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979 (五萬的女人)

“陳董,那你需要我干什么嗎?“莊菲菲問葉大偉。
  “不需要,你需要負責打理生意就行了,”葉大偉微微一笑。那天他就看到莊菲菲是一個非常要強和精明的女人,像這樣的女人,怎么不可能不想當莊家的家主呢?為了安全起見,葉大偉想兩手抓,以后就算自己培養的那個對象莊福出現問題,那自己還有莊菲菲。
  葉大偉不是一般的奸險,他想著到時自己培養莊福和莊菲菲,兩人在最后關頭斗的話那才叫好玩,不管他們哪個贏,最后勝利的都是自己。
  而葉大偉也了解過莊菲菲的情況,知道她父親莊念廣只有她一個女兒,本來以為按莊家的規定,莊菲菲是不能當家主。但那天葉大偉看到莊菲菲后,他就有這樣的感覺,這個莊菲菲不簡單。于是,他個天找莊菲菲過來談一下。
  “陳董,這樣的生意好象是天下掉下來的餡餅,這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啊?”莊菲菲懷疑說道。陳忠一定是有什么目的,如果不是玩自己,就是想利用白己。
  “呵呵,菲菲,你這么聰明,我也老實告訴你,我的這生意其實就是走私,通過你們莊家的關系把貨品銷掉。當然,你不要擔心,前面的工作我已經安排好,你們找買家就行了。”葉大偉覺得莊菲菲跟蓋義超都是一樣的人,只要有利益可圖,他們一定不會放棄,而且他們都有相同點,那就是想擴充自己的實力想當家主。
  “陳董,讓你見笑了,我的膽子一直很小,我是不敢做這種事情。”莊菲菲搖搖頭說道。狐貍終于露出了尾巴,怪不得葉大偉舍得扔下這么多錢給自己做生意,原來是走私,這樣的事情,會讓家族走上不歸路。因此,莊菲菲拒絕跟葉大偉合作。
  葉大偉有點奇怪,他想不到莊菲菲居然拒絕了,“菲菲、我是可以幫你當上你們莊家的家主的,你可要好好考慮,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陳董,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想當什么家主,我只是想讓我們莊家走上輝煌。如果你有什么好的生意照顧我們莊家,我是萬分感激,但這樣的生意,我們是不敢做的。就算是我想做,我的父親也不會同意。不好意思了。”莊菲菲說道。
  “這樣,我們合作另外的生意,都是正當的生意。”葉大偉感覺自己看不透面前這個女孩,一個只是二十來歲大三的女孩,就有這么深的城府,看來自己是要把她拉在身邊。要不然,以后她可能是自己控制莊家的絆腳石。
  “呵呵,陳董,這樣,我一會叫我的人把我們莊家的生意資料交給你看看,你看看我們的生意有沒有合你意的,有的話,你就當是幫幫小妹,照碩一下我們的生意。”莊菲菲笑著說道。她是來者不拒,只要是做正當的生意,她是不怕的。
  葉大偉見莊菲菲同意跟自己做生意,他也大笑起來,“呵呵,菲菲,你是一個爽快的人,跟你合作就是爽。好,我一會叫我的秘過來,大家合計一下,大家一起賺錢。”
  莊菲菲笑著說道:“陳董,我可是丑話說在前面,如果是偏門生意,我們莊家是不敢碰的,但正當生意,我是絕對不會拒絕。”
  “菲菲,你也太小看我陳忠了,轉載.于”葉大偉大聲地說道。“我的集團大部分是做正當生意的,只是有時做些偏門生意好賺錢一點而已。你沒有興趣干那個,我們可以干別的嘛,大家認識就是朋友,有錢當然是一起賺了。”
  “那好,陳董,今天我請吃飯,你可不要跟我客氣。”莊菲菲心里非常高興,為了光大莊家,她可是能用的辦法都用上了。至于葉大偉也走私,她可不管,只要自己小心點,跟他做正當生意就行。大家都是生意人,莊菲菲不怕葉大偉,六大家族雖然主要是做生意,但他們大部分會武功,家族里也有不少高手。
  “菲菲,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我今天叫你來是我請你,你要請也是以后的事情。如果你再說你請我的話,我就要生氣了。”葉大偉故意生氣地說道。
  莊菲菲說道:“那好,我下次請你。我們現在都打電話叫自己的人過來,大家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說完,莊菲菲拿出自己的手機給手下打電話。
  葉大偉見莊菲菲這樣說,他也拿起電話打著。打完電話后,葉大偉對莊菲菲說道:“菲菲,那天那個陳天明沒有把你怎樣?”
