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947

“嘩,龍城就是龍城,我每次來的感覺都不一樣啊。”楊桂月爬上龍城,感慨萬千的說道。雖然她小時候經常來龍城,但這么多年來,她對龍城這個地方還是非常懷念,它體現了古代z國人民的勤勞和智慧。
  “對啊,不到龍城非好漢,”陳天明也感嘆一下,他是第二次來龍城,上次陪小紅過來玩一下。“嘿嘿,胸女,你就算是到了龍城也不是好漢。”
  “陳天明,你說什么啊?”楊桂月紅著臉罵陳天明。她知道陳天明流氓,但不知道他這么流氓,敢這樣說自己。“咦,陳天明,你老是摸你的手腕干什么?”
  楊桂月不說還好,一說陳天明就生氣了。“楊桂月,你還好意思說,你要打我就打我你干嘛咬我啊?”
  “誰叫你抓住我的手,我不要咬你咬誰?”楊桂月得意地笑著說道。剛才她終于占了上風,為自己被偷看報了仇。
  “對了,楊桂月,你小時候有沒有被貓或者狗什么動物咬過?”陳天明擔心地問道。
  “你去死,你才被動物咬過。”楊桂月生氣的罵道。死人陳天明,竟然敢咒我?
  靠,我是被血黃蟻咬過,你怎么知道?陳天明心道。雖然聽楊桂月的意思好像沒有被動物咬過,但陳天明還是不放心。“你確定你沒有被動物咬過嗎?”
  “我確定,陳天明,你問這些干什么?”楊桂月奇怪了。
  “那我就放心了,你應該沒有狂犬病,我也不用去打狗針了。”陳天明拍拍自己的胸膛說道。
  “什么?陳天明,你竟然侮辱我?老娘跟你拼了。”楊桂月終于明白陳天明剛才說的是什么意思,她馬上沖上前對著陳天明就是一拳,那小拳竟然帶著勁風,楊桂月用上了不少內力。
  陳天明急忙往后一躍,生氣地罵道:“胸女,大家開開玩笑嘛,你至于用內力打我嗎?”說完,他往后面飛去。由于龍城非常長,陳天明他們在的這個地方沒有其他游客,所以他們也不顧忌用武功。
  “陳天明,有本事你別走,”楊桂月急忙施展武功向陳天明追去,這個陳天明老是欺負自己,上次喝酒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整他,可沒有想到幾個人也對付不了他。
  “呵呵,你有本事就別追。”陳天明邊笑邊往前飛。龍城建在高山峻嶺上,在這里像個鳥兒一樣飛翔感覺不錯。
  就在陳天明他們往前飛時,前面突然躍出兩個穿綠色衣服的男人,他們的衣服跟下面的草木差不多,如果他們跳下去的話,是很難找到他們。
  “楊桂月,你不是喜歡打架嗎?我給你一個機會。”陳天明突然站住腳,轉身對后面飛過來的楊桂月說道。
  楊桂月也看到前面出現的兩個男人,看他們的面色不善,臉色上沒有什么表情,他們只是像條毒蛇似的瞪著陳天明,看不到他們非常生氣。他們要殺陳天明?楊桂月心里一驚。
  “你走開,我們要殺的是他。”其中一個綠色男人指著陳天明對楊桂月說道。
  “聽到沒有,你回去,他們要殺我,而不是你,”陳天明無所謂地對楊桂月說道。楊桂月不知道情況,她在這里反而是礙手礙腳。看來這兩個男人是為那兩億而來的雇傭殺手。
  “我干嘛要走,我是警察,”楊桂月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不會走,她擔心陳天明的安全,雖然陳天明的武功很高,他又經常那個欺負自己,自己恨不得一掌拍死他,但在關鍵的時刻,楊桂月還是顧全大局的。
  陳天明高興地點點頭:“對啊,我差點忘了,你是警察。你上,把他們兩人抓起來,我到時給你送錦旗。”陳天明邊說邊警惕的看著周圍,他怕另有殺手潛伏在旁邊。
  b男人冷冷的嘲笑,“嘿嘿,警察又怎么樣?我們兄弟殺的警察也不少,算了,就當殺一送一,把你這個警察也殺掉。”說完,這兩個殺手馬上分別對著陳天明與楊桂月,他們想一對一。
  “呵呵,想殺我的人特別多,不過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本事。來,我們還要玩呢!”陳天明不耐煩的說道。
  兩個殺手沒有多說話,他們身形一變,馬上就向陳天明與楊桂月撲過來。
  高手一交手就知道有沒有,陳天明跟于自己交手的殺手拼了兩招,就知道這兩個殺手有驕傲的能耐。而楊桂月被殺手打的節節后退,她不是殺手的對手。
  這兩個殺手的水平比花蝴蝶的金牌殺手還要厲害一分,像他們這樣的殺手,在外面應該很混得開。但他們的命不好,遇上了陳天明。
  殺手向陳天明砍了一掌,強大的掌刃往陳天明攔腰砍過來。
