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971

第32章菲菲來了
  莊菲菲也知道陳天明在盯著自己,她微微一笑不管陳天明,繼續說道:“苗茵姐,你真的很漂亮,怪不得天明選你當他的女朋友。”
  被莊菲菲這一贊美,苗茵剛才還警惕的心也慢慢放松,人家說伸手不打笑臉,莊菲菲老是贊美自己漂亮,自己怎么說也不好意跟她繃著臉敵對啊?于是,苗茵笑著說道:“菲菲,你不要這樣說了,你長得才漂亮呢!”
  “哪有,我怎么漂亮也沒有苗茵姐漂亮啊?你看,天明看著你的眼神好像不一啊,那關心的神情真讓人羨慕。”莊菲菲笑著說道。
  聽莊菲菲這樣說,苗茵的小臉蛋便刷地紅了起來,她現在好象被人家發現她與陳天明的奸情似的。“菲菲怎么這樣說啊?”苗茵不依地說道。
  史統在旁邊看呆眼了,不會,這樣的狗屎運陳天明也能遇到?他本來以為苗茵一來,莊菲菲肯定是大打出手,一場別開生面、驚天動地的爭風喝醋就要精彩上演。可沒有想到,苗茵與莊菲菲摟著那么親熱,好像兩姐妹似的。天啊,自己怎么就遇不到這樣的好事情呢?
  “苗茵姐,我聽天明說你是華清大學的老師?”莊菲菲故意說道。
  我靠,我什么時候告訴她說苗茵是華清大學的老師?陳天明在心里暗叫,m的,這個莊菲菲可不是一般的虛假啊!
  “是啊,”苗茵點點頭說道。
  “苗茵姐,你以后可要多多幫我,我是華清大學英語系大三的學生,以后我有什么不懂的就問你。”莊菲菲說道。
  “你是大三的學生啊?”聽了莊菲菲這樣說,苗茵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莊菲菲是大三的學生,算是孩子,自己那樣對她好象不對。
  莊菲菲親密地摟著苗茵說道:“苗茵姐,我以后就認你姐姐,你可以當我是妹妹嗎?”
  苗茵看著莊菲菲那純潔的小臉心里狠不下心來她點點頭,說道:“好啊,菲菲,你家在哪里的?”
  “苗茵姐,我宋跟史統哥哥一樣,是六大家族的莊家,我爸爸平時只顧著生意,很少理我,我自己有時都很煩。”莊菲菲筒單地把自己家里的情況說了一下,原來莊菲菲自幼喪母,她家里也只是她一個女兒,聽她說得自己蠻凄涼。
  “菲菲,想不到你還是有錢人家的女兒,如果你看得起我,你以后就當我是姐姐!”苗茵聽了莊菲菲的話,女人的同情心就出現了,如果不是有個孔佩嫻,苗茵覺得陳天明跟莊菲菲也挺合適,人有錢又長得漂殼。不過莊菲菲還是比不上孔佩嫻。
  陳天明看著苗茵與莊菲菲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得很開心,他的頭就疼了。這個苗茵怎么搞的,她不是要跟自己假扮男女朋友,把莊菲菲給趕走嗎?現在倒好,她們成了好姐妹了。天啊,我招誰惹誰啊?
  于是,在史統的提示下,莊菲菲帶著大家到華清酒店吃飯。在飯桌上,莊菲菲與苗茵親密地聊著天,有時的話題會問到陳天明,不過莊菲菲聰明,只是問一句,馬上又跳到別的話題去,讓苗茵不知不覺說出陳天明以前在大學時的事情。
  吃完飯后,陳天明就拉著苗茵的小手回去了,史統在旁邊看著直生氣。因為按原定的計劃,陳天明與莊菲菲回去,自己送樊煙的。現在倒好,多出了一個苗茵,陳天明送苗茵,莊菲菲與樊煙一起走,剩下自己這個孤寡帥哥一個人呆著了。
  特別是史統聽到莊菲菲介紹,說樊煙家里是京城的武林世家,這更跟他是門當戶對,可他看到樊煙跟自己坐在一起的時候,好像一直在敷衍自己。
  “天明,現在菲菲不在后面看著,你可以放開我的手了嗎?”苗茵紅著臉說道。一出酒店陳天明就開始拉著自己的手,當自己想拉出手時,陳天明便告誡自己,莊菲菲在后面看著,千萬不要讓她看出破綻。所以她還是忍著,可現在都走到這邊的校道,怎么陳天明還拉著自己的手呢?
