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918

史統抬起頭一看,發現來的人是陳天明,他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這樣的事情讓陳天明知道,那以后自己更沒有臉了。于是,史統想著自己付那三萬塊算了,反正是自己點的菜,不能不給錢。
  “天明,是你啊,我還有事,你忙你的!”史統訕訕地說道。
  今天晚上陳天明過來找賀平談點事情,剛好談完倆人準備去夜總會喝酒時,一出來就看到這里吵鬧,陳天明與賀平過來看一下。
  “到底是什么事?”賀平問那個保安。
  保安見陳天明也在,他急忙讓女服務員把事情的的經過說了出來。陳天明聽了心里暗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人家莊菲菲是玩史統的,現在他等到十點鐘了莊菲菲還沒有過來,看他的樣子好像還沒有吃飯。
  “我,我把三萬塊給你們,你們放了我。”史統紅著臉說道。現在他就是想給錢也動不了。
  陳天明見史統也沒有吃點的菜,且史統身上的錢估計是借來的,要不然他不會問自己拿那五百塊。于是,陳天明向賀平使了一個眼色,暗示他這件事情算了。
  賀平點點頭會意,他對保安說道:“大家都認識,這件事情就算了!”
  保安見賀平都這樣說了,而且掌門陳天明又認識史統,他急忙伸手一揮,一道內力打開史統的穴道。
  史統暗暗奇怪陳天明認識酒店的人,但這么多人在這里,他也不好意思問,他急忙帶著兩個手下灰溜溜地跑了。
  賀平揮手讓大家散去,他對陳天明說道:“天明,走,我們去喝酒。”
  “剛才的那個人是跟我住在宿舍的老師,他是史家的大少爺,家里又沒有給什么錢,這次為了泡妞估計是被耍了。”陳天明笑著把史統的事情告訴賀平,賀平也笑了。
  “我們去輕松一下,天天為你這個吸血鬼干活,我都快累死了。”賀平故作生氣地說道。其實他不是氣陳天明,只不過跟陳天明要好,故意跟陳天明斗氣玩而已。他們之間的友情在大學里已經存在的,一直到現在他們都是這樣,大家互相氣對方,可心里把對方看成是真正的好朋友。
  特別是賀平,以前自己在省城里只是一個月拿兩、三干塊錢的工資,一年來工資加獎金都沒有超過五萬,可現在他在輝煌酒店里一年卻能拿到兩、三百萬。他非常感激陳天明,但由于大家之間的友情,所以還是經常斗嘴增加一些快樂。
  “賀平,你這個淫人,是不是要給你找個小姐安慰一下你才行啊?”陳天明邊說邊與賀平下樓。
  “好啊好啊,不過我可是說好了,我只要處子,聽說溫柔鄉里就有,要不你帶我去,反正是你出錢。”賀平興奮地說道。
  “我靠,你還說你不蕩淫,你天天泡在酒色場所,哪里有美女你都知道”整理于paoshuom,陳天明笑罵道。
  賀平冤枉地說道:“你還好意思說,你把酒店交給我管理,你就去玩了。害得我天天要應……,人家客人喜歡在那里玩,我有什么辦法。你也知道了,我們輝煌酒店在立足,是要跟一些人打好關系的,要不然我們輝煌酒店也不可能這么快就成了知名的五星級酒店”。
  “賀平,你老實交待,你有沒有在那里玩過小姐?特別是處子”,陳天明興奮地說道。這個賀平真是蕩淫,拿著公家的錢去找處子”,的,自己老板還沒有這樣的享受呢?
  “沒有,我賀平是那樣的人嗎?”賀平的臉有點紅了。
  “我靠,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啊?想當初就是你帶我看片的,要不然我現在一定是一個非常純情的少男呢!”陳天明白了賀平一眼說道。
  賀平生氣地說道:“陳天明,你不要老提以前看片好不好?
  你一提我就生氣,當時你騙我去租片,但每次都是你先看,有你這樣的純情少男嗎?我靠,我看你還是**呢!”
