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931

陳天明現在算是明白了,人家陳忠公司的兩個公關小姐,其實就是“攻關”小姐啊!像這樣的大美女,一人一邊地拉著你的手臂,接著用她們豐滿柔軟的酥峰壓著你,跟你說話,嗲著你,搖著你,你說你還有什么“關”不開啊?
  兩個美女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她們似是無意地看了葉大偉一眼,好像在等著什么暗示似的。其實這兩個女殺手以前經常這樣合作過,被她們倆人暗殺的男人不計其數。在這樣的美色當前,能抗拒的幾乎沒有,至少她們沒有遇到過。
  現在,只要她們對著陳天明的腰側重重打一掌,估計陳天明不死也重傷,然后再對著他擊多幾掌,就可以完成任務了。但讓她們奇怪的是,葉大偉卻沒有暗示她們動手。
  不是葉大偉不想讓這兩個女殺手動手,而是葉大偉根本看不清陳天明現在到底醉得怎樣?按照先生的指示,現在不適宜對陳天明下手,所以葉大偉如果讓這兩個女殺手殺陳天明的話,一定要有十成的把握才行。
  他也知道陳天明的武功非常高強,而且像一個打不死的小強,以前這么多高手放毒也殺不了他。因此,葉大偉不得不謹慎行事,如果不能把陳天明殺了,葉大偉知道先生一定是不會放過他的,因為先生在自己的身上花了這么多心思,目的就是想用自己這個身份幫他做事。如果身份暴露,那等著葉大偉的下場就是非常可怕了。
  當看到白冬梅和江媛媛這兩個女殺手向自己投來征詢的目光,葉大偉是不敢下眼色的。這兩個女人只是工具,她們只知道聽命令不知道是對還是錯。因此,葉大偉只有等,他要等到有十成把握殺陳天明的機會,才會出手。
  “好,我跟你們喝。”陳天明被兩個美女用酥峰壓著非常不習慣,特別是這樣的喝酒場合。于是,他深吸一口氣,舉著自己的酒杯跟白冬梅和江媛媛各喝了一杯。
  葉大偉當然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他馬上又為他們倒酒,然后他要與陳天明喝,“天明,來,我敬你一杯。”
  “哇,忠哥,你們這是車輪戰啊,你們這樣的話,我根本沒有辦法喝得下去。”陳天明慘叫著。他看到葉大偉三人個個戰斗力非凡,還能喝不少酒,再這樣喝下去,自己只有再用內力逼酒了。算了,假裝喝得差不多收隊算了。陳天明在心里暗著。
  “不會,你不喝怎么行呢?天明,我老實告訴你,我今天就是要把你給灌醉了,難得大家在一起高興,你喝醉了怕什么,酒店有房間,我給你們開兩間就行了。”葉大偉半真半假地說道。
  “不行啊,你們太厲害了,我們明天還有課呢!”陳天明想起明天好像有一節文學課,是那個孔佩嫻的。
  白冬梅嬌聲地說道:“喲,陳老板,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男人不能說不行的,你這次要罰酒了。”
  “對,要罰酒。”江媛媛馬上接著說道。在她們沒有來之前,葉大偉已經跟她們說過了,陳天明是一個武功非常厲害的人,如果不能一擊殺他,就千萬不能下手,而且要看他的眼色行事。所以,她們也比較心急,既然葉大偉沒有下命令,她們只有用原先的計劃,把陳天明給灌醉。
  “對,如果天明不喝,我們就不給他回去。”葉大偉起哄著。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自罰一杯,看著還有一瓶多的紅酒,陳天明暗想,如果不把這些酒喝完,他們是不會讓自己回去的。m的,喝就喝,誰怕誰?想到這里,陳天明主動地與葉大偉他們敬酒,沒有過多久,剩下的酒就讓他們你一杯我一杯地喝完了。
  葉大偉見已經喝了五瓶紅酒,但陳天明還沒有倒下,他馬上大聲叫道:“服務員,來,再給我拿兩瓶過來。”葉大偉就不相信,憑他們三個人就不能把陳天明給灌醉。如果讓葉大偉知道陳天明會把酒給逼出來的話,估計他現在要跳樓自殺了。
  “不,不了,忠哥,我不能再喝了,我醉了,我的頭疼得要命。”陳天明故意慘叫著。
  陳天明把酒給逼出來后,就往史統那邊走去,他一邊故意搖搖晃晃地走,一邊大聲叫道:“史統,快起來啊,有美女來找你了。”剛才為了加強戰斗力,陳天明可是喝兩、三杯后就把用內力逼一下,雖然他現在有點酒意,但對他的身體無大礙。
  “美女?在哪?”史統猛地從沙發上坐起來,然后又因為不勝酒力倒在沙發上暈睡了。
  白冬梅與江媛媛看著陳天明走過去,她們急忙轉頭看著葉大偉,只要葉大偉一聲令下,她們就馬上飛上去擊打陳天明的致命之處。
  從剛才陳天明走路的樣子,和喝了那么多酒,她們覺得陳天明就算沒有全醉,也有八分醉了。于是,姓們想動手了,
  但葉大偉還是輕輕地搖著頭,緊緊地盯著除天明,他想看陳天明是真醉還是假醉,在他的眼里陳天明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要不然魔王他們也不會一次次地失敗,最后連命也沒有了。
  陳天明坐在史統的身邊,拿出史統的手機,按了一下,接著說道:“我是你們少爺的朋友,他喝醉了,你們上來!”說完,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轉過身子對葉大偉說道:“忠,忠哥,不好意思了,我真的醉了,頭疼得要命,以后我們再喝了。”
  “天明,你不是這樣,我們才喝了一點,你就不喝了?”葉大偉責怪地說道。他心里氣啊,陳天明給史統的手下打電話,一會他們就會上來,到時想要下手就更不可能了。當然,這不是主要的問題,主要的問題是陳天明到底有沒有醉?
