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959

終于有電了,唉,急死我了!!!!
  陳天明以為苗茵告訴自己她發生的事情,急忙跑到苗茵的身邊小聲說道:“苗茵,你,我就等你說呢!”
  苗茵奇怪地著了陳天明一眼,什么等我啊?不過她還是說道:“天明,你剛才點菜的時候我看了一下,那價錢是三千多,那,這里是四千,夠你一會付錢的了。”苗茵邊說邊從自己的手袋里拿出四千塊。
  “苗茵,你這是干什么啊?”陳天明看著苗茵手上的錢,不由生氣了。自己堂堂億萬富翁,還要她苗茵給錢讓自己請客嗎?不行,我要把實情告訴苗茵,不要苗茵老是擔心自己沒有錢。陳天明決定了,他要把自己有錢的事情告訴苗茵。
  “天明,你的工資不高,來輝煌酒店吃一次飯就超過你一個月的工資,你拿著,一會買單的時候可以用。”苗茵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正色說道:“苗茵,我老實告訴你,我有錢,我不窮。”
  “你不要騙我了,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一個當老師的,能有什么錢?拿著,”苗茵見陳天明打腫臉充胖子,不由生氣說道。上次在同學會里,她就看到陳天明的窮,如果有錢,還會穿那樣的西裝,而且聽說還是非常窮的那種。
  “苗茵,我是有錢,你看,我這銀行卡里有一百萬,這是銀聯的,隨便在z國都可以刷卡。”陳天明著急了,他馬上把自己的錢包拿出來抽出一張一般的銀行卡出來,他怕自己拿出那張國際銀行金卡,里面有幾千萬會嚇到苗茵。
  聽陳天明這樣說,苗茵的臉色變了,“天明,我沒有想到你拿一張沒有什么錢的銀行卡來騙我,你忘了你以前在大學里怎么跟我說的嗎?做人,就要腳踏實地,不能好高鴦遠。你怎么沒有錢,卻騙我說你有錢呢?”
  “苗茵,我沒有騙你。”陳天明欲哭無淚,他沒有想到說真話原來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唉,天明,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想讓我看不起你。這都是你大男人主義害的,你跟我客氣什么啊?你要知道,跟女孩子出來吃飯,就是要花錢,你口袋里沒有錢怎么行呢?我估計你問了你宿舍的那個史統借錢來吃這頓飯的。”苗茵果然把陳天明給看死了。
  “真的,苗茵,我沒有騙你,你不信可以問賀平。”陳天明只有讓苗茵找賀平問問,看看誰才是老扳,這輝煌酒店還是自己的呢!
  苗茵搖搖頭,說道:“天明,你干嘛叫賀平一起騙人,我知道賀平跟你的關系特別好,所以你串通賀平一起騙我。”
  “不是啊,我是賀平……”陳天明本來想說自己是賀平的老板,這輝煌酒店是自己的,但沒有想到讓苗茵給打斷了。
  “天明,你不要說了,我知道你想要說什么,你是不是想說你很有錢,你是賀平的老扳,輝煌酒店是你的。”苗茵說道。
  陳天明拼命地點頭,苗茵真是厲害、她一眼就著出來了,“對啊,對啊,苗茵,你怎么知道?”
  “唉,你這樣的騙人手法我見得多了,一個人吹起牛來什么都不顧。”苗茵說道,“像以前朱浩也是這拌,他跑來京城找我,說他現在開了一間公司,要追求我,我不理他。沒有想到那次開同學會,我才知道公司不是他的,而是蔣氏集團的,他只是負責管理那
  公司而已。”
  陳天明無言了,這個世界怎么這樣,哪里有豆腐買啊?自己要買一塊豆腐撞死算了。
  苗茵把錢放在陳天明的手里,說道:“天明,你拿著錢!你不要在佩嫻面前丟臉,她是一個好女孩。”
  “我有錢,我不要。”陳天明抓著苗茵的手不放,苗茵的手柔軟得似無骨,抓起來非常舒服。因為他正感受苗茵的小手,沒有聽清楚苗茵的那句“佩嫻是一個好女孩”!
