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958

苗茵笑著對孔佩嫻說道:“佩姻嫻,你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想不到你懂得不少嘛!”
  我就是了,她這種女人連戀愛也沒有談過,哪會懂得愛情?看來我沒有猜錯。陳天明聽了在心里想著。
  “那當然,我沒有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走路嗎?”孔佩嫻邊說邊瞥了陳天明一眼,繼續說道:“苗茵,你要小心啊,男人啊,婚前是奴隸,婚后他就是皇帝了。以前他伺候你,婚后就要你伺候他。”
  我靠,孔佩嫻你說就說,你邊說邊看我干什么?好像我就是那樣的男人似的。m的,我以前是奴隸,現在一樣是非常奴隸。陳天明想著白己經常被張麗玲和何桃她們“欺負”,他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佩嫻,走,要不就太晚了。還好天明已經訂好房間,要不然我們就找不到房間了。”苗茵也知道輝煌酒店的繁華,還好賀平在那里當總經理,陳天明已經打電話訂好房間了。
  他們走出校門,陳天明就說道:“苗茵,我們坐車去!”說完,陳天明準備舉起手來向對面街自己的一個手下抬手,想讓他把車開過來。
  孔佩嫻以為陳天明要叫出租車去輝煌酒店,她急忙說道:“不用了,我叫我的人送我們過去就行了。”說完,孔佩嫻向后面揮揮手,一輛輕過改裝的商務車開到他們的身邊,隨后下來了兩個保鏢。
  陳天明看了看這改裝的車,加厚裝甲底盤,防彈玻璃窗,衛星定位系統以及緊急逃生系統,能用這車的人不簡單啊!他們保全公司也有這樣的車,不過不多,只是幾輛,一般是用來保護重要的人物才用。
  “小姐,”那兩個看似中南海保鏢的男人對孔佩嫻微微一躬身,恭恭敬敬說道。
  “你們送我們去輝煌酒店。”孔佩嫻對他們說道。
  “是,”一個保鏢去拉開車門,一個保鏢馬上坐上駕駛座,他們的動作非常快,好像配合得非常默契,一氣呵成。
  孔佩嫻對苗茵與陳天明笑著說道:“走,我們上車。”說完,她自己先上去了。
  苗茵白了陳天明看似呆了一樣的表情,小聲說道:“天明,你不要看了,我們上去!”她拉了一下陳天明,然后與陳天明一起上車。苗茵不怪陳天明這樣的表情,以前她第一次見到孔佩嫻出現這樣的保鏢時,她比陳天明還要吃驚。不過后來她知道了孔佩嫻的身份后,也就沒有什么了。
  開門的保鏢見陳天明他們進去后,他馬上關上車門,然后走上副駕駛座,商務車馬上往輝煌酒店的方向駛去。
  陳天明呆的原因是看到這兩個保鏢的身手,他看到保鏢的上車動作知道他們的武功很強,應該有黃娜前三號保鏢那么強,像這樣的保鏢,起碼要一個月十萬八萬的工資,這孔佩嫻家里是干什么的?怎么能請得起這樣的保鏢。現在,陳天明對孔佩嫻的身份有了好奇。
  到了輝煌酒店,陳天明他們下車,那兩個保鏢就沒有跟上去,他們只是走到孔佩嫻的身邊,小聲說著話。可能是告訴孔佩嫻,如果有什么情況,馬上給他們打電話。在輝煌酒店吃飯的好處,就是酒店負責保護頓客的安全,所以也是一些有錢人喜歡來這里的主要原因。
  苗茵在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天明,你是不是對佩嫻的身份好奇?”
  “是啊,她家是干什么的?整理于paoshuom”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這個我不方便跟你說,只要你留意,以后你就會知道的。怎樣,孔佩嫻是個不錯的女孩啊?”苗茵暗示著陳天明。
  “噢,”陳天明應了一下。她不錯關我什么事,我現在著急的是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肯告訴我。
  進了他們訂下的房間,服務員就上來拾大家張羅擺碗筷,陳天明看了一下菜單,然后點了一些菜。
  “陳天明,好了,這頓是你請啊,我們給你機會,請我們兩個美女吃飯。”孔佩嫻調侃著陳天明。
  “知道了,反正我還欠苗茵的飯呢!”陳天明點頭說道。“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是楊桂月打過來的。于是,陳天明按接聽鍵。
  “喂,陳天明嗎?你現在哪?我回輝煌酒店了。”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不經意地回答,“我現在也在輝煌酒店吃飯。”
  “啊,你吃飯也不叫我?你是怎么答應我外公的,還說什么三陪,不,三包呢!”楊桂月生氣說道。“你現在哪間房,我馬上過去。”
  陳天明真想打自己的嘴巴,你少說一句會死啊?本來都有一個電燈泡的了,現在又多一個燈泡,看來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跟苗茵單獨說話了。不過,他又想了一下,反正都有一個電燈泡,多一個不多,就讓楊桂月過來,這樣也幫自己省一點錢。她不用再叫吃了。“好,我告訴你房號,你過來。”
  “怎么了,你還有朋友來嗎?”孔佩嫻奇怪說道。
  “是啊,是我們m市的一個警察,我認識她的長輩,大家算是老鄉!”陳天明也不知道如何說楊桂月與自己的關系,一個字,就是復雜。
  沒有過多久,門開了楊桂月走進來她一看陳天明身邊還有兩個美女,不由呆了。她還以為陳天明自己在這里吃飯呢?
