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891

“啊!”孔佩嫻拼命的叫著。她現在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大錯不應該叫陳天明馬上放手而是自己先站好再叫陳天明放開手。現在可好了陳天明把手放開自己就繼續往下面摔了。
  就在孔佩嫻將要摔倒在地上時陳天明猛地蹲下一手摟著孔佩嫻的細腰。唉畢竟這個女人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師自己讓她摔倒在地上的話是說不過去的。
  孔佩嫻已經嚇得驚慌失措她用兩手緊緊勾著陳天明的脖子手上的講義也不知道什么時候給丟了。
  看著面前的這個漂亮老師陳天明的心弦突然震動了一下。她面色白皙肌膚嬌嫩眼睛顯得有點大透露出聰慧的目光整個人顯得無比的恬靜、平靜。透露出一股書香氣息。要命的是可能她害怕自己摔倒她現在拼命摟著自己的脖子她那柔軟豐滿得酥峰緊貼著自己讓陳天明心里產生了一陣灼熱且那下面的好像要啟動了。
  “你你放開我。”孔佩嫻也感覺到自己與陳天明身體的曖昧緊貼她生氣地叫著。
  “老師你站好沒有?不要我一放手你就又摔下去這次我可是沒有本事再把你拉起來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我這樣哪站得起來你快把我拉起來。”孔佩嫻說道。
  陳天明孔佩嫻拉了上來不過這次孔佩嫻的身體更是貼的他很緊特別是她高聳的酥峰撞著陳天明的身體讓他在心里不由興奮的呻吟著。
  “你你是故意的。”已經站好的孔佩嫻氣的雙手握拳如果不是考慮自己是老師且陳天明又長得高大威猛孔佩嫻真想痛打這個占自己便宜的流氓。特別是剛才他故意拉自己起來讓自己柔軟的那里撞著他想到這里孔佩嫻就更恨陳天明了。
  “老師我以為你上課上的好你這人就很講道理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你一點也不講道理。”陳天明說道。
  孔佩嫻生氣的說道“我哪里不講道理了?”
  陳天明說道“剛才明明是你摔倒我好心扶你起來可你卻罵我流氓說我占你便宜我哪有啊?”
  “那那你為什么故意撞倒我?”孔佩嫻不服氣的說道。
  “老師我哪是故意啊是我剛走出門口你就沖過來我要躲也躲不及啊?”陳天明說道“而且你叫我放手我不是放手了嗎?”
  “你故意想摔我”孔佩嫻說道。
  陳天明無奈了“我哪是故意想摔你啊?我是那樣的人嗎?”
  “你就是我叫你放手你就放手嗎?還有你剛才為什么摟得我那么緊?”說到這里孔佩嫻更加生氣了。
  “唉我現在才知道女人是不講道理的剛才是你緊緊摟著我的脖子不放手我招誰惹誰了?”陳天明不想跟這個女老師說下去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呢?
  聽陳天明這樣說孔佩嫻想想也是自己一直就被陳天明算計中所以自己怎么說都說不過他。
  陳天明見孔佩嫻不說話了他便蹲下來撿自己掉在地上的書。孔佩嫻見自己的書和講義也掉在地上也蹲下來撿了起來。
  陳天明抬頭想站起來時就發現蹲著的孔佩嫻正對著自己她今天穿了一件圓領的短袖紅格子那圓領不高現在因為孔佩嫻半蹲著身子上衣更是向前傾斜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一片。
  “嘩好白啊!”陳天明在心里暗暗贊嘆著孔佩嫻雖然不講道理但她的身材確實不錯難怪史統一見孔佩嫻就流著口水上課。陳天明透過衣領看到孔佩嫻那深深地乳溝讓他好想一探芳澤。
  “哼”孔佩嫻急忙用手按著領口站了起來。她已經氣得要命了但陳天明只看自己又沒有什么流氓的動作讓她無法對付他。
  陳天明見孔佩嫻站了起來他也拿著書站了起來。不過他還是盯著孔佩嫻的胸前看好像欲言又止。
  “是不是要我挖你的眼睛出來才行?”孔佩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盡量控制著自己心中的怒火。
  “老師你胸前的那本書是我的你可以還給我嗎?”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m的如果不是你撿了我的書我才懶得看你呢!
  孔佩嫻低頭看著胸前的書發現果然上面的那一本書不是自己的于是她拿著上面的那本書砸向陳天明罵了一聲‘流氓’便轉身離去她氣得想要去辦公室拿東西都忘了。
  “無理取鬧!”陳天明瞪了一眼孔佩嫻離去的背影在心里暗暗說道。
  回到自己宿舍門前的孔佩嫻發現苗茵的房間里沒有人便生氣的敲著門。“苗茵開門我受不了了。”
  苗茵也是剛好上完課回來由于她在研究所還有一點工作所以那十個學生的課是由她主要輔導但還有另外一個大學教授輔助輔導。當她聽到孔佩嫻在門口外面憤怒地叫著時不由打開門問道“佩嫻你今天怎么了?這不是你啊你平時很溫柔嫻靜的?”