  “真的不行了,我不能再喝。”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全文字版閱讀,更新,更快,盡在,電腦站:paoshuom手機站:àppaoshuom支持文學,支持!白冬梅與江媛媛不依地對陳天明說道:“陳老板,你太看不起人了,你怎么能這樣呢?”這兩個女殺手真想向陳天明下手,但事前葉大偉嚴重警告說沒有他的命令是不能先下手,她們只好作罷。
  果然沒有過多久,史統的兩個保鏢來了,他們發現史統成這個樣子,急忙過來把史統扶起來,一人架史統一邊手臂,然后扶著出去。
  陳天明說道:“各位,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以后再聊了,忠哥,謝謝你今天請客。再見。”說完,陳天明也故意醉醺醺地跟著史統他們后面走出去了。
  “陳董,你為什么不讓我們下手?”白冬梅小聲地問葉大偉。
  葉大偉看著已經被江媛媛關上的門,輕輕搖搖頭說道:“你們不了解這個陳天明,我對他非常了解,這個陳天明是一個城府非常深的人,而且武功很高強,如果我們沒有十足的把握,是不能動手的。要不然,你們的大哥也不會饒你們。”葉大偉所說的大哥是一個負責先生組織的人,先生很多事情都是他來處理,聽說他是先生的親信。
  白冬梅和江媛媛一聽葉大偉說起大哥,她們不敢不聽葉大偉的話。“剛才我看那個陳天明好像喝醉了,走路說話都不一樣。”江媛媛說道。
  “唉,你們看人還不準,一個喝醉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拿出人家的手機,而且只是一會兒的時間,就能給史統的手下打電話?就算是里面存到已拔電話,但神智不清醒的人是根本做不到的。
  所以,陳天明剛才是故意裝醉不想喝酒的,如果我們冒然地攻擊陳天明,可以說,憑我們三個人都不是陳天明的對手,而且輝煌酒店不是一般的酒店,動作大了,酒店的人也會過來干涉。到時我們的身份就會暴露,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會沒有,那我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葉大偉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兩個女殺手是一個很好用的工具,但她們考慮事情還不夠周到。
  “陳董,我們錯了。”白冬梅與江媛媛馬上看著葉大偉說道。她們現在對葉大偉除了佩服之外,還有一層愛慕。像葉大偉這么英俊的年輕人就做了她們的上級,她們寧愿無條件地為葉大偉做任何事情,包括在床上。但她們已經暗示了多次,可葉大偉就是沒有對她們進行行動,難道,我們不能吸引陳董嗎?兩個漂亮的女殺手暗暗地問著自己。
  如果讓這兩個女殺手知道,其實葉大偉看到她們也恨得心癢癢得,但因為葉大偉的下面不行,不能盡男人的那種天經地義的事情,估計她們現在也不會這樣想了。
  陳天明帶著史統的兩個手下,還有被人抬著的史統進了宿舍。剛才在路上的時候,陳天明真想一腳把史統給踢下車,因為史統一邊叫著美女喝酒,一邊摸著陳天明的手,好像陳天明就是某位美女似的。
  估計剛才史統在喝酒的時候,也是這樣一邊喝一邊摸人家美女的手。m的,跟這樣的色狼認識,還住在同一間宿舍,真是三生不幸啊!
  還好,當陳天明把手抽回來,接著把史統推倒在后座上時,史統又睡著了。他沒有馬上起來抱著自己又摟又親,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就會馬上把史統點暈了。
  “陳老師,今天可能要麻煩你了。”一個保鏢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
  “怎么這樣說?”陳天明奇怪地說道。”你們要不要把你們的少爺帶回去,或者拖到醫院打針,聽說那樣會容易清醒。”
  “不用了”,那個坐在副駕駛座的保鏢擺擺手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