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86 一箭雙雕

“阿國你說現在怎么辦?”陳天明又問了林國一句。
  “老大我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吃這種藥的人只有和異性上床才能解決的如果解決不了的話輕則被欲火燒壞大腦重則噴血而死老大你自己想想應該怎樣做?”林國說完馬上溜人他知道這種事情他是幫不上忙還是馬上走人讓老大自己解決
  “阿國”陳天明想叫住林國可林國溜得比兔子還快一會就不見人影了。陳天明無奈地搖搖頭只好關上門再說。
  陳天明回頭看何桃時何桃已經把外衣脫掉了劉美琴可能喝茶的時間遲點沒有像何桃那樣的大動作但她也兩頰潮紅全身也在扭動著。
  她們倆人各晤一張床媚態畢生春色蕩溢活像倆人在上演春宮秀。陳天明吞了吞口水像這種情形是哪個男人見了都怕是控制不住的。
  “何桃你快醒醒”陳天明搖著何桃想把她搖醒。
  “天天明我我要我受不了了葉大偉給我們吃了春藥快我不怪你快。”何桃邊說邊扯著陳天明的衣服**于自己喜歡的男人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不不要你清醒一點。”雖然說陳天明很想要了何桃但理智讓他不能這樣做他還是用手擋住何桃來脫他衣服的手。
  何桃見脫不了陳天明的衣服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衣服全脫了把乳罩和底褲全扔在床邊然后向陳天明撲過去摟住他嘴里不停地說著“天明我要天明我要……”
  陳天明被脫光了衣服的何桃摟著心里頭一下子冒出了火來。
  特別是何桃高聳潔白的**頂著他的臉讓他差點流出鼻血。
  他也不在想什么了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要把何桃擁有真真正正的擁有他喜歡的女人這輩子也不放手。
  當陳天明進入何桃的下面時雖然早已經潮濕得不成樣子但何桃還是“啊”的大叫一聲一股殷紅流了出來。
  陳天明知道這個是**紅他在讀大學的時候和宿舍的同學去看片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看片是他們早期的性教育把不該這么早知道的事情已經知道了。
  陳天明看見何桃痛苦的表情也不敢再進行什么動作只是默默地讓自己的東西留在何桃的里面不動著。
  “我要……”藥性又發作的何桃也不顧什么疼痛她在叫喚著陳天明。
  早已經等得猴急的陳天明聽到何桃的這句話如奉圣旨他馬上**起來動作越來越大。何桃在陳天明的動作下不一會就發出了興奮的呻吟……
  聽到何桃興奮的叫聲陳天明也更加興奮只有聽到這樣的叫聲才說明他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強悍的男人。不知不覺他自己無形中運起了香波功把功力運到他正在運動的下身上。
  這時的陳天明只覺得剛才有一種想噴射的感覺可現在的感覺是一種沖動的感覺沖動得想再干上千萬個來合。
  “啊……”何桃在陳天明強悍的**下終于因為一次次的**而興奮地暈了過去。
  不會就暈了?我都還沒有**呢?陳天明看著還是昂首挺立的小兄弟嘆息著想道。早知道是這樣就不應該運起什么香波功了不過運起香波功感覺現在自己渾身是勁剛才不小心運起一個周天好像非常得快就運完了。難道做這種東西可以幫助練功?以后可是要好好地實踐一下才行。陳天明邊異想天開地想著邊笑著。
  這也不怪他遇上這種好的事情哪個男人不喜歡哪個男人不幻想呢?
  正在想著的陳天明突然被一個人摟住了他只覺得頂住他后背的是一對高挺的**。他回過頭一看天啊竟然是劉美琴。
  現在的劉美琴也把衣服全脫了本來她已經吃了藥現在陳天明和何桃在她身邊上演著一場現場直播的片她哪能忍得住不知不覺得把自己的衣服全脫光然后沖上去樓著也是沒有穿衣服的陳天明。
  “不要。”陳天明無力地叫著他雖然也去扯了一下劉美琴的手但這樣的誘惑是很難拒絕的并且他現在的小兄弟還是這樣怒火沖天地生著氣發著火。
  “我要給我……”已經失去理智的劉美琴也不讓陳天明多說她就抱著陳天明親了起來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把手伸向陳天明發火的小兄弟還抓得牢牢不放。
  “啊!”陳天明興奮地叫著“來我全給你。”陳天明的欲火燒身他也忘了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他現在只是覺得自己有一樣事情應該要做那就是讓下面的小兄弟不再發火。
  “啊!”在陳天明身下的劉美琴滿足地喊了一聲已經吃下紅色蒼蠅有一段時間的她能忍到現在是非常不錯的了。
  現在陳天明強悍地沖進她的身體讓她得到非常滿足這種從來沒有過的滿足讓她已經什么都忘了忘了她在何處忘了她下身的處子之痛。她只知道她要發泄發泄內心的欲火她要陳天明狠狠地沖撞她讓她快點進入天堂飄飄然然。
  陳天明又是不知不覺地運起香波功在經過千百來回合的動作下劉美琴也像剛才的何桃一樣興奮地暈了過去。
  陳天明看看還是沒有消火的小兄弟嘆了嘆氣這時何桃醒了過來搖擺著身體說道“我……”
  陳天明一見醒來的何桃什么也不顧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撥槍上陣不一會何桃又呻吟起來陳天明發現一邊做那種事情一邊運起香波功真的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一個周天一會就運完好象是運得越來越快渾身好像充滿了力氣。
  何桃又一次暈了過去。
  陳天明看著在一旁小聲喘氣的劉美琴知道她已經醒了過來。像他這樣大的動作如地震似的誰還醒得著啊。
  他輕輕地咬住劉美琴的**柔柔地吮吸著。
  劉美琴被陳天明弄得又呻吟起來陳天明什么也不管了他這次一定不能再運什么香波功了一定要讓小兄弟不再發火要不到時正如林國所說的不是何桃和劉美琴她們而是他他會輕則被欲火燒壞大腦重則噴血而死的。
  陳天明現在什么也不管了他挺身壓上了劉美琴在她的身上繼續用勁地**著……
  終于陳天明“啊……”地一聲軟趴在了劉美琴的身上他終于把最后的火全噴射到了劉美琴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