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976 (蝴蝶左右使)

“你們不要太過分,要不然你們會后悔的,”陳天明了你了你地看著前面的三個警察說道。聽許柏說,在關鍵的時候,虎堂也是可以管社會上的一些不平事情,看來,今天自己也要出手管管了。
  “過分?我們要請你回到派出所調查,但你不但不肯去,還打我們警察,你說你這是不是襲警?”所長陰森森地說道。“小子,恭喜你,你這次是可以免費白吃白喝白住一段時間,雖然我們的看守所伙食不是很好。”
  郭曉丹聽警察要告陳天明襲警,心里吏加害怕,這罪名可是不小。而且她也知道看守所里有牢頭,一般的人進去都會被打得變豬頭,況且陳天明還得罪警察,那更是慘。“你,你快點走,不要管我。”郭曉丹輕輕推了一下陳天明,她現在還被陳天明摟著,兩人的緊貼讓郭曉丹有點害羞。
  聽了郭曉丹的話,陳天明的心里有點感動,如果自己走了,她一定會很有麻煩。特別是旁邊那個叫羅少的人正盯著她,那眼神恨不得要把她吃了似的。
  “我是臨陣脫逃的人嗚?再說,我走了你怎么辦?”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我,我不怕,他們是不會把我怎樣?”郭曉丹心虛地說道。那些人連陳天明都敢對付,自己一個女孩子算得了什么?而且郭曉丹看到陳天明的笑容不由暗想,都這個時候了,你陳天明還笑得出來。
  “你不要怕,沒事的,他們拿不了我怎樣?”陳天明對郭曉丹笑了笑。
  郭曉丹紅著臉說道:“那,那你可以先放開我嗎?”
  陳天明這才猛地知道,自己摟著郭曉丹,而且她那胸前的柔軟緊緊地壓著自己,怪不得剛才自己感覺那么軟那么舒服呢?原來是她那里壓著自己。于是,陳天明急忙把郭曉丹放開,不過他還是把郭曉丹拉到身邊,不讓她離自己太遠。
  “你把手放在腦后,然后慢慢地蹲在地上,要不然我開槍了。”所長用槍晃了一下陳天明,然后大聲地說道。
  “開槍?”陳天明樂寧笑了一下,這些警察都是想嚇自己,第一,他們的槍連保險都沒有開,怎么開槍?第二,開槍之前不是要先鳴槍示警嗎?他們難道敢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開槍?自己又不是恐怖分子,而且自己還空手赤拳。
  “你不怕就試試,”所長兇著臉。
  陳天明身形一晃接著他便向前一沖,兩手向前一抓。那所長見陳天明向自己沖過來,急忙想拉保險,但已經遲了,他的槍已經被陳天明抓住,一個反扣他的槍已經在陳天明的手里。
  那邊的警察看到陳天明下了所長的槍,他們急忙開了槍保險指著陳天明大聲喝道,“你放開所長,要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
  “呵呵,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你們把槍放下,要不然我對你所長不客氣了。”陳天明笑著說道。由于在虎堂里訓練了一段時間,陳天明對槍已經非常熟悉,剛才他已經飛快地拉了保險,然后用槍頂著所長。
  所長害怕地說道:“你們兩個不要亂來,他現在用槍頂著我了。”
  陳天明說道:“所長,你應該叫你的手下把槍放下,要不然我一生氣,那子彈就會不長眼了。”
  “對,對,大哥你不要沖動,我現在就叫他們。”所長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牛,不但不怕自己是警察,還下了自己的槍用槍威脅自己。剛才他也看到陳天明對槍的熟悉,這可見,陳天明不是一般的人,哪有一般人這么大膽敢劫持警察的?“你們快把槍放下,有話好好說。”
  陳天明看到那兩個警察把槍放下,他便推著所長走到他們的身邊,接著讓他們全蹲下,然后陳天明把槍全收了過來。
  羅少見陳天明把三個警察都給制服,他傻眼了,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個人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打打一般人還行,可現在他不但打警察,還繳了警察的槍恐嚇警察。牛啊這人不是一般的牛。想到這里,羅少拿出自己的手機淮備打電括搬救兵。
  “你,給我過來。”陳天明用槍指著羅少。槍這東西就是好,有時它比內力好用。因為別人不知道內力的厲害,如果你把手舉起來,對著那邊十米遠的人說你不要動,再動我一掌劈死你。可能人家以為如果你不是神經病院逃出來的,那就是喝三鹿奶粉喝壞了腦。
  但是,如果你拿著槍對十米選的人說你再動我就一槍打死你,那就不一樣了,人家就會乖乖地舉手投降。就像現在這樣,自己手里有槍,那三個警察就乖乖聽自己的話了。
