,特別是來這樣的地方,更會帶多一點人。
  “師傅,你怎么這樣說?”楊桂月的臉紅了,“他,他只是我的一般朋友,他還沒有經過考驗,現在還不是我的正式男朋友呢!”楊桂月的演技果然不一般,華散人看著她那害羞的表情,更是相信她跟陳天明是一對。
  “呵呵,師傅理解,我也是過來人。”華散人笑道。
  陳天明現在真想一掌拍死楊桂月,m的,什么還沒有經過考驗,像我這樣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五好青年,還要考驗?當你楊桂月的男朋友,你這輩子都摟著被子偷笑。陳天明在心里罵道。不過沒有辦法,這是任務中的計劃,他只能是陪著楊桂月演戲。都不知道這個計劃是哪個缺德鬼想出來的,估計完成這個任務后,自己是要被楊桂月欺負死了。想到這里,陳天明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師傅,你不要笑人家。”楊桂月跺著腳一付女兒家的嬌態,“陳天明,你還不叫師傅好。”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對華散人說道:“師傅好。”
  “好,好,哈哈,我以后就叫你天明了,來,今天晚上我跟你喝兩杯。”華散人拍著陳天明的肩膀說道。
  “有酒喝?”陳天明的眼睛一亮,這華山派跟玄門就是不一樣,看來在這華山幾天是不會那么苦啊!
  “走,我們進去。”華散人拉著陳天明想要進里面。
  楊桂月對著陳天明叫道:“陳天明。”
  陳天明回過頭說道:“干嘛?”
  “我都沒有進去,你先進去干什么?”楊桂月瞪著陳天明。
  “那,那你進去!”陳天明咬牙切齒說道。
  “嘻嘻,這才對嘛?師傅,我們進去!”楊桂月拉著華散人走了進去。
  陳天明看著前面的楊桂月,真想一腳把她踢下華山。m的,拿根雞毛當令箭,你有什么了不起啊?我盡早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老板,節哀順便!”華亭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笑著。
  “這里到處都是山,晚上可能不安全,你今晚負責在我的門口站崗保護我的安全。”陳天明對華亭喝道。m的這就是取笑自己的下場。
  “是,”華亭苦著臉應道。他現在才知道什么叫禍從口出了。
  “呵呵,”馮一行幾人捂著嘴偷笑著。
  這是一間連著一間的大院子,有點像京城的四合院。陳天明他們走進后,發現里面的地方很大,還有什么假山的,可見華山派做這些房子下了不少心思。
  “師娘,”楊桂月突然像乳燕投林似的往前面一沖,撲進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懷里。
  那女人摸著楊桂月的秀發疼愛地說道:“小月,你好長時間沒有來看師娘了,我還以為你忘了師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