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962

當苗茵扶著陳天明到自己的宿舍門前時,她已經累得香汗淋漓。也不知道陳天明是故意的,還是醉得非常厲害,他的子乎老是壓著自己,有時腦袋還倒在自己的肩上,她害羞得心撲撲亂跳。
  “天明,你站好,我找鑰匙開門,”苗茵輕輕地扶著陳天明靠在墻邊,如果不把陳天明這樣,她是騰不出手來找鑰匙開門。
  陳天明見是機會來了,現在正是自己向苗茵表達愛意的時候,“苗茵,我沒有醉,我告訴你,我好喜歡你,自從大學分開后,我就一直想著你。”這可是陳天明的泡妞絕招,人家說一般說醉話的時候是真的,自己就故意裝醉跟苗茵說出醉話,讓她知道自己對她的喜歡,從而讓她說出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天明,你還說你沒有醉,都醉成這樣了,唉,”苗茵輕嘆了一口氣。如果是以前,陳天明說這樣的話,她一定會幸輻地撲在陳天明的懷里高興不已。但是,現在孔佩嫻巳輕喜歡上陳天明,為了陳天明的前途,自己只有選擇退出。
  苗茵把門打開然后扶著陳天明往她客廳的沙發上走去。“天明,你先躺一下,我給你泡杯花旗參茶。”說完,剛放下陳天明約的苗茵想走開。
  “苗茵,你不要走,你不要扔下我。”陳天明猛地坐起來摟著苗茵的纖細小腰,他的頭正好枕著苗茵那豐滿的酥峰。嘩,好軟好舒服啊,好想就這樣枕著。陳天明在心里暗喜。可惜啊,如果讓自己摸一下的話,那會更好。
  “天明,你不要這樣,你放開我,我給你泡杯花旗參茶。”苗茵輕輕地推著陳天明的腦袋,她聽到陳天明那充滿愛意的話,哪會不感動呢?她差點沖動地想把陳天明據為己有,不再讓拾孔孔佩嫻了。
  “苗茵,”在這么暖昧的情景里,陳天明哪會這么容易放開苗茵。哇,苗茵的酥峰真是軟,想著,陳天明的腦袋又是晃了一下,直擦著苗茵豐滿的酥峰。
  被陳天明的腦袋這樣晃著酥峰,苗茵終于有了感覺。她著著陳天明的腦袋在自己的酥峰上,小臉蛋不由紅了紅,心里蕩起了漣漪,“天,天明,你不要這樣,你放開我。”
  “苗茵,你喜歡我嗎?”m的,這么舒服的軟肉枕頭,自己怎說放就放呢?
  苗茵以為陳天明喝醉了,他不知道自己說什么,于是,她輕嘆了一口氣,“唉,我哪會不喜歡你啊?但是,我不能喜歡你。”
  “為什么?“陳天明有點著急,不過他還是說得迷迷糊糊,好不容易才哄苗茵說真話,自己是不能打草驚蛇。
  “唉,佩嫻喜歡你啊,她家里的條件好,如果她跟你在一起,對你有很大的幫助,你不會再是一個普通的老師了。”想著自己要把陳天明讓給孔佩嫻,苗茵的心非常痛,痛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割似的。
  天啊!苗茵,你怎么能這樣啊?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你以為你是月老啊,隨便就把我許配給別人。還是許配給那個看我不順眼的孔佩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難道苗茵的心里有事就是這一件事?陳天明想了想,覺得很有可能。苗茵不是一直在躲著自己嗎?一定是她把自己讓給了好朋去孔佩嫻。想到苗茵這樣做,陳天明的心里就氣了。
  “苗茵,難道你這段時間心里煩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嗎?”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這句正是說中了苗茵的軟處,這段時間她一直忍著不找陳天明,不理陳天明,心里委屈的要命。現在陳天明喝醉了,自己正好可以在他面前說出來。“天明,我也沒有辦法啊,我也喜歡你,哪舍得離開你,只不過我這是為你好我的心里也苦啊!”說著說著,苗茵的眼淚就流了出來,滴在陳天明的頭頂上。
  “苗茵,你是我的,我不讓你離開我。”陳天明再也忍不住了,他馬上站起來把苗茵摟著,而且是緊緊地摟著。
  “天,天明,你不要這樣,我給你沖杯茶。”苗茵還以為陳天明是發酒瘋了。
  陳天明輕輕拉開苗茵看著她,深情說道:“苗茵,我喜歡你,我不喜歡孔佩嫻,你不要亂點駕鴦譜好不好?”
  “天明,你,你沒有醉?”苗茵著著陳天明清晰的眼神,心里
  不由慌了。天啊,剛才自己跟陳天明說了什么啊?他不是喝醉了嗎?怎么現在這么清醒?
