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960

“老大,是這樣的,剛才我們保全公司來了一個男人,他委托我們保護一個人,他給我們一百萬,保護時間為半年,”張彥青說道。
  陳天明說道:“彥青,你就不要跟我賣關子了,你就全部,不要一段一段的吊我胃口。”
  “是這樣的,老大,那個男人出一百萬要保護小紅半年,”張彥青見陳天明生氣了,他也不敢逗陳天明。
  “什么?小紅?”陳天明吃驚了,“你確定他要我們保護的小紅是我們的小紅嗎?”
  “確定了,他給的名宇,還有在華清大學培訓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樣的,絕對沒有錯。”張彥青肯定說道。
  陳天明有了疑心,“你查到那個男人的來歷嗎?”這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怎么會有人要出錢保護小紅呢?小紅好象沒有有錢的親戚,如果有的括,她也不會因為沒有錢要輟學回家。
  奇怪了?是誰出一百萬呢?這一百萬不是小數目,半年內保護一個人,相當上級別的保護。小紅在京城也沒有認識誰,就算認識學校里的同學或者老師,他們也沒有這么多錢啊?就算有錢也沒有必要出這么多錢保護小紅?”
  “那個男人大約四十歲左右,我試過他了,他不會武功。因為雇主可以對自己的身份保密,他不肯說,而且保護小紅又不是違法的事情,我也查不到他的身份。”張彥青說道。“老大,我剛才已經接了,反正我們已經派人保護小紅,如果我不接,這男人又跑到別的地方去找保全公司的話,那可能跟我們以前的保護有沖突。”
  “對,你這樣的決定是正確的。”陳天明贊揚了張彥青三秒鐘。反正他們都要保護小紅,管那個男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先拿了錢再說。
  “事情就是這樣了,老大,我們應該怎么做?”張彥青問陳天明。
  陳天明想了一下說道:“這樣,你再加多一點人手到小紅那邊,二十四小時保護,反正人家已經出錢了。不管這個男人是什么意圖,小紅那邊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另外,我會告訴小紅小心一點。”
  “我知道了,再見,老大。”張彥青高興地掛了電話。
  雖然陳天明現在心里有很多疑問,但苗茵她們還在房間里等著自己吃飯,他還是推門進去了。
  “陳天明,你過來喝酒,”陳天明一進去,里面的楊桂月就對著陳天明喊道。
  陳天明看到楊桂月那喝死不要命的表情,急忙說道:“楊桂月,我警告你,今天不管怎樣,就是喝這一瓶,你外公說你明天還有事情辦,你不要亂來。”聽許勝利說,楊桂月這次一邊休假,一邊幫他辦一點事情。為了自己的錢包,陳天明當然是不能讓楊桂月像上次跟九哥他們拼命喝。
  “行了,都不像一個男人。”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轉身對孔佩嫻說道:“佩姻姐,苗茵姐,我們來喝,女人喝紅酒好,我們不喝白不喝。”
  苗茵跟楊桂月她們喝了一杯酒后,接著她低下頭對旁邊的陳天明小聲說道:“天明你剛才出去打電括借錢了?”
  “沒有,哪有這樣的事,苗茵,我真的有錢買單。”陳天明現在連要死的心都有了,苗茵怎么這樣看自己啊?好歹自己也是億萬富翁,唉,這世上就是如此。你說假話人家可能相信,說真話人家可能不相信了。誰叫自己以前裝窮啊?
  “你不要怕,我銀行卡里有錢,一會我幫你買單就是。”苗茵小聲說道。
  陳天明他們邊吃邊喝,聊得蠻開心。特別是楊桂月和孔佩嫻她們好來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一邊有說有笑。
  陳天明也偷偷跟苗茵說著話,“苗茵,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什么事?”苗茵問道。
  “我,我想請你看電影。”陳天明雖然有了不少的女人,但在自己的初戀面前,好象心里撲撲亂跳,就好象當初那個毛小子的年代。
  “我,我沒有空。”苗茵當然是不會答應,雖然她很想跟陳天明在一起,但是她想著孔佩嫻,就馬上拒絕。
  陳天明心里一涼,以前苗茵是不會拒絕自己的,到底苗茵發生了什么事情?“苗茵,你老實跟我說,你有男朋友了嗎?”陳天明緊張地問道。如果苗茵真有男朋友,自己只能是選擇退出。
  “沒有啊,你怎么這樣說?”苗茵著急地說道。
  “呵呵,我只是隨便問問,”陳天明高興極了,他偷偷地把手伸到桌子下面,握住苗茵的小手。“苗茵,你什么時候有空啊,我們很長時間沒有在一起單獨聊天了。”
  被陳天明這一握手,苗茵緊張了,她的小臉馬上紅了起來,她焦急地小聲說道:“天明,你放開我的手,你不要這樣。”
  “苗茵,你怕什么,我以前不是也握過你的手嗎?我還摟過你呢!”陳天明想用以前的事情喚醒苗茵對自己的情意。特別是他現在看著漂亮的苗茵,心里更是陶醉。她臉蛋白哲,娥眉淡掃,眼若狄水,挺直小巧的瑤鼻,豐潤柔軟的紅唇,五官搭配極其的精致。一襲米黃色的吊帶連衣裙將她完美的嬌軀襯托得分外的窈窕。
  “天,天明,你不要說了,我們這樣不好,讓佩嫻,她們看到不好。”苗茵著急地說道。她被陳天明的大手握著,手里也有點不舍,但這是公眾場合,而且孔佩嫻她們又在身邊,他怎么能這么大膽啊?