  “苗茵我要給人氣死了嗚嗚嗚”孔佩嫻咬著牙把書丟在一邊然后撲到苗茵的懷里哭著。
  “怎么了是不是有人非禮你了?”苗茵見孔佩嫻這樣子不由擔心起來。“你快說誰敢欺負我們的孔大小姐我看他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了。”
  “那那個人是精神上非禮我我我沒有證據抓他。”就是因為這樣孔佩嫻才氣陳天明好像非常聰明一直占自己的便宜但自己又拿他沒有辦法。
  苗茵說道“就算他是精神上非禮你你也可以教訓他啊!佩嫻你可以叫人教訓他。”如果苗茵知道孔佩嫻所說的那個人是陳天明的話估計她是不會這樣說了。
  “不我要親手教訓他讓他知道我的厲害!”孔佩嫻臉色一變冷冷地說道。
  “你教訓他?你又不會武功人家是一個男的你怎教訓他啊?”苗茵奇怪了。
  “哼他不是喜歡我嗎?那我就勾引他讓他深深的愛上我然后我再拋棄他。”孔佩嫻惡狠狠地說道。
  苗茵推開孔佩嫻摸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咦你又沒有發燒啊?”
  “苗茵你干什么?”孔佩嫻道。
  “佩嫻這話應該我問你你今天怎么了哪有這樣報復人的?這樣你可能會陷進去害了自己。”苗茵一臉擔心她感覺今天孔佩嫻是跟以前不一樣平時一些登徒子騷擾她她是不會理睬更不會說怎樣教訓別人因為孔佩嫻是一個不仗勢欺人的人她一直強調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但這次可不一樣他不但要教訓那個人而且還說要勾引那個人再拋棄他這叫什么事啊?
  “哼誰叫他那樣欺負我害得我在課堂上丟臉而且課后又故意設計占我便宜讓我有氣也發不出來。”孔佩嫻惡狠狠地說道。
  苗茵嚴肅地說道“佩嫻你說的這個是什么人?他是干什么的叫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只知道他是一個學生應該是中文系的他的文學功底好經常在課堂上落我的臉。”孔佩嫻生氣的說道。如果孔佩嫻這話讓陳天明聽到的話真的是叫冤枉啊他只不過是落一次孔佩嫻的臉哪是經常啊?
  “一個男學生?佩嫻你這樣做合適嗎?”苗茵有點擔心。
  “我不管誰叫他故意占我便宜?苗茵你知道嗎?他今天在課堂上說我沒有談過戀愛沒有擁有過愛情你說我氣嗎?”孔佩嫻說道。
  苗茵笑道“你是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擁有過愛情啊!”
  “苗茵你怎么也幫他啊?你是我的好朋友你要站在我這邊的。”孔佩嫻埋怨著苗茵。
  “好我站你這邊不過佩嫻你千萬不要玩出火來要不然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苗茵提醒孔佩嫻。她知道孔佩嫻表面看似平和但決定的事情別人是無法更改的就算她的父親也不可以。
  “我知道了苗茵你就放心!那個學生的一點道行哪是我的對手我也只是教訓他一下而已我要讓他知道什么叫愛情。”孔佩嫻說道。他想起陳天明說愛情是要擁有如果精神上的愛情不算是真正的愛情那她就讓陳天明嘗嘗不能擁有的愛情讓他生不如死痛苦的知道自己的錯誤。
  現在的孔佩嫻給陳天明氣壞了她哪管這種辦法對不對這樣對付陳天明會不會害了自己。他只是想讓陳天明知道自己的錯誤愛情是可以有多種的不想他那種流氓式的愛情一定要擁有對方。還有那個叫史統的學生一看就是專門欺騙女性的色狼。那個占自己便宜的學生也是那樣不過他隱藏得深讓人一時發現不了而已。
  苗茵看著孔佩嫻無奈地搖搖頭一向高傲看不上身邊男人的孔佩嫻可能已經喜歡上了那個男學生要不然她是不會這樣的。只是高傲的她可能感覺不到而已她一心想著讓人家喜歡自己可能她卻一早就喜歡上人家了。想到這里苗茵剛才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自己沒有必要為孔佩嫻擔心他孔大小姐別人是傷害不了的除非是心理上的傷害。
  “流氓你就等著后悔!”孔佩嫻在心里罵著陳天明。
  “哈欠”在外面的陳天明打了一個大噴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