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949

孟義超見莊菲菲進來,便為九哥他們介紹莊菲菲。九哥一聽莊菲菲是莊家的大小姐,還是清華大學大三的學生,他的眼睛就亮了。六大家族的人他見了不少,但像莊菲菲這樣漂亮的女孩卻是少見。
  “你叫菲菲嗎?大家都叫我九哥,你也可以這樣叫我,這是我的名片,你以后有什么事盡管可以找我。”九哥拿出自己的名片遞給莊菲菲,反正現在莊菲菲跟孟義超只是一般的朋友關系,自己是可以先下手為強的。
  莊菲菲笑盈盈地接過九哥的名片,“九哥,小妹在這里先謝謝你了,這可是你說的,我有什么麻煩就找你。”莊菲菲只是聽到孟義超說這次吃飯的有太子黨的人,卻沒有想到連九哥這樣在太子黨里高層的人也在。
  有九哥罩著,可以說在z國很多事情都可以解決,公安部長的兒子,這官可不小了。而且最厲害的還是九哥的爺爺,他爺爺屬于開國元老那一代的人,雖然已經過世,但在z國還是有不少人賣他們家的面子。
  “呵呵,菲菲,你能叫我九哥,我就當你是小妹了,在z國,不管是在生意上,還是黑白兩道上,只要你說出來,我基本上是可以幫的。”九哥拍著胸膛自信的說道。
  莊菲菲心里真是高興,如果今天晚上回去給父親打電話告訴現在的情況,他一定是高興死了。九哥旁邊的那個叫崔建學的好像是華清大學的學生,他的身份好像有點特殊,經常有人來找他,學校也沒有人敢惹他。
  另外那個叫陳忠的人,是這里長得最帥的,雖然不是當官,但好像生意做得很大,跟九哥關系不錯,要不是不會得到九哥的尊重。
  莊菲菲知道,越是有本事的人,越難服人,只有對方是比他還厲害,他才會有這樣的表情。于是,莊菲菲對那個陳忠不得另眼相看。
  而還有兩個太子黨的人,一個的父親是某省的省委書記,一個父親是組織部的副部長,這些人的父親,在z國說兩句話,都會牽動不少人。因此,善于看人交際的莊菲菲馬上就跟這些人套起近乎來。
  在旁邊的孟義超可是傻了眼,他本來叫莊菲菲過來,是想讓她看一下自己多厲害,能讓太子黨的人過來吃飯,而且一請就是幾個。從而讓著菲菲對自己另眼相看,喜歡上自己。但沒有想到,本來主角是他,現在卻變成了莊菲菲。
  不過,孟義超也不是傻人,他哪會把這樣的情緒表現在臉上呢?他也馬上熱情起來,好像自己是男主人,莊菲菲是女主人,跟大家邊喝酒邊聊天。
  葉大偉看著莊菲菲暗暗驚訝,他以前以為莊菲菲只是女流之輩,但沒有想到她一發現可以利用的資源,馬上為自己莊家搭橋鋪路,這樣的女人一看就是女強人,可惜她是女的,當不了莊家的家主。
  史統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點了,這菜上來也快兩小時,也不知道涼了多久,他想著莊菲菲過來后,再叫服務員去熱一下,但沒有想到過了兩個小時莊菲菲還沒有來,打她的手機還是關機。
  拿著手機的史統給陳天明打了電話,“天明,你現在哪?有空嗎?有的話就來輝煌酒店88,我請你喝酒。”史統垂頭喪氣的說道。這菜已經上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退,上次自己都對不起人家輝煌酒店,所以史統想叫陳天明與自己的兩個手下一起上來,大家吃一頓好的。
  “是不是真的?我就在輝煌酒店附近。”其實陳天明在輝煌酒店里面,剛陪玩楊桂月正想回學校。
  “真的,你快過來。”史統說完便傷心的掛了電話。
  沒有過多久,史統的兩手下和陳天明陸續來了。陳天明看到史統桌上的菜原封未動,知道是怎么回事。“史統,我知道我這話你不喜歡聽,但我還是要說,人家在玩你,你要理智一些。”陳天明說道。長痛不如短痛。陳天明覺得應該在這時候讓史統醒悟。
  那兩個保鏢微微點頭,但他們是下人,不好意思附和陳天明的話。
  “天明,你誤會了,菲菲剛好有事,她剛好有事,她剛才給我打電話了,所以我叫你們上來大家一起吃。”史統苦著臉笑道,他覺得自己笑得非常難看。
  “來,我們來喝酒。”陳天明見史統都這樣說了,自己還能說什么?算了,還是讓他借酒消愁!