  “陳天明,來,我們喝酒。”那邊的楊桂月突然大叫一聲,把苗茵給嚇得魂都沒有了。
  陳天明沒好氣放開苗茵桌下的手,說道:“喝就喝,誰怕誰!”說完,他與楊桂月干了一杯。
  “陳天明,小月說你以前經常欺負她,你以后可不能再欺負她了。”孔佩嫻對陳天明說道,好來她是陳天明的什么人似的。
  “她不惹我,我也不會惹她。”陳天明說道。我靠,我欺負誰關你什么事?孔佩嫻,你不也經常著我不順眼嗎?如果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我看你們兩個女人是一路貨色。
  陳天明他們吃完飯后,便轉移到那邊的沙發上,坐著邊喝茶邊聊天起來。可能由于大家喝了不少水,苗茵第一個站起來走到衛生間。
  “咔,”陳天明聽到里面衛生間的門響了一下,他估計苗茵要出來了,于是,他也往那邊走去。
  果然,陳天明走近衛生間,苗茵就走出來了。“苗茵,你好美!”陳天明偷偷地盯著苗茵那美辮子兩邊的酥峰看去,嘩,為什么我不是她的那條辮子呢?陳天明羨慕地想著。
  “德性,我看你喝醉了,”苗茵紅著臉啐道。誰不喜歡聽心愛的男人贊美,就算是自己淮備把他讓給別人。
  看著苗茵嬌美的嗔態,陳天明真想把苗茵摟在懷里,好好地愛撫一番,但想著楊桂月她們在那邊,他只好作罷。
  陳天明剛進衛生間不久,就聽到外面傳來敲門的聲音。“里面是哪個王八蛋啊?快點出來好讓老娘進去。”陳天明不用看,只要聽到這聲音就知道是楊桂月了。m的,這個胸女在別人的面前好像是溫柔似水,但在自己的面前時時兇巴巴地喊著老娘老娘的,嚴重有暴力傾向。
  陳天明才不管楊桂月,他當作沒有聽到似的,在里面站著。其實他已經弄完了,不過他氣楊桂月一點斯文也沒有,還罵自己,自己怎么也得在這里呆一會。
  過了一會,外面又傳來了楊桂月的聲音,“陳天明,你給我快點爬出來,我,我要進去。”楊桂月.本書由幽堡書城獨家手打.本來是想說自己急的,但在陳天明面前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是哪只貓在外面鬼叫啊?你沒有看到大爺在里面方便嗎?”陳天明笑著說道。
  “陳天明,誰看到你方便了?你快點好不好?我,我急。”楊桂月生氣地罵道。
  陳天明怕楊桂月急尿褲子,他也不太整楊桂月,便開了門。
  “你走開,”楊桂月著急就要沖進去,但衛生間的門不大,只能是一個人進出,楊桂月沒有等陳天明出來,就沖了進去。
  “喂,楊桂月,你不要擋著門口好不好?”陳天明感覺到一團軟綿綿的東西撞在自己的胸膛,按位置來說,好象是楊桂月的酥峰。想到是楊桂月的酥峰,陳天明心里有點興奮了。
  “陳天明,你讓我進去。”楊桂月罵道。她由于太急了,沒有碩及到自己剛才撞了陳天明,而且是某些重要的地方撞到。
  陳天明退開一步,讓楊桂月進去,“好啊,你進去。”陳天明退到里面去了,這個胸女,哪有這樣上衛生間的,人家是讓里面的人出來,自己再進去的。她倒好,自己先要進去,好像不怕自己參觀似的。m的,你不怕,難道我還怕嗎?想到這里,陳天明站在里面不走了。
  “陳,陳天明,你拾我滾出去。”楊桂月生氣地罵道。她本來是想脫褲子坐下去的,但著到陳天明像根木頭一樣站在那里不出去,雖然她很急,但她卻不敢方便了。
  “哼,你也知道我要出去啊?剛才我是想出去的,但你卻搶著要進來,我還以為你不怕我在這里觀看表演呢?”陳天明一付不
  怕開水燙的樣子。
  “你,你流氓你快出去,我,我急。”楊桂月憤怒地跺著腳,但她發現,自己好像跺了一下腳,那里更急了,好像忍不住似的。這個天殺的流氓陳天明,難道他想著自己方便嗎?楊桂月真想現在就把陳天明殺了喂狗。
  (是誰派人保護小紅呢?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