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927

蝴蝶左使清了清喉嚨,說道:“我讓人跟那個顧客聯系上了,我說我們沒有辦法完成任務,把錢退還給他。另外還告訴他一個方法,讓他在國際秘密雇傭網上下任務,那個顧客已經說了,他準備下一億賞金讓人殺那個人。”
  “呵呵,這樣就好,只要那顧客明天在雇傭網上下了一億賞金的殺人任務,估計很多人去殺那個玄門的掌門了。這下,那個玄門掌門就是想要對付我們花蝴蝶殺手組織,也是沒有空的了。
  而且他慢慢會發現,要殺他的不止是一個組織,由于任務沒有時間,他就會以為我們花蝴蝶也是因為看到那一億賞金而暗殺他的,玄門掌門就會把注意力放在是誰公布賞金要殺他的事情上了。“蝴蝶老花主陰險地笑著。
  兩位蝴蝶花使不由暗贊老花主的老奸巨滑,不,是足智多謀,雖然陳天明發現這次暗殺他的是花蝴蝶殺手組織,但只要顧客把殺陳天明的任務掛在雇傭網上,估計全世界的殺手都想來京城賺那一億,到時,陳天明也不應付不了這么多殺手,他也不會再找到花蝴蝶組織的頭上來。
  “老花主,那個顧客還說了,如果一億沒有人殺得了那人,他會加到兩億,吸引更厲害的殺手過來。”蝴蝶左使得意洋洋地說道。
  “好,我們等到兩億的時候,再去試試。”蝴蝶老花主笑了笑說道。
  蒙面女孩說道:“奶奶,要不我去殺了那人?”
  蝴蝶老花主搖搖頭說道:“不,現在還不是時候,你這幾天抓緊時間把我給你的內力融合為你自己的內力,到時我會派你和蝴蝶左右使倆人一起去,那人的武功就算再高,也不是你們三人的敵手。孩子,那是你當花主的第一次任務,你一定要完成好,且那是兩億,數額不少了。”
  “奶奶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厚愛”,蒙面女孩知道奶奶把花蝴蝶組織交給自己,一定有她的道理。
  “左使,右使,這些年來辛苦你們了,也希望你們以后像以前支持我一樣支持我的孫女。”蝴蝶老花主看著蝴蝶花使說道蝴蝶花使兩人馬上點頭說道:“老花主,你放心,我們一定支持新花主的。”
  “孩子,這段時間你慢慢適應組織,我也會在這里教你,你不要擔心。”蝴蝶老花主說道。
  蒙面女孩默默地點點頭。
  陳天明在宿舍上網的時候,就有人在外面敲門說道:“里面有人嗎?”
  “有人,請進。”陳天明叫道。
  “老師,我來看你了。”一個男人從外面走進來,是虎堂的京城負責人任候濤。
  “候濤,你來了”,陳天明指指自己的床讓任候濤坐。
  任候濤把自己帶來的水果放在桌子上,接著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老師,你就不對了,你來了這么久,也不告訴我一聲。如果不是堂主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找你,我還不知道呢?”
  “堂主讓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嗎?”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他讓我來找你就行了,你讓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任候濤搖搖頭說道。
  “我靠,哪有這樣說話的,我讓你去調戲良家婦女你也去啊?”陳天明沒好氣地罵道。
  任候濤聽陳天明這樣說,兩眼發著青光興奮地說道:“好啊,好啊,這樣的任務好啊,老師,你什么時候派我去?不過我可是說好了,不是十八二十二的美女我可不調戲的啊?”既可以出公差,又可以調戲美女,這樣的美差事上哪找啊?
