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936

在貝家的別墅里,貝康與貝文富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小聲的說著話。
  “爸,你叫我回來有什么事嗎?”貝文富不耐煩的說道。他現在為了治病,什么醫生都找,就連小街小巷電線桿上貼的某軍醫廣告,專治梅毒花柳,不治之癥,重整雄風什么的都信,看了一個又一個。這不,他剛讓手下幫他找到一個廣告,還抄了電話號碼與地址,正準備去看病的時候,貝康就打電話叫他回來。
  “文富,你有時間就管管公司,我發現我們貝家集團的股票有點問題。”貝康看了這個日漸消瘦的貝文富,不由心里一疼,他現在不行不能做回男人,真的是難為他了。
  貝文富不解的問道:“我們集團的股票有什么問題?”
  “集體我也說不準,就是有個賬號,他在我們公司的股票上賺了不少錢,他時拋時進,拋進都非常準,好像知道我們集團里的內幕似的。”貝康擔心的說道。
  貝文富說道:“會不會是我們公司的高層搞的鬼?他們損公利己,故意在外面弄個賬號賺集團的錢。”
  貝康輕輕的搖搖頭,自從上次跟陳天明架上梁子后,他就感覺貝家越來越不順心,好像有股力量在監視著他們,生意做得也不順利。陳天明不就是一個玄門的掌門,只有一個保全公司,難道他能飛天了?
  想到這里,貝康問貝文富,“文富,你找殺手的事情怎么樣了?”
  “m的,這個陳天明的武功非常高,那個殺手組織也奈何不了他。不過,我已經找到另外的方法殺陳天明。”想到發信息到雇傭網,貝文富也生氣,他發在網上幾天了,好像還沒有人來殺陳天明。所以,他今天干脆把賞金提高到兩億。現在終于有人在網上行動了。
  其實貝文富不了解雇傭的行情,哪有一任務就有人上門服務的。人家雇傭殺手也不是傻瓜,要踩路子了解行情,特別是要對陳天明進行調查,到收集資料后才可以動手。因為他們也知道,能出一億賞金的任務,要殺的人一定是塊難啃的骨頭。所以,當他們收集到一些資料準備動手時,發現賞金已經升到兩億,這讓這些雇傭殺手欣喜若狂,怕別人接了任務,把自己的錢給賺了,于是,他們忙接手任務。
  “文富,不是爸說你,做這種事情一定要小心,如果把我們泄了出去,這對我們貝家不好,好歹我們貝家在z國是正道人家。”貝康擔心的說道。
  貝文富不以為然地說道:“爸,你就放心,這次雇傭任務,我的錢已經劃到外國雇用網的專用帳號上,沒有人會查到我們的。”
  “但是很多人知道我們跟陳天明有仇。”貝康還是很擔心。
  “沒事的,跟陳天明有仇的一定不止我們,魔門不是跟玄門有仇嗎?現在陳天明又是玄門的掌門,更應該遭到魔門的報復。而且,就算是有人猜到我們叫人干的又怎么樣?這世道干什么都講證據,我們是正道人家,誰敢說是我們干的就拿出證據來。呵呵,爸,很快就有殺手殺陳天明了,而且這次跟以前的不一樣,不同的雇傭殺手,而且非常多,他們就像蒼蠅一樣撲向陳天明。我這次學聰明了,只是告訴陳天明的名字和職業以及現在所住的地方,并沒有說他是玄門的掌門,估計為了這兩億,會有很多人來殺陳天明的。”貝文富陰險的笑著。
  這是貝文富的陰險之次。反正他給了兩億,指出一個人名,讓那些愛財如命地雇傭殺手去瘋狂!
  貝康說道:“反正一切要小心,我已經調集高手在京城,現在就算是玄門的人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也不怕。而且正如你所說的,我們是正經的生意人,有人襲擊我們,還會有官方的人來保護我們呢!”
  “爸,你注意集團的事,特別是那股票的事,外面的事情我來搞掂。”貝文富自信的說道。
  “這個也不是擔心,那賬號的資金不是很強,他還動不了我們的根基,且看他的動向是想賺我們的錢而已,我會派人注意的。”貝康說道。
  陳天明站在京城機場的等客通道里,等著一會就要出現的楊桂月。在三個小時前,許勝利又給他打了一次電話,詳細的告訴楊桂月所坐飛機的到點時間,而且還一而再三的告訴陳天明,不要忘記了。
  m的,他能忘記嗎?這個許勝利外公半天給自己一個電話,這樣交代一下,那樣交代一下,煩的自己都不知說什么好,現在連做夢的時候都夢到楊桂月要來的時間和班機,而且還夢到楊桂月一下飛機就拉著自己上床做那種運動。
  這個胸女真是的,像男人想到一下飛機就要跟自己做那種事情。難道她楊桂月不知道自己是正人君子嗎?看來一會楊桂月來后,自己要跟她說清楚,自己是三陪而不是四陪。
  全文字版閱讀,更新,更快,盡在,電腦站:paoshuom手機站:àppaoshuom支持文學,支持!一大推人從里面走出來,有些跟陳天明站在旁邊接人的人,馬上拿出一些寫著名字的牌子。陳天明認識楊桂月,所以沒有必要搞這些,他一直盯著出口就行了。
  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他看到了楊桂月,可他又皺起眉頭起來了,因為他看到楊桂月旁邊站著比燈泡還亮的高于毅。
  不會?楊桂月自己來玩就行了,她干嘛還帶著一個男的來,m的,奸夫淫婦,他們要自己對他們三陪啊?
