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913

陳天明故意睜開眼睛,然后大吃一驚的說道:“天啊,欣怡,是你啊?我還以為有賊過來打劫呢,所以我才把你控制住的。”陳天明見李欣怡已經出聲,自己是不能再占她的便宜了。于是,他放開李欣怡坐了起來。
  “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是故意這樣對我的。”李欣怡氣得快說不出話來。剛才他偷偷的在衛生間里褻瀆自己的罩罩和小褲,現在又借機會把自己壓在沙發上,且他,他還摸了自己的酥峰。這讓李欣怡又羞又氣,特別是剛才陳天明摸了她胸前一把,讓她猶如觸電一般酥麻。
  “欣怡,你怎么這樣說我啊?”陳天明一臉的冤枉,“我剛才正在看電視,看得非常入迷,你偷偷在我背后嚇我,我哪會想到是你嚇我啊?我真的以為是賊來了的。”
  “你抓賊為什么閉上眼睛,哪有像你這樣抓賊的?”李欣怡生氣的說道。剛才陳天明摸著自己,好像很享受的閉著眼睛。
  陳天明說道:“我,我害怕嘛,我一害怕就不敢睜開眼睛了。”
  李欣怡聽到陳天明還在狡辯,她更加生氣了,她再也不怕被陳天明笑話,“哼,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剛才拿過我,我的衣服,流氓!”李欣怡不好意思說出罩罩小褲。
  “我,我沒有啊!”陳天明急忙大聲的說道。m的,不會是賀平在房間里裝了監控器,可以監控到衛生間里面的情景?如果是這樣,剛才自己就虧大了,為什么自己不看李欣怡在里面洗澡啊?
  “哼,你還說沒有,我剛才看到了,我,我的衣服被你動過了。”李欣怡生氣的說道。
  “我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它掉在地上我把它撿起來而已。”陳天明故意挺了挺胸膛,正色的說道:“欣怡,我陳天明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哪會干這樣的事情啊?”
  李欣怡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你剛才就是想欺負我。”想著陳天明故意摸自己的酥峰,李欣怡的臉紅得像紅柿子一般。
  “欣怡,你長得這么漂亮,是男人見了你都流口水了,”陳天明說道。
  “你不要說的這樣惡心好不好?”雖然李欣怡這樣說,但她聽了心里還是很受用的。
  “欣怡,這不叫惡心啊,這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說完,陳天明淫蕩地看著李欣怡的酥峰,他在暗想,如果再給自己摸一下李欣怡豐滿地酥峰,那該多好啊!
  李欣怡見陳天明還在淫蕩的看著自己,她急忙跑到床上,然后跳上床用被子蓋著自己,讓陳天明看不到她。
  天啊,欣怡這樣做是什么意思呢?難道她在暗示自己。她在床上等著自己,好讓自己撲過去嗎?想著能與李欣怡在床上干那種事情,陳天明的那里又跳了一下。上還是不上啊?是當禽獸還是當禽獸不如呢?陳天明在心里正矛盾著。m的,拼了,大不了再被李欣怡罵自己流氓,反正自己剛才也被她罵了。
  就在陳天明想撲到李欣怡的床上時,房間的門被敲響了。天啊,差點忘了何桃要回來了。陳天明急忙跑去開門,果真是何桃回來了。
  “何桃,你回來了,(paoshuom網,手機站ap.)”陳天明看了一眼何桃手上的袋子。
  “是啊,在超市里買了一些東西,”何桃點頭說道,她掃了房間一眼說道:“咦,欣怡睡覺了嗎?”
  “她,她說她累了,想睡一會,我在那邊看電視。”陳天明忙把事情的起因經過交代了一下,如果讓何桃發現自己調戲李欣怡,估計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在被窩里的李欣怡暗罵陳天明流氓,他剛才明明欺負自己,可卻說得這么正經,但她卻不敢說出剛才的事情,只有裝睡不敢出聲。
  “我也有點累,洗完早就休息,”何桃說道。自己會武功還不覺得什么,可李欣怡不會武功,一個弱女子從m市來到京城,當然是累了。
  “何桃,你買了什么東西?”陳天明拿過何桃的袋子問道。他要看看何桃的女人東西是什么?
  何桃見陳天明要看袋子里的東西,紅著臉急忙要搶過去,“天明,我的東西你不能看。”
  其實陳天明不想看的,但見何桃神神秘秘的,他又想看一下里面是什么東西。他硬著打開袋子一看,不由有點氣餒,因為他看到里面有兩包什么寶的衛生巾。不會,何桃那個來了?陳天明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如果何桃那個來了,那自己這兩天豈不是要給活活的憋死!