  “呵呵,苗茵,我如果不裝醉,哪會探知你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嗎?我還以為你出了什么事情,害死我了,害得我這幾天吃也不好,睡也睡不好。”陳天明高興說道。整理于paoshuom
  “陳天明,你壞,你欺負我。”苗茵紅著臉用粉拳捶打著陳天明的胸膛。
  陳天明說道:“苗茵,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我不喜歡孔佩嫻。”
  “不行,天明,佩嫻家的情況特珠,你如果和她在一起,對你以后有很大幫助。”苗茵一聽陳天明說起孔佩嫻,她馬上推開陳天明,嚴肅地說道。
  “苗茵,我要怎樣跟你說你才明白,我不喜歡孔佩嫻,你為什么硬要把我們綁在一起。”陳天明真想好好地幫苗茵洗洗腦子,她怎么老要自己跟孔佩嫻在一起?難道她想著兩女侍夫?
  “天明,你以后就會知道了,”苗茵說道,“以后我也少跟你接觸,多撮合你和佩嫻。”
  陳天明說道:“我明天就告訴孔佩嫻我不喜歡她,讓她愛到哪里涼快就到哪里涼快。”
  苗茵說道:“你如果敢這樣跟佩嫻說,我以后都不理你。”苗茵打定主意,只要陳天明慢慢地跟孔佩嫻接觸,以后一定知道孔佩嫻的身份,然后他一定會改變自己的主意。
  “那你不能離開我。”陳天明邊說邊坐回沙發上,接著把苗茵摟過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這,這個我考慮。”苗茵聽陳天明說不喜歡孔佩嫻,她也怕自己逼他太急,他會找孔佩嫻說,傷了孔佩嫻。“天明,你讓我起來,你不能這樣抱著我。”苗茵現在發現自己坐在陳天明的大腿上,而陳天明的兩手環抱著自己的細腰,一股男人的體味撲進自己的鼻子,讓自己心慌意亂。
  “我覺得這樣挺好,你就這樣坐著!”陳天明笑著說道。這樣爽啊,苗茵的那小屁股坐在自己的大腿處,好爽,特別是她的屁股中間處剛好是自己的那里,那里好像也馬上向那里頂去。
  苗茵感覺到自己的屁股下頂起了什么硬硬的東西,雖然她未經人事,但她還是猜到那是什么東西。她覺得陳天明的那東西剛好頂在自己的那里,讓自己覺得那里有點麻麻癢癢的感覺。于是,她輕輕地轉了一下屁股,想讓自己坐得偏一點。
  她不動還好,現在一動,她的小屁股就擦著陳天明的那硬東西,快要著火了。嘩,陳天明咬緊牙關不敢叫出聲音來。也不知道苗茵是故意還是無意,她這樣擦著自己的那里,真是快要擦出火啊!
  苗茵不知道有這么一回事,她覺得陳天明的身體微微一顫,還以為自己動得位置不是那么好,讓陳天明不舒服,于是,她又動了幾下,每當她動一下,陳天明就顫抖一下,讓苗茵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
  “天明,你放開手,讓我起來。”苗茵微微掙扎了一下,但在陳天明有力的手臂懷抱中,她掙扎不起來。
  “你就這樣坐著與我說說話!”這么好玩的事情,陳天明哪會就讓苗茵起來啊!但可惜了,不知道為什么苗茵現在不動了。雖然遺憾,但陳天明也不好意思跟苗茵說,你快點動一下屁股,讓我那下面爽一下!如果自己這樣說,估計苗茵會沖進廚房拿菜刀砍自己。
  “說,說什么?”苗茵也舍不得離開陳天明的懷抱,算了,今天孔佩嫻不在這里,自己就與陳天明親熱一點,下次不這樣就行了。苗茵現在的想法有點掩耳盜鈴。
  “說我們以前的事情,”陳天明笑著說道。可惜啊,如果自己繼續裝醉,那現在就可以把手往上提一下,蓋著苗茵那豐滿的酥峰了。
  苗茵嬌嗔地說道:“以前的事情有什么好說的,都是你欺負我。天明,你就會欺負我,以前是,現在也是,你哪像佩嫻所說的那樣,以前是奴隸,以后是皇帝。”
  “哪啊,我什么時候都是你的奴隸。”陳天明急忙說道。這可是討好女孩子的機會,自己怎么不快點表明心跡呢?
  “才不是,我看你什么時候都是皇帝,”苗茵白了陳天明一眼,她緩緩地靠在陳天明的懷里。在陳天明的懷里,她覺得自己好平靜,好舒服,好想一輩子都這樣躺著睡覺。
  “我哪是啊,人家皇帝都有好多老婆的,我一個都沒有,”陳天明小心地試探著,如果苗茵說自己也可以有的話,那自己馬上向她表明,自己也有很多老婆,希望她也成為其中一個。
  苗茵罵道:“這就是你們男人的通病,老是想著有很多老婆,現在可是新社會,你不要想得那么齷齪。”
  “我,我只是說說而已,我哪是那樣的男人,我可是專一的男人。”陳天明忙接著說道。這招不行,看來自己得用另一招,慢慢地讓苗茵離不開自己,然后再跟她那個那個,等生米煮成熟飯,他就不信煮熟的鴨子會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