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921

史統故意大聲的說道:“呵呵,天明,你有所不知啊,剛才我只是跟酒店的人開一下玩笑而已。對了,你認識輝煌酒店的人嗎?”史統急忙轉移話題。
  “我的一個同學在輝煌酒店里打工,聽說是部長還是什么的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史統說道。
  “你今天晚上不是跟你的莊菲菲去約會嗎?怎么了,她放你的飛機嗎?”陳天明語重心長的說道。“史統你不要被人家耍了,莊菲菲擺明不喜歡你,在玩你而已。”
  史統生氣的說道:“陳天明,你不要自以為是,你懂什么啊?那,那是菲菲跟我耍點小花槍而已,女人嘛,開始不就是想考驗一下男人對她的忠誠度,只要男人堅持一下,她一定會向我投懷送抱的。”
  “反正我是警告你,到時你碰到墻可不要哭,失戀也不要來找我,我可沒有時間陪你。”陳天明說道。
  “哼,我史家大少爺會這么差嗎?陳天明,你不要狗眼看人低,我只是不想做生意而已,要不然,我們史家大把的生意等著我去做,我比孟義超那個王八蛋還厲害!”史統大聲的說道。
  “鈴鈴鈴,”史統的手機響了。他拿出手機一看號碼臉上馬上變得溫柔如水,“喂,是菲菲嗎?我是你的史統啊!”
  陳天明一聽史統那嗲聲嗲氣的聲音,感覺自己好想吐,他急忙強忍住喉嚨,不讓悲劇發生。
  “史統,是你嗎?你還在輝煌酒店嗎?”手機里傳來了莊菲菲的聲音。
  “在,在,不,我剛剛離開了,我等你快到點多,見你不來,又打不到你的手機,所以我先回來了,菲菲,你今晚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嗎?”史統擔心的說道。他一直以為莊菲菲沒有騙他,只是因為有事情才不來而已。
  “是啊,我今天有事情,剛想過去你那里又來不了,手機又沒有電了,想告訴你又告訴不了。你吃飯沒有?那貴賓房是不是花了你三萬塊?”莊菲菲的聲音帶點興奮,她故意在‘三萬塊’那里加重了聲音,她就是想要史統多花錢,如果史統還想的話,她會繼續讓史統大出血的。
  史統急忙叫道:“菲菲,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看么不起我?這三萬塊對于我史家大少也來說算得了什么啊?再說,輝煌酒店的老板跟我是朋友,我就算沒有錢給,他也不會要我錢的。”史統吹著牛。
  m的,你認識輝煌的老板才怪啊,還朋友呢?今天晚上人家差點把你給抓了起來。咦,我不是輝煌酒店的幕后老板嗎?史統是我的朋友啊!陳天明想不到史統亂說也有說中的時候。
  “是嗎?那就好啊,你下次再請我吃飯,還是輝煌酒店的貴賓房,洗行嗎?”莊菲菲嬌聲說道。
  史統點頭道:“行啊,當然沒有問題啦,菲菲,你明天晚上有空嗎?明天我請你到輝煌酒店貴賓房吃飯。”
  “這樣,我有空就給你電話,行嗎?”莊菲菲說道。
  “行,行,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你什么時候打都可以。”史統說道。史統掛了手機,就在猥瑣的唱著歌。
  “喂,史統同志,你不要這么淫蕩好不好?現在三更半夜的你不怕隔壁另外一個同志拉頭驢過來踢你啊?”陳天明大聲罵著史統。
  隔壁住的是研究生,他們經常深居簡出,經常搞什么學術研究,搞得自己頭腦發脹神經衰弱,他們經常失眠,要睡一個安穩覺是很難的。因此他們最怕睡著的時候被別人吵醒,所以上次他們才罵史統。
  史統白了陳天明一眼,“天明,誰跟你同志了?我的性取向非常正常,我喜歡我的菲菲,不喜歡男的。”
  “那你也不要笑得那么yd啊,人家莊菲菲是玩你的,你一點也不知道嗎?”陳天明看到史統這個傻孩子慢慢陷入深淵,不得不提醒他一下,要不然到時他失戀了,倒霉的又是自己。
  特別是莊菲菲讓史統點了菜,接著她就玩失蹤,直到2點的時候才開機跟史統說她有事,還讓史統繼續請她。m的,史統的腦袋不是進了水,就是被驢給踢了。難道真如別人所說的,愛情是盲目的嗎?
