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946

“你回學校了嗎?”郭曉丹小聲地說道,可能她怕吵醒同宿舍的老師。
  “是,我回來了,”陳天明說道。
  “你現在哪?我要見你。”郭曉丹的情緒有點激動。
  陳天明看了看四周,說道:“我就在我們宿舍樓下不遠的休閑區。”
  “你在哪里等我,我馬上下去。”郭曉丹說完就掛了電話。
  沒有過多久,郭曉丹就跑了下來,陳天明看到郭曉丹的衣服還是正裝,知道她一直沒有睡覺等著自己。
  “你坐,不要站著。”陳天明指了指旁邊的石椅說道。雖然他用內力把酒逼出來,但體內還是有多少酒氣,頭還是有點暈。
  “你喝了很多酒嗎?”郭曉丹摸了一下鼻子小心地問陳天明。
  “是的,”陳天明點點頭,雖然他已經洗了澡,但還是有著酒味,估計是要把衣服換了才會好一點。今晚他們喝了一百多萬,這就是窮人與富人的區別。在哪個國家,都有著貧富很大的差距。
  郭曉丹盯著陳天明這個謎一樣的男人,開始大家聚會時,她還以為他是一個普通的老師,長相好看一點而已。但沒有想到,每次看到他,他就會讓自己感覺他是一個神秘的男人,越看越看不透。
  “陳天明,你為什么要派人跟蹤我?”郭曉丹生氣的說道。在陳天明的面前,自己只有骨氣,別的什么都沒有了。
  “郭曉丹,你那樣做又何必呢?你只會是害你自己。有些事情,自己選擇了可能就不會有回頭路走,你要想清楚。”陳天明頓了頓說道。坐在這里,夜晚徐徐的涼風吹著真是舒服,讓人感覺非常愜意。
  “我,我不要你管我,你憑什么管我,你有什么資格管我?”郭曉丹想著陳天明拒絕自己她就生氣了,我郭曉丹好歹是個美女,在你的眼里真的那么差嗎?我不要你什么,我只是陪你十次還債就行。
  陳天明回頭盯著郭曉丹,“我本來是不想管你,郭曉丹,你不要欺騙你自己。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今晚只是去夜總會賣身子,沒有后來的喊救命,我的人不會沖進去救你。你要知道,每個人命運是由自己把握的,我幫你一次并不能幫你第二次。你如果真的想去賣身,我不會攔你,但你最后害怕后悔了。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我,我。。。”郭曉丹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陳天明說得沒有錯,自己是后悔害怕了,如果現在再叫自己去賣身,自己絕對是不去的。她現在過來找陳天明,只是氣陳天明那種對自己不關心,但又管自己的態度。
  陳天明說道:“你回去好好睡一覺!我說過了,那錢是送給你的。如果你覺得一定要還給我,那你慢慢工作有錢再還給我!至于以后你干什么工作,你自己琢磨,我不會再派人跟著你。”
  “我,我真的這么差,不配陪你十次嗎?”郭曉丹勇敢看著陳天明,這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問題。
  “不是你差,”陳天明搖搖頭,“可以說,你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但我不會跟一個不喜歡我的女人上床,這是我的原則。你說,你喜歡我嗎?”
  郭曉丹猶豫一下搖搖頭說道:“不,我不喜歡你。”
  “那就是,我是一個風流的男人,但不是下流的男人。我對跟我關系的女人負責,但我不想跟一個不喜歡我的女人有關系。你明白了嗎?”陳天明問道。
  “我明白了,我會還你錢的。”郭曉丹咬咬牙說道。
  “隨便你,你回去睡覺,現在已經很晚了,”陳天明看了一眼郭曉丹那豐滿地酥峰,有點心動。今晚他被楊桂月那迷人的身材給逗火了,但想著自己不能乘虛而入,這對郭曉丹不公平。
  第二天,陳天明便去找楊桂月,今天自己要當她一天的司機,所謂三陪三男人。
  “你這么早起來啊?”陳天明看到開門的楊桂月穿戴一新,不由笑著說道。
  “陳天明,昨晚是不是你脫我的衣服?”楊桂月瞪著陳天明,她的眼里有一道火,好像要把陳天明燒成灰。昨晚她是模模糊糊的知道陳天明送自己回房間,但后來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今天一早醒來,她就發現自己的衣服被脫了只剩下內衣褲,還好她沒有感覺到那里有什么異樣,要不然她就當場把陳天明給殺了。于是,現在楊桂月發現陳天明過來,她當然是要嚴刑逼供。
  “這,這怎么可能?”陳天明拼命搖著頭,這種事情就算打死自己也不能認啊,要不然會出人命的。
  “那我的衣服是誰幫我脫的?”楊桂月捏著拳頭兇著臉,只要陳天明一說不對,她馬上沖上去拳打陳天明。
