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943

九哥一聽陳天明說大家要把他灌醉,便笑道:“怎么了,你害怕了?今天我們這些從小一起玩大的朋友聚會,你算是外人,所以你要多喝一些。陳天明,如果你害怕了可以不喝的?沒有人強迫你。
  “我陳天明會害怕你們,來就來,誰怕誰啊?”陳天明邊說邊把旁邊服務員剛給他倒滿的紅酒又喝了。
  “好”,九哥也把自己的酒喝了,然后向旁邊的另外幾個男人使眼色。
  那三個男人心神領會地分別站起來,跟陳天明各對喝了一杯酒。高玉毅也站起來,硬跟陳天明喝了一杯。
  陳天明抹了一把嘴說道:“各位同志啊,我肚子餓,你們先喝,我吃點東西再說。”剛才連續對付兩批殺手,陳天明的肚子不餓才怪。而且看那個九哥一直盯著自己,估計他今晚是要用酒來對付自己哼,你們盡管放馬過來,我不喝你們一百幾十萬,我就不叫陳天明。陳天明暗道。
  想著自己會用內力逼酒,陳天明就不怕了,他已經想好,大不了芊個小時進衛生間一次,然后徹底運一個周天把酒給逼出來。
  過了一會,九哥見陳天明狼吞虎咽吃著菜,他心里不由冷笑,看來鄉下人就是鄉下人,當了虎堂總教練,開了一間保全公司,就自以為了不起。九哥想得有他們的道理,太子黨的人要么不做生意,要做就是大生意,守著金母雞下蛋的那種。以他們父親的人脈和關系,只要他們一句話,那錢就如潮水般滾滾而來。
  由于陳天明其它公司做得非常保密,所以別人查不出是他開的。就算是保全公司,如果不是國安或者一些特殊部門,都查不出陳天明是玄門的掌門和開了安安保全公司。因為陳天明是玄門掌門,沒有在武林上公布。且自從陳天明把智深干掉,帶著玄門弟子下山后,眾人就對玄門的動向不清楚了。
  現在,武林中的三大門派慢慢在大家的腦海里消失,魔門被滅,玄門失蹤,道門本來就是退隱。所以,武林中人沒有三大門派的壓制,慢慢地強大起來,就連加入他們門派的弟子也比平時多了很多。
  “陳天明,你不要吃了,”楊桂月看著陳天明還在拼命地吃著,人家卻在聊天喝酒,她覺得有點臉紅,陳天明這樣太失禮了,她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
  “我來這里不是吃飯的嗎?”陳天明奇怪地說道。一會將有一場龍爭虎斗的喝酒,自己不吃一點怎么行呢?
  九哥冷冷地看著陳天明,他不怕陳天明吃多一點,最好陳天明吃飽了,再跟他們喝酒,這樣陳天明就喝得更少了。而且他這邊有幾個人,他們本身就帶有醒酒藥,還怕不能把陳天明灌醉,讓他出洋相嗎?
  高玉毅見陳天明旁若無人地吃,他再也忍不住了,“陳天明,你來跟我喝酒。”
  陳天明拿起旁邊的高級紙巾輕輕擦了一下嘴,笑著說道:“好啊,來,我陳天明今天就要大戰你們,我就不信喝不過你們。”
  九哥一聽火就起了,他聽到陳天明這么囂張,不由叫道:“好啊,陳天明,我就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來,拿酒過來,我們接著喝,我倒要看看他一人怎么大戰我們?”
  這些**平時在外面就是比別人囂張,今天陳天明比他們囂張,他們哪受得了這樣的氣,而且他們本來是對陳天明有意見的。因為高玉毅跟他們說,陳天明搶了他的楊桂月,要大家幫他報仇。
  車輪戰就開始了,高玉毅、九哥還有另外三個男的一個接一個敬陳天明的酒。喝著喝著,韓項文也被陳天明的豪氣給嚇住,他也加入九哥他們,六個男人對陳天明,一杯一杯地喝,喝得他們熱火朝天。
  在進來時,陳天明已經把手機調了震動,當他感覺手機口袋里震動時,他就大聲叫道:“各位,中場休息啊,我要上衛生間去。”說完,他不管別人的抗議跑進衛生間。
  進了衛生間,陳天明接通電話批了郭曉丹一頓后,就運功把體內的酒給逼出來。這一逼再接著喝,又是十幾二十萬啊!剛才就是喝了半個小時,就把那幾瓶紅酒給喝得差不多了。
  從里面出來,九哥就對陳天明嘲諷著,“陳天明,你不會這么沒有用?才喝了半個小時就要上廁所。”
  “九哥,你是不是有用啊?你有用你讓我們一起敬你,你一個人挑六個人啊?”陳天明罵道。“我現在喝的酒是你的六倍,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大家無言了,陳天明說得對,人家是一個人對六個人,如果是他們,一早就給喝趴下去了。剛才六個人喝了六瓶酒,陳天明差不多喝了五瓶,理智還清醒得要命,這酒量放在z國,絕對可以進前貝名啊!
