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944

“陳天明,你說的什么話?”楊桂月紅著臉罵道。她沒有想到今天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前跟自己說這樣的話,好像自己跟他xxoo了似的。
  “呵呵,我說的是z國話,楊桂月,來,我們喝杯交杯酒。”陳天明搖搖晃晃的往楊桂月走去。
  “陳天明,”楊桂月生氣的站起來瞪著陳天明說道,她想發瘋了,想一掌把陳天明拍死,就像拍家里的蚊子一樣。
  高于毅盯著陳天明與楊桂月,他心里一直在說,小月,快打陳天明,你最好一個絕戶撩陰腿,踢死陳天明那個流氓。高于毅知道,以楊桂月以前的脾氣,她一定不會放過調戲她的人,輕者重傷,重者割了**掛在城門示眾。
  “怎么了,你不敢跟我喝嗎?”陳天明故意輕蔑的斜眼看著楊桂月,這個楊桂月最經不得自己氣,一氣她,她可能會乖乖聽自己的話。
  “陳天明,老娘還怕你嗎?”楊桂月憤怒地叫道。他陳天明居然敢當著自己這么多小時候的朋友面前調侃自己,自己與他拼了。一會再讓大家敬他酒,醉死他。楊桂月本來還怕陳天明出事的,現在她被陳天明一氣,什么也不顧了,一心想著要陳天明出丑。“來。我們來喝!”
  看著楊桂月說這樣的話,高于毅真是后悔啊!楊桂月怎么這次變性了,早知道這樣自己一早就邀她一起喝交杯酒!喝交杯酒跟摟著跳舞一樣,那可是大占便宜的買賣!以前有一個色狼在街上看到楊桂月,只是說了一句‘美女你跟哥哥我去爽爽,’楊桂月就一個絕戶撩陰腿,踢得那個色狼的**三個月后才恢復某些功能。
  旁邊的人也被楊桂月的舉動給驚呆了,一向討厭男人占自己便宜的楊桂月,既然要跟陳天明喝交杯酒,而且是叫的非常大聲一點害羞也沒有的那種。
  陳天明笑淫淫的舉起杯,用手勾著楊桂月的手,接著說道:“來,我們喝。”
  “來就來,”現在的一個也有點心怯,因為陳天明的手碰著自己的手,而且不知道是陳天明無意,還是有意,他的手放得比較下,快下到自己的酥峰上了。只要他故意放一下手,估計是可以碰到自己的酥峰。
  于是,楊桂月打起十二分精神盯著,只要陳天明有什么不軌的行動,她馬上那個一腳把陳天明給踢飛出去。
  喝完一杯,陳天明故意有點醉,站不穩,身體一傾斜就往楊桂月的身體倒去。嘩,軟綿綿的酥峰蠻豐滿的嘛,叫胸女一點也沒有叫錯。
  “陳天明,”楊桂月紅著臉叫道。本來她想給陳天明一腳的,但到最后見陳天明好像醉了,她又下不了腳,只好急忙把陳天明給推起來,但便宜還是讓陳天明給占了,陳天明的手橫壓兩峰。
  “怎,怎么了?”陳天明故意站直身子不知所措的說道。自己醉了,壓到你的酥峰你只能是叫倒霉,嘿嘿!陳天明在心里暗笑。“是是不是要喝酒啊?”
  “是,我要跟你再喝!”楊桂月咬著牙生氣地說道。陳天明占了自己的便宜,自己怎么能在這么多人的面前大聲說陳天明用手壓了自己身體的某個地方呢?所以,她只有化悲痛為酒量,把陳天明給灌醉。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要跟我再喝酒是可以的,但我要再喝交杯酒。”反正占一次便宜是占,占兩次也是占,自己再跟胸女喝又如何呢?
  旁邊的服務員非常配合,只要有客人喝完一杯,她就馬上倒滿。這桌客人真是有錢啊,點了二十多瓶單價三萬多的紅酒,她正在算著自己有多少提成可以拿呢!輝煌酒店規定,客人點酒是有提成的,所以服務員會想法設法讓客人多喝酒。
  “你,你想得美。”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呵呵,你不敢就靠邊去,”陳天明嘲笑著楊桂月。
  楊桂月怒火上升的叫道:“喝就喝,來,”楊桂月邊說邊用手擋在自己的胸前,一手舉杯。她又不是傻子,當然是看到陳天明想占自己的便宜,于是她也想到了這招應付,只要陳天明靠近自己,自己的那手就可以把陳天明給推開。哼,陳天明,我一定要灌醉你。楊桂月暗道。
  陳天明笑了笑了說道:“楊桂月,我們這次喝的是第二種交杯。”
  “第二種交杯?”高于毅他們傻了,這交杯酒還有第二種的嗎?
  “是啊,第二種交杯就是男方用拿酒杯的手勾著女方的脖子喝,女方也是如此,”陳天明大聲喝道。自己越是鬧一下,那酒就越逼得干凈。
  “什么?”高于毅現在連要殺陳天明的心都有了,他知道陳天明淫蕩,但不知道他這么淫蕩,這樣的話,喝第二種交杯的男女胸腔就更容易靠近了。天啊,這種辦法自己以前怎么就沒有想到呢?這可是泡妞的經典啊!
