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977 (史統被耍)

陳天明不知道怎樣說了,面對這個倔強的女孩,自己一時半會是勸不了她。他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好,你跟我在一起,不過,你要聽我的話,你不能離開我,不然我也救不了你。”說完,陳天明一把摟過郭曉丹。
  郭曉丹被陳天明這樣摟著,小臉馬上紅得像塊紅布似的,特別是現在自己胸前的柔軟又壓著陳天明的身體,那男人的味道讓自己的心頭撲撲直跳。
  “我是局長你有話請說。”局長見陳天明還沒有理自己,只好大聲地叫道。局長現在也不是那么緊張、,為陳天明看起來不是很兇神惡煞,而且他也不像一些歹徒那樣一見自己來就要錢車什么的逃命,而是好象有什么話要跟自己說似的。
  “好,我現在有話跟你說,但由于特殊的原因,我想當面跟你說。”陳天明邊說邊要走到局長那邊。
  局長一看陳天明要走過來,急忙叫道:“你給我站住,要不然我就開槍了。”他見陳天明拿著槍,如果再把自己給劫持了,那問題就大了。
  “我不是有話跟你說嗎?你開槍干什么?”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你手里有槍,你先把槍放下來,你再過來。”局長說了一個連自己都不能接受的問題,那歹徒不是傻子,他手里的槍是他保命的武器,如果他把槍放下,自己要抓他不是很容易嗎?
  “好,我把槍放下,你們不要亂來,”陳天明邊說邊把槍放下,然后慢慢地往局長那走去。
  局長簡直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歹徒都像這個年輕人這么好說話,那這個世上就沒有什么壞人了。呵呵,他聽話得就像幼兒園的小孩子,不知道一會叫他把手放在腦后再蹲下來,他會不會這樣做呢?局長在心里想著。
  “局長,那個人過來了我們怎么辦?”一個特警用槍對著陳天明的腦袋,只要他一扣板機,陳天明的腦袋就像開了花一樣。
  “你不要亂動,他現在沒有武器,根本對我們構不成威脅。”局長放心地說道。不要說特警,就是他現在也拿著槍對著陳天明,而那邊開始被劫持的三個警察也被其它警察給解救了。天啊,這可是神來之筆,自己只是勸一勸歹徒,持槍的歹徒就乖乖地聽自己的話。局長正想著一會怎樣回去寫報告邀功,看白己能不能再更上一層樓。
  就這樣,陳天明摟著郭曉丹輕輕地往前走,現在的陳天明可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只要對方開槍,他就馬上與郭曉丹飛起來。“郭曉丹,你害怕嗚?”陳天明低下頭問郭曉丹,郭曉丹發出的幽幽體香非常好聞,好象那是處子之香。
  “我,不怕。”郭曉丹感覺自己的雙腳發軟,如果不是陳天明摟著自己,自己一定會站不穩。第一次被人用槍指著自己,而且還是這么多支槍,她能不害怕嗎?
  “不怕就好,沒事的,你相信我,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陳天明溫柔地說道,他的話語就好象對自己的情人訴說。
  郭曉丹抬起頭看著陳天明說道:“陳天明,我剛才是有點怕,現在我不怕了。”郭曉丹感覺自己現在的兩腿有力了很多,陳天明好象就是自己的靠山,有他在,自己還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可以的話,局長真想一槍打死這對奸夫淫婦,他們好象當是在逛街談情說愛,哪有被警察用槍對著還這么牛b的。
  “呵呵,局長,你好,我給你看樣東西。”陳天明走到離局長三米的時候,他停下腳步伸手到口袋里想拿自己虎堂的證件。
  “你不要動,再動我們就開槍了。”局長見陳天明想在口袋里拿東西,他怕陳天明一會掏出槍來就麻煩了,于是,他大聲地叫道。
  “你們現在這么多槍指著我,只要我一有異動你們就可以開槍,難道你不敢看我拿出來的東西?如果你不敢,叫你們市局的局長過來。”陳天明大聲地喝道。好象現在局長是他的手下,他正在訓話似的。
  “誰說我不敢?好,你現在拿出來,我警告你,如果你玩什么花樣,我們會當場把你擊斃。”局長也不示弱地說道。這可是公眾場合,自己怎么能被一個歹徒給嚇住呢。
  陳天明慢慢地從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證件,然后手一揮動,那證件就像會認人似的向局長飛過去。
  局長見陳天明拿出來的是證件,他也放下心來。他把證件接住打開一看,心里一跳,他的冷汗馬上冒了出來。天,這人是虎堂的人?!虎堂雖然是剛剛成立,但也干了一些大事情,特別是在省弄錢廳長的事情,已經在公安系統里秘密流傳。大家都覺得虎堂非常牛,而且還跟龍組的人比劃過,聽說是虎堂勝了。