  陳天明靈機一動,急忙說道:“是我叫一個女服務員幫你脫的,我叫她來后我就走了。”
  “那你快點幫我報警,還有找那個女服務員出來。”楊桂月著急的說道。
  “為什么?楊桂月,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人家是女的,你也是女的,大家互相看一下都沒有事的,你報什么警啊?”陳天明白了楊桂月一眼說道。
  “不是啊,我的手機和錢包都不見了,我懷疑是那個女服務員偷的。”楊桂月憤怒地說道。
  “這怎么可能呢?你的手機和錢包是我從你的褲子里拿出來放在你的床頭柜里面,你看一下在不在那里?”陳天明脫口而出。這輝煌酒店是他的,楊桂月一說這里有問題,他當然是馬上反駁了。
  不要說服務員的素質問題,當時他是最后一個走,還把門鎖上了。這里每層樓都有監視系統,就算有只蒼蠅飛進去,保安也會看到的。這些保安是他玄門的弟子,哪會有問題呢?楊桂月說這話太侮辱人了,她侮辱誰不好,偏偏要侮辱自己的酒店。
  楊桂月握著拳頭就向陳天明撲過去,“陳天明,你還說不是你脫我的衣服,老娘我跟你拼你了。”
  “完了,露餡了。”陳天明醒悟過來,楊桂月哪是不見手機錢包,她是故意用話來詐自己的。沒有想到自己一急,就把真相給說了出來。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在房間里跑。還好他的輕功比楊桂月的好,楊桂月抓不到他。
  “陳天明,你有本事就不要跑。”楊桂月在陳天明后面罵道。陳天明像個鬼魅似的,明明看到自己快要抓到他了,但被他逃脫。追了這么久,自己連陳天明的衣角也沒有碰到,更不要說打到他了。
  “楊桂月,你有本事就不要打我。”陳天明也回敬了一句。m的,你要打我,我不跑就是傻瓜了。
  楊桂月停下來喘著氣,“陳天明,你這個死流氓,你居然敢對老娘我這樣?”
  “楊桂月,你先消消氣,當時你吐得全身都是臟臟的,我也沒有辦法啊,只好閉著眼睛幫你把衣服脫了。我告訴你,我就像夜獨醉那樣坐懷不亂,我什么也沒有看到,什么也沒有看做。”陳天明拍著胸膛大聲說道。“你不信,你可以到衛生間看看你的臟衣服。”
  “我看了,”楊桂月的臉色緩了一下,“你當時真的閉著眼睛什么也沒有看到?”
  “那當然,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陳天明拼命的點著頭,“不就是那樣的身材,誰喜歡看啊?”后面一句陳天明說得很小聲,但還是讓楊桂月給聽到了。
  “陳天明,你侮辱我,我要跟你拼了。”楊桂月又開始追著陳天明了。
  陳天明邊跑邊說道:“胸女,你就別追了,我承認,你的身材很好,非常吸引人,皮膚又好。”陳天明為了讓楊桂月息怒,只好實話實說了。唉,男人有時撒謊是不好的。
  “什么?你真的看了我的身體,陳天明,我要殺了你。”楊桂月更是發飆,拼命地追著陳天明。
  天啊,你要我怎么回答啊?陳天明現在真想從樓上跳下去了。
  “鈴鈴鈴,”門鈴響了。
  陳天明聽到門鈴響,急忙停住腳步說道:“楊桂月,你先別追,我看看誰來了。”
  楊桂月見有人來了,她也停下腳步不追了,“你開門看看是誰!”楊桂月以為是高玉毅他們來了。
  陳天明一開門就看到外面站著一個酒店的保安,陳天明認出來他是玄門的弟子。
  “你們好,我們接到你們樓下客戶的投訴電話,說你們早上的那個運動太大了,能不能動作小一點,不影響下面的住客。”保安見是自己的掌門,他又不好意思說了。但想著職責所在,掌門經常告訴他們在酒店里要以酒店為主,不能帶有私人感情。所以,他還是壯著膽子把人家的投訴說一下。
  陳天明后面的楊桂月一聽,小臉馬上紅了。樓下的住客以為她與陳天明在做什么男女早上運動,不過太響了,開始人家還以為是地震,后來才知道是上面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好了,我們知道了,我們會注意的,”陳天明對保安笑了笑關上門。
  門外的保安已經看到里面的楊桂月,特別是楊桂月臉紅紅的,他就知道掌門跟美女一定是在里面做很激烈又很浪漫的事情。天啊,掌門真是太帥了,換美女跟換衣服般快,而且個個都是極品美女。唉,掌門就是掌門,與眾不同啊!
  “陳天明,你在笑什么?”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我在小人家樓下的誤會,哈哈,笑死我了,他們還說我們在做運動呢!”陳天明捧腹大笑。
  “陳天明,老娘跟你拼了!”
  “啊,胸女,你干嘛要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