  莊菲菲想著那天陳天明打自己的屁股,小臉不由微微一紅臉色變了一下,但她馬上正色地說道:“沒有什么事了,事情的主要原因在史統那里,我后來跟陳天明說清楚,他也理解不怪我了。“
  “那就好,唉,這個陳天明,平時就是沖動,還有為朋去不管別人的感受,一沖動起來什么也不顧了。還好你沒有事,那天可擔心死我了,我怕你被陳天明傷害。”葉大偉故意關心說道。
  “陳天明就是那樣,為了朋友什么也不顧,那事情是史統錯在先,他老是纏著我,我能不生氣嗎?”莊菲菲也有點生氣。“不過現在沒事了,我跟他們都和好了,我跟史統講清楚,還認史統作哥哥了。”
  “噢?你認史統作哥哥了?”葉大偉有點奇怪。他本來是想挑起莊菲菲對陳天明的反感,然后讓莊家跟陳天明發生矛盾,他好坐收漁人之利。可現在他看到莊菲菲好來不恨陳天明的樣子,還有剛才她的臉色變了一下,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現在大家算是朋友了,”莊菲菲點點頭說道。莊菲菲當然是不會把自己追陳天明的事情告訴葉大偉,她正想利用多一些人幫莊家的生意做大。
  ——
  在某處古老的一棟別墅,里面戒備森嚴。明處分別站著不少持槍的警衛,而在暗處也有一些暗哨,可見這里住著的不是一般人。
  里面的二樓大廳的沙發上,坐著兩個老人,他們的中間放著一盤圍棋,兩人正津津有味地下著。
  “爺爺,你為什么要我把那個項目給陳天明?”從一樓跑上一個女孩,那女孩對著右邊的老人不依說道。這個女孩如果讓陳天明看到也不由一驚,原來她正是龍月心,那個開始不肯跟陳天明合作,后來又改變主意的創業協會會長。
  “老龍,你看看,你的孫女罵你了!”旁邊的老孔拍著沙發笑著說道。
  “孔爺爺,你說那個陳天明是什么人?你們為什么要幫他?”龍月心見自己的爺爺不回答,她只好問老孔。
  老孔擺著手說道:“月心,你問你爺爺,你爺爺都不肯告訴你,我怎么會告訴你呢?而且我也沒有見過陳天明,我怎么知道他是什么人?”
  哼,你遲早會知道的。龍月心白了老孔一眼,然后在心里說著。她看到佩嫻姐好象對陳天明有點那個,以后她就不信陳天明不要見家長,直接與佩嫻姐私奔。
  “月心,你不要問了,爺爺該告訴你的,一定會告訴你,不該告訴你的,你也不要知道。那個陳天明不是壞人,這是關鍵的。你從小就應該知道的了,而且你是不是發現跟陳天明的公司合作,還是可以的?”老龍說道。
  “是就是,但我不想跟他合作,哪有像他這樣做生意的,自己不管扔別人管。”龍月心不服氣地說道。龍月心有點后悔了,那天她回到家后,就把那天陳天明與佩嫻姐的事情告訴爺爺,可沒有想到給自己惹麻煩了。而且爺爺還說不要把佩嫻姐與陳天明的事情告訴孔爺爺、這叫什么事情啊!
  “月心,你有所不知,你們的這個項目如果一投產公布,一定會引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一般的生意人是保護不了,只有陳天明他們才行。”老龍說道。
  “他能行?”龍月心略有所思,她從來也不懷疑爺爺說的話,爺爺說是怎樣就是怎樣。她也知道這項目一定會引起一些廠商特別是外國的間諜注意,到時會出現麻煩,所以她在考慮問題的時候才特別小心。
  老孔微微一笑,“老龍,看來我們是老了,年輕一輩不相信我們的話。
  “孔爺爺才不老呢!”龍月心急忙嬌聲說道。“我只是擔心而已,不要到時陳天明他們會遭來殺身之禍。”
  “呵呵,月心,你不要擔心,不會有事的,我們自有我們的打算。你去做你的事情,不要打擾我們下棋。”老龍揮揮手說道。
  “爺爺,你們是不是想用這個項目來釣出在我們z國的一些國外間諜組織?”龍月心想了想高興說道。
  老龍聽龍月心這樣說,馬上板著臉說道:“月心,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其它事情你沒有必要插嘴。”
  龍月心被自己的爺爺訓了一頓只好嘟著小嘴走了上三樓。
  “呵呵,老龍,月心是一塊搞政治的料,你為什么不讓她走你的路?“老孔問老龍。
  “一個女孩子家懂什么,女孩走政治的路很辛苦,她還是搞她的生意好一點。”老龍搖搖頭說道。
  “唉,我家的佩嫻就只會懂她的學術,她都老大不小了,連個男朋去也沒有,”想起自己的女兒,老孔就發愁了。
  老龍笑著說道:“是啊,是應該給她找人啦,女孩子一到老一點,就很難嫁得好。”呵呵,聽月心說,你家的佩嫻跟那個花心小子搞上了,到時你就頭疼!老龍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