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910

陳天明輕輕的拍了一下小紅的腦袋說道:“你不要亂說,你小孩子懂什么?你快點睡覺!”
  “哼,老是說人家小孩子,我不理你了,我睡覺。”小紅好像生氣的扭了一下嬌軀,在陳天明的懷里找最舒服的地方睡覺。
  看著小紅漸漸入睡,陳天明卻是睡不著,一個嬌美的女孩躺在自己的懷里,自己雖然放過一次火,但沒有做那種實質的事情,心里還是非常想著那種事情。唉,還是練一會香波功再睡!陳天明在心里暗暗的想著。
  練完香波功,陳天明還是睡不好著,沒有辦法的他只好又開始數綿羊了。反而是小紅,她睡得特別香,那小嘴還露出了笑容,可能在夢里遇到什么高興的事情。
  第二天醒來,陳天明打電話讓下面的服務員送早餐上來,他與小紅吃完早餐后,便打電話叫小五過來送小紅回學校,聽小紅說,現在苗茵在她的宿舍里等著小紅幫小紅補課。想不到苗茵愛屋及烏,為了讓小紅拿獎不但特別關心她,還幫她補課。
  送走小紅,陳天明躺在床上舒服的叫了一聲,昨晚自己很晚才睡,現在都沒有什么精神,自己要好好的補一個覺才行了。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陳天明拿起手機一看,是何桃打過來的。“何桃,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課,你怎么不睡懶覺了,是不是想老公我了啊?”陳天明笑著說道。
  “是啊,我恨不得馬上飛到你的身邊,天明,你想我嗎?”何桃突然小聲了,好像怕被旁邊的人聽到似的。
  “想啊,非常加非常的想,何桃,你快點過來我身邊,我要你啊!”陳天明想著何桃那曼妙的嬌軀,凹凸有致的身材,就恨不得何桃現在就在自己身邊,好讓自己好好蹂躪一番,m的,自己忍得太辛苦了。
  “真的嗎?我現在馬上飛過去看你,”何桃嬌聲說道。
  陳天明高興的點著頭,“好啊,好啊,你快點過來,我給你報銷飛機票,”想著何桃下午就能來到自己的身邊讓自己快活一下,陳天明就興奮了。不過,他想著何桃要下午才能過來,自己這半天又是寂寞難耐了。
  “天明,你現在在哪?不會是跟某個美女幽會?”何桃問道。
  陳天明正色說道:“哪會啊?你老公我是那樣的人嗎?我現在宿舍,正在看書呢!你看你老公是個多么積極向上、勇于學習的帥哥啊!”
  “切,我才不相信你,口甜舍滑,”
  陳天明故意大叫一聲,“何桃,你怎么這樣說啊,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你說是不是?”
  “鈴鈴鈴,()”房間的門鈴響了。
  “天明,我想現在就看到你,”何桃對稱天明撒著嬌。
  陳天明也聽到了門鈴,他邊走向房門邊說道:“我也想現在就能看到你啊,但是你哪能現在就到這里來啊,你現在快去買機票,我等你,號碼?何桃,有人來了,我去開一下門。”陳天明打開門后不禁呆了眼。原來,門外站著的正是何桃,她手里拿著手機,兩眼發出憤怒的目光。
  “陳天明,原來你們的宿舍是在輝煌酒店的房間啊,我可真沒有想到,咦,你的書在哪里?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何桃邊說邊走進房間。
  陳天明暗叫一聲好險,還好小紅已經離開酒店了,要不然自己就慘了,估計是會被何桃切了**數年輪。“何桃,你怎么來了?”陳天明訕訕地問道。
  “我怎么不能來啊?我是來查班的,看看某人又沒有做出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我們姐妹的事情。”何桃生氣的說道。
  陳天明見何桃生氣,急忙一把抱住她,就親了起來,另一支手在何桃的酥峰上用力的抓著。陳天明知道,要對付何桃讓她聽話,只有在床上把她xxoo了,她才會服軟。而且陳天明昨晚已經忍了一夜,下面難受的要命,現在何桃來了,正好把她就地正法,解決自己的需要。
  “陳天明,你要干什么?”何桃紅著臉罵道。
  “何桃,我們都是老夫老妻了,你還害什么羞啊?我們上床去!噢,你是說沒有關門嗎?我現在就關。”陳天明邊說邊要用腳關門,他現在的兩只手正上下摸著何桃,哪有空關門?