  “天明,”苗茵見陳天明抓著自己的手,她的小臉馬上紅了。
  她覺得自己身體微顫,陳天明好長時間沒有抓過自己的手了,她又好像回到以前的大學初戀時代。
  “嗯?”陳天明還是抓著苗茵的手。
  苗茵小聲地說道:“你,你放開我的手啊?”這里人來人往的,陳天明抓著自己的手算什么啊?如果讓孔佩嫻出來著到的話,她是會誤會的。
  “為什么?”陳天明還沒有反應過來,苗茵的手又白又嫩,握著和軟玉一般。
  “別人看到了,你再不放手,我生氣了。”苗茵焦急地跺了一下腳,生氣地罵陳天明。
  陳天明聽苗茵這樣一說,才醒過來自己抓著苗茵的手,他急忙放開,忘了把錢放到苗茵的手里。
  苗茵抬起頭深情地看了陳天明一眼,接著曲幽地叫了一聲,“天明,”然后撲到陳天明的懷里,緊緊地抱著他。
  被苗茵這一抱,特別是她那柔軟的酥峰壓著自己,陳天明感覺自己的熱火開始沸騰了,那里好像要頂著苗茵似的。慢慢地,陳天明另一只沒有拿錢的手緩緩垂下,先是苗茵的后背,按著到細腰,然后慢慢滑下苗茵圓翹的臀部。
  陳天明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今天會這么沖動,以前自己見到苗茵是不敢下手的。可能是因為他見苗茵發生了什么事情,心里關心她心疼她。于是,他沖動地想把苗茵摟在自己懷里,好好地愛憐一番。
  近了,近了,我就要摸到苗茵的臀部了。陳天明興奮地想著,他的手已經摸到苗茵臀部的邊沿,只要他再往下一點,就可以摸到那帶有彈性誘人的小屁股,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心里更加興奮了。
  突然,苗茵推開陳天明,然后說道:“天明,你跟那個楊桂月是什么關系?”
  天啊,苗茵,你怎么不遲一點推開我,好讓我摸你一下啊?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眼看自己差一點得手,可現在沒有機會了。而且自己怎么敢又再次摟苗茵呢?就算摟,自己可能也沒有那個機會摸了。
  “她啊,我認識她的舅舅,而且以前跟她有一點誤會,所以她老針對我。“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要小心她,不要讓破壞你的好事。整理于paoshuom”苗茵擔心說道。
  “破壞我的好事?”陳天明呆了,苗茵說這事是什么意思啊,他想來想去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苗茵說道:“就這樣了,我出來這么久,要回去了。”說完,苗茵就紅著臉跑回房間,她想著剛才自己摟著陳天明那種醉人的感覺,真是這輩子也忘不了。
  “天啊,你的錢,”陳天明小聲說道。但已經遲了,苗茵已經進去把門關上了。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把錢放進口袋里,等了一會,不讓別人懷疑他跟苗茵出來說事情,他才進去了。
  “陳天明,你剛才去哪了?我還以為你害怕請客逃了呢?”楊桂月看到陳天明進來不由叫道。
  “我陳天明是那么小氣的人嗎?我剛才只是出去聽個電話而已。”陳天明沒好氣地回敬一句。他看到苗茵神情自然地在旁邊坐著,心里不由一疼,苗茵對自己太好了,怕自己沒有錢付帳,偷偷地把錢給自己。這樣的女人自己如果讓她逃走的括,那自己就是“蛋白質”。(笨蛋+白癡+神經質)想到這里,陳天明暗下決心,他決定不放走苗茵,不管苗茵同不同意跟這么多女人享用自己,自己是要把苗茵給搶過來。
  “你就是那樣的人。”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真想一腳把楊桂月給踢下樓,m的在苗茵的面前,她一而再三地詆毀自己的形象。如果不是看在許勝利的面子上,自己真是想對她下手了。
  不一會兒,服務員開始上菜了。楊桂月對孔佩嫻說道:“佩嫻姐,你喝酒嗎?”
  “我可以喝一點,不過太多就不行。”孔佩嫻嬌聲地說道。
  楊桂月說道:“那我們來一瓶紅酒,反正是有人請客,不用我們出錢,我們沒有必要跟他省錢。”楊桂月有意地憋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有錢,這她是知道的。
  “那好、就來一瓶我們幾個人喝。”孔佩嫻點點頭說道。
  于是,楊桂月叫來服務員,點了一瓶紅酒。陳天明在旁邊聽了,那紅酒的價錢也不是很貴,才一萬多,反正大家高興,他也無所謂這些錢。
  楊桂月見紅酒拿上來了、她便讓服務員把酒開了、然后她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不要擔心,我沒有怎么宰你,這紅酒只要一萬多塊一瓶而已。”
  “咣,”苗茵正拿著湯匙,她聽到楊桂月這么一說,心里一怕,湯匙掉進碗里了。“什么?這酒要一萬多塊?”苗茵著急說道。這下慘了,天明哪有錢給啊?算了,一會自己再用銀行卡幫他付錢!想到這里,苗茵的心才放下來。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又響了,他拿起來一看,是張彥青打過來的。于是,他拿著手機又走出去了。
  “切,也不知道陳天明是不是故意的,怎么他的電話這么多啊?”楊桂月有點惱火地說道。
  走到外面,陳天明按通電括說道:“彥青,有事嗎?”
  “老大,你那里說話方便嗎?我有件奇怪的事情想向你匯報一下。”張彥青小聲說道。張彥青的聲音有點那樣,讓陳天明聽起來心里不由一跳。
  “奇怪的事情?彥青,你快說,我這里說括方便。”陳天明看了四周一眼,他旁邊沒有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