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980 (郭曉丹的苦衷)

陳天明現在可是煩透楊桂月了,她現在筒直當自己是三陪男,招之即來,揮之即去。想用自己的時候,馬上叫自己過來。辦完她的事情,她馬上一腳把自己給踢開,連個“謝謝”都沒有。
  “楊桂月,你好象來京城都有一段時間了,你不要回去上班嗎?”陳天明對楊桂月陪著笑。m的,為了讓她快點走不要煩自己,自己都快成四陪男,還多了一個陪笑。怕她楊桂月一個生氣,又要在這里住多幾天。陳天明在心里恨恨地想著。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趕我走啊?是的話你就說一聲,我現在就給我外公打電話,說你趕我走。”楊桂月故意生氣說道。她現在才知道這事情有多么好玩,外公叫陳天明在京城照頓自己真是太對了,看著陳天明吃虧的樣子,她心里就高興。
  “別,你別給你外公打電話,我只是說說而已。”陳天明一聽楊桂月要給許勝利打電話,急忙說道。如果讓許勝利知道自己不喜歡招待他的外孫女,一定會提著槍帶著警衛沖到京城把自己給斃了。
  楊桂月狡黠地說道:“那好,我還要玩玩,我什么時候想走自然會告訴你的。”這幾天她故意把陳天明當傭人使喚,這樣的好事自己怎么會放過呢?
  “你,你還要玩啊?”陳天明的臉色一變,天啊,自己的苦日子還沒有到頭啊?“楊桂月,你不用上班嗎?好象你可是m市的警察精英,如果你不在m市,m市出了大事怎么辦?”
  “切,這個世界沒有誰地球一樣轉的,我不在m市人家警察就不干事了?而且這次我可是請了長假,我一直沒有休過假,這次我可是要好好休息一下。”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那算了,我有事情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情再給我打電話!”陳天明聳拉著腦袋想走了。
  楊桂月見陳天明想走,急忙叫道:“陳天明,你要去哪啊?”
  “我回去啊,難道你還想我再干什么特珠的服務?”陳天明看了一眼楊桂月那豐滿的身材,正色地說道:“楊桂月,我鄭重地告訴你,我是一個正經的人,我不會對你有興趣,你不要強迫我干一些我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如果是那樣,我有權拒絕你的無理要求。”
  “陳天明,你說什么?”楊桂月哪里聽不出陳天明想說什么,他陳天明以為自己是什么皇帝啊?自己就算是瞎了眼,也不會跟一大堆女人共用一個男人。“你也不看看你的德性,我要找也是要一個好一點的陪。就你?嘿嘿,你還不夠格呢!”
  “不要就最好,你知道嗎?楊桂月,剛才你嚇死我了,”陳天明故意扶著胸口說道。
  楊桂月生氣地罵道:“陳天明,你是不是找死?”
  陳天明看到楊桂月生氣了,他得意說道:“好了,我不跟你說了。我走了。”
  “等等,”楊桂月急忙叫住陳天明。
  “楊桂月,你干嘛啊?這三更半夜的你叫我來,我還以為你想我陪你什么,現在沒事了,我還不能走嗎?你是不是想我陪你啊?是的話,你就直說嘛。我知道我陳天明長得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唉,人長得帥就是沒辦法。”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老娘我跟你拼了,”楊桂月氣得快夫去理智了。
  陳天明邊說邊想拉開門,“呵呵,就這樣了,我先走了。”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
  “怎么了?”陳天明接過電話說道。這電話是酒店里的一個玄門弟子的。
  “掌門,有人要找楊小姐。”那弟子說道。
  陳天明奇怪了,這么晚了,還有人來找楊桂月,難道楊桂月真的是叫三陪男了?“來人是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
  “那好,你讓他過來!”陳天明說道。
  “有人來找我嗎?”楊桂月笑著說道。看她笑的樣子,好象她已經知道有人要找她似的。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啊,有一個男人來找你。”陳天明越說越生氣,m的,是有一個男人來找你,但你楊桂月也不要笑得那么猥瑣嘛?“楊桂月,你慢慢玩,我不妨礙你們的好事。”
  楊桂月一看陳天明那齷齪的笑容,不由生氣了,“陳天明,你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你今天給我說清楚,要不然,我不讓你走。”
  “我靠,你不讓我走?”陳天明也惱火了,“楊桂月,我警告你,我是一個純潔的男人,什么一女兩男的游戲我可不,你還是找別人!”