  “卻,你不要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陳天明,我警告你,你不要跟我搶菲菲。還有麻煩你拉泡尿照照自己,憑你還搶得了我的菲菲?哼!”史統現在就想吃了一百顆偉哥這么興奮,(不吃死他啊?)他一會在床上跳,一會在地上跳,就好像仙人跳似的。
  “樓上的是誰被人割了**在慘跳?”樓下有人在罵,估計他們正在作著美女大美夢的時候,被史統給跳醒了。
  被人一罵,史統也沒有繼續跳仙人跳,不過他還是在那里繼續咧嘴傻笑,一會大笑,一會小聲笑,讓陳天明擔心的不得了。“天明,我太興奮了,菲菲終于主動給我打電話了,還叫我下次再請她吃飯。”
  mm的,如果今天晚上不是自己出面,你沒有3萬塊,我看你還能不能笑得這么淫蕩,陳天明在心里暗罵。
  我是淫蕩的分割線
  第二天,陳天明在華清大學的小道上走著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是許勝利打過來的。“外公,你找我有事嗎?”陳天明按通手機問道。
  “你娘的,我沒有事就不能找你嗎?小兔崽子,你現在當了總教練是不是很牛了,不理我這個老頭了?”手機里傳來許勝利的罵聲。
  “呵呵,我哪會不理你呢?我不理誰也不會不理你這個老頭啊!”陳天明笑著說道。反正他跟許勝利隨便慣了,在他心里,他一直當許勝利是長輩好像外公。
  “呵呵,不過我有點事找你。”許勝利笑道。
  “我就說嘛,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陳天明說道。
  “聽說你這小子越來越牛啦,在京城惹了貝家的人?”許勝利問道。
  “是誰向你告的密?”陳天明反問。
  “這個你就不要管,你在京城搞得這么大動作,不可能沒有人不知道的。你要小心啊,貝康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而且聽說你不但把人家兒子打了,還詐了一億,娘的,你比我當年還很啊!我當年只會打人殺人,不會賺錢啊!”許勝利可惜的說道。
  “那是他們做得太過分,如果不是他們那樣對我的學生,我不會那樣的。”陳天明說道。
  “這個我知道,如果你小子亂來的話,我第一個就崩了你。不過話說回來,小兔崽子,貝家也不是好欺負的,你要小心一點。”許勝利叮囑著陳天明,他一向看好陳天明,還把他當成自己人,他不想陳天明出事。
  “這你放心,我已經派人盯著貝家了,他們要對付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陳天明不敢告訴許勝利有殺手要殺他,免得他擔心。
  “你除了防貝家之外,還有防另外五個家族。”許勝利說道。
  陳天明奇怪了,自己只是得罪貝家而已,為什么要防備另外五個家族。“為什么要防備另外五個家族?”
  “你有所不知,雖然表面看著六大家族是不相關,但他們其實是有聯系的,你還是小心一點好,不要到時陰溝里翻船,被人害也不知道。”許勝利說道。“所以,你要派人調查一下六大家族,以防他們有什么詭計,如果有什么情況,你就告訴我。”
  “咦,外公,我聽你的意思好像不是叫我小心,是在給我分配任務啊?”陳天明腦瓜一閃,覺得許勝利的話有另外一層的意思,他急忙問道。
  “呵呵,一樣的,一樣的。”許勝利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聰明,居然能在自己的話里聽出自己的意思。這兔崽子,難怪得罪了貝家一點也不害怕,原來他比鬼還精。
  陳天明正色的說道:“外公,你還是老實,你找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許勝利頓了頓,說道:“是這樣的,現在六大家族的人好像都在京城,我感覺有點不對,你派人去查一下。”
  “這是虎堂的任務嗎?”陳天明問道。
  “算是,你執行就行了。”許勝利說道。
  “干事,你不是我的領導,許柏二舅才是我的領導,是任務的話也應該他對我說的啊,不是你啊?”陳天明疑惑了,不會許勝利假傳令!?
  許勝利生氣的說道:“你娘的,叫你干點小事你就這么多話說,我是許柏那小子的老頭,我的話他能不聽嗎?再說,我是司令,我還不能管你們嗎?”
  “你的意思是叫我去查一下六大家族,但不一定是虎堂的任務對嗎?”陳天明問道。
  “一樣的,你派人查就行了,不管是用你的人,還是虎堂的人,記住,要小心,不能讓別人察覺。”許勝利說道。
  “什么一樣啊,是私事,我就用自己人,如果是公事,我就用虎堂的人,這完全不一樣啊,我不能用自己的人去干公事啊?”陳天明嚷著。
  “隨便你,反正你派人查就行了,有什么特別的事情就告訴我。記住,這是機密,就是連許柏那小子也不要告訴他,他傻頭傻腦的,萬一泄密了就不好了。”許勝利說道。
  陳天明說道:“二舅是我的領導,他問我,我能不告訴他嗎?”
  “算了,他問你,你才告訴他,如果不問,就不要主動跟他說。這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許勝利說道。
  “我知道了,你還有什么事情嗎?如果沒有的話,那我掛機了。”陳天明邊說邊想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