  賀平帶陳天明到了一間很大的夜總會,他們要了一間小房,然后倆人就叫了一些啤酒,一邊唱歌一邊喝了起來。
  “喲,賀老板,你來了”,一個濃妝艷抹三十歲左右的女人走了進來,親昵地對賀平說道。看她那樣子,好像要把自己的大酥峰壓在賀平的身上似的。
  賀平不耐煩地推開那個女人說道:“經理,你不要站我這么近好不好?我的耳朵好使,你遠一點跟我說話我還是能聽到的。”
  “賀老板,你跟朋友來喝酒啊,要不要我叫兩個漂亮的小妹妹過來陪你們喝酒?”那個雖然說是經理但實質是媽咪的女人嬌聲嗲氣地說道。
  “經理,你就不要介紹你們的那些歪瓜裂棗給我們了,我這個朋友眼界可高呢!”想著陳天明有這么多漂亮女友,賀平氣就不打一處出了,自己好像長得比陳天明英俊瀟灑,自己又專一,但為什么自己卻一個都找不著?難道正如別人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
  媽咪聽賀平這樣說不高興了,“賀老板,你怎么這樣說我們夜總會的小姐啊?我們這里的小姐哪個不是漂亮如花,就像我一樣。”
  “撲”,陳天明剛喝了一口酒,就聽到媽咪這樣說,笑得把酒給噴了出來。”的,如果這里的小姐跟這個什么經理一樣的話,估計這夜總會的老板要跳樓了。剛才陳天明看了這媽咪一眼,除了這媽咪的身材好一點,屁股和酥峰大一點,那面容只是一般般而已。
  “你看看,賀老板,你這個朋友一聽我這樣說,他就激動得想叫我們的小姐了,怎樣?要不我給你們叫兩個最好看的?”媽咪那口才不錯,硬是纏著賀平要點小姐。賀平是輝煌酒店的老板,她是知道的,她知道賀平是一個有錢的主,所以拼命地向賀平推薦自己的小姐。
  “算了,你以前給我介紹的貨色我還不知道嗎?我剛才說了,我這個朋友眼界很高,你就不要來煩我們喝酒唱歌了。”賀平擺擺手生氣地說道。在京城要說女人漂亮就是溫柔鄉了,他今晚來這里只是想和陳天明喝酒唱歌而已。
  媽咪還不死心,她小聲地說道:“賀老板,今晚算你們的命好,今天晚上我們這里來了一個處的,她不是小姐,只是想過來賺點錢,不過要價高一點,開處的這晚要五萬。”媽咪伸出五個手指說道。如果這筆生意做成,她是有%也就是5塊的手續費。
  “五萬塊的處?值不值啊?”賀平聳聳肩膀說道。在這樣的夜總會行情他是知道的,一般的小姐一晚是5塊左右,如果是處的話,可以賣5塊,不過如果年輕或者漂亮的話,可能會價高一點,不過一般都沒有超過一萬塊。像這媽咪說要五萬塊,賀平就不相信了。
  “值啊,我們今天來的這個小姐是兼職的,她也是今天晚上才過來,她跟我們說好的,她有時來有時不來。她可能是家里等錢用,賺夠一定的錢就不干了。她既漂亮又是處子,這個價錢非常值了。如果她在溫柔鄉賣,就不是這個價了。”媽咪大聲地說道。
  突然,媽咪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自己這里的夜總會其實是和溫柔鄉是不同等級一樣的場所,自己怎么能在客人面前提起溫柔鄉呢?這不是擺明把客人趕到那里去嗎?
  “你不要吹了,誰不知道你的嘴里什么東西都可以吹得出來,野雞也可以吹得出鳳凰。”賀平說道。媽咪說得沒有錯,如果是漂亮的處子,放在溫柔鄉可以賣到5萬也說不定,但現在的小姐精得要命,什么貨色就是什么錢,她們有漂亮的資本,是不可能不會到溫柔鄉里去賣的。估計是這個媽咪故意抬高自己的小姐的身份而已。賀平在心里暗道。
  “真的,我沒有騙你。整理于paoshuom”媽咪著急了,“賀老板,如果你不相信,我叫來給你們看一下,如果滿意的話,你們可不要少了我的賞錢。”媽咪就是會做生意,如果那個小姐真賣了5萬塊,她是可以在小姐那里拿五千。如果賀平再給她賞錢,那她就可以拿兩份錢了。
  “好,你叫過來看一下。”賀平見媽咪都這樣說了,他也想看看在這種夜總會里要價五萬塊的是什么樣的小姐,值不值這樣的錢?
  媽咪聽賀平這樣說,高興地跑出去了。剛才來了一些客人,他們一聽那小姐要五萬的開處費,個個都舍不得出五萬塊開處。所以,媽咪才找了賀平這樣的大老板,人家輝煌酒店一天賺的錢,就可以開很多個處了。想到這里,媽咪更是高興地扭著自己的那個大屁股。
  陳天明對賀平罵道:“賀平,你啊你,我都不知道怎樣說你了?人家說男人一有錢就會變壞,這真的是一點不假,你一聽到是處子的小姐,兩眼就發出綠光,恨不得現在就要上了似的。”
  “呵呵,我只是奇怪而已,在這樣的夜總會,一般叫5萬塊的開處費的小姐從來沒有過,我只是好奇看一下而已。”賀平笑著說道。
  沒有過多久,媽咪又扭著大屁股進來了,她高興地說道:“兩位老板,你們要叫的人來了,你們看看值不值,我可不是吹牛啊!
  “媽咪見外面的小姐還在外面磨蹭不肯進來,不由叫道:”你快點進來讓兩位老板看一下啊!”
  過了一會,一個女人慢慢地走了進來,她走到媽咪的身邊不敢抬頭。
  “怕什么啊?女人嘛,都是經過第一次的,你抬起頭來。”媽咪不耐煩地說道。那個女人聽了只好慢慢地抬頭。
  陳天明定睛一看這個要五萬開處的女人,不由愣了一下目瞪口呆了。
  親愛的書有們,你們的書評實在是讓手打員寒心啊!我知道你們看書心切,等不急,所以才跑到別的地方去看……但那書評的確讓人看了很寒心……555……什么事情都不是絕對的,你們說復制人家的,那你就那么肯定他們就沒有復制過的嗎?互利的嗎……凡是無絕對……書有們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