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964

“你知道我是誰嗎?”手機里傳來了陳天明非常熟悉的聲音。
  “你,你是良子?”陳天明的聲音有點激動,他非常想遠在它方的柳生良子和貞子,想著她們的柔情,還有她們在那種事情上受過特殊訓練的**。
  “是我啊,天明,老公,你想我嗎?”柳生良子那帶點嗲聲又帶點溫柔的聲音,讓陳天明感覺自己的下面開始沖動了。
  柳生良子現在打的這手機號碼是z國的手機號碼,難道柳生良子已經在z國?想到這里,陳天明激動地說道:“良子,你現在哪”
  “老公,你想我現在飛到你的身邊嗎?我好想你,好想摟著你睡覺。”柳生良子的聲音透著一點迫不及待。
  “想,想,良子,你是不是在z國,是的話,我現在就過去找你。”陳天明著急了,他一直想到木日國去看柳生良子和貞子,但由于老是忙來忙去,而且又不能光明正大地過去木日國,所以他一直去不了。
  “天明,不用了,我明天一早就飛到京城,到時你在京城等我就行了。”柳生良子格格地笑著。“我今天就到了z國,談了一天的生意。麗姐說你在京城,為了見你,我故意明天中午跟京城一間公司談一下生意。”
  由于柳生家族在木日國的地位特珠,如果讓別人知道陳天明與柳生良子的關系,那柳生家族在木日國的處境就非常危險。所以,流生良子不得不小心跟陳天明相處。
  “好,我一會在京城訂了房間就給你發一個信息,到時你過來找我。”陳天明興他說道。他想著柳生良子那柔情似水的身體,他就亢奮了。
  “行,我到京城就在你所住的酒店另開房間,到時方便我去找你。”柳生良子高興地說道。看來,她也很想見陳天明了。
  掛了電話,陳天明馬上走出華清大學,按著去到輝煌酒店,讓人給他訂了一間貴賓住房,然后他便給柳生良子發信息。而陳天明今晚就在這里睡了,他等柳生良子的到來。
  一夜無話。第二天的六點多,陳天明所住房間的門鈴就響了。陳天明急忙跑去開門,一開門,就看到外面站著兩個戴大帽子提著旅行袋的女人。
  那兩個女人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走了進去。陳天明把門關上,這兩個女人把帽子摘下來,赫然是柳生良子和貞子。
  “貞子,你也來了?”陳天明高興說道。今天爽啊!可以玩三個人的游戲。
  “小姐,你看看他不喜歡我來,那我到下面住了。”貞子邊說邊故意生氣地要走。
  陳天明急忙拉住負子說道:“貞子,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啊?我哪不喜歡你來呢?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等你們來。我昨晚想著你們來、可是一晚沒有睡啊!”
  貞子看了看陳天明那勃起的下面,不由嬌嗔地罵道:“流氓,你就會想那種事情。”
  “好了,我要先去洗澡,天明,我們只有今天上午才能跟你在一起,中午我們要去跟一間公司談生意,談完后就要飛回木日國。柳生良子不舍說道。
  “什么?這么趕啊?你們不可以玩多兩天嗎?”陳天明可惜地說道。
  “不行,如果讓人知道我們跟你在一起,那我們在木日國的處境就危險。要不我把柳生家族的生意搬到z國?”柳生良子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不行,木日國畢竟是你們的根,你們可以在z國投資,也可以在歐洲那邊投資,這樣在哪個地方出事,你們都可以有個選擇的地。”現在z國的局勢有點讓陳天明看不透,他還是小心一點。所以他也讓張麗玲開發海外的市場,這樣就算他們在z國的生意受損,起碼可以跑到國外混日子。
  當然,陳天明是愛國人士,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是不會逃離自己的國家,攜兒帶女地跑到國外。
  “好,我聽你的。”柳生良子點點頭,便拿著睡衣快速進到衛生間。她也知道**苦短,她要好好珍惜時間。
  陳天明見柳生良子進去了,他對貞子說道:“貞子,來,我們到床上去說話。”
  “哼,我看你的流氓樣,我還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嗎?”貞子嬌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她雖然這樣說,但她還是跟著陳天明走到床邊,輕輕坐了下去。
  陳天明沖動地摟著貞子的身體,說道:“貞子,這些天你有想我嗎?”
