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923

陳天明走出清華大學的校門,就往街邊的小食擋走去。每到夜晚,這里就會擺上不少的小食檔,方便大學生出來吃宵夜。陳天明覺得自己有點肚子餓,本來想叫史統一起出來,但史統說晚上吃的太飽不想吃了,陳天明只好一個人出來了。
  剛走到小食檔,陳天明就感覺到這里的氣氛不對,好象有高手在仰視他。雖然他不知道是誰在監視他,但他的這種高手第六感敢讓他知曉自己處在別人的監視中。
  “老板,幫我來一碗湯圓,”陳天明對一直在那里坐著的老板說道,那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今天的生意好像不那么好,旁邊只是坐著兩個顧客,有兩個人在那邊好像在等車似的。
  “好的,我馬上給你端來。”老板一見有顧客來,笑著急忙去打湯圓。
  陳天明坐在小凳子上,微微打量著四周,旁邊幾個人好像若無其事的,又不像他們在監視自己。
  ”同學,你的湯圓,“老板把一碗湯圓端過來,陳天明伸手去接。突然,老板的手一滑,那碗湯圓居然往下面掉。陳天明急忙接住那碗湯圓。
  就在這時,老板的手一揮,一道掌刃往陳天明的腦袋砍去。
  說時遲啊那時快,陳天明手上的碗突然飛了起來,擋住老板劈過來的掌刃。
  ”啪“,老板的掌刃居然把那碗劈開兩半,端得十分厲害。
  陳天明的身子剛落到地上,剛才在那里吃著東西的兩個年輕人,他們的身體突然一乍,好像身體比原來高了不少,(嘿嘿~難道是傳說中的縮骨功?)。接著他們手上一動,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把鋒利的砍刀,接著他們就向陳天明殺過來。
  他們邊走邊砍刀揮動,那砍刀帶出了一道道強烈的真氣,好象那砍刀并不可怕,可怕地是砍刀上的真氣,如果被真氣碰到,不死即傷。
  “你們到底是什么殺手組織?”陳天明看到他們配合的有條不紊,而且他們沒有戴面罩,但他們的臉面好像已經化過妝,并不是原來的面貌。且從這幾個人的身手來看,可能與上次暗殺自己的人有關。
  由于殺手組織里的殺手是來自各門各派,他們都隱藏了自己的身份,且他們的武功路數也較為復雜,所以一般是看不出他們的身份。陳天明為了引蛇出洞經常跑到外面,沒有有想到讓他給逮到了。
  面前的兩個年前人沒有說話,他們一人攻擊陳天明的上盤,一人攻擊陳天明的下盤,那飛快飛舞的刀刃,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分不清刀還是影。
  陳天明冷笑一下,右手馬上擊出一個大大的真氣盾,“啪啪”兩聲,兩個年輕人砍在陳天明發出的氣盾上,居然不動分毫,且他們感覺自己手上的砍刀被陳天明的真氣反彈,差點就握不住刀柄。
  老板也飛過來,他與那里兩個年輕人一起攻擊陳天明,頓時,陳天明面前飛起一道道的刀刃和真氣刃,道道往他身上的致命之處打去。
  面對著這三個殺手的攻擊,陳天明有點吃驚,上次在學校樹林里暗殺他的三個人武功很高,可面前的這三個殺手武功也很高。他想不到這是哪個殺手組織的,居然有這么厲害武功的殺手,他們的武功與林國他們相差無幾。
  不過,陳天明還是不怕他們的,他已經暗下決心,準備留下這些殺手。于是,陳天明開始發出全身內力,頓時,他的身邊馬上涌出強大的真氣,并向三個殺手卷去。
  同時,陳天明欺身上前,左右開弓,兩手對著前面的兩個殺手就是一掌,(paoshuom網,手機站ap.)“啪啪”又是兩聲,那兩個殺手被陳天明打飛出去。剩下另一個殺手見自己不敵,馬上往旁邊飛去,飛到旁邊等車的兩個年輕人身邊,他把刀一架,架在其中一個年輕人的脖子上。
  “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就殺死他。”那個殺手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厲害,他一出手就是全力,根本沒有時間讓他們使出“蝴蝶三花”的合擊之術。這幾個殺手是花蝴蝶殺手組織派出來的金牌殺手,他們準備今天晚上殺陳天明一個措手不及,但沒有想到陳天明武功這么可怕,比上次那三個金牌殺手描述的還要厲害。
  陳天明佯裝笑道:“你不要嚇我了,我又不是警察,你們要殺他們,關我什么事情?”他邊說邊往那個殺手走去,因為殺手站在那兩個年輕人后面,陳天明一時是殺不了那個殺手。
