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938

哼,誰叫你經常叫我兇女欺負我啊?我如果不欺負你,我還叫楊桂月嗎?以前我在院子里可是叫小惡女的。楊桂月在心里得意的想著。
  “小月,今天晚上九哥他們請我吃飯,我叫他們過來這里吃,我們就在貴賓房吃飯,你跟他們也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高于毅對楊桂月和說道。在京城像輝煌酒店這樣的五星級酒店也有一些,不過高于毅見楊桂月想在這里吃,便定在這里吃飯。
  “是嗎?那好啊!”楊桂月故意說道。
  “呵呵,我現在就給他們打電話。”高于毅笑著說道。看來這次纏著楊桂月的決定是正確的,楊桂月對自己越來越好,就算以前沒有認識陳天明時,也沒有像這樣。
  楊桂月看著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今晚也過來吃,我們見這頓你請了,也請你吃一頓。”楊桂月想讓陳天明繼續過來臉色難看,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欺負陳天明,她怎么會放過呢?
  “我是沒有問題的,不知道高少高不高興?”陳天明問道。這酒店可是他的,他當然是想來吃了,到時自己吃多一點,為自己在酒店店創收。
  聽陳天明這樣說,高于毅哪會不讓陳天明來呢?人家楊桂月都先說了,如果自己拂了楊桂月的意思就不好了,可能剛剛才在楊桂月面前建立的良好形象就會泡影。而且今天來的都是自己以前的朋友,正好可以叫他們幫自己奚落陳天明,看看他有什么了不起,敢跟我搶楊桂月。
  想到這里,高于毅急忙大笑一陣,“陳天明,你太小看我了,我高于毅是那樣的人嗎?今天我們吃的可是十萬八萬一頓的飯,你盡管來,包你吃的過癮。”說完,高于毅又是一陣奸笑。
  看著高于毅的奸笑,陳天明哪會不知道高于毅想搞什么鬼呢!哼,想奚落我?隨便,只要你帶多一點錢來就行了。當窮人有什么不好,可以賺你們的錢。陳天明暗道。像高于毅他們這種含著金鑰匙出世的**,哪會知道窮人的辛苦。
  像以前的林國,為了母親治病的幾萬塊,求賭場老板大牛為其賣命;小紅因為沒有錢讀書差點就輟學;郭曉丹,為了三十萬而到夜總會出賣自己的清白。這一些,是高于毅這種有錢人無法體會到的。因此,陳天明決定從今天就開始,用匿名的方式給希望工程和慈善等機構總捐一千萬。
  “呵呵,高少,這可是你說的,我今晚會過來的。”陳天明笑道。mm的,你們有錢是嗎?那我今晚看能不能讓你們出一百萬。陳天明暗道。
  由于下午楊桂月要去拜訪他外公的一些戰友和下屬,所以陳天明也沒有跟著去,以楊桂月現在的武功,要對付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聽楊桂月說,她小時后就在京城里長大,這里比陳天明還熟。
  陳天明一聽,暗罵許勝利老狐貍。楊桂月比自己還熟京城,他憑什么叫自己對楊桂月三陪啊!而且楊桂月他們許家在京城也有房子,不過陳天明既然請客,她就不客氣了。看到楊桂月那奸笑得逞的樣子,陳天明氣就不打一處出了。他不是吝嗇,而是看不慣楊桂月那小人得志的樣子。
  于是,陳天明回學校了。他把自己的車借給楊桂月,自己打的回去。
  晚上七點的時候,陳天明從學校出來,晚飯約定的時間是七點半,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足夠到輝煌酒店。
  陳天明看了看街邊,一輛出租車也沒有看到。于是,他往外面的街頭走去。
  華清大學有四個校門,一個正門三個偏門,陳天明所在的宿舍離北偏門比較近,所以他一般都是從北偏門出入。但不知道為什么,這段時間到北偏門的出租車越來越少,有時等半個小時還不見一輛。
  于是,陳天明干脆往外面走,只要十分鐘左右,就可以走到那邊街,那邊比較熱鬧一點,出租車也多。
  踏著路燈濺射下來的燈光,陳天明慢慢的走著,反正今晚吃飯自己不是主角,只要自己在關鍵的時候出現吹吹風活躍一下氣氛就行了。
  突然,陳天明轉過身對后面說道:“你們出來,不要鬼鬼祟祟的跟著。是不是想殺我啊?是的話,那就快點動手,我一會出去那邊打車,你們就沒有辦法跟到我了。”這條街的行人本來就稀少,而且現在是晚上,正是殺人越貨的好時機。
  “唆”的一聲,從陳天明后面飛出兩個人,雖然這兩個人沒有蒙著面,但陳天明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易了容,因為他們臉上沒有什么表情的。
  “你們想干什么?”陳天明害怕的說道。
