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919

陳天明愣的原因是這個女人他認識的,她就是跟自己一樣來京城陪學生培訓的郭曉丹老師,上次陳天明他們在輝煌酒店吃飯,因為她是里面最漂亮的女老師,所以陳天明對她有印象,而且史統老要泡她。
  賀平看到面前的郭曉丹也看呆了,這樣的美女在夜總會里真是少見,長長的睫毛向上翹著,大大的美眼涂著微微發藍色的眼影,一身紫色連衣裙,上身腰間掛著長長的藍色流蘇,紫色網眼絲襪,細高跟系帶子的涼鞋,豐滿的前胸似山峰一樣聳立。
  美女啊!這樣的美女就算是在溫柔鄉里也很少見!想到這里,賀平有意思了,不管怎樣,這五萬塊自己是要出了,他喜歡這個美女。
  “是你,郭老師!”陳天明驚訝地說道。
  郭曉丹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心里非常害怕,所以她進廂房的時候不敢看客人,就算是媽咪讓她抬起頭,她也是怯怯地盯著房間某處看,不敢看客人。現在她聽到一個客人叫自己“郭老師”,心里猛地一跳,她急忙轉頭一看,發現旁邊坐著陳天明。
  這個陳天明她是認識的,上次十個老師在輝煌酒店聚會的時候,郭曉丹對陳天明特別有印象,陳天明長得帥是一個主要原因,另外的原因是陳天明不像其它男老師一樣對自己大獻殷勤,所以郭曉丹心里有了陳天明的影子。她在暗想,這個叫陳天明的男老師有點怪。其實郭曉丹的心里就是人家追她,她不在意,可有人不追她,她反而在意了。
  “啊!是你!”郭曉丹看到陳天明,害怕地急忙往外面跑。
  “8號,你跑什么啊?”媽咪見郭曉丹看到陳天明就跑,她知道郭曉丹與陳天明是認識的。媽咪也知道,以郭曉丹這樣的美貌出來兼職做,一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或者需要急用錢。現在郭曉丹跑了,她也心急。剛才她看到賀平比較滿意郭曉丹,眼看到手的錢就飛了。
  “天明,到底是怎么回事?”賀平見陳天明認識剛才進來的美女,不由奇怪地問陳天明。
  陳天明站起來也往外面跑,他邊走邊對賀平說道:“賀平,你先在這里坐,我出去看看,剛才進來的那個女人我認識,她是一個老師。”說完,陳天明就急忙跑出去了。郭曉丹是一個重點中學的老師,她居然出來當小姐,還是什么兼職的,要賣五萬塊的處。想到這里,陳天明就想把事情弄清楚。
  他一出包廂,就忙用內力搜索著郭曉丹。他發現郭曉丹正往夜總會的大門跑去,可能她是因為被自己發現她在這里當小姐,羞愧難當跑出去。
  陳天明急忙跟著跑出去,一出大門,他見郭曉丹正舉手攔一輛的士車。陳天明忙飛過去拉著郭曉丹的手臂叫道:“郭老師。”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你干嘛拉我的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郭曉丹對著陳天明大聲吼著,她沒有想到在這里遇到陳天明,如果陳天明回到華清大學一說,自己的臉面就沒有了。想到這里,郭曉丹更是害怕,她要趕快回去,假裝不認識陳天明。只要自己否認沒有這樣的事情,估計誰也不會相信自己要出去當小姐賺錢。
  “郭老師,你不要騙我了,我認得你。”陳天明說道。“而且剛才你不認識我的話,你不會馬上就跑了。”
  郭曉丹著急地說道:“你放手,要不然我叫警察。”
  “你叫,等警察來了,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重點中學的老師出來當小姐?還要五萬塊的開處費。”陳天明看著郭曉丹說道。他一看到郭曉丹出來兼職做小姐,他就估計郭曉丹是因為某種原因而這樣的,他想幫郭曉丹,但為什么要幫郭曉丹,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陳天明,你到底想怎樣?”郭曉丹見自己沒有辦法瞞騙陳天明,只好認栽了。
  “小姐,你還要車嗎?”出租車司機見旁邊的男女拉拉扯扯地就是不上車,他不由問道。
  陳天明對司機說道:“不好意思,我們暫時不要車了,你忙去!”司機聽陳天明這樣說,便把車開走了。
  郭曉丹生氣地說道:“陳天明老師,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可以放開我嗎?”
  “郭老師,你為什么要出來當小姐?你有什么困難嗎?如果有的話,你可以跟大家說,大家都會幫你的。”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處理,而且我覺得當小姐挺好的,一個晚上就可以賺很多錢。”郭曉丹傷心地說道。如果不是自己等錢用,她哪會出來做這種事情。
  “你不要騙我了,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說,看看我能不能幫你?”陳天明說道。
  郭曉丹搖頭說道:“我剛才說了,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管我干什么?”