  何桃生氣的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不要鬧了,你快放開我。”何桃想推開陳天明抓自己酥峰的手,但哪推得開色急的陳天明。
  “何桃,我這些天好想你啊,我都快要爆炸了,我們上床!”陳天明興奮的說道。
  何桃見陳天明越說越離譜,她真想把陳天明的嘴堵上不讓他亂說話,“天明,欣怡還在后面呢?你快放開我,不要讓她笑話。”
  “欣怡?欣怡也來了?”陳天明楞了一下,何桃跟李欣怡來干什么?難道李欣怡想通了,想加入自己這個大家庭?她們見自己在京城寂寞難耐,所以何桃和李欣怡過來陪自己兩天,跟自己大戰一千回合?想道一會可以在床上跟李欣怡何桃玩三個人的游戲,陳天明就興奮了。
  “喲,我知道你們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但也不要這樣啊,”李欣怡在外面紅著臉說道。
  陳天明不好意思的松開何桃,訕訕的說道:“欣怡,你來了。”
  何桃紅著臉瞪了一眼陳天明,罵道:“都是你,害得我被欣怡笑話。”
  “天明,我跟何桃代表學校過來看小紅,當然了,我是看小紅的,何桃就不知道看誰了,”李欣怡笑著說道。
  “欣怡,你不要取笑我了,是誰搶著要這個名額來京城的,還聽說有人差點威脅校長了,說不給她來就跟王校長沒完。”何桃怪聲怪氣的說道。
  李欣怡被何桃揭穿自己的底細,不由小臉一紅,跺著腳罵何桃,“何桃,你不要亂說,王校長考慮要一個學校領導過來,我又是女的,過來可能會方便一點,所以才派我過來的。反而是你,硬說自己自費過來。”
  “對,我就是想他才過來,我敢承認,就是有些人想了也不敢承認。”何桃干脆什么也不怕大聲的說道。
  陳天明見這兩個人在門口說來說去影響不好,便對她們說道:“你們進來再!”
  何桃進去后看了看房間,說道:“天明,想不到你還挺會享受,住五星級酒店啊!欣怡,好像學校沒有報銷,你要看緊一點,不要讓某人假公濟私虧了學校。”
  “這是我自己出錢的,反正這酒店是我同學開的,他可以給我打折,也不要多少錢。”陳天明說道。
  “欣怡,竟然這樣,那我們這兩天就住在這里了,反正有人出錢,我們就不住一般的酒店,你也不要為這次的差旅費而擔心,我們身邊不是有個冤大頭可以幫我們出錢嗎?”何桃笑著對李欣怡說道。
  陳天明白了何桃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何桃,你可以用詞準確一點嗎?什么冤大頭?你叫我什么帥哥猛男我是沒有意見的。”
  李欣怡也很滿意這房間的豪華,但想著要陳天明出錢,心里過意不去,“何桃,這好像不好?”
  “有什么不好?反正天明愿意,心里高興為我們這兩大美女服務,天明,你說是嗎?”何桃轉頭問陳天明。
  陳天明見何桃這樣說了,他哪能落老婆的面子,他急忙點頭說道:“對,欣怡,你就不要擔心,你和何桃在這里住,還有這兩天你們就在這里用餐,我跟賀平說一下,到時再一起結帳就行了。”
  “對了,小紅現在哪?我們去看她。”李欣怡想起這次來京城的任務。
  “她今天上午要補課,中午的時候,我再接她過來這里,我們一起吃飯,”陳天明說道。
  “那好,我們中午跟她一起吃飯。”李欣怡說道。
  陳天明奇怪的問何桃,“何桃,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找到這來了?”
  “我想給你一個驚喜的,所以今天一早就打電話問了阿國,騙他說有事情找你,他說你可能昨晚在輝煌酒店跟賀平一起吃飯,所以我打電話問了賀平,他說你在這里了。”何桃得意的說道。
  其實何桃不知道,陳天明被她嚇得快暈倒了,還好陰差陽錯,小紅先走一步,如果讓何桃遇上,自己就算跳進女浴堂里也洗不清了。呵呵,還好自己平時沒有做什么虧心事,要不然老天爺不會幫自己啊!
  m的,以后要交代賀平林國他們說話小心才行,要留一個心眼,要不然自己真的被他們害慘了。
  陳天明馬上打電話叫來服務員,把里面的被單什么的全換過,好讓何桃與李欣怡休息。“何桃,你先過來一下,”陳天明把核桃拉到一邊小聲地說道。
  “你有什么話不能當著欣怡的面說嘛?你這樣會讓欣怡又笑話我的。”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
  “何桃,我在隔壁再開一個房間,你一會過去陪我好嗎?”陳天明著急的說道。如果讓何桃與李欣怡在這里休息,自己的熱火怎么能消啊?
  何桃哪會看不出陳天明想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呢?她紅著臉微微搖頭說道:“現在不行,大白天的,我跑到你的房間去,她一定會知道我去你那里干什么。你,你要的話,就等晚上,我晚上會再偷偷過去陪你。”何桃剛才被陳天明摸了幾下,身體也有點某種沖動,但想著李欣怡就在旁邊,她又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