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954

果然是那個賤人史統有眼光,他說英語系里最多美女,剛才陳天明只是站著一會,他就看到不少穿著花花綠綠裙子的美女,還有一些美女穿著緊身健美衣,把凸凹有致的身材勾勒得火爆。
  天啊,在這英語系讀書可是爽到家了,陳天明站了這么一會,發現里面出來的基本是女生,算是僧少粥多。估計在英語系里的男學生,如果長得帥一點,可以泡上幾個漂亮的女孩玩玩。
  站在旁邊的陳天明也引起了那些英語系女孩的注意,雖然陳天明很是隨意的站在那里,但他那英俊的外表,還有成熟男人的氣質,讓他像星輝一般耀人引人入勝。
  “嘩、那個帥哥是籌誰的?”
  “不會是我的追求者?”
  “哇,我們去問那個帥哥叫什么名宇、讓他請我們去吃飯!
  “這些女孩你一句我一句地說了起來,就好像百鳥在歌唱般清脆悅人。
  陳天明故意轉過臉不理這些女孩,他知道這些女孩不是喜歡他,而是發現有一個男的在,故意說笑而已。
  不一會兒,陳天明就看到莊菲菲拿著書跟一個長相蠻漂亮的女孩走出來,他急忙跑上去,擋在莊菲菲的面前。
  “天明,是你?”莊菲菲表面者似有點吃驚。
  “菲菲,他是誰啊?”莊菲菲旁邊的女孩正是跟她同宿舍的女孩,她小聲地對莊菲菲說道:“菲菲,這個男的是誰?他長得好帥啊?是不是昨天晚上弄疼你的那個男人?”
  聽到女孩說話,莊菲菲的臉馬上紅了,她輕跺了一下腳,給了女孩一個衛生眼,“樊煙,你再咬舌頭,我對你不客氣了。”
  “嘻嘻,你好,我叫樊煙,是菲菲的宿友同學兼好朋友,請問帥哥叫什么名字?找我們的菲菲哨什么事?”樊煙好像有意為難陳天明,不讓陳天明見莊菲菲似的。“還有,你已經摘了我們系的系花你怎么也要請我吃頓好的?”
  莊菲菲見樊煙這樣,不由著急地說道:“樊煙,你怎么這樣?你走開,不要擋著我。”好不容易才讓陳天明來找自己,莊菲菲不想被樊煙給把陳天明趕跑了。
  陳天明面對著這個開朗的女孩,微微一笑,說道:“我叫陳天明我有點事找莊菲菲,另外,剛才你言重了,我沒有摘什么花,我只是認識莊菲菲而巳我們之間連一般朋友都不算。”
  “連,連一般朋友都不算?”樊煙奇怪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從好朋友莊菲菲的眼神可以看出,莊菲菲對這個男的非常有好感,但這個男的卻說這樣的括。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這個男的想吃了就不要?
  “樊煙,你先回宿舍,我一會再回去。”莊菲菲急忙椎了一下樊煙,如果再讓樊煙亂攪事情就會越糟糕。
  樊煙著了看莊菲菲,再看看陳天明,她吐吐舌頭就自己跑了。
  莊菲菲見樊煙走了,她便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不是說有事找我嗎?走,我們到那邊小湖邊去。”莊菲菲指了指那邊的小湖,那是學校做出來的人工湖,旁邊還有一些石椅石凳,很多學生在空閑時間跑到那里閑坐。
  “好,”陳天明點點頭,這里人來人往說話也不是很方便。
  陳天明與莊菲菲走到了人工湖,莊菲菲便指著旁邊的石椅說道:“我們坐在那里!那里聊天舒服一點。”
  天啊,自己過來是要找她算帳的,怎么搞得好來是談戀愛呢?陳天明暗道。“莊菲菲,我警告你,你如果再玩什么花招,我對你不客氣。”陳天明故意生氣地說道。
  “天明、我哪有玩什么花招啊?你到底說什么?”莊菲菲冤枉似的說道。
  “你不知道我說什么?那好,我問你,你跟史統說你喜歡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問道。
  莊菲菲頓了頓說道:“是這樣的,我見史統哥哥老是纏著我,我只能告訴他我喜歡你了。”
  “你為了不讓史統纏著你,就壞我的名聲嗎?”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也不是壞你的名聲,我真的是喜歡你,我這個人是敢愛敢做,我喜歡的,我就大膽說。”莊菲菲說道。
  “你不要編故事了,我們昨天才算是真正認識,你怎么會喜歡我呢?”陳天明不以為然,“我知道你是見我打了你,你才故意這樣說,好讓史統恨我,好一個一石二鳥的毒招。”
  莊菲菲的眼睛有點紅了,她委屈地道:“才不是,我才不是那樣的人。我莊菲菲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我才不用自己的感情來報復。”
  “可我不喜歡你。”陳天明說道。