  “不想,本書轉載apk”貞子答得很干脆。
  “我可很想你啊,”陳天明邊說邊幫貞子脫衣服。
  “不要,我還沒有洗澡,身體臟。而且這種事情還是讓小姐先。”貞子紅著臉說道。她是一個傳統的女人,連這種事情也讓自己的小姐先,陳天明真是服了她。
  陳天明笑道:“我知道你要洗澡,所以我幫你脫衣服,免得你自己動手,你看,你老公多疼你啊!”說著,陳天明的大手捂上貞子胸前的飽滿,輕柔地搓了起來。
  “嗯,天明,不要這樣。”貞子哪會不想陳天明啊,她可是天天都在想,現在被陳天明摸著自己的敏感部位,她馬上有點興奮了。
  “貞子,你看看我的那里好難受啊!”陳天明邊說邊抓住貞子的芋芋小手移向自己那頂起來的下面。
  “流氓,”貞子紅著臉小聲罵道。不過,她的小手還是輕輕地在陳天明那里摸了起來。現在貞子的美脾里含水,粉臉兒春意盎然,她的手感覺到陳天明那里有著今人心動的燙,芊手輕揉搓弄的同時,貞子迷離的眼神瞧向了陳天明的唇,那撲鼻的男人氣息引誘著她的唇,嬌喘著,芬芳鐐繞,她濕潤的唇一點點靠近陳天明。
  他們濕潤的柔軟相觸,這種情火燃燒的男女喉嚨間都發出了一聲舒爽的呻吟,那滑膩的雙舌如蜻蜓點水般的一觸,熱情燃燒,雙舌瞬間纏繞,窒息的纏綿,窒息的吻,舔抵糾纏,香津四溢。
  貞子感覺自己的大腦一陣空白,她現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在陳天明的深吻里迷失自己,好好地讓陳天明撫摸自己,讓自己融化在他的熱情里。
  情火被點燃后,陳天明貪婪地在舔抵著她那小巧的香舌,交纏鐐繞,如膠似漆。同時,他的手揉上了貞子胸前那兩團柔軟的飽滿,那飽滿頂端的紅櫻桃在他手指的刺激下已經驕傲的凸起。
  “嗯,”一聲蕩人的嬰吟發自貞子的喉嚨。此刻,她已經情不自禁,搓弄陳天明下面的小手加快了動作,大膽而又輕柔。下面的刺激興奮如潮,那小手的柔軟促使了男人沖動的另類奮,瞬間傳至四肢百骸,陣陣超強的刺激讓陳天明爽得繃緊了足尖,悶哼連連,興奮如電。
  “咔”,衛生間的門開了,剛洗完澡出來的柳生良子看到陳天明與貞子那熱情的情景,不由紅著臉。
  貞子也感覺到柳生良子的出來,她輕輕移開自己的小手,接著轉過頭對柳生良子說道:“小姐,前面的熱身動作我已經幫你做好了,現在到你來,我要去洗澡了。”說完,貞子調皮地對柳生良子作了一個鬼臉,她拿著自己的衣服走向衛生間。從她走向衛生間的姿勢,估計她剛才也動情了。
  “貞子,你們先!”柳生良子紅著臉說道。
  “小姐,我身體臟,還是你們先,而且我哪能搶小姐的先呢”貞子邊說邊把門關上。
  陳天明苦著臉對柳生良子說道:“良子,你過來幫一下我,這個壞貞子,她把我弄上火后就跑了,一點也不負青任。”
  “你這個流氓,得了便宜還賣乖。”柳生良子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不由困難地吞著口水。現在柳生良子穿著真絲睡衣,那薄薄的睡衣將她的身體曲線完美地勾勒出來,膚如凝脂的香肩玉臂光滑細膩,臀部渾圓豐滿,睡裙開叉處露出了修長的美腿、玉足。
  特別是陳天明可以透過睡衣看到里面的罩罩和小褲,柳生良子那隱約透明的胸罩下,透出媚紅的兩點凸起,讓人有種采摘品嘗的沖動。
  “良子,我好想你啊!”面對如此的美女,陳天明又好長時間沒有享受過女人的溫柔,他沖動地撲了上去,摟起柳生良子就摔在床上,一邊親著她,一邊在她全身的上下摸了起來。
  柳生良子剛才看到陳天明與貞子的熱情情景,她也動情了,她馬上配合著陳天明的愛撫。
  熱情而又纏綿的動作讓床上這對男女身上可憐的遮羞物越來越少,柳生良子身上那透明的睡衣已經扔到了一邊,她的罩罩已經被陳天明那不老實的手用力地抓著,而在他們身邊的被子也不知道在什么時候滑到了床下,床上這對男女幾乎光著身子地暴露在空氣之中,香艷,刺激,撩人的誘惑。
  陳天明的嘴唇在柳生良子的身上一點點輕輕地吻了下去,那薄如蟬翼的透明罩罩隱露的嫣紅兩點誘惑著他去品嘗,當他的牙齒輕磕在那有點發硬的紅櫻桃時,柳生良子的嬌軀似乎不堪刺激的一陣震顫,“不,不要,哦,天明,我受不了!”
  柳生良子的喉嚨里發動舍糊的嬌膩之聲,不堪的刺激在她嘴里受不了,但那飽滿的酥峰卻向上挺著,配合著陳天明的唇舌的撩撥,柔軟的腰身更是不停的扭動,摩擦著陳天明有力的雙臂。
  陳天明看著懷里扭動的柳生良子已經動情,很有經驗的他已經強烈的感覺到她雙腿之間的動情潮熱,柳生良子的春情反應更是讓陳天明情火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