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942

郭曉丹見胖老極向自己撲過來,情急的她忙屈膝往胖老極的下面用力撞去,這是郭曉丹以前在大學里學過的防狼術,可沒有想到今天用上場了。
  “哎喲!”胖老極捂著下面慘叫著。他開始還以為郭曉丹只是心里害怕裝裝樣子,不會太抗拒自己,但沒有想到她竟然用這招陰招來對付自己,撞得自己那容易受傷的寶貝痛得要命。
  “你,你不要過來,我會報警的。”郭曉丹警惕地看著胖老極。
  “你報啊,你媽的拿了我六萬五不給我上,我看你到警察那里怎么說?”胖老極邊說邊又往郭曉丹撲過去。現在這樣的情景,又有媽咪作證,胖老極才不管,他要先上了郭曉丹再說。
  郭曉丹見胖老極撲過來,且他用一只手擋著下盤,可能已經有防范下面的意識。她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再用剛才的那招,于是,她只好用手肘頂著胖老極的胸膛,不讓他壓下來。
  但是,弱小的郭曉丹哪是強壯力大如牛胖老極的對手,慢慢地,胖老極壓了下去,他快要親到郭曉丹了。
  “啪,”本來是被門著的包廂門被踢開了,從外面沖進一個年輕人,他看到里面的胖老極還穿著長褲,郭曉丹衣服的完整無缺,他才放下心來。他急忙沖上前,一手就把胖老極提起來,再往那邊的地極一扔。
  “轟,”胖老極不是一般的重,他摔下地上時就好像地震似的。
  “謝,謝謝你,”郭曉丹抬起頭感激地看著面前這個年輕人,這年輕人好像還比自己年輕,他在外面聽到自己喊救命沖進來救自己的嗎?
  年輕人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你不用謝我,是老極叫我跟著你的,他怕你到這里做傻事,沒有想到你真的來了。”
  “你老板?他是誰?”郭曉丹疑惑地看著年輕人。
  “陳天明”,年輕人說道。
  “是,是陳天明?”郭曉丹差點說不出話來了,陳天明竟然叫人跟著自己,他真是可惡。但郭曉丹想著如果今晚不是陳天明的人救了自己,自己可能就被剛才的胖老板欺負了。這里正如陳天明所說,很黑暗,不是她這種人來的地方。
  胖老板終于爬起來了,他生氣地對年輕人說道:“你媽的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知道你是誰?你只知道你現在擋了我的路。”話音未落,年輕人就一個絕戶撩陰腳,踢中了胖老板的寶貝,把他踢飛了出去。
  “媽呀,痛死我了,我的寶貝沒了。”胖老板捂著寶貝叫道,他感覺自己的寶貝好像不見了。
  “郭小姐,此地不是久留之地,你跟我走!”年輕人說完自己帶頭走出去,郭曉丹急忙跟著出去。
  他們一出去,前面就跑過來一群人,走在前面的正是媽咪。她指著年輕人對旁邊的打手說道:“就是他,剛才就是他打我,問那個小姐在哪里?你們給我上,把他的腳給我打斷了。”這媽咪是夜總會老板的一個相好,她在夜總會里說話還蠻管用。
  年輕人不好意思地對郭曉丹說道:“郭小姐,你在我后面站一會,如果你不想看血腥的場面,可以轉過身去,兩分鐘后我們就可以走了。”
  看著前面站著十個八個兇神惡煞拿著鐵管的打手,郭曉丹害怕了,她怕年輕人一個人打不過人家十個八個人,“你,你可以嗎?要不我現在報警?”
  “不用報警,報警對你不好。我可以對付他們的,老板叫我來看著你,如果讓你出事,我沒臉回去跟他交差。”年輕人說道。他是安安保全公司里的兄弟,以他現在的武功,一般會武功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何況是這些只有一些蠻力的打手呢?