  楊桂月生氣的說道:“陳天明,你是不是過分了一點?”
  “呵呵,你如果說你不敢就行了,你呆在一邊涼快,不要跟我喝。”陳天明打擊著楊桂月。m的,誰叫她楊桂月故意用高于毅來氣自己啊,自己不整一下她自己還叫陳天明嗎?干脆叫陳綠帽算了。
  被陳天明一取笑,楊桂月也火了。不就是這樣喝酒嗎?自己以前在外公那里都被陳天明喝醉摸過那里,自己還怕他嗎?像陳天明這樣的男人,自己越是怕他,他就越欺負自己。想到這里,楊桂月叫道:“喝就喝,誰怕誰,我們連喝三杯。”
  “小月,本書轉載apk”高于毅著急的叫道。
  “怎么了,高少,你想來嗎?不過不好意思,我不喜歡男的,你要跟男的喝交杯酒你找別人去。”陳天明笑道。
  “高于毅,這里沒有你的事,你愛到哪涼快就到哪涼快快去。”楊桂月沒好氣的罵著高于毅。
  高于毅聳拉著腦袋不敢出聲了。真是一物降一物,楊桂月在高于毅面前威風,但卻在陳天明面前威風不了。
  聞著楊桂月身上發出來的女人香,陳天明在心里暗想著,想不到楊桂月這樣彪悍的女人也打香水。當他勾著楊桂月的脖子把她拉進時,他就看到楊桂月清晰的臉。現在楊桂月的臉非常紅,不知道是喝酒還是生氣?
  陳天明的手在自己的脖子后面,楊桂月感覺脖子那里有點酸酸癢癢的,心里不由用上一種點點的異樣感覺。至于是什么,她現在也來不及想,因為陳天明把她越勾越近,兩人快要貼在一起。
  “陳天明,”楊桂月小聲地說道。她的手不知所措的搭在陳天明的肩膀上,如果自己再用手勾陳天明的脖子,那樣的動作就太親密了。這個流氓陳天明,只有他才想出這樣的交杯方法。
  “怎么了?楊桂月,你不會是不懂沒有試過?”陳天明的臉上露出嘲笑。
  “誰,誰說我不會,來,我們喝。”楊桂月還是用手擋著自己的胸前,接著勾著陳天明的脖子,跟陳天明又喝了一杯交杯酒。
  陳天明說道:“怎么樣,還敢喝嗎?”
  楊桂月見自己的手在中間在家沒有吃什么虧,得意的說道:“我怎么不敢啊?還有兩杯呢!”
  喝到第三杯時,陳天明故意在楊桂月的耳朵旁邊小聲的說著話:“楊桂月,你有必要把手放在我們的中間嗎?就你那飛機場,我怎么可能會占你的便宜呢?”說完,陳天明又在楊桂月的耳墜上吹一口熱氣。
  被陳天明這一吹,楊桂月只覺耳朵上一熱有點癢癢的,身體還微微抖了一下。她急忙把橫架在兩峰上的手去繞一下耳朵。
  就在這時,陳天明一拉,把手中的酒喝了下去。而楊桂月被他這一拉,整個人貼在了陳天明的身上,特別是那對高聳的酥峰,軟中帶有彈性,壓得陳天明的下面馬上有了反應。
  “陳天明,”楊桂月氣的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陳天明。
  “不要叫,我已經喝了,胸女,到你了。”陳天明笑著說道。哼,胸女,你想跟我玩,你還嫩了一點。陳天明心道。
  楊桂月急忙把杯里的酒喝了,然后從陳天明的懷里掙扎出來。
  高于毅看到陳天明這樣占楊桂月的便宜,他急忙在地上四處查找磚頭,他想一磚頭把陳天明給砸死。有這樣占小月的便宜嗎?自己都沒有占,陳天明怎么能這樣呢?想到這里,高于毅急忙拿著一杯酒對楊桂月說道:“小月,來,我們喝一杯。”
  “我們喝?”楊桂月皺了一下眉頭。這紅酒可不是小酒杯,她跟陳天明喝了四杯,都是猛地喝下去,她現在感覺有點那個了。
  “對啊,楊桂月,你這都看不出來嗎?高少是想跟你喝我們剛才那樣的交杯酒。”陳天明說道。
  被陳天明一言道破,高于毅本來是想笑著說就是這樣的,但他看到楊桂月臉都變黑了,他急忙改口說道:“哪會的,我們只是一般的喝。”我靠,他陳天明可以那樣喝,我怎么不行呢?同人不同命啊!高于毅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
  陳天明在旁邊勸酒,讓高于毅與楊桂月喝了三杯,高于毅還在旁邊傻傻加興奮的笑著。他在做著美夢,最好把楊桂月與陳天明都給灌醉了,到時自己就發達了。
  九哥在旁邊一看不是事了,那個高于毅簡直是豬腦袋,被陳天明說一下,他就看著楊桂月色咪咪的喝酒,他難道忘了現在是一致對外,不能打內戰嗎?于是,他急忙又重新召集人馬,現在是七人對陳天明一人地喝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