  “哼,竟然這樣,我就先殺了他們。”說完,殺手就在那兩個年輕人的身上點了幾處穴道。其實,這殺手只是佯裝一下,因為他劫持的那兩個年輕人也是他們的金牌殺手,這次他們來了五個金牌殺手,在等車的兩個年輕人是想在最后的機會里出手。
  “等等,大家都是斯文人,沒有必要打打殺殺嘛,我們有話好好說。”陳天明見那個殺手真的舉起刀想殺前面的那兩個無辜年輕人,不由驚慌的叫道。如果因為自己而讓他們受到傷害,自己的心里也是過意不去。
  “點子太厲害,我們走。”劫持兩年輕人的殺手對前面被陳天明打飛出去的兩個殺手叫道。
  陳天明說道:“只要你們不殺這兩個你去年輕人,我讓你們走。”
  “你說話算話,可不要一會又來追殺我們。”殺手不相信的說道。
  “呵呵,我當然說話算話了,而且你們要搞清楚,要追殺我的是你們,你們不要惹我,我怎么會惹你們呢?你們放這兩年輕人走!”陳天明說道。
  “那好,你接住他們,”說完,殺手用力把他前面的人質其實就是兩個金牌殺手往陳天明那邊一推,他們整個人就往地上甩去,且是前身直摔,如果就這樣倒在地上的話,一定把臉給摔壞了。至于以后能不能泡到妞,那就不知道了。
  陳天明見那兩個人只這樣摔下去,驚慌失措地叫道:“不好,(paoshuom網,手機站ap.)”他急忙沖上前一手一個,扶著那兩個人質。
  剎那間,那兩個本來不動的人質突然抬起手,出手如閃電,他們在陳天明的身上各點了幾處穴道,然后陰笑起來。
  “你,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我好心救你們,你們卻這樣對我。”陳天明驚訝的看著這兩個年輕人,他們不是受害者嗎?怎么成了施害者了?
  “嘿嘿,我們一樣是金牌殺手。”其中一個年輕人得意忘形的說道。他暗中得手,已經忘記這是組織的紀律,不能對活人說出他們組織的秘密。其實這年輕人認為自己和另外一個金牌殺手制住陳天明,現在的陳天明就等于死人一樣。
  “號,你瘋了,胡說什么?還不快點把人殺了。”后面的那個老板樣的殺手生氣的說道。還好經過一場打斗后,旁邊的路人已經跑的跑逃的逃,哪還敢在這里圍觀啊!特別是他們攻擊發出來的真氣,讓一般人根本站不穩。
  陳天明身邊的兩個金牌殺手同時點點頭,他們馬上那個抬起手,那手掌心上立刻涌出一股白色的光芒,那光芒越來越大。這是兩個殺手把全身內力匯集在手上,只要他們在陳天明的身上重重打出幾掌,被他們制住的陳天明一定會活活的被打死。
  “你去死!”那兩個殺手惡狠狠的說道。
  “是嗎?呵呵!”突然,陳天明的手上動了一下,他邊笑邊對著兩個殺手各擊出一掌,他在他們的胸膛上。
  “砰砰”兩聲響,那兩個準備向陳天明下手的金牌殺手被陳天明先一步打得飛出去,他們摔倒在十幾米外遠的地上,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這怎么可能?你明明被他們點住穴道了?”剛才劫持的手手驚訝的對著陳天明說道。剛才他一摔倒那兩個假扮人質的殺手后,就假裝想逃,其實他是沒有逃的,他等那兩個殺手出手制住陳天明,然后他們一起把陳天明殺掉,可陳天明不但沒有事,還把那兩個同伴給打傷了,而且傷的不輕。
  陳天明笑道:“因為我一眼就看出他們是你的同伴。”
  “你是怎么看出的?不可能,”那個殺手不相信的問道。
  “道理很簡單,我們都打起來了,路人都不敢靠近,他們為什么還在那里等車啊?所以,當你劫持他們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們是你們的人,所以我就將計就計了。”陳天明笑著說道。就算那兩個殺手跟路人一樣跑遠,他們也不可能偷襲到陳天明,所以,這幾個殺手的計謀是錯誤的。
  “不可能,我們明明點到他的穴道,他怎么可能還會動?”那兩個被陳天明大的吐血飛到一邊的殺手站了起來,他們也不相信的大叫。他們兩人同時點住陳天明的穴道,就算是其中一人失手,但也有另一個點到了啊?可陳天明怎么還會動啊?
  陳天明說道:“不要說了,我知道你們仰慕我長得帥,所以故意不點我的穴道。”陳天明當然不會告訴他們自己會轉移穴位了,這可是他的秘密武器,已經救了他很多次。像這次這樣,他已經知道對方是什么金牌殺手,回去叫林國查一下應該可以查到他們是什么組織的。所以,陳天明胡說八道。
  “哼,我們才不相信你的話。大家一起上,干掉他,要不然我們都有麻煩。”老板樣的殺手恨聲說道。沒有想到這個陳天明這么精明,故意中計誘他們說出他們的秘密,如果不殺掉他,組織就會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