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930

原來,一會要過來的兩個葉大偉公司公關部的美女,其實是先生的組織訓練出來的兩個女殺手,她們貌美如花,但也武功高強心毒手辣,只聽從上級的命令,是先生組織的秘密殺手。
  為了配合葉大偉的行動,先生給了葉大偉幾個漂亮的女殺手,這樣方便葉大偉背后的暗殺和拉攏一些重要人物。有時,源亮的女人比任何的金錢更容易吸引男人。
  而葉大偉也想在一會的敬酒中,讓美女們多敬陳天明的酒,只要陳天明喝得醉醺醺,那他就在暗中下手,以他現在的武功,再加上旁邊的兩個女殺手,應該可以一擊即中,估計陳天明不死也重傷
  只要把陳天明打成重傷,和自己外面的四個手下,七個人完全可以把陳天明打成肉漿。至于史統,葉大偉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這個不會武功的紈绔大少爺,自己隨便一掌就能把他打暈。
  果然,沒有過多久,房門被敲響,接著服務負帶來了兩個清純漂亮穿著西裝套裙的女人,她們約二十多歲,個個長得豐胸翹臀,細腰長腿,長長的秀發披在肩上,別有一番風味。
  “嘩,美女,你們好啊,你們好啊!”史統看到面前的這兩個美女便興奮地叫道。這個陳忠叫來的公司美女果然不獵,很水靈,身材又好,一句話,很好很強大。
  “你們過來,這是我的朋友,陳老板,史老板”,葉大偉指著陳天明和史統對兩個美女說道。“這是我們公司的公關小姐,這是白冬梅小姐,這是江媛媛小姐。”
  “你好,你好”,史統一個箭步沖上前,一手一個美女,拉著兩個美女的小白手不放,現在的史統恨不得馬上拉著這兩個美女進到里面的休息間xxoo了,來一個三人游戲。他一直不放那兩美女的手,接著把美女拉到旁邊的飯桌坐下來,對美女問長問短。
  陳天明一看就生氣了,恨不得拿把菜刀過去把史統給砍成八百八十八塊,人家不是有兩個美女嗎?他憑什么把兩個美女都拉去了?難道史統沒有讀過書,不懂什么公平、平分共享的原則嗎?
  “冬梅,媛媛,這兩位老板是我的朋友,你們可要跟他們多喝幾杯,如果他們喝得不高興,你們明天回公司可要受罰。”葉大偉嚴肅地時兩個女手下說道。
  “陳董,我們會盡力的。”兩位美女輕輕點點頭。
  “高興,高興,我們很高興。”史統又在花癡般大叫,他哪會不高興啊,他要左擁右抱人家那兩個美女,可人家美女把他的手給擋開,這種事情更讓他在心里蕩起淫念,想占人家美女的便宜。
  一般的男人就像史統這樣的德性,容易得到的自己不會珍惜,但得不到的卻非常想得到。因此史統正在施展十八般武藝,討好著兩位美女。
  “咦,媛媛小姐,你不要走啊?”史統看到江媛媛往陳天明那邊走去,心里氣得要把美女拉回來,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能讓陳天明給享用呢?
  葉大偉的目的就在陳天明身上,他當然是不那么理史統,于是,他拿起一杯酒走到史統的身邊說道:“來,史統,我們喝酒,今天可要喝得痛快一點,反正你的保鏢在外面,我也有保鏢在外面,大不了我們喝醉,他們送我們回去。”
  “對,要喝,要喝,冬梅,你喝啊!”史統巴不得現在白冬梅就喝醉了,他有機可乘。他看著白冬梅胸前的豐滿,恨不得現在就摟在懷里揉上幾揉。
  葉大偉想快點把史統灌醉,然后好重點對付陳天明,他們幾個人可都是吃了醒酒藥,特別是白冬梅和江媛媛,她們經過特殊的訓練!非常能喝!像這樣的酒,她們一人可以喝一、兩瓶。
  所以,史統想灌白冬梅,可不一會兒的時間,他就被白冬梅給灌了幾杯下肚子,體內的熱勁開始上升了。
  剛才史統他們與葉大偉已經喝了快一瓶,接著葉大偉又叫了兩瓶,喝得史統頭暈腦漲,他聽著美女那嬌人的聲音,不由更是心花怒放,美女叫他喝就喝,如果叫他把酒洗身,他也會干的。
  “來,喝!我們再喝。”史統想站起來走到另外一個美女江媛媛身邊喝個交杯酒,賺點便宜,但沒有走到一半,就摔倒在地上!手里的酒杯也摔爛了。
  “史統,你沒有事?”見史統摔倒了,陳天明忙跑過來扶起他。人家陳忠的人多,又是美女敬酒,自己與史統當然是弄不過他們。看來,他們是想把自己與史統給灌醉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在扶起史統的同時,暗運內力把體內的酒給逼出來。
  這種逼酒法可不是誰都會,像《天龍八部》里的段譽與喬峰喝酒,段譽就是用了六脈神功把酒給逼了出來,但喬峰卻憑真本事喝酒。這種逼酒法是當初陳天明在玄門閉關時,看到一些武功心法!再結合自己經常喝酒給想出來的,因此,葉大偉可是不知道。
  “我靠,陳天明,在美女面前你怎么這樣說話?”史統聽到除天明說這樣的話不由火冒三丈,他陳天明怎么能損人利己啊?