  “殺!”那兩個男人互相對看一眼后,小聲地說道。而且就在他們說話的同時,兩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手里已經抓著一把約五十厘米長的刀,從那刀鋒帶著藍光來看,已經碎了劇毒。
  唉,現在的人為什么老喜歡在刀上抹毒啊?他們不知道這是一件非常沒有道德的事嗎?陳天明邊想邊飛身躍過上空,避過這兩個殺手的襲擊。
  這兩個殺手一見自己的刀落空,馬上回身對著剛要落地的陳天明又是連劈三刀,那刀鋒帶著強烈的風刃,且呼呼作響,可見這兩人的武功不弱。
  不過,陳天明還是皺了一下眉頭。他從這兩人的武功來看,他們的武功沒有第二第三次那兩次的金牌殺手厲害。花蝴蝶殺手組織已經知道自己的武功底細,(paoshuom網,手機站ap.)不可能還派兩個更差的殺手過來送死。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兩人不花蝴蝶殺手組織的人,那他們到底是什么人呢?是誰要殺自己,這么有本事派不同的人來殺自己?想歸想,面對這兩把淬了毒的刀,還有似是瘋狂的殺手,陳天明一點也不含糊。
  之間陳天明雙掌化刀,一股內力馬上從他的手掌里發出,形成一股非常堅固的保護罩。當陳天明把手掌砍向兩殺手的刀時,那刀居然沒有辦法砍破陳天明手掌發出的真氣保護罩。
  其實不是陳天明的真氣保護罩厲害,而是陳天明的內力比這兩個殺手要強。如果這兩個殺手的內力跟陳天明差不了多少,陳天明是不敢用手掌跟人家的刀比。其中的原理就是一個大人跟一個拿著刀的五歲小孩打架一樣,現在兩殺手的實力太差,因此陳天明干脆快點把他們拿下,他還要去吃飯呢!那可是別人請啊!
  想到這里,陳天明的身形一乍,他不顧兩殺手那快刀如影的包圍圈,一個人沖了進去。頓時,只覺眼一花,陳天明的身形飄動,剛才那揮舞得像密不透風的刀圈突然停了下來,而兩個殺手的刀不知道為何已經在陳天明的手上。
  “呵呵,兩位殺手同志,你們已經輸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你殺了我們!”被陳天明制住的兩個殺手閉上眼睛說道。他們這輩子殺過的人用手指加腳趾也點不完,唉,都是他們太貪財,要不然也不會第一個出來接雇傭任務。有些精明的雇傭殺手就是先躲在后面看情形,畢竟這是兩億的賞金,如果不是任務太棘手,人家也不會出那么多錢。
  反而是這兩個殺手的武功不是很高,卻以為自己可以殺得了陳天明,當了一回出頭鳥。而且他們出來當殺手,也知道自己的命遲早有一天會玩完的,所以他們一早就認了。當被陳天明制住不能動彈后,他們只是想著快點死而已。
  “你們真是的,我是一個五好青年,怎么可能殺人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你,你放了我們?”兩殺手吃驚的說道,這怎么可能?這世界上還會有這么傻的人,自己要殺他,他卻放了自己。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為什么要放你們”
  “那,那你想干什么?”殺手奇怪的問道。
  “這話應該我問你們,你們想干什么?是誰叫你們來殺我的?”陳天明還是笑著說道。不過,這兩個殺手感覺陳天明臉上的笑好像一道道刀子在刮著他們的肉,一向不怕死的他們感覺自己的心有點顫栗。
  “我們什么也不會說。”兩殺手搖搖頭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最后問一次,是誰叫你們來的?”
  “不知道。”兩個殺手說的是實話,雇傭任務好就好在不知道雇主是誰,是誰最后完成了任務。反正錢已經由雇傭網里的特殊機構負責支付。
  陳天明沒有再問了,他伸手在這兩個殺手的身上重重的點了幾下,然后解開這兩個殺手的穴道。
  殺手暗吸一口氣,大吃一驚,“你,你廢了我們的武功?你殺了我們!”對于練武人,特別是殺手來說,如果他們沒有了武功,會比殺了他們更慘。
  “呵呵,我說過了,我不會這么傻的,殺人是要償命的,我為什么要殺你們?”陳天明微微一笑,不過在這兩個殺手的眼里,現在陳天明的笑好像惡魔一般可怕。
  “你放了我們,還不如殺了我們。”殺手憤怒的看著陳天明說道。沒有武功的殺手,還不如死。
  陳天明戲弄的笑了一下,說道:“看來你們這兩個人的腦袋有點不好使,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為什么要放了你們?”
  “那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快點說啊!”殺手的精神有點崩潰了,現在的陳天明眼神就好像貓抓到了老鼠卻不著急吃,它要好好的玩一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