  局長現在暗暗慶幸,自己剛才沒有說什么大話和不對的話,要不然這個人往自己上級那里一捅,自己的局長位置不保要回老家放牛了。
  “局長,你現在可以叫你的手下收起槍了嗎?你要知道,你們的槍在我的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陳天明小聲地說道。他已經看到局長的臉色變了,看來局長是知道虎堂,整理本書轉載aoshu8om于aoshuom而且也認識這證件。
  “是,你們全把槍收起來,然后在一邊候命。”局長把手一才揮,然后命今手下全把槍收起來。這個虎堂的人得罪不起,他們有著先斬后奏的權力,如果把他們給惹火了,自己這命就是白長了。
  “你在這里坐著不要走,我跟局長說會話,”陳天明小聲地對郭曉丹說道。
  “好,”郭曉丹不知道陳天明給了局長看什么東西,但她見局長的表情,知道危險可能已經消除了。
  陳天明走到局長的身邊,拿回自己的證件,然后拉著局長走上警車關上車門。“局長,你不要害怕,事情是這樣的。”陳天明看著局長的身體有點顫抖,知道他是見了自己的身份而害怕。于是,陳天明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局長。
  局長聽后生氣地說道:“那個羅所長筒直是胡鬧,領尋,你說我應該怎樣處理?”局長懂得怎么見風使舵,只要這事情處理得讓陳天明開心,那自己就不會有什么事情了。
  “你的人你來處理,你按規定處理就行,我不想插手,我只是告訴你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好了,你帶著你的人走,我還要吃飯呢!”陳天明說道。
  “領尋,要不我請你到輝煌酒店去吃飯,當是我們賠罪。”局長急忙拍著陳天明的馬屁,局長也知道羅少那個人,家里有錢,而且跟市局也有關系,不如讓羅少出錢擺平。
  “不用了,你以后叫你的手下注意一點,這里可是京城,有本事的人多著呢!還好今天是遇到我,如果是遇到別人,那幾個警察全廢了,你也吃不了兜著走。”陳天明說道。“另外,這事情不要對外公布,你們內部處理就行。”
  局長拼命地點頭,“那是,那是,謝謝領尋的指導工作,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看來局長也是不簡單的人物,說起話來套一套的。
  陳天明打開車門下了車,然后走到郭曉丹的身邊說道:“他們沒對你怎樣?”
  “沒有,”郭曉丹搖搖頭說道。
  局長也下了車,他對旁邊的警察說道:“你們把羅萬那三個混蛋抓起來,還有羅萬的表弟羅健,一起帶回局里慢慢處理他們。”
  旁邊的警察也是精明之人他們看到自己的局長看了陳天明給他的東西后,表情一變,變得像見了自己的親爹似的,他們就知道陳天明是得罪不起了。于是他們馬上沖過去把正在想著如何弄死陳天明的羅所長幾人全抓起來,然后帶上了警車。
  不一會兒,警豐就飛快地開走了。
  “他們走了?”郭曉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那些準備要他們命的警察不但不對付他們,還把那幾個亂來的警察給抓走了。
  “對了,你吃飯了沒有?”陳天明問道。
  “沒有,”郭曉丹搖搖頭。
  陳天明拉著郭曉丹邊往西餐廳走去,邊說道:“走,我請你吃飯,你順便跟這里交待一下,你要把這工作辭了。”說完,陳天明對著那邊的歐哲祥招招手,示意他們過來吃飯。
  “為什么?我覺得在這里干得挺不錯的。”郭曉丹奇怪地問道。
  “你覺得你還能在這里干下去嗎?剛才那些人被抓回去,他們一定懷恨在心,他們對付不了你,一定會找你算帳的。”陳天明看著郭曉丹說道。
  “也是,唉,這工作很不錯,想不到不能在這里做了,”郭曉丹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說道:“你這么急找工作干什么?你現在主要是回去陪你的父親。”
  “我不想欠人家的錢,想盡快還錢,在這里我又不認識什么人,,只能是找這樣的工作了。”郭曉丹說道。
  “這樣,你過來幫我工作,你把你的一部分工資還給我就行了。”陳天明見這個倔強的女孩到處亂撞,總有一天會惹出事情來的。這個社會色狼特別多,像郭曉丹這樣漂亮而又無助的女孩,人家是非常喜歡欺負她。
  “幫你工作?”郭曉丹問道。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會馬上拒絕,但經過今天的事情,她的心里對陳天明有了新的看法。能不畏權勢地幫自己,陳天明不像一個壞人。
  陳天明說道:“是啊,這樣你就能更好地還我錢啊、我也不怕你走人了。怎么了?你不會是不想還我錢?”陳天明故意激將。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