  陳天明有點惱火地說道:“你就想,有這樣的好事我自己不會去干啊?我要派你去都是讓你調戲芙蓉姐或者如花那樣級別的了。”
  “那,那你找別人,那種級別我可消受不起,要不你找華亭,他上次執行任務的時候連人妖都親,可見他已經百無禁忌習以為常,什么貨色都上了。”任候濤想起上次華亭親那個人妖金二妹的時候就覺得好笑,當時算自己好命沒有華亭跑得快,要不然那“美事”就是自己的了。
  突然,陳天明想起那天許勝利給自己打的電話,于是,他馬上給許柏打電話。“領導中午好,起床吃飯了沒有?”陳天明笑著說道。
  “去你的,我有你那么懶嗎?”那邊的許柏罵道。
  “二舅,你叫候濤過來找我,是不是上次外公說的事情?”陳天明問道。
  “算是!”許柏說道。
  陳天明笑道:“好心你有點領導風范嘛,不要人家說什么你也跟著說什么,這任務應該是你派給我的。”
  “唉,我有什么辦法,他是老子我是兒子,且他是司令級別我才是師長級別,是要被他欺負的了。”許柏嘆了一口氣說道。
  “唉”,陳天明也跟著嘆了一口氣,“說的也是,外公說你傻頭呆腦,他罵你都不敢吭一聲,那就這樣,我會安排的。”
  “什么?那個臭老頭子敢這樣說我,不行,我現在就要給他打電話,天明,就這樣了,你有空再請我吃飯。”說完,許柏掛了電話,估計是要給他老爸打電話了。
  嘿嘿,誰叫你們都當我是廉價苦力,我不讓你們吵一下,怎么對得起國家對得起人民對得起自己呢?陳天明在心里暗笑。他現在正想著許柏被許勝利臭罵一頓的情景。不過,話說回來,自己是要讓虎堂的人暗中調查一下六大家族,特別是貝家,自己正好可以假公濟私。
  “老師,你在笑什么?笑得好像如花啊?”任候濤看著陳天明笑得非常蕩淫的樣子,不由問道。
  “靠,你的眼睛近視了?你老師我英明神武、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哪點像如花啊?”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如果不是說現在是在華清大學,他真想按著任候濤的腦袋打得他變豬頭。他可以侮辱自己的智商,但不可以侮辱自己英俊的相貌。
  “你哪點都像。”任候濤小聲地嘀咕著。他見陳天明一付要把自己吃了的樣子,他可不敢得罪陳天明。論武功,自己不是他的對手,論地位,他也比自己高,而且自己還要他教自己武功呢!
  陳天明不跟任候濤開玩笑了,他正色地說道:“候濤,這樣,你派人調查一下六大家族,特別是在京城六大家族子弟的情況,有什么特殊情況就告訴我。”
  “我知道了,我回去馬上派人調查。”任候濤也不敢跟陳天明開玩笑了。
  “候濤,你來看我就看我嘛,也不要買什么水果,你客氣什么啊?”陳天明掃了任候濤帶來的水果,笑著說道。“你以后要帶,就隨便帶些什么野人參天然靈芝冬蟲草什么的,我也是無所謂的。”
  “咣鐺”,任候濤嚇得從床上摔下來。
  見任候濤走后,陳天明就提著一些水果過去那邊宿舍找小紅,反正這么多水果自己也吃不完。
  “咚咚咚”,陳天明輕輕地敲了一下門,大聲叫道:“有人嗎?”他現在可是吃一塹長一智,不要路小小又在里面洗澡,還是先敲門再進去好一點。
  “老師,你進來啊,你客氣什么啊?還叫得這么大聲,你是不是怕別人聽不到嗎?你這聲音,這算是這棟樓的人也會聽得到的。”里面傳來小紅責怪的聲音。
  陳天明輕輕推開門,走進去笑著說道:“還是禮貌一點好,不要到時造成誤會就不好了。”當陳天明說完這話時,就知道自己說錯了。因為路小小也在里面,且她現在坐在她的床上,臉紅撲撲的,可能是聽到他剛才說的話而臉紅。
  “老師,你又買來水果了?”小紅看到陳天明手上的水果,嬌嗔地說道。
  “呵呵,不是的,是上次那個候濤哥哥買來看我的,他買了很多,所以我帶一些過來給你吃。”陳天明笑著說道。小紅來京城好象還比在九中開心,看來她一點都沒有到新地方的不適。
  其實陳天明不知道,小紅開心的原因就是可以天天看著他,還可以經常跟他在一起聊天、吃飯、睡覺,這可是小紅做夢都在想的事情。
  “小小姐,我馬上拿水果去洗,一會我們一起吃。”小紅開心地對路小道。
  路小小掃了陳天明一眼,接著對小紅說道:“小紅,這可是你老師拿來給你吃的,我可不敢吃。”路小小的聲音里好像有點酸酸的感覺。
  “小小姐,你這是說哪的話,我們是好姐妹,你這樣說就是客氣了,老師,你說對嗎?”小紅問陳天明。
  陳天明點頭說道:“對啊,小小,你這話就不對了,我拿水果來是給你和小紅吃的,以后我帶給小紅的東西,有她的,也有你的。”陳天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樣說,可能是對那天看到路小小的身體而愧疚?
  “陳老師,我聽著這話好像是在敷衍我”,路小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說這樣的話,她看到陳天明對小紅好,心里就不舒服。
  “小小姐,你誤會了,我老師不是那樣的人。你們先坐一會,我把水果洗了大家吃。”說完,小紅拿過陳天明手上的水果,接著放在桌子上,然后挑出幾個蘋果拿到外面的陽臺上洗了起來。
  路小小見小紅不在房間,她就瞪著陳天明生氣地說道:“你剛才是故意那樣說的。”
  “剛才?我故意?”陳天明蒙了,自己剛才說了這么多話,哪知道哪句是故意,哪句不是故意的啊?“小小,我說的哪一句啊?”陳天明小心地問路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