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932

“不用?”陳天明奇怪了,史統可是他們的少爺了,難道他們見史統醉得像個花癡似的不管?現在就算是給史統一頭母豬,估計史統也會摟著躺在公路上千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為什么他們不管史統啊?史統可是他們的少爺,難道史統也對他們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難道史統是男女通殺?想到這里,陳天明害怕了,如果史統真是那樣的話,自己是要考慮換宿舍了。
  “陳老師你所不知,我們少爺經常跟別人喝酒喝醉的,只要讓他睡一晚第二天就沒有事了。”那個保鏢笑著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陳天明放下心來。
  保鏢不好意思地說道:“陳老師,麻煩你看著我們的少爺,如果有什么事你就給我們打電話,我們的手機是二十四小時開機。”這兩個保鏢可能已經習慣史統的喝醉酒,所以他們也不大擔心,反正有陳天明在旁邊看著,如果有什么事情他會給他們打電話。
  陳天明看了一眼在床上躺著的史統,他好像在說著什么話,“咦,史統好像在說話啊?”陳天明奇怪地說道。
  “少爺是在說夢話,他喝醉酒后就是這樣。”保鏢說道。
  “那好,你們回去,如果有什么事情我會給你們打電話。”陳天明也知道人家當保鏢的不容易,起早摸黑的,反正自己在這里,只要把門鎖上,估計史統想跳樓也跳不了。
  “麻煩你了,陳老師。”保鏢感激地向陳天明打個招呼,他們便走了。
  陳天明見兩個保鏢走后,他就把外面的門鎖上,然后找自己的衣服到衛生間洗澡,為了能看著史統,陳天明是不關衛生間的門,如果史統想從陽臺跳下去的話,他就能看到及時制止。
  當陳天明剛把衣服穿上從衛生間里出來時,他就聽到里面傳來史統像野獸的叫聲,“啊!”那慘烈的聲音就好像他現在被兩個母猩猩叉叉oo似的。
  陳天明急忙沖進去叫道:整理于paoshuom“史統,你怎么了?”
  “我,我頭痛,想吐。”史統痛苦地說道。他今天晚上喝的紅酒不是一般的紅酒,后勁蠻大,且他又被白冬梅灌了很多,根本不像保鏢說的他只是在那里睡覺。
  “想吐?!”陳天明一聽就慌了,如果讓史統在宿舍里吐的話,那進殃的是自己。于是他急忙把史統給扶起來,飛快地往衛生間里走去。
  陳天明把史統扶進衛生間后,史統就蹲在里面吐不出來,好像是干吐。
  “不會?你剛才不是想吐嗎?”陳天明問道。
  可還是醉醺醺地史統哪聽得到陳天明說什么,他只是蹲在那里想吐吐不出來。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自己幫一下史統,他在史統的幾個穴道上按了幾下,史統的身體就顫了幾下,便吐了起來。
  過了一會,史統站起來搖搖晃晃地說道:“天,天明,我,我要睡覺,我要睡覺。”
  m的,你厲害,吐完了就去睡覺。陳天明心道。“史統,你先出來,我一會扶你進去。”現在衛生間里一陣臭味,陳天明想先把水龍頭的水打開,把那些污穢物全給沖掉。
  可當陳天明轉身出來時,卻不見史統了。“m的,想不到史統還沒怎么醉,能自己回床上睡覺。咦,是什么東西擋著我的腳?”陳天明覺得好像地上有什么東西似的,他低下頭一看,發現陽臺的地板上躺著一個人,不,正確地說躲著一個無頭人,因為那個人的頭不見了,在他腦袋的部位上正好有一個紅色的水桶擋著,不,正確地來說,是他的腦袋被水桶罩在里面。
  咦?這個人怎么像史統啊?天啊,真是史統啊?他不會是喝醉了把地板當成床睡覺了?但是,他在地板睡覺就睡覺,可為什么把一個水桶罩在腦袋里干什么啊?嚇了自己一大跳。
  “史統,你給我起來,你在地上睡什么覺啊?”陳天明把史統拉起來,然后拿掉他頭上的水桶。還好這宿舍就是他們倆個人睡,地板沒有被弄濕。
  “天明,你不要把我頭上的枕頭拿開,我要睡覺。”史統閉著眼睛生氣地叫道。
  “不要把你的枕頭拿開?我靠,你把水桶當成枕頭了?”陳天明把水桶扔在一邊,然后扶著史統進宿舍。
  史統叫道:“我要睡覺,我要睡覺。”
  陳天明把史統扔在床上,接著在他的身上拍打了幾下,給他體內偷入一些真氣。不一會兒的時間,史統就安靜地睡著了。
  為了讓史統不再鬧,陳天明為史統疏通一下他體內的神經,且把他體內一些酒給逼出來,再點了他的暈穴,史統是要幾個小時后再能醒過來,且他醒來后身體也就無大礙了。