  不過,竟然許勝利交代,陳天明只好大聲的叫道:“楊桂月,楊桂月,我在這里。”
  現在的楊桂月也是一臉的郁悶,她也不知道為什么高于毅會跟自己同坐一班機,而且高于毅一上飛機后,就馬上跟自己旁邊的那個人換了位置,在自己身邊大獻殷勤。如果不是見高于毅身邊有四個高大的保鏢,而且高于毅從飛機上摔下去會摔死,楊桂月真想一腳就把高于毅給踢下飛機。
  要下飛機時,楊桂月以為可以甩掉這個討厭的蒼蠅,可沒有想到蒼蠅高于毅馬上跟在自己身邊,還說自己在京城的這些天,他負責三包,隨叫隨到。
  于是,當她聽到陳天明叫自己的名字時,她便沒好氣的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白了陳天明一眼罵道:“陳天明,你叫什么叫,我又不是沒有長眼睛,你長得這么丑站在這里,誰沒有看到你啊?”
  高于毅看到陳天明在機場接楊桂月也非常吃驚,他開始以為楊桂月來京城是找陳天明約會的,但一聽楊桂月對陳天明的語氣,他就開心了。沒有想到啊,陳天明與楊桂月鬧翻了,這可是自己的好機會,他曾經看過一本書,說女人跟男朋友鬧矛盾的時候,是最好撬墻角的時候。嘿嘿,陳天明,我撬定你墻角了。高于毅在心里隱隱的笑著。
  “咦?高少啊?你好你好,你怎么會在這里啊?”陳天明好像現在才看到高于毅似的,這這高于毅的手大力的搖著。不會武功的高于毅那經得起陳天明這樣的折磨,他臉上馬上變得蒼白起來。
  在高于毅后面的一個保鏢推開陳天明的手,接著對高于毅說道:“老板,你沒事!”說完,他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不會,高少,你還是不是男人啊?我們握一下手也要保鏢管?”陳天明笑著說道。剛才他沒有用內力,要不然高于毅的手早就廢了。
  “我沒事,不要你管。”高于毅對自己的保鏢說道。“對了,陳天明,你怎么在這里?”
  陳天明沒好氣的說道:“我來接小月啊,難道接你啊?”
  “那你怎么在京城?你不是在m市教書嗎?”說到這里,高于毅馬上又醒過來,他想到自己父親高明跟他說過,陳天明已經當上虎堂的總教練,他經常到處跑也是沒有什么奇怪。
  “呵呵,我上來玩玩,你呢?高少。”陳天明問道。
  “我過來辦點生意上的事情,想不到在飛機上遇到小月,呵呵,我們真是有緣分啊!”高于毅也擺明要撬陳天明的墻角,反正虎堂歸軍委管,他父親是軍委主席,所以他不怕陳天明。
  陳天明轉身對楊桂月說道:“楊桂月,我們走,人家高少要去辦正經事。”
  “我來京城玩我的,不要你管。”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當外公說到京城陳天明會接她時,她就生氣了。她又不是沒有錢,為什么要陳天明在旁邊陪自己,自己看到陳天明那個德性,自己還能在京城快樂的玩嗎?因此,楊桂月表面是答應許勝利自己到京城讓陳天明陪著,可她一到京城就要把陳天明給甩了。
  高于毅見機會來了,他馬上走到楊桂月的身邊媚笑著:“小姐,要不我陪你玩,我們以前小時候經常在京城玩的,這幾年變化也很大。”高于毅楊桂月他們這些**以前都是一個院子里長大的,所以小時候經常一起玩。現在高于毅故意用這話來打擊陳天明,撬別人的墻角,就是要時時刻刻的撬,這樣才會取得最大的成功。
  陳天明一聽高于毅這話也火了,m的,在表面來看,自己是楊桂月的假男朋友,這個高于毅這樣的做法,是擺明不鳥自己,要撬自己的墻角把楊桂月給搶過去。
  “高少,這幾天楊桂月有我看著,就不需要你帶著大堆人馬像陪奶孩似的跟著。而且,這是我跟楊桂月的事情,與你無關。”說完,陳天明一手拉著楊桂月,一手提著她的旅行袋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