  “如果你不說,那我真的把你拉回華清大學去,然后告訴其它老師,讓大家來問你。”陳天明要挾郭曉丹。郭曉丹剛才看到自己就跑,肯定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她出來做這種事情。
  “你,你無恥!”郭曉丹氣憤地罵著陳天明。
  “郭老師,我這個人就是無恥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去夜總會找小姐,從而看到做小姐的你。”陳天明故意冷冷地說道。為了要郭曉丹說出真相,自己是要做一回惡人。“,你為什么要出來當小姐?如果你不說,可不要怪我到處說今晚的事情。”
  被陳天明這樣要挾,郭曉丹只好說道:“我爸爸的腎壞了,要換一個腎,需要3萬,我家里窮拿不出這么多錢,我,我只好出來賺錢。”
  聽郭曉丹說出真相,陳天明的心里一揪,好一個為父賣身的好女孩,這樣的好女孩自己怎么能讓她受到傷害呢?“出來賺錢可以干很多事情的,為什么要出賣自己的清白?”陳天明心疼地說道。
  “你以為我想嗎?”說著說著郭曉丹的眼淚就流了出來,“我爸的病拖不了,如果下個星期我們還籌不到錢,以后就算是有錢也救不了我爸。我聽別人說女人要想賺錢只能是干這個,反正我的命是我爸給我的,我出賣自己的身體又算得了什么?”
  “你可以找一個有錢的人嫁啊!像史統家里很有錢的,你跟他說,他一定能幫你。”陳天明說道。
  郭曉丹搖搖頭,“有很多有錢人想包我,但我不想。我不想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過一輩子,那跟我出來賣有什么區別?反正都一樣,我寧愿出來賣,誰也不認識誰,我在京城賣夠給我爸爸的錢,我就不賣了。以后誰也不知道我出來當小姐。”
  “這樣對你以后的丈夫不公平。”陳天明惱火地說道。
  “我會告訴他我不是處子,如果他不肯接受我就算了。為了我爸爸,我寧愿獨守終生。”郭曉丹咬了一下嘴唇堅定地說道。
  陳天明無言了,想不到看似溫柔如水的郭曉丹是一個這么剛烈獨立有骨氣的女人,她寧愿自己受苦也不要別人的幫助。這樣的女孩,就算自己不認識,也應該幫助她,并且自己還認識她呢!
  “唉,你這又是何苦呢?”陳天明輕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老師,你現在知道我出來賣是什么回事了,可以放開我嗎?我是一個下賤骯臟的人,我準備等過了這半年后,我就辭掉老師這份工作,另外再找工作。”郭曉丹傷心地說道。
  “你不要干這種事情,我幫你。”陳天明說道。
  郭曉丹說道:“我不用你幫,陳天明,如果你覺得我值五萬塊,你可以今晚要了我,我現在還是干凈的。不過,我不屬于你們這些壞男人的,我跟你們只能算是交易關系,你給錢我賣身。”郭曉丹覺得陳天明也不是什么好人,出入那種夜總會叫小姐的男人,一定是壞男人。
  陳天明也知道郭曉丹不會接受自己的錢,要不然她也會找史統幫忙,史統一直在追求她。“好,竟然你這樣說,那我就買了你。”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我不會讓你包我,我只是出來接客而已。”當郭曉丹說著這樣的話,她的身體微微顫抖。她想著以后自己的身子要給一些男人睡,她心里就害怕。可當她想著躺在床上病重的父親,郭曉丹就什么也不怕了。
  “我怎么會包你呢?我又沒有這么多錢,一晚要五萬,一個月可是要5萬了。”陳天明故意嘲笑著。
  “你,你……”,“郭曉丹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陳天明笑道:”我說的是事實,郭老師,你不會是聽到這樣的話就受不了了?那你可是要適應一下,當你看到光著身子你不認識的男人向你撲過來的時候,你是更受不了的。”
  “不,你不要說了。”郭曉丹害怕地捂著耳朵叫道。
  “郭老師,你身上帶有銀行卡嗎?”陳天明問郭曉丹。
  郭曉丹聽了急忙按著自己的掛袋說道:“你,你想要干什么?”郭曉丹還以為陳天明要她給錢,這種情景她在電視上是看過的,當男人掌握了女人的秘密時,他可能會要挾那個女人,要那女人給他錢,或者欺負那個女人。
  “我準備訂你的第一夜,所以把錢匯到你的銀行卡上,你不是害怕不想做生意?”陳天明說道。
  “我,我現在不想賣了。”郭曉丹擔心地說道。她為什么要在京城的夜總會賣自己,就是因為這里沒有什么人認識自己,所以她才放心在這里賣。只要自己賣夠錢救父親,她就會離開這里,回到自己的城市重新生活。但沒有想到,今天她陰差陽錯地遇到了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