  于是,陳天明他們你一杯我一杯,大家邊吃邊喝了起來。
  莊菲菲今天喝得特別高興,雖然她跟這些男人敬了不少酒,但她的酒量很好,她跟本沒有喝醉。能獲得這些人的幫助,對莊家的發展非常重要,莊菲菲已經跟那個某省委書記的公子談了一下,遲點莊家的房地產會進軍某省,而那個組織部長的公子也說可以跟某人打個招呼,適當幫一下莊家。
  因此,莊菲菲覺得今天晚上真是值,她不由暗暗感激孟義超,如果不是孟義超,她就不會有這樣的機會跟這些人認識。這些人的眼界很高,一般人都約不到他們吃飯。
  其實莊菲菲不知道,大家幫助她的主要原因是她的美貌,太子黨里的男人,哪個不是花中老手?
  莊菲菲一高興,便忘了史統就在這酒店。不過她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這個時候史統見自己沒有來,應該回宿舍抱著被子痛哭了。想到這里,莊菲菲覺得解恨,誰讓這個史統自以為了不起,天天跑來系里煩自己。現在系里都知道有一個花癡在追自己,害得自己沒命,想要找一個厲害的男人都難。
  九哥也看了看時間,他見這么晚了,便對大家說道:“今晚就喝到這里,我們回去。”
  聽九哥這樣說,孟義超急忙叫來服務員把帳結了,這段時間他跟葉大偉做了幾筆生意,賺了不少錢,現在他腰包有錢,說話也大聲了很多。
  于是,他們相約一起下樓。出了輝煌酒店,九哥對莊菲菲說道:“菲菲,你住在學校嗎?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謝謝九哥,不要了,就讓義超送我就行了。”莊菲菲輕輕搖頭說道。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懂得見好就收,如果自己陷得太入,反而對以后的合作不好。她對付孟義超還是綽綽有余。
  整理于paoshuom“那你回學校嗎?”孟義超聽了心里大喜,他也看到九哥他們對莊菲菲有好感,他正怕莊菲菲見異思遷,現在莊菲菲這樣說,他就放下心來。孟義超不知道,莊菲菲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她是不會得罪哪一方的。
  莊菲菲想了想說道:“我本來是想到我家的別墅躲一下那個花癡,但現在都已經十一點多了,他應該不會在這里了。”
  “咦,菲菲,到底是怎么回事?”九哥奇怪的問道。
  于是,莊菲菲就把今晚騙史統的事情告訴了大家,以此抬高自己的知名度。而史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莊菲菲才不怕他,反正史統已經煩到她了。而且,莊菲菲也沒有說那個人是史統。
  “看來,菲菲長得太美,很多人追啊!”九哥贊嘆著。
  “九哥客氣了,只是那人老煩我,天天跑到系里騷擾我,我才想出這樣的辦法,希望他能知難而退。”莊菲菲笑著說道。
  “菲菲,想不到你這樣對我?!!!”突然,在莊菲菲他們身后響起了史統悲傷欲絕的聲音。在莊菲菲他們下來不久,史統他們也下來了。他們在后面剛好聽到剛才莊菲菲他們的對話,特別是史統,他看到莊菲菲跟孟義超一起吃飯,還騙自己點了三萬的酒菜在那里傻等。
  我錯了,我知道我自己真的錯了。史統在心里恨恨的說道。他現在兩眼通紅,兩手握拳,一付要拼命的樣子。
  “史統,你要冷靜。”陳天明知道史統想干什么,他急忙摟著史統的肩膀,不讓史統干傻事。人家擺明不喜歡你,你還為她打架,這不是丟人現眼嗎?
  莊菲菲也沒有想到史統會等到這個時候才會去,不過,她正想警告史統,見史統在這里正好挑明,“史統,我警告你,這就是你對我騷擾的報復。我說了,我不喜歡你,希望你不要纏著我,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為什么不喜歡我?”史統傻傻的問道。
  陳天明真想一掌拍死這個花癡,他知道史統丟人,但不知道他已經丟到家了。人家都不喜歡你,你還這樣纏著人家有用嗎?
  “因為你不是男人,”莊菲菲大聲說道。“你看看你,身為史家的大少爺,整天只會吃喝玩樂,你說你這樣的人,有人會喜歡嗎?”
  “哈哈哈!”九哥他們在旁邊大笑著。現在的史統就像一個小丑。
  “有啊,有不少女孩喜歡我的。”史統掙開陳天明的手,走到莊菲菲的面前說道:“菲菲,我喜歡你。”
  莊菲菲聽到史統這么惡心的表白,已經喝了一些酒的她聽到九哥他們在旁邊大笑,更是怒火上升,可以說,今天孟義超介紹的這些人,任何一個成為莊家的女婿,都會比孟莊聯婚的效果還要好,她怎么能讓史統在自己面前亂說話呢?
  “史統,我警告你了,你如果敢在我面前亂說話,我不會饒了你。”說完,莊菲菲一掌就向史統的臉上煽去,然后對著史統的胸膛又是一拳。
  “啪”的一聲,不會武功的史統哪是武功高強莊菲菲的對手,他被莊菲菲打得飛了出去。
  可伶的史統再一次受到了侮辱,手打這章時,心情有點煩躁,不喜歡莊菲菲這角色,希望史統經過這次的挫折能夠成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