  “苗茵,你有所不知,莊家是六大家族中的一家,實力非常可怕,莊菲菲一定是派人跟著我們。不好,我感覺到后面有人盯著我們了,”陳天明邊說邊把手探過去,摟著苗茵柔軟的細腰。
  “真,真的嗎?”被陳天明這樣摟著,苗茵的心更加亂,她想回過頭看一下是不是真有此事。
  “你不要轉回頭,你一轉回頭人家就知道我們是假的了,哪有拍拖的人東張西望的?”陳天明邊說邊制止苗茵的回過頭。如果讓苗茵回過頭的話,那什么事情都穿幫了。還是這樣爽啊!借這個機會跟苗茵親熱,嘿嘿,陳天明一想心里就高興了。
  就這樣,陳天明摟著滿臉通紅的苗茵上樓去了,就算是上到苗茵的宿舍門前,他還是不肯放手。他又不是傻瓜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說放手就放手。因為現在是老師宿舍,苗茵就算是心里不愿意,她也不敢大聲叫自己放手,只有半推半就地讓白己摟著。
  “天明,你放開我,讓我開門。”苗茵紅著臉嬌嗔道。現在苗茵知道陳天明是故意的了,哪有人家一直跟到宿舍樓啊,當自己叫他放手時,他就是不放手,還說他喝醉了,頭有點暈摟著自己安全一點。
  天啊,他才跟史玩兩人合起來喝了一瓶啤酒,上次他喝了那么多紅酒都不醉,現在哪會就醉了呢?于是,苗茵知道陳天明是想耍流氓了。
  “苗茵,我又沒有抓著你的手,你可以找鑰匙開門的啊!”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自己只是摟著她的腰,她又不是要用腰來開門,叫什么叫啊?
  沒哨辦法的苗茵只好讓陳天明摟著,她拿出自己的鑰匙把門開了,然后有點生氣說道:“陳天明,你是不是可以放開我了?這門小,你摟著我哪能進去啊?(paoshuom網,手機站ap.)”說到這里,苗茵的小臉更紅了。
  “好,”陳天明點點頭,苗茵說得有道理啊,這門小兩個人同時進去不好進,還是先讓苗茵進去,一會自己再繼續摟苗茵。陳天明齷齪地想著。他想到摟著苗茵的小腰真是舒服,如果自己能摟著睡覺的話,那會更舒服了。
  苗茵剛進門,就突然轉身對著陳天明的背后說道:“菲菲,你怎么來了?”
  什么?莊菲菲來了?陳天明急忙轉過頭一看,咦?自己后面沒有人啊,難道是苗茵看花了眼?正在陳天明想不明白的時候,“啪”的一聲,苗茵房門被關上了。
  天啊,我中了苗茵的計,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苗茵,你開門啊,我還沒有進去呢!”陳天明還想著今晚怎樣占苗茵的便宜呢,可沒有想到門被關自己進不了了。
  “你不用進了,你快點回去睡覺,你剛才不是說自己喝醉了嗎?”苗茵在里面笑著。只聽到里面咔咔的聲音,估計苗茵已經把門閂死了。
  “苗茵,你開門啊,我有話要對你說。”陳天明說道。
  “你現在,這門我是不開的了,”苗茵想著陳天明現在的臉皮越來越厚,如果自己開門讓他進來的話,他一定會占自己的便宜,想到這里,苗茵只覺心里一熱,身體有點異樣。她不是不喜歡陳天明,只是想著還有一個孔佩嫻,她還是不能接受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苗茵,我在外面說話你聽不清楚。”
  “那你打我的手機,反正我是不會開門讓你這個流氓進來的。”苗茵想著陳天明摟自己的腰摟了這么長的時間,她就有點氣,而且另帶一點羞澀。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回到自己的宿舍了。一回到宿舍,陳天明就看到史統那唉聲嘆氣的樣子,好像他剛被如花和母猩捏**了似的。
  “史統,你不要發花癡了,快點睡覺,明天還要上課呢!”陳天明對史統說道。
  “天明,你有沒有發現個天那個叫樊煙的美女喜歡我啊?”史統一說到樊煙,那口水就快流出來了。
  “我沒有發現。”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史統非常生氣地說道:“我靠,陳天明,你的眼睛長在褲頭里了?人家樊姻喜歡我,你怎么沒有看到呢?”想著這種事情陳天明都看不出來,史統就氣不打一處出了。
  “人家樊煙哪里喜歡你啊?你沒有看到嗎?你問樊煙拿電話,她不肯給你,”陳天明毫不客氣地打擊著史統幼小的心靈。m的,對付這種自以為是的家伙,是不用客氣的。能打擊就打擊,絕不能手軟。
  “那,那是人家樊煙想考驗一下我好不好,你懂什么啊?女孩一般是這樣了,開始是裝成不喜歡那個男人,但心里喜歡得要命
  就像樊煙現在對我一樣。你沒有發現樊煙聽到我是史家大少爺時她的眼睛亮了一亮嗎?”史統不死心地問道。
  “不好意思,我沒有發現。”陳天明擺擺手說道。跟這個花癡史統說話真是困難,再這樣說下去,他可能還會說苗茵與莊菲菲也喜歡他的。
  于是,陳天明便洗澡回床睡覺了。
  “天明,我們再聊一下樊煙好不好?”史統還是纏著陳天明。
  “我靠,我已經睡著,你叫什么啊?”陳天明罵道。人家明明不喜歡他這樣張揚的性格,他還自以為是。像史統這樣,一輩子也泡不到好女孩,他可能只泡到像如花,芙蓉姐,母猩猩或者恐龍級別的女人。
  史統見陳天明不理白己,只好躺在床上自言自語說著。
  凌晨三點的時候,一條人影飛快的落在陳天明宿舍的陽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