  “我有自己喜歡別人的權利。”莊菲菲說道。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喜歡我。你如果再搞事情出來,我對你不客氣。“陳天明嚴肅說道。
  莊菲菲越見陳天明這樣,她就越對陳天明好奇。如果是別的男人聽到自己喜歡他,估計他已經興奮得暈倒要送醫院急救了。但這個陳天明聽了,卻拒絕自己不讓自己喜歡他,這是怎么回事啊?如果不是聽史統說他有女朋友,自己還以為他不是男人呢?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不過我不在乎,我喜歡一個人是不在意名分,我可以當你的地下情人。”莊菲菲正色地說道。這個陳天明的身份讓自己好奇,昨晚她一回去就馬上讓莊家的情報部門打探陳天明的消息,但是只打探到陳天明是一個老師,其它情況就不知道了。
  不可能?陳天明不可能只是一個老師身份這么筒單,以他的武功,就不可能是一個普通人了。而且他不但認識太子黨的九哥,不怕得罪九哥,這說明陳天明有本事強過九哥、才不怕九哥。
  因此,莊菲菲覺得自己是要把陳天明抓在手里,好讓陳天明幫助莊家。莊菲菲也知道,九哥不會娶自己,他這些紈绔少爺只是玩自己給點好處自己而已。在九哥他們的眼里,錢不算什么,權力才是最重要。他們一般會采取政治聯婚,擴大自己的權力。所以,莊菲菲選擇了陳天明,
  特別是陳天明好像比九哥還強她更應該把賭注押在陳天明的身上。
  “你不要裝了,你怎么可能喜歡我呢?”陳天明搖搖頭。
  “自從你昨天晚上打,打了我后,我的心里就有你了。”莊菲菲說到這里,紅著臉低下頭。
  “我,我那個是。。整理于paoshuom。”是什么,陳天明說不出口了,自己沖動地打人家女孩的屁股,還樓得那么緊,打得那么大力那么久,自己真的是解釋不請楚啊!
  莊菲菲羞澀地說道:“反正我不管,我的那里已經被你打了,我,我如果不跟了你,我以后怎么見人啊?而且,你昨天晚上打得那么狠,人,人家那里還疼。”說完,莊菲菲又害羞地低下頭。其實昨天晚上她用了一些莊家獨創的金劍藥,屁股已經好很多了。
  陳天明訕訕說道:“我,我不是說了嗎?我那時不是生氣嘛,一生氣就沖動了一點。你不要擔心,昨天晚上那么黑,當時又沒有別的人,沒有人會著到的。而且這事情也只是你知我知別人不知,只.要.我.們.不.說.幽.堡.書.城.手.打,沒有人會知道。”陳天明現在好像是哄著小孩似的哄莊菲菲,唉,自己不干都干了,那要自己怎么辦啊?早知道莊菲菲這么難纏,自己就不打她的屁股了。
  “雖然別人不知道,但我過不了我自己這關。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打過我,更不要說打我的那里。你說,我女人寶貴的地方都被你打了摸了,你叫我如何再嫁給別人啊?”說著說著,莊菲菲的眼睛紅了,好像要流眼淚。
  女人寶貴的地方?啊,我還以為女人寶貴的地方是酥峰和神秘地帶,原來屁股也是啊?陳天明的頭大了,他不怕莊菲菲要跟他打架,但他怕莊菲菲流眼淚。
  “那,那是一個誤會啊!”陳天明無可奈何地說道。唉,女人,就是煩啊!早知道自己就不管閑事讓史統自己跳樓算了。說到史統,陳天明更是氣,自己以為他想不開了,可沒有想到他跟美女裸聊。m的,蕩淫的家伙,害得自己引火上身了。
  “天明,你不要擔心,我不是要你娶我,我只是喜歡你而已。反正我不會強迫你什么、但你也不能強迫我喜歡你的,是不是?”莊菲菲問陳天明。
  “那是,噢,不,我的意思是說你沒有必要這樣嘛,比我帥有本事的男人太多了,我只是一個窮老師。”陳天明苦著臉說道。自己招誰惹誰啊,打了一下人家的屁股就讓人家纏上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女孩,唉,本來自己想到京城好好清凈一下不泡妞的,但沒有想到你不泡人,人家泡你啊!
  哼,你就裝!一個窮老師敢動九哥?連那個有錢的陳忠也認識你,莊菲菲在心里想著。“天明,你不要管我,你過你的生話,但我也喜歡我喜歡的人。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死纏著你,我只是經常常看一下我的史統哥哥而已。”莊菲菲小聲說道。
  我靠,陰謀,絕對是陰謀!先是認史統做哥哥,再以這個借口經常到宿舍騷擾我。不要說莊菲菲了,就是史統也一定會氣得要命,估計他明天要到街上買砍刀,趁著晚上自己睡著的時候把自己給砍了。
  不過,自己長得帥,到哪里都有人喜歡,就算是莊菲菲這個陰險的女人也一樣。陳天明自我陶醉了一番。
  小夜說的,明天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