  “氣死我了,陳天明,我要殺了你。”楊桂月憤怒了。
  “呵呵,你這話經常說的,我已經聽膩了,所以我無視。”陳天明邊說邊把門打開要走了。
  楊桂月說道:“陳天明,你不要走,你給我站住。”
  天啊,楊桂月你可不可以矜持一點,你現在叫得那么大聲那么水性楊花,好歹你也是一個人民警察啊,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嘛!我還是快點走,這個胸女發起飆來不是一般的可怕。
  “啪,”陳天明剛轉身想走,就與后面的人撞上了。
  “你沒事?”陳天明說道。
  “我靠,你這小子怎么不長啊?有你這樣走路的嗎?”那個男人看到陳天明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陳天明看了看那個男人說道:“咦,你怎么那么像許柏二舅啊?如果你穿上軍裝的話,筒直是一模一樣啊!”
  “你連我都認不出來,你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許柏邊說邊生氣地抬起手,像自己長得這么帥,他陳天明怎么可能認不出來呢?
  “天啊,二舅,你來了,”陳天明一想楊桂月剛才好象叫了一個什么三陪男,心里暗叫要糟,如果讓許柏知道楊桂月叫男人上來,可能會一槍打死楊桂月,憤怒的他還可能連自己也要對付了。
  于是,陳天明急忙轉身走進里面說道:“楊桂月,你二舅來了,”說完,陳天明拼命地向楊桂月眨著眼睛。
  “我知道了,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c.文.學網”楊桂月無所謂地說道。
  “你二舅來了,”陳天明可急了,他繼續向楊桂月眨著眼睛,這個楊桂月真是胸大無腦,難道她以前經常干這樣的事情,許柏一早就知道,她無所謂?想到這里,陳天明真覺得楊桂月牛啊!
  “陳天明,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進沙子了?”楊桂月看著陳天明老眨著眼睛,不由問道。
  陳天明訕訕說道:“沒沒,我還有事,你們慢聊。”陳天明想走了,一會還有一個男人要來,自己沒有必要在這里妨礙人家。
  許柏生氣地說道:“天明,你走什么?我過來主要就是想找你的。想不到這里的保安系統這么好,如果不是他們給你打了電話,我還找不到小月住在哪里呢?“
  “什么?剛才那個男人是你啊?”陳天明驚訝地說道。
  “陳天明,我要殺了你。”楊桂月哪里聽不出陳天明話里是什么意思?她走到陳天明的身邊,一邊小聲地說著,一邊用力掐著陳天明的腰肉。如果不是二舅有事找他,自己真想現在就殺了他。“你居然敢以為我是那樣的人?”
  陳天明馬上正色地說道:“楊桂月,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哪是那樣的女人啊?”
  許柏把門關上,對陳天明說道:“天明,這么晚我叫小月叫你過來,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的。而且為了不讓別人知道我來京城,我是坐軍用飛機過來,一會跟你談完事情后,我還要連夜回省。”
  “厲害啊,二舅,你還能坐軍用飛啊?領導就是領導,跟我們不一樣。”陳天明笑著說道。
  “去你的,你以為我想啊,現在搞得我像地下黨似的見不得光,我剛才連吃的都在飛機里。”許柏罵道。
  “好,是不是要我去完成什么事情?這事情很重要嗎?”陳天明嚴肅地說道。自從那天大伯跟他說了一番話后,他的人生觀和看法都有一些改變。干自己認為是對又想干的事情,只要自己盡力就行了,沒有必要強求什么。
  許柏點點頭欣慰地說道:“好,這才是我們軍人的作風,我們軍人以服務命今為天職,不管是什么任務,就算是要我們去犧牲,我們都不能皺一下眉頭。”
  “對,不能皺一下眉頭,“陳天明說道。不過我皺十下眉頭。陳天明暗道。
  “是這樣的,我想你帶一組虎堂的人去華山,執行一個任務。”許柏說道。
  “華山?什么任務?”陳天明問道。
  許柏頓了頓說道:“這事情其實跟你們三大門派有關,自從你們三大門派玄門、魔門、道門退出武林不理武林的事情后,現在武林中就沒有龍頭了。魔王死后,先由華侖派掌門白眉道長負責武林中的一些大事,可這樣下去也不行,武林中人便想著要舉行一次選舉,選出真正的掌門。”
  “那關華山什么事情?難道跟那里的華山派有關?”陳天明靈機一動。既然是選舉武林龍頭,又是在華山,這跟華山派有關了。
  “是的,這次的武林龍頭選舉,呼聲最高的就是華侖派掌門白眉道長和華山派掌門華散人,除了你們三大門派外,實力最強的就是他們這兩個門派了。特別是華山派學門華散人的武功更高,門下弟子也不少,整座華山都是華山派的產業。按理來說,華散人比白眉道長更有威信和能力,但由于他一向低調行事,在武林中的名聲比不過白眉道長。”許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