  “史統板!你沒事就好,我們到沙發那邊渴,看誰厲害?”白冬梅見史統快喝醉了,當然是乘勝追擊。
  “好,我們過去,不理別人。”史統醉眼惺惺地與白冬梅走到沙發那邊。
  葉大偉急忙叫來服務負,把里面掃一下,且再叫服務員拿來兩瓶酒。
  陳天明一聽葉大偉還叫酒,急忙走到酒桌邊挾了一些菜,?肚子里,另外運起內力把體內的酒全給逼出去。頓時,已經喝了不少酒的陳天明感覺自己請醒了很多,不過,為了不讓別人懷疑,再灌自己酒,他寧愿裝醉裝糊涂。
  不一會兒,服務負又送來了兩瓶一萬多的紅酒。“天明,媛媛,我們來喝,酒這東西,不喝不行。”葉大偉笑著說道。
  “忠哥,我已經喝很多了,你還是讓史統喝,他喝酒厲害。”陳天明急忙擺手說道。還是讓史統醉,大不了自己再送他回去。像這樣的喝酒,陳天明以前經常遇到過,所以他也知道一些如何避酒的方法。
  酒桌上的敬酒,說可怕不可怕,可不可怕又非常可怕,只要你堅守陣地,不要臉地不喝,別人是不會怎樣給你。可史統就不一樣了,在那邊的他好像聽到陳天明時他的表揚,他大聲地叫道:“天,天明,你,你這話我愛聽,我史統沒什么厲害,就是很多地方厲害。美女,我叫史統。
  我是史統家族的大少爺,我們史統是z國六大家族之一,全國都有生意,資產至少有一百億以上。當然了,我一般是不管這些事情,家里的錢應該比這個還多不會少的。不過,我這個人很低調,一般是不會告訴別人我的身份。你們現在知道了,一定要幫我保密啊!”史統又開始“低調”地宣傳自己了。
  “嘩,原來是史統啊,你好厲害啊,來,你喝一杯。”那個像妖精的白冬梅先是贊揚史統一番,然后叫史統喝酒。喝酒最怕的就是越喝越糊涂,現在白冬梅趁著史統糊涂,老是給史統的酒杯倒滿酒,而她的酒杯卻是空空的。像史統這樣一杯杯滿杯的喝,而白冬梅卻是空杯,不一會兒,史統就喝得一醉,想撲在白冬梅的懷里。
  白冬梅側身一閃,躲過史統,笑著說道:“史統,你喝醉了。
  “我,我沒有醉,來,我們喝酒。”史統的腦袋埋在沙發里,迷糊地說道。
  葉大偉見白冬梅已經灌醉了史統,急忙叫道:“冬梅,你快過來,陳老師很厲害,我和媛媛都搞他不定。”葉大偉也納悶,陳天明不是一般的能喝,自己與江媛媛兩人輪流灌陳天明,但他還是沒有醉,只是身體搖晃一下,沒有像史統一樣,趴在沙發上像條死狗似的。
  白冬梅跟史統敬酒其實沒有喝多少酒,那個史統色迷心竅,喝著喝著自己說什么,他就怎么喝了。
  “喲,陳老板,我來敬你一杯酒。”白冬梅笑著繪自己與陳天明的懷倒滿了酒,然后要跟陳天明喝。
  陳天明苦笑著說道:“忠哥,你們這樣可不行啊,小弟我哪受得了你們三個人的輪流轟炸,你們就饒了我!”
  “不行,你都跟媛媛喝了,怎么不跟我喝?”白冬梅不依地嘟著嘴時陳天明說道。
  “嘻嘻,人家陳老板剛才是跟我喝的,你跟史統板喝”,江媛媛邊說邊拉著陳天明的手臂,然后舉起自己的酒杯要與陳天明喝酒。
  “陳老板,你如果不跟我喝就是看不起我,我可不依。”白冬梅說著說著眼睛好像紅了。
  江媛媛白了白冬梅一眼說道:“陳老板,你別理她,來,我們喝。”江媛媛往陳天明的身上靠了靠,她那胸前的豐滿壓在陳天明的手臂上,讓除天明感覺一團非常強大的柔軟,讓他的心有點撲撲亂跳。
  白冬梅見江媛媛如此,她也不甘示弱地拉著陳天明的另一只手臂,接著用自己豐滿的酥峰壓在陳天明的手臂上,然后嬌嗔地說道:“陳老板,人家不肯,你老是偏媛媛,不跟人家喝酒,人家會傷心的。”說完!白冬梅好像用自己胸前的柔軟繼續擠壓著陳天明的手臂。
  現在的陳天明可以說是痛苦并享受著。兩個如花似玉的美女,用她們的秘密“武器”壓著你。而且是同時刺激著你,那兩種似是一樣的柔,又不像一樣柔軟,讓陳天明的心里沖動,那下面開始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