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950

“少爺,少爺,”史統的兩個保鏢見史統被莊菲菲打得飛了出去摔在地上,他們急忙跑到史統的身邊大聲的叫道。
  “我,我。。。”史統頭一垂眼睛一閉身體軟了下去,他的這樣子就好像已經死了似的。
  “少爺,你不能死啊!”兩個保鏢害怕地叫道。如果在他們的保護下,史統出了什么事情,他們也逃不了責任。
  陳天明聽兩個保鏢這樣說,他也慌了,急忙跑過來抓著史統的手,小心探著史統有沒有事。
  其中一個保鏢狠狠地站起來瞪著莊菲菲,“莊小姐,我知道我們少爺有時煩到你,但你至于這樣對他嗎?”他剛才是亂了沒有查看史統的傷勢,現在他知道沒有事,也放下心來。
  莊菲菲氣憤的說道:“你們的少爺是有時煩我嗎?天天跑來煩我已經影響到我的學習和生活,我曾經警告過他,讓他不要來騷擾我,要不然我會對他不客氣。另外,你們不用擔心,他死不了的,我只是打暈他而已。”
  “我們的老爺會找你的父親的。”保鏢大聲的說道。由于他是下人,不能對莊菲菲如何,且莊菲菲的武功比他們高,他們也奈何不了她。
  “好啊,你們回去告訴史老爺子,”莊菲菲冷笑著,“我倒要看看史老爺子聽到他兒子整天纏著我會怎樣說?”
  那保鏢無言了,是啊,這事本來就是自己少爺的不對,如果告訴史老爺子,肯定罵史統一頓,而且還會處罰他們。唉,少爺錯在先,莊菲菲雖然打暈少爺,下手重了一點,但他們也是不敢對莊菲菲怎樣。
  陳天明也站了起來,他發現史統只是被打暈,最多是輕傷而已,他也放心下來,他對旁邊的保鏢說道:“你們先把你們少爺扶回去!”
  “好,那我們先走了。”兩個保鏢扶著史統回去了。
  陳天明轉身對莊菲菲說道:“你就是這菲菲?你剛才做的事情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莊菲菲本來以為陳天明也是史統的保鏢,現在聽陳天明說這樣的話,她不由皺起眉頭說道:“你是誰?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是史統的朋友,你這么做太過分了,你應該回去跟史統道歉。”陳天明冷冷地說道。m的,這個女人當自己是仙女,把史統玩得不見錢,還打史統。
  “陳天明,這事不關你事。”九哥見陳天明出頭,他怕莊菲菲不是對手,急忙站出來維護莊菲菲。
  “九哥,這事也不關你的事,我只是看不過眼,剛才這個女人害得我的朋友不見了三萬,而且不是第一次,不但如此,還把他打暈。”陳天明說道。
  九哥冷冷地說道:“陳天明,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這事我管定了,有我在,你別想動菲菲一根毫毛。”說完,九哥站在莊菲菲前面,看他的樣子準備想跟陳天明動手。
  莊菲菲對面前的陳天明產生了好奇,她不知道陳天明是什么人,但能讓狂妄的九哥說這樣的話,陳天明一定是不比太子黨差的人。
  葉大偉看到陳天明與九哥要打起來,他急忙跑過來說道:“天明,九哥,大家有話慢慢說,不要動手。”
  “陳忠,這是你別管,我就是看不慣他那付什么都是他厲害的表情。”九哥想著前天晚上他們幾人被陳天明灌醉,而且還鬧了笑話,他就想生氣。
  “陳董,我今天無論如何也要讓這個莊菲菲小姐回去跟史統道歉,做人不能太過分。”陳天明說道。
  葉大偉見九哥與陳天明都這樣說了,他便閃過一身,故意訕訕地看看他們不知道如何是好。
  陳天明往九哥的身邊走過去,但走近九哥的身邊時,他感覺到九哥身上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流,阻止他繼續前面。
  咦,怪不得九哥這么囂張,原來他是一個高手。陳天明從那強大的氣流感覺到九哥的武功很高,可能在那些金牌殺手之上。
  不過,這樣的武功陳天明還是看不上眼,他不是想得罪九哥,但像莊菲菲那樣玩史統還打史統的事情,讓他看不順眼。他要讓莊菲菲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以為自己莊家厲害就能欺負人。
  于是,陳天明也運功發出,一股無聲無息的真氣沖向九哥的真氣。
  九哥感覺到陳天明內力的強大,他咬咬牙使出全力阻擋陳天明的前進。
  “啪”,九哥被陳天明的內力擊得往右避開三步。
  這時,那個叫崔建學的年輕人一步飛躍,飛到陳天明的面前說道:“你要干什么?你再過來可不怪我不客氣。”
  “建學,他就是上次派人跟你們比武讓你們小高輸了的陳天明,”九哥想不到陳天明的武功如此高強。但他也知道,由于紀律的問題,他是不能在眾人面前說出陳天明是虎堂的身份,因為孟義超和莊菲菲是六大家族的人,但他們畢竟不是官方的人。且這里又是公眾場合,隨便公開陳天明虎堂的身份,是要受紀律處分。
  “噢,原來是他,”崔建學點點頭,他把手一抬,向著陳天明把手掌打開,手掌里有他的證件。不過崔建學怕別人看到,他只是在陳天明的面前亮了一下便收起來了。
  全文字版閱讀,更新,更快,盡在,電腦站:paoshuom手機站:àppaoshuom支持文學,支持!不過陳天明還是看到了,崔建學是龍組的人,好像是巡使之類,身份蠻高的。聽許柏以前向他介紹,龍組里的巡使是負責檢查各省龍組人員的,有權調用各地的龍組人員,就相當于龍組里的紀律人員。
  “你知道我是誰了嗎?”崔建學問道。想崔建學這樣的證件,一般人是不知道的,他們還不知道龍組和虎堂是什么組織。他們的身份只是在政府部門或者執法機構等部門才知道。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不知道這個崔建學告訴自己他是龍組的人是什么意思,難道他是怕自己仗著虎堂的人欺負他們嗎?呵呵,他也太抬舉自己了。像九哥那些人不怕龍組虎堂的,龍組在他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不過,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現在是干自己的私事,我也不知道你現在是干私事或者辦公事?”
