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934

反正閻明錦跟陳天明說過,他們這些陪訓的老師,就算是不上課,一樣可以拿到結業證,那他干嘛怕這個咄咄逼人的野蠻女老師。于是,陳天明邊說邊看著孔佩嫻,雖然他沒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陳天明所說的某位身材不好的女人是孔佩嫻。
  “你……”孔佩嫻被氣得指著陳天明的鼻子說不出話來。陳天明這指桑罵槐的分明是說自己,特別是看到一些女同學非常興奮的樣子,她就更生氣。孔佩嫻知道,某些女同學見自己太漂亮蓋過她們的風頭,現在正好有人批評她,她們能不高興嗎?
  陳天明笑著說道:“比如,古代唐朝時人們喜歡肥美型的女人,當然,并非越胖越好,也還是有界限的,據有些學者考證,那時人們喜歡的肥美其實就是今天人們說的性感,即具有豐胸、肥臀、圓臉、細腰型的女人。而宋朝時人們則喜歡瘦弱型的女子。到了明清時,男人眼中的美已經變成了小腳。因此,每個時代每個人的夢中情人是不一樣的。
  賈寶玉喜歡的美人實際上就是宋明理學和佛道結合起來的一種病態女子,她具有天生的疾病,使男權思想極盛的男子最喜歡的瘦弱型特點:她具有纖弱的身子,沒有強盛的**,這是宋明理學中‘存天理,滅人欲’的最好寫照:她對禮教敢于批判,這是道家的“真”與一貫的對儒家的批判態度:她沒有被性‘污染’,‘質本潔來還潔去’還喜愛自然,喜歡葬花。
  這就是賈寶玉虛構的美女形象,當他看到林黛玉時,就非常吃驚,原來自己夢寐以求的女孩已經出現在自己眼前,因此,他能不喜歡林黛玉嗎?能不一見鐘情嗎?老師,這就是我的分析,我的講話完畢,我坐下了。”說完,陳天明坐下來了。
  孔佩嫻無言了,陳天明在文學上的造詣是非常不一般,如果他是老生,自己應該認識。如果他是大學新生,可新生會有這么高的文學水平嗎?孔佩嫻想不通了。不過,不管怎樣,被陳天明說成身材不好,孔佩嫻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陳天明,她對陳天明的恨又增加了一分。
  “鈴鈴鈴”,下課鈴響了,無奈的孔佩嫻只好收拾起自己的講義,看來這次的交鋒自己是失敗了。哼,瞎眼的流氓,我是不會放過你。孔佩嫻在心里罵道。
  當她收拾完講義準備走時,發現下面的史統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她靈機一動,向史統招了招手,說道:“你跟我出來一下。”
  “你,你叫我?整理于paoshuom”史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剛才出風頭的是陳天明不是自己,美女老師怎么會叫自己呢?難道是自己做夢?想到這里,史統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哇,疼死了!
  “史統同學,你聽到沒有?”孔佩嫻生氣地說道。難道本小姐身材真的不好,連那個花癡同學都不聽自己的了?
  “聽到了,聽到了”,史統高興地站起來叫道。他連書也不要了,拼命地跑過去。
  “啪”,由于史統太著急,只看孔佩嫻沒有看路,他撞到桌子摔了一個五體倒地。
  史統跟著孔佩嫻走到另一層教學樓,然后孔佩嫻故意問史統,“同學,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史統。”史統興奮地看著孔佩嫻說道。人家美女老師就是漂亮,身材又棒。那個不長眼的陳天明居然說人家美女老師身材不好,都不知道他是吃什么長大的。唉,可能他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
  “你旁邊那個同學叫什么名字?”孔佩嫻說到正點了。
  “我叫史統。”現在的史統已經興奮得連自己的祖宗是誰也不知道了,因此他哪聽清楚孔佩嫻后面說什么了。
  孔佩嫻皺著眉頭說道:“我是問你旁邊的那個同學,就是剛才最后分析一見鐘情的那個同學。”
  “噢,你是說他啊?”這次史統聽清楚了,“老師,你不要怪他,他這個人就是那樣的德性。要不然這樣,老師,我今晚就代他請你吃飯,不知道你今晚有沒有空?我們去輝煌酒店。”史統仿佛當輝煌酒店是自己家開的了。
  “史統同學,你可以正經地回答我的問題嗎?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孔佩嫻生氣地說道。
  “好,好,我正經回答你的問題。”史統見孔佩嫻生氣了,他也馬上不敢笑了。
  孔佩嫻問道:“你旁邊的那個同學叫什么名字?“
  “他叫陳天明,沒我長得帥。”史統是三句不離本行。
  “他是哪個系哪級的?”孔佩嫻想了想繼續問道。
  “他跟我一樣,我們是同宿舍的。”史統說道。
  “那你是哪系哪級?”孔佩嫻見問出一些陳天明的事情,她忙溫柔地對史統笑著。
  史統見到孔佩嫻那顧盼生輝般的笑容,且她又是問自己,他急忙挺直腰說道:“我們其實是老師,來自不同的省市。”
  “你們是老師?”孔佩嫻呆了,這是怎么回事?老師也過來聽自己上課?怪不得陳天明能說出不少經典的分析。
  “是這樣的,我們是中學老師,我們的學生來華清大學參加培訓,半年后要參加世界中學生數學竟賽,所以我們陪同的老師也在大學進修半年,到時跟我們的學生一起回去。”史統解釋著。
  孔佩嫻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在各級的學生檔案里都找不到他們的資料,原來他們是陪學生培訓的老師。還好,有半年的時間,應該可以報復那個陳天明。想到這里,孔佩嫻問道:“那個陳天明是不是沒有女朋友?他對那什么愛啊情啊知道得那么多?”