  見年輕人這樣說,郭曉丹也不好說什么,她只有在心里暗暗祈禱年輕人沒有事。
  看著向自己沖過來的打手,年輕人只是冷冷笑一聲,他便沖進人群。只見年輕人用雙拳同時左右夾擊,打中剛沖上前兩個打手的耳朵,那兩打手只覺耳朵轟隆一聲,感覺兩眼發黑,快要倒到地上。
  接著年輕人用肘關節撞擊左邊打手的太陽穴,然后他的動作越來越快了。圍觀的人只見他一會用拳面擊打,一會用膝關節撞擊,一會用腳面踢擊,一會騰飛起來旋飛腳。果然不到一會兒的時間,那十個打手就被他打倒在地上,個個哎呀地慘叫不能從地上爬起來。
  年輕人冷冷地對那個媽咪說道:“我們老板說了,如果你們再敢欺負這位小姐,他就會要了你們的命。小姐,你先走,我在后面跟著你。”年輕人轉身對郭曉丹說道。
  郭曉丹剛才一直在看著年輕人,她想著如果年輕人不濟的時候,她可以沖上前用自己的高跟鞋敲那些打手的腦袋。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陳天明的這手下太厲害了,厲害得就像電視上拍打斗片的英雄一樣。不一會兒的功夫,他一個人赤手空拳就把十個拿鐵拳的打手給打趴下去了。
  聽到年輕人這樣說,郭曉丹急忙往前面走,這里太可怕了,自己不走期待何時。年輕人在后面緊緊地跟著郭曉丹,他怕再有什么人出來阻攔,如果郭曉丹真的出什么事,他真的是無法跟陳天明交差。
  就在這時,剛才被年輕人踢倒的一個打手慢慢地站起來,他右手拿著一根鐵管,他對著年輕人的后腦就重重地打了過去。
  全文字版閱讀,更新,更快,盡在,電腦站:paoshuom手機站:àppaoshuom支持文學,支持!年輕人可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后面有異響哪會落得了他的耳朵。就在打手的鐵管快打到他的后腦時,他猛地一轉,身子從地上飛了起來,然后對著打手就是一腳。
  “啪啪,”打手與那根鐵管同時掉地,年輕人馬上從空中飛下來,狠狠地踢了一腳打手的右手。
  “咔嚓,”打手的右手被年輕人給踩斷了。
  “嘩,空中飛人。”一些圍觀的人興奮地大叫著。這里有人打架,他們一早就跑到旁邊圍觀了。
  郭曉丹也回過頭來看到年輕人在空中飛下來的情景,她現在才知道自己剛才為年輕人的擔心是非常可笑。這年輕人好像比超人還厲害。
  “我們快走,可能警察很快就要來了。”年輕人催促著郭曉丹。
  他們出了夜總會,年輕人忙打開車門讓郭曉丹上車,他也趕快上車把車開走,往華消大學的方向飛快駛去。
  “這是陳天明的車嗎?”郭曉丹小聲地問道。
  “不,這是我的車。”年輕人笑著說道。
  “你的車?你是誰?”郭曉丹臉色一變,這年輕人剛才還說他是陳天明的手下,但又說這車是他的,這讓她不由害怕,怕自己剛逃虎口,又落狼手。
  年輕人說道:“郭小姐,你不要害怕,我的老板叫陳天明,我是他的手下,你不信你可以聽一下他的電話。”說完,年輕人拿出自己的手機拔了一個號碼,打通后,他簡單地說了一下剛才的事情,就把手機往后遞。
  郭曉丹拿過手機,說了一聲,“喂。”
  “郭老師,你是不是要氣我?”里面傳來了陳天明的聲音。
  聽到陳天明的聲音,郭曉丹剛才的擔心才慢慢消失。“我為什么要氣你,你是你,我是我。”
  “你怎么這么糊涂啊?如果不是我知道你這人的性格,叫人跟著你,你剛才已經被人家那,那個了。”陳天明生氣地罵道。
  “反正我要還錢給你,我只有這樣做。我的事情不要你管。”在陳天明面前,郭曉丹的嘴又硬了。
  “你如果敢再這樣做,我馬上把你的事情告訴你父母。”對這個固執的女人,陳天明只好用這招了。
  郭曉丹氣憤地說道:“你敢,陳天明,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告訴我父母,我死給你看。”現在郭曉丹用上女人的絕招了。
  “那你答應我不能再去夜總會做這種傻事。”陳天明說道。
  “好,我答應你。”郭曉丹想了想說道。她剛才也是怕了,本來自己想著要賣身賺錢的,但不知道為什么,到最后她才發現自己不能容忍別的男人對自己那樣。如果陳天明要對自己那樣,我能容忍嗎?想到這里,郭曉丹才發現自己又想到陳天明了,她小臉一紅。還好這是車里沒有別人看到。陳天明都看不起自己,自己怎么會想到他呢?
  “那好,我在外面有事,我回學校會去找你,你給我乖乖在學校里,不要再去做那種事情了,我救得了你一次,不可能救得了你第二次。”說完,陳天明掛了手機。
  “哼,”見陳天明掛了手機,郭曉丹生氣地拿著手機扔到車椅上。過了一會,她想著這是人家那個年輕人的手機,自己扔了不好,她才不好意思地把手機檢起來遞回給年輕人。
  年輕人拿到手機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自己的老大真是強悍,把人家美女氣得要砸手機。天啊,那可是自己的手機啊!自己招誰惹誰了啊!
  “你怎么開自己的車給陳天明打工?”郭曉丹奇怪地問年輕人。
  “這車是老板買給我們用的,平時我們開來工作,”年輕人說道。
  “陳天明沒有車嗎?”郭曉丹想了想,好像自己認識陳天明這么久,沒有見過他開車,上次回來時,他還跟自己坐出租車回學校。
  年輕人說道:“平時有事都是我們開車接老板,哪用得著老板開車啊?”
  郭曉丹對陳天明的身份越來越懷疑,他是什么人?為什么把5萬給自己,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好像是五毛錢似的。而且他有這么厲害的手下,聽這年輕人說我們,陳天明應該還有不少像這年輕人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