  把史統安頓好后,陳天明也在床上練起香波功來。這段時間老是遇到殺手,還有上次遇到那個蝴蝶花主,他手上的飛器特別厲害,如果不是自己的內力高強,自己一定會被那可怕的飛器所傷。
  看來,自己是要快點練到香波功的第九層反璞歸真,才能更好地對付敵人。現在陳天明也能感覺到鐘向亮所說的另有一股力量在操作,像賈道才那些人,基本上已經是控制了m市的主要力量。
  陳天明聽何連說,雖然他是公安局長,但只要國安那邊插手,他就沒有辦法再管。且國安那邊做事是不留什么痕跡,他們公安這邊也不知道事情處理得怎樣,且他們也不能過問,人家國安畢竟是有特權的。
  何連還說,表面m市是處于平靜狀態,但其實是有問題,可能由于他們公安在監管上多加出力,所以一時沒有爆發出來而已。而陳天明在m市的一些生意,由于安安保全公司的總部在那里,所以也沒有出什么事。
  且陳天明已經叫張麗玲暗地把安安保全公司附近的房子全買下來,然后全連通在一起,把那里當成自己的大本營,連智海現在也搬過去。因此,陳天明再也不怕像上次那樣被襲擊的事情。
  現在安安保全公司的大本營里面高手如云,就算有大批的高手要來,一時半會也是攻不進去。而且一有事,虎堂m市的負責人魯偉強也會馬上帶人過來支援。為了安全起見,陳天明也把自己的父母給接過來在大本營里面住。整理于paoshuom
  陳天明的女人還是在他們以前的別墅里,那里一樣有不少的高手,且現在小妮、何桃的武功很高,鐘瑩也在那里。其它女人也練了武功,雖然不是很高,但還可以對付一般的高手。
  至于自己的那些女人武功為什么進步得這么快,陳天明覺得可能是因為她們經常跟自己雙修,自己的一些真氣在她們身上流動,應該對她們練功有益。陳天明還不斷給她們輸入真氣,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但這香波功第九層卻是不容易達到,陳天明不斷練功,不斷雙修,可就是在第八層上來回地徘徊。陳天明也知道,現在他的武功已經練到了瓶頸,只要度過這個瓶頸,那自己的香波功就可以達到第九層反璞歸真。
  這第九層反璞歸真到底是怎樣的境界,陳天明是不知道的,因為這么多年來,玄門練香波功的沒有幾個,且像陳天明這樣練到第八層的更是沒有,更不要說練到第九層。只是傳聞練到第九層后,武功非常厲害,至于怎樣厲害,那就沒有人知道。
  由于陳天明感覺到現在情形的惡劣,人家在暗,自己在明,所以他才想著要把武功盡快提高。因為他現在不止是一個人,后面有自己的父母、女人,還有一批玄門弟子和兄弟,如果自己出事了,他們可能也不會好到哪里。
  練了三十六個周天,陳天明還是覺得武功沒有很大的進展,他只好躺下床睡覺了。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雖然他不休息一、兩天沒有什么,但他還是睡一會,能休息就休息,保持更充沛的精力。
  第二天一早,史統就從床上跳起來叫道:“天啊,我的肚子太餓了,我要吃早餐,天明,苗茵怎么還沒有送早餐過來啊?”史統已經醒了一會,一醒來后,他就覺得自己的肚子非常餓,想睡也睡不了,他便大聲地把陳天明給叫醒。
  “我靠,一大早的你叫什么春啊?你還讓不讓人活啊?”陳天明揉著睡眼罵道。昨天晚上史統就把昨晚吃的東西全給吐出來,他不餓才怪。
  “天明,你給苗茵打個電話,讓她早一點給我們送早餐。”史統對陳天明說道。他已經忘了自己昨晚喝醉把水桶當枕頭地板當床的事情。
  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說道:“你是不是腦袋進水了?苗茵昨天不是說她這幾天有事情,要經常在研究所里弄什么研究嗎?”
  “那算了,我們去吃早餐,你請客。”史統說道。
  “喂,史統大少爺,你好像是說錯了,你應該是說你請客,而不是我啊?昨晚你喝醉了,還是我侍侯你呢!”想起昨天史統在陽臺地板上睡覺的情景,陳天明就覺得非常好笑。
  “呵呵,大家是兄弟,我們就沒有必要說這個,走,吃早餐。”史統說道。
  陳天明與史統吃完早餐,又在校園里逛了一會,才到教室上課。
  今天早上上課的是孔佩嫻,她發現陳天明他們進來,眼睛就一亮,她在心里琢磨著怎樣讓陳天明出丑,怎樣讓陳天明喜歡自己。要不然,她就不是孔佩嫻。想到這里,孔佩嫻在黑板上寫了四個字“一見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