  “你看神馬啊?”何桃紅著臉搶過袋子,有點生氣地罵陳天明。
  “何桃,你那個來了?”陳天明緊張加小聲地說道。如果何桃那個真的來了,那自己真的是要馬上坐飛機回m市,好好地泄一下火才行。
  聽陳天明這樣說,核桃的臉更紅了,她生氣的掐了陳天明一下,“你要死了,這種事情你也敢在這里問。如果讓欣怡聽到,我跟你沒完。”何桃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欣怡那邊一眼,發現李欣怡那邊沒有什么響動,她才放下心來。
  “不是啊,何桃,我急啊,如果你那個來了,我可怎么辦啊?我不活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撲哧,”何桃捂著嘴笑了,“你這個流氓,整天就會想著這樣的事情。我,我的那個還沒有來,可能是這兩天,所以我買了防備,不要到時束手無策。”
  陳天明想想也對,上次路小小不就是來了那個沒有衛生巾,還要小紅借她衛生巾嗎?這種事情還是提前準備一下的好。“唉,嚇死我了,我以為你那個已經來了,還好。”陳天明抹了一把冷汗。
  “流氓,你看電視,我去洗澡了,一會我洗完澡,你就要走了,知道嗎?”何桃對陳天明說道。
  “知道了,你快去,我馬上打電話就賀平再給我開一間房。”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于是,陳天明拿出手機給賀平打電話,讓他再給自己再開一間單人小房間。
  見何桃已經進去洗澡,陳天明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女人那個是誰也沒有辦法準確預計的,如果何桃洗完澡后,她的那個就來了,那自己怎么辦啊?陳天明看了一眼李欣怡的床,發現她蓋著被子好像睡著了。
  m的,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現在就跑進衛生間跟何桃xxoo,這樣就算她洗完澡后來那個也不怕了。想到這里,陳天明躡手躡腳的走到衛生間的旁邊,小聲地說道:“何桃,何桃。”
  “什么事?”在里面洗澡的何桃聽到陳天明的叫聲,便把水關了問道。
  “我有急事跟你說,你先開一下門,”陳天明小聲地說道。畢竟李欣怡就在旁邊睡覺,如果把她吵醒就不好了。
  聽陳天明說有急事,何桃哪會想到陳天明的色膽包天啊!她急忙把門打開一條小縫,小聲的問道:“天明,什么事?”
  陳天明透過門縫看到里面脫光衣服的何桃不由暗暗吞著口水,她胸前的那對傲峰高聳入云,“很急的事,我進去再說。”說完,陳天明把手和腳放了進去。
  “不行,你不能進來。”何桃見陳天明想進來,不由急了。但她也不敢大聲叫,怕吵到李欣怡。可她又不敢大力關門,因為陳天明已經把手和腳伸了進來。“天明,你快點出去。”何桃知道了,陳天明哪是有什么急事,他是想進來流氓而已。
  “何桃,你不要吵這么大聲,如果讓欣怡聽到我們這樣,她一定會笑死你的。”陳天明用旁邊的李欣怡來要挾何桃,他知道何桃最怕這個。
  果然,何桃小聲地說道:“天明,你不要鬧了,你快走開,今天晚上我們在那個了,行嗎?”
  陳天明現在知道何桃的那個快來了,他哪會聽核桃的,他用力把門推開,然后溜進衛生間,再把門小心的閂上,“何桃,你大老遠的跑過來看我,也累了,我幫你洗澡!”看著何桃的身子,陳天明哪舍得出去啊?
  何桃全身光溜溜,晶瑩雪白、嬌軟渾圓的酥峰頂端一對顫巍巍、羞怯怯的櫻紅兩點,若隱若現的昂然嬌挺,盈盈一握的芊芊細腰下淡淡黝黑的芳草萋萋,再加上修長優美的雪白**,真的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讓人鼻血狂噴、惹火如熾啊!
  “不要,我不要你幫我洗,你給我出去。”何桃生氣的說道。
  陳天明笑著說道:“何桃,我們都老夫老妻了,你還怕什么啊?”陳天明猴急地把衣服全脫了,然后摟著何桃摸了起來。
  “天明,不要這樣,我們這樣會被李欣怡聽到的。”何桃擔心的說道。
  “不會的,這衛生間的隔音效果好,她在外面不會聽到。再說她已經睡著了,現在就算打雷,她也不會知道。”陳天明捏著何桃胸前的柔軟興奮的說道。就算李欣怡聽到了又怎樣?反正剛才她也被自己流氓,如果她敢說出來,自己下次在流氓她。而且,旁邊有一個美女聽著自己跟何桃xxoo,陳天明就覺得心里特別興奮,至于為什么,他也不知道。
  “啊,天明,你不要摸我了,我忍不住了。”現在陳天明把何桃頂在墻邊,一手摸何桃柔軟的酥峰,一手滑向她黝黑的芳草地。何桃怕自己忍不住要與陳天明在這里干那種事情,于是,她急忙夾著雙腿不讓陳天明繼續摸自己的敏感地帶。
  陳天明哪管何桃的抗拒,他還怕何桃現在那個就來了,如果是那樣,自己真要何桃幫自己弄那里解決熱火了。他用手一插,分開何桃夾緊的雙腿,然后向她那里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