  “你,你叫我?”羅少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
  “是啊,我不叫你叫誰啊?這事情不是先由你引起來的嗎?你現在給我過來,然后跟他們那樣乖乖地蹲在那里不要說話,否則我手中的槍就要對不起了。”陳天明用槍指著羅少。
  “別,你別,大哥你有話好說,千萬不要動刀動槍。”羅少見陳天明用槍對著自己,他急忙舉起手快速地跑到自己的堂兄那邊。
  陳天明對那個所長說道:“你們是屬于哪個區的公安局,你是所長是嗚?你打電括叫你們的局長過來,就說你們被抓了,讓他們過來認人。”
  “我們局長沒有空。”所長想了想說道。這事情本來是他們的不對,如果把局長給驚動,那自己就麻煩了。
  陳天明見他們都不肯打電話,于是,他自己拿出手機打起報警電話“喂,是指揮中心嗎?我現在想找個人。”
  “先生,你打錯電話了。”接警小姐禮貌地說道。“請你找當地的派出所。”
  “我找了,但他們的所長不肯,我找你們公安局的局長,他的三個手下也就是警察仗勢欺人,還想用槍威脅我,所以我把那三個警察給全抓起來,現在就在大街上,你讓你們的局長過來認人,要不然,我給你們的市公安局打電話了。”陳天明大聲地叫道。
  旁邊的觀眾可爽了,他們平時見警察都耀威耀武,欺負百姓的事情多了。現在這樣被陳天明給抓住,而且陳天明還說要找他們的局長,這人可不是一般的牛b,看來,今天有好戲看了。想到這里,他們都聚精會神地在看著。
  而一直跟在陳天明后面的手下,也在旁邊看著。他們看到陳天明給他們的手勢,讓他們不要現身,于是他們在旁邊等待。而歐哲祥他們也過來了,陳天明也讓他們在旁邊等一會。歐哲祥本來就對陳天明的身份好奇,現在他更想看看陳天明的本事連警察都敢打,還要找局長,這事情真是少見啊!
  “先生,你現在哪?“接警的小姐一聽陳天明這樣說,馬上問陳天明的準確地方。
  陳天明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說出來,他便把手機掛了。
  那三個警察也傻眼了,他們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敢打電話聽局長過來,這下完了。能說這樣大氣的人,一定是有后臺的人,難道這人是太子黨?如果他是太子黨的人,這次他們就慘了。
  本來他們還想趁陳天明不注意,三人合力把陳天明給擒了,但現在看陳天明的勢頭,他們不敢了。
  沒有過多久,三輛警車拉著警笛過來。一聽到警車來了,那些群眾紛紛讓道,他們全退到里面的商店。因為他們看到跳下車來的都是荷槍實彈的警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自己還是躲遠一點,如果那些子彈不小心打中自己,那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對面的人請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限你在三十秒內把槍放下,”有人拿著擴音筒對陳天明叫道。本來他們接到報警電話,還以為是恐怖分子把警察給抓了。可沒有想到他們過來,發現的只是一個拿著槍的男人,那男人旁邊還站著一個女孩。
  陳天明大聲說道:“我找你們的局長,你們的局長來了嗎?如果你們敢輕舉妄動,我可不客氣了。”
  “我是局長,你找我有什么事?”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警察下了車,他拿過擴音筒說道。今天的事情真的很奇怪,人家報警說找自己,把警察劫持了找領導,哪有這樣的事情啊?
  陳天明對旁邊的郭曉丹說道:“郭曉丹,你到旁邊去。”陳天明想著郭曉丹在自己身邊只會妨礙自己,不如讓她到旁邊呆著,就算有人開槍打自己,自己也不怕。
  “我,我不,”郭曉丹堅定地搖搖頭,陳天明為了自己而把事情弄成這樣,自己怎么能扔下他一個人就走呢?
  “你快走,你在這里只會拖累我。”陳天明著急說道。
  “我就不走。“郭曉丹說道。
  陳天明看著這個倔強的女孩,一時也沒有辦法。自己不可能就這樣把郭曉丹扔在這里,而一個人去找局長。如果那些警察當郭曉丹是自己的同伙,把郭曉丹給擊斃了,那自己可是對不起郭曉丹。但現在郭曉丹又不肯走,這叫自己為難了。
  “郭曉丹,你先走,我沒事的,我有能力保護自己。”陳天明不知道如何跟郭曉丹解釋,自己不可能跟郭曉丹說自己會武功會輕功,子彈根本傷害不了自己。就算自己現在說,郭曉丹也會以為這是自己在吹牛,故意讓她走。
  “不行,你走到哪里我跟你到哪里,就算是死,我也跟你一起死。”郭曉丹說得很悲烈,好象她跟陳天明是一對生死情侶似的,大家不求同日生只求同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