  陳天明身形微微一飄,他就往右邊躲了過去。“胸女,你把對方搞定了沒有?我的對手很猛啊,我快支持不住了。”陳天明故意叫道。
  跟陳天明交手的殺手郁悶了,大哥啊,你要玩我也不要這樣說啊,明明是你壓著我打,你卻說你快支持不住了。
  “陳天明,這人很厲害,我不是他的對手。”楊桂月著急的說道。面前的這人武功招式奇怪,招招都是狠招,稍有不慎就會被他所傷。現在楊桂月也知道面前的人都是很厲害的殺手了。“陳天明,要不,你快逃走!”在危急的時刻,楊桂月就想要護著陳天明了。
  陳天明一聽,心里無由地有一絲感動,看來楊桂月平時對自己很兇,但她本質并不壞的,還是對自己關心的。想到這里,陳天明笑道:“沒事的,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這個小人物我怎么會怕他呢?我正等著他們來呢!”說完,陳天明內力一發,他胸前馬上蕩起一股真氣。然后那真氣就向他面前的殺手罩去。
  “砰,”殺手本來想躲開陳天明的攻擊,但他感覺到陳天明的真氣好像一直在籠罩自己,自己跑到哪里都被他的真氣罩著。這讓他慌了,這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強的對手。自己跟他打就好像小孩跟大人打一樣。
  “兄弟,你快點把那個女警察殺掉過來幫我。”那殺手對自己的兄弟叫道。再這樣打下去,他是支持不住了。
  “好,”殺手馬上使出全身的招數,他雙手齊發,兩股又強又猛的真氣攻向楊桂月。而且他還馬上往楊桂月飛過去,雙手繼續上下的發出真氣,想趕快過去幫自己的老大。本來他以為陳天明的武功不強,他還聽到陳天明的呼叫支援。可沒有想到老大也像陳天明那樣呼叫自己,誰對誰非,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聽老大的準沒錯。
  被殺手這樣猛攻,楊桂月吃不消了。她只能咬緊牙,拼命地與殺手周旋。
  陳天明見不能再玩了,他馬上飛上前,使出全身內力向b殺手擊出了一掌。“啪,”b殺手被陳天明擊退三步,氣血翻滾。
  可陳天明哪能讓他再休息,b殺手剛退后三步的同時,陳天明又飛到他的身邊,又是一掌,“啪,”b殺手這次不是退而是飛了,他被陳天明打得飛出去。
  “不跟你玩了,”陳天明笑了笑,又是一掌,打中b殺手的后背,直接把b殺手給打暈過去再掉在地上。
  見自己的老大出事,殺手慌了,老大的武功比自己還強,如果老大都不是這個陳天明的對手,自己更不是,且旁邊還有一個功夫不錯的女警察。于是,他想逃了,但楊桂月見陳天明得手,哪會讓他逃了呢?她忙死死的纏著殺手。
  “胸女,你不要怕,我來幫你了,”陳天明馬上往殺手飛過去,他在空中就連發兩掌。
  殺手前后受襲,沒有辦法的他只好一手一個人的對付。可他哪能敵得住陳天明可怕的內力,只是兩招,他就被陳天明打傷,且制住了他。
  陳天明把兩個殺手拉過來,接著就廢了他們的武功。
  “陳天明,你怎么廢了他們的武功?”楊桂月驚訝地說道。
  “這兩個是殺手,武功高又兇殘我如果不廢了他們的武功,以后遭殃的還是我們。”陳天明笑著說道。
  “那我報警讓警察過來處理。”楊桂月邊說邊拿出自己的手機想打電話。
  陳天明見楊桂月要打電話,急忙制止,“楊桂月,你不要打,這些殺手不是警察所能處理的,再說警察來了,又要叫我們去公安局錄口供什么的,煩都煩死,這事情讓我來處理!”說完,陳天明向那邊揮了揮手。
  “你來處理?”楊桂月說道。
  在陳天明揮手過后,那邊馬上飛過來幾個年輕人,他們是安安保全公司派過來的。
  “你們把他們兩人押走。”陳天明對領頭的那個年輕人說道。
  “是,”年輕人向陳天明恭敬地點點頭,然后帶人架起那兩殺手,直接往城墻下面跳下去。他們又要去詐錢和誤導這兩殺手了。
  “陳天明,這樣不好?”楊桂月猶豫了一下。
  陳天明說道:“你也算是武林中人,也知道警察對付平民百姓還可以,但對付會武功的殺手,是無濟于事的。他們要殺我,還是由我的人來對付!”
  本來陳天明是不想要人跟著自己的,但由于出現了兩億殺自己的賞金,抓住那些殺手也是一個賺錢的辦法,所以,他現在叫了一些人在自己后面跟著自己。那些手下也喜歡跟著陳天明,因為每詐出一筆錢,陳天明都會給他們分一點,這可是賺錢的好買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