  “那當然了,天明長得沒有我帥,他怎么可能會有女朋友呢?”史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如果他說陳天明已經結婚有孩子了,估計孔佩嫻會打消用那種方法來報復陳天明。可現在聽到史統說陳天明沒有女朋友,孔佩嫻就想用以前那辦法了。
  “那就這樣了,謝謝你今天告訴我這些,不過,這是我們倆人的秘密,你不能告訴別人。”孔佩嫻叮囑著史統。
  史統一聽孔佩嫻說是他們倆人的秘密,心里可高興了,他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美女老師,你放心,就算我被人抓住嚴刑拷打,我也不會告訴別人的。對了,我們今晚吃個便飯慢慢聊?”
  “以后有機會再。”孔佩嫻擺擺手走了。利用完了史統,自己才懶得理他。孔佩嫻心道。
  當史統一邊哼著歌曲一邊走回教室時,陳天明就把史統拉到外面問道:“史統,你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剛才那個女老師叫你出去干什么?”雖然陳天明不知道孔佩嫻具體叫史統出去干什么?但一定跟自己有關系。因為孔佩嫻討厭史統,不可能叫史統出去親熱的。
  “沒,沒什么”整理于paoshuom,史統急忙拼命地搖著頭。他是一個硬漢子,才不會告訴陳天明。
  “沒什么?史統,你怎么主動把我的事情告訴那個女人?你這個人怎么這樣?”陳天明突然問道。按陳天明的猜測,那個孔佩嫻可能是找史統打聽自己的事情。反正,從史統現在那無恥的樣子,他們一定是出去干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不是我主動,是她問的。”史統脫口而出。當他發現自己說錯了,急忙改口,“不,我們沒有說你的事情,我們是商量哪天有空然后去吃飯而已。呵呵,天明,準備上課了,我們回去坐!”
  陳天明哪會聽不出史統的話,他生氣地對史統說道:“史統,你敢說你沒有跟孔佩嫻說我的事情。”
  “我,我沒有。”史統心虛地說道。
  “那你發誓。”陳天明說道。
  史統點頭說道:“好,我發誓我沒有說,這樣行了!”
  “我靠,有你這樣發誓的嗎?”陳天明說道。
  “那你說怎樣發誓?”
  “這樣,你發誓說如果你剛才跟孔佩嫻說了我的事情,你老婆永遠是**。”陳天明說道。
  史統不依了,他哪敢發那樣的誓,“天明,你這個誓也太毒了?”
  “我毒?你毒一點,明知道那個孔佩嫻針對我,你還把我的事情告訴她,你是不是想害死我。m的,你這樣的人,穿越到抗戰時期一定是一個出色的漢奸,賣友求榮,重女輕男,見色忘友,十足一個無恥卑鄙的人。”陳天明罵道。“你說不說?不說我就跟你絕交,然后把你買望遠鏡看女生的事情告訴莊菲菲。”
  “好,我告訴你,其實也沒有什么,美女只是問你的名字和是從哪里來的而已,你來陪訓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訴她又何妨呢!”史統說道。
  孔佩嫻高興地回宿舍,剛到自己的門口,她就發現苗茵里面的門是開著的。于是她敲著苗茵外面的鐵門叫道:“苗茵,你回來了”。
  “是啊,佩嫻,你今天怎么這么高興?是不是遇到自己的白馬王子了?”苗茵見孔佩嫻今天的心情不錯,不由打趣著。
  “嘻嘻,才不是呢!苗茵,你不是說這幾天研究所那邊的工作忙嗎?怎么你又有空了?”孔佩嫻問道。
  苗茵說道:“我是放心不下那十個學生,準備下午幫他們上一下課,上完課再回研究所。佩嫻,你不要轉移話題,你還沒有告訴我,你今天怎么這么高興呢?”
  “我今天終于知道那個瞎眼的流氓叫什么名字,哼,敢在教室里調戲我,我要他知道得罪本小姐是什么下場。”孔佩嫻得意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