  “我。。。。”崔建學被陳天明這一問,說不出話來。是啊,這是私事跟公事無關,自己怎么一聽陳天明是虎堂的人,就拿出證件出來呢?這樣只會是讓人家笑話。
  陳天明說道:“好了,請你走開,我要跟這個莊菲菲說話。”
  “如果我不呢?”崔建學問道。
  “那我只有得罪了,”陳天明笑道。怪不得這個莊菲菲現在這么牛,原來有人在為她撐腰。莊菲菲越是這樣,陳天明越是要讓她知道不能亂來。跟石頭相處了這么久,陳天明已經當史統是朋友了。陳天明向前走去。
  崔建學也聽到上次龍組與虎堂比武的事情,他為那個沒用的小高而生氣。今天有機會可以與陳天明比試,這正合他意。
  現在的莊菲菲也是非常吃驚,她想不到史統的那個叫陳天明的朋友這么厲害,一出手就打退九哥,而且看九哥的樣子,好像也是情理之中。這個陳天明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不怕太子黨的九哥嗎?
  且這個叫崔建學的人,好像是什么組織的人,他向陳天明亮了身份,陳天明也不怕他,兩人要打起來。天啊,今天是怎么了?這里的人,除了自己與孟義超,好像都是跺一跺腳地都要搖上三搖的人。
  而孟義超也看糊涂了,他不知道陳天明時什么身份,敢跟九哥叫板。
  “讓開,”陳天明揮了揮手,他向崔建學的左腰擊去。為了不讓龍組的人知道自己的實力,陳天明故意只用五成功力。
  崔建學見陳天明向自己攻擊,他急忙把身一轉,躲開陳天明的這一掌。同時,崔建學一個沖拳,對著陳天明的胸膛打去,另外,他的另一手以掌化刀,砍向陳天明的脖子。
  “哼”,陳天明冷笑一聲。反正自己已經得罪九哥,也不乎得罪別的人。從那天跟他們喝酒的情景看來,他們都對自己有敵意。而且,剛才莊菲菲打人他們不管,自己要找莊菲菲理論他們就管,這一切擺明是袒護。
  想到這里,陳天明一個推掌,化解崔建學的這兩招攻擊,然后再旋轉后推掌,直接把崔建學給推開。
  陳天明推開崔建學,便走到莊菲菲的身邊,笑著說道:“你打了史統,你可以向他道歉嗎?”如果莊菲菲只打史統一巴掌就算了,他還把史統打暈打成輕傷。
  “我的事不用你管,”莊菲菲生氣的看著陳天明。在六大家族年輕的一輩里面。莊菲菲的武功算是出類拔萃的,她就不相信陳天明的武功這么高。
  看著莊菲菲快如閃電的一拳,陳天明皺著眉頭微微向前一步,輕而易舉的抓住莊菲菲的手腕,然后在莊菲菲身上點了幾下。
  “你,你要干什么?”莊菲菲吃驚的看著陳天明說道。她感覺自己的真氣運行得有點不暢。
  “沒什么,我只是想你向史統道個歉,我知道他追求你不對,但你也報復了,你害得他去了兩次貴賓房,而且你如果直接拒絕他,不玩他給他打電話的話,估計這些天他是不會老纏著你的。”陳天明說道。
  崔建學和九哥的保鏢全圍過來,他們盯著陳天明,好像要把陳天明給吃了似的。
  陳天明掃了他們一眼冷冷地說道:“你們是不是不講理?我覺得這已經很不錯的了,要不,你們讓我一巴掌把你們打暈,然后說一聲對不起就算了,你們覺得這樣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