  “呵呵,天明,九哥也是跟你說說玩的,來,我們再來喝,剛才九哥又叫了六瓶。”韓項文忙出來打著圓場,大家都是他的朋友,他也不想大家吵架。
  “好,不過,剛才我在衛生間里想了一下,九哥又那么說,我現在決定,如果誰要敬我,就要兩個人來,要不然我不喝了。你們六個人,我才一個人,這算是什么事啊?整理于paoshuom”陳天明賭氣地說道。
  九哥聽陳天明這樣說,真想抽自己的嘴巴,大家和陳天明喝酒就算了,自己嘲諷陳天明干什么呢?這下好了,陳天明終于發現自己吃虧,要與兩個人一起喝才肯。這樣明明是損失了一半的戰斗力。
  “陳天明,你怎么能這樣啊?”高玉毅抗議了。六個人欺負一個人,且他們個個都能喝,不要多久就能把陳天明灌醉,可陳天明現在怎么能變卦呢?
  “高少,你說得輕巧,要不我們三個人敬你一個人。”陳天明笑著說道。這是他臨時改變的主意,只有這樣才能快點把酒喝完,另外再叫酒。而且自己一個人一杯杯地跟別人喝,他們會笑自己傻的。
  “好,我們兩人敬你一人。”韓項文點點頭說道。六個人欺負陳天明,他也覺得過分了一點。
  九哥聽韓項文都這樣說,他只能是答應了。
  又是一輪酒戰開始,現在陳天明以一喝二,情況有所改變,他越喝越猛,好像他喝下去的不是紅酒,是偉哥似的。其實九哥他們哪里知道,在喝酒的時候,陳天明已經把酒逼出一點了,現在他當這紅酒是白開水似的。
  “不行了,我又要去衛生間了。”陳天明捂著肚子又跑進衛生間。
  高玉毅看著陳天明跑進去,轉頭看著九哥說道:“九哥,這個陳天明真是能喝,一人對我們幾個人都干不倒他,而且他現在沒有什么醉意,如果不是我們看著他喝進去,還以為他沒有喝呢!”
  “是啊,我也奇怪,我們個個都是吃了醒酒藥,可我們都喝得頭暈腦脹,他陳天明比我們喝得多了很多,但他怎么還沒有醉啊?難道他吃了比我們更厲害的解酒藥?”九哥氣憤地說道。
  “不可能,我們吃的這種解酒藥是國內最好的了,”另一個男人說道。
  “你不給人家在國外買的啊?”另一個男人說道。酒場出英雄,這幾個人對陳天明的酒量不得不佩服。就算是陳天明喝了解酒藥,但他們六個人也喝了,一人對六人,喝得比他們還清醒,這叫什么事啊?
  不一會兒,陳天明故意醉得不輕搖搖晃晃出來了,“大家好,我們是不是回去了?”
  “我靠,我剛剛又點了十瓶紅酒,你怎么能走呢?”九哥看到陳天明現在有點醉了,他心里真高興,再這樣喝下去,不要多久,陳天明就會醉倒的。
  “好,我們來喝。”陳天明豪氣地大叫一聲,然后一手按著坐在椅子上的高玉毅的腦袋,一腳踩上他的大腿,向大家揮揮手。
  “陳天明,你踩到我的大腿了。”高玉毅覺得陳天明的皮鞋很臟,好像有一個月沒有擦過了。
  “呵呵,不,不好意思,我喝醉了。”陳天明晃著身子還是舍不得把自己的腳放下來。喝醉就是好,可以干一些自己本來不能干的事情,而且干了又有理由推搪。m的,早知道剛才在衛生間里把鞋底弄濕再踩高玉毅的大腿就好了。
  “哎呀!”高玉毅感覺到陳天明離開的時候,拔了自己一把頭發。
  陳天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大叫一聲:“同志們,我們來喝酒!”
  “好,喝酒。”九哥也興奮地說道。
  “陳天明,你,你還行不行啊?要不你不要喝了。”楊桂月擔心地看著陳天明,雖然自己討厭陳天明,但陳天明畢竟是外公叫來陪自己的,如果他出事自己怎么向外公交待啊?
  陳天明拿著酒杯晃著,“楊,桂,月,我是男人我怎么不行呢?還有,我行不行你是知道的啊!”陳天明的這話說得非常曖昧,特別是把旁邊的高玉毅給氣得不輕。“來,楊桂月,我們來喝一杯交杯酒。”
  陳天明故意走到楊桂月的身邊,他怎么就忘了楊桂月也是可以喝一點酒的,讓楊桂月負責一些酒。還有讓高玉毅敬一下楊桂月,這樣就可以轉移注意力,不要讓大家把自己當成怪物看。
  現在的高玉毅真想站起來一掌把陳天明給拍死了,他陳天明是故意發酒瘋想占楊桂月的便宜,還喝交杯酒呢!這種交杯酒是很容易占女人的便宜,只要男人把手肘放低一點,那就行了。想著,高玉毅偷偷看了一眼身邊楊桂月豐滿的酥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