  “咦,小月,是你啊?”孔佩嫻看到面前的楊桂月驚訝地說道。
  楊桂月看到孔佩嫻也非常高興“佩嫻姐,怎么你也在這里啊?”
  “對啊,我也是奇怪,你認識陳天明啊?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孔佩嫻說道。
  “楊桂月,孔老師,你們認識嗎?”陳天明奇怪地說道。這楊桂月不傀是在京城呆過一段時間,好像她認識不少京城里的人。
  “那當然,我們以前是在一個院子里的,我不認識佩嫻姐認識你啊?”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好像陳天明問得非常傻瓜似的。
  孔佩嫻是跟楊桂月同一個院子里的?難道又是什么太子黨的類型?對啊,剛才那兩個保鏢就非常強悍,孔佩嫻家里一定是非常厲害。陳天明暗道。“楊桂月,孔老師家里是干什么的?”
  “我干嘛要告訴你啊?我們姐妹說括,你呆在一邊涼快去。”
  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好像陳天明是她的那位似的。
  陳天明見楊桂月不肯說,他只好算了。m的,你楊桂月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把自己惹急了,把你先奸后殺,再奸再殺。不過,陳天明雖然對孔佩嫻的身份奇怪,但他對孔佩嫻不威冒,也不想查她的事情。
  “陳天明,我警告你,你這個流氓要泡誰我不管,不過你不能泡佩嫻姐,你不能害她。”楊桂月突然轉過頭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家里的情況楊桂月是知道的,連她也不知道陳天明到底有多少女人。剛才她聽到孔佩嫻悄悄地問陳天明的情況,就知道陳天明與孔佩姻之間有不得不說的秘密了。于是,她嚴重再嚴重地警告陳天明。
  “我靠,胸女,有你這樣說括的嗎?”陳天明也生氣了,自己泡誰不好,干嘛泡一個像你這樣兇的孔佩嫻呢?難道自己。吃飽沒事干嗎?再說了,以自己英俊瀟灑風度翩翩風流倜儻的帥樣,能害得了哪個美女啊?自己疼都來不及呢?當然了,是在床上好好地疼。
  孔佩嫻的小臉也一紅,嬌嗔地說道:“小月,你怎么這樣說話啊?”
  苗茵聽了心里也著急,這個叫楊桂月的女孩怎么這楊,擺明孔佩嫻對天明有意思,如果天明跟孔佩嫻在一起,天明一定可以大有作為。苗茵現在可是偉大得為了陳天明的前途,犧牲自己的幸輻。
  “佩嫻姐,你不知啊,陳天明他……”楊桂月想把陳天明家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的事情說出來。
  陳天明一聽,暗叫不好,他急忙叫道:“楊桂月,你不要亂說好不好?你懂得尊重人嗎?我哪是追孔老師?”m的,如果讓楊桂月這個瘋婆子把自己家里的女人說出來,那苗茵一定不會告訴自己她的事情了。唉,這個楊桂月,早知道不讓她來了,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陳天明恨不得現在就把楊桂月給踹出去。
  苗茵也急忙說道:“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說了,天明,你跟我介紹一手機書站apgb下這個女士!”苗茵也怕楊桂月在搗局,她急忙錯開大家的話題。身為女人,她感覺到楊桂月對陳天明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感覺楊桂月對陳天明很兇,但她又給陳天明打電話說過來吃飯,這關系有點奇怪。難道這個楊桂月也喜歡陳天明,她故意破壞陳天明與孔佩嫻的好事?想到這里,苗茵的心里更是著急。
  “噢,這是m市的警察楊桂月,這是我的大學同學苗茵。苗茵,這個楊桂月平時在男人堆里野蠻慣了,你不要管她的話就行了。”陳天明先給苗茵打預防針。
  “陳天明,”楊桂月氣得秀眉揚起。
  “小月,你不要吵了,大家是來吃飯的,不是來吵架。”孔佩嫻急忙勸著楊桂月,她也知道楊桂月的脾氣,這個陳天明真是的,到哪里都會惹人。聽孔佩嫻這樣說,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轉過身去不說話了。
  這時,苗茵拿起手機,好像要打電括似的走出房間。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是苗茵打過來的。天啊,苗茵有事找自己,于是,陳天明也拿起手機走出房間。
  “苗茵,你找我嗎?”陳天明把房門關了后,便對不遠的苗茵說道。
  “是的,天明,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說。”苗茵點點頭向陳天明招了一下手。
  (苗茵要干嘛呢?大家猜猜。是要明說,還是暗示呢?期待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