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890

一些學生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大部分人都說這就是柏拉圖式的愛情。
  陳天明聽了大家的述說后便轉頭問孔佩嫻“老師你可以說一下這是什么愛情嗎?”陳天明反客為主問起孔佩嫻這個老師問題來了。
  孔佩嫻見陳天明問自己她不得不回答“我覺得這是柏拉圖式的愛情。”
  “那老師贊成這樣的愛情嗎?或者說老師你覺得這種愛情怎么樣?”陳天明突然問道。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想讓這個老是咄咄逼人的女老師出一次丑。
  “我對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的愛情非常贊賞可以說他們的這種愛情深深地打動了我。”孔佩嫻大聲的說道。她上的文學課提倡言論自由只有大家暢所欲言說出自己的
  觀點然后大家再綜合分析這樣才能更好的提高自己的文學水平。而孔佩嫻這種上課方式挺受現在的大學生歡迎所以聽她課的人也不少。
  “我想冒昧的問一下老師老師你談過戀愛嗎?或者說你擁有過愛情嗎?”陳天明狡黠地說著。
  孔佩嫻的臉馬上紅了她現在覺得陳天明比史統更色狼史統是胡說一下沒有引起對少人注意。可陳天明卻是根據自己提出的問題來調戲自己像這樣高水平的調戲更讓自
  己生氣。
  “我我拒絕回答你這個問題”孔佩嫻生氣的說道。她決定了一會讓學生查一下這兩個學生是哪個班的到時給他們穿小鞋。
  “我估計老師是沒有談過戀愛或者時沒有擁有過愛情。”陳天明好像沒有感覺到孔佩嫻的生氣他還笑著對孔佩嫻說道。
  “你你為什么這樣說?”孔佩嫻的臉更紅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說得那么準好像把自己看透似的。
  嘿嘿我當然知道了。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像你這樣的美女如果你有男朋友的話你男朋友肯定不會留著不下手。陳天明在心里偷偷笑著。
  陳天明對大家說道“至于為什么?我是有道理的。像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這‘永遠不見面’的愛情對于現在我們年輕人來說是很難做到的因為真正的愛情就是要
  真正擁有對方但自己的戀人就在身邊卻不能在一起這還叫我們怎活啊?同學們你們說對嗎?”
  “對啊對啊自己有女朋卻不在身邊只能看不能擁有這叫什么事啊?”史統馬上那個接話以表示自己的水平跟陳天明差不多。
  “愛情就一定要互相擁有嗎?”孔佩嫻沒有想到在自己的課上竟然跟學生聊起這么敏感的話題而且還是跟男學生。但是陳天明居然反駁自己自己就要擊敗他。
  陳天明微微一笑“如果大家沒法見面或者兩人身體有問題、不能相互擁有的話這是可以理解的。”同學們聽到“身體有問題”都笑了起來特別是史統笑得很曖昧。
  陳天明繼續說道“但是這些都沒有像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他倆就住在附近一個單身漢一個寡婦為什么還搞一個這種‘永遠不見面’的愛情呢?特別是在現在還出現
  這種事情的話是不可以理解的。
  《全唐詩》里的詩歌《金縷衣》中曾寫道‘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喜歡一個人就要大膽的表達出來珍惜她。‘莫待無花
  空折枝’如果等到少女年老色衰或者羅敷有夫之時那就后悔了沒有‘花’‘折枝’又有何用呢?”陳天明嘆了嘆口氣。
  “最后梅克夫人由于種種的原因精神垮掉了在精神病院里走完她得生命之路而柴可夫斯基雖然后來成名但他精神上的創傷一直沒有愈合也是郁郁而終。這可是一場凄美
  的愛情但這種愛情也是我們往往不能接受的愛情。”
  孔佩嫻問道“這位同學如果是你你應該怎樣呢?”
  “如果是我當愛情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就轟轟烈烈的去愛絕不讓它消失也絕不讓愛情成為后來的遺憾!”陳天明大聲的說道。他的這番話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陳天
  明本來就長得英俊又這樣大聲的說著愛情宣言讓一些女生暗暗心儀。
  “對自己喜歡的美女就要泡絕對不能放過不是有句名言嗎?寧可錯殺一萬不能放過一人嗎?”史統又站起來賣弄自己的才學。
  “愛情騙子。小說整理發布于
  ”一些女生聽到史統這樣說大聲的罵著史統。
  “我我只是說說而已我這個人很專一的。”史統訕訕地坐下來。陳天明聽了史統的這番話感覺自己的胃部舒服想吐了。
  孔佩嫻雖然覺得陳天明說的有點道理但她心里就是很不舒服她認為是不能讓陳天明站在上風于是她問陳天明“按照你這樣說愛情就只是在一起的擁有而不是精神上
  的擁有了嗎?”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對愛情的看法也是一家之言不全面的。曾有人疑問在現在的社會里還有愛情嗎?我個人認為在現在的社會里愛情還是有的。‘問世間情
  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動物都有愛情何況人乎?古時候的梁山伯與祝英臺不也是一個蕩氣回腸的愛情故事嗎?你們又有多少人為他們的愛情故事而流淚呢?”
  “那你剛才為什么那樣說?”雖然孔佩嫻飽讀經綸但對于愛情的理論哪能說得過陳天明這樣的愛情高手。她還沒有男朋友可陳天明卻有十來個女人了。
  陳天明接著說道“我不排除要精神上的愛情但也不排除要擁有的愛情因為這是緊密相連的只有兩者結合才是真正的愛情。”
  “那那你剛才為什么那樣說我?”孔佩嫻生氣的說道。
  “我說老師怎么了?”陳天明故意裝糊涂。
  “你你說我沒有談過沒有擁有過”說到這里孔佩嫻就氣了。在大學里連校長見了她都不敢得罪但這個男學生卻三番四次的得罪自己而且還是在課堂里當著這么多
  學生。
  陳天明說道“偶原來老師說的是這個啊!我是這樣想的如果老師有談過戀愛互相擁有對方的話可能就不會只說精神上的愛情了。當然了我剛才說了這只是我的個人
  認為可能說的不對也有可能是老師已經結婚擁有愛情了。”
  “你才結婚呢!”孔佩嫻罵道。
  “嘩原來美女老師還沒有結婚啊?”史統興奮的說道。
  “鈴鈴鈴”下課的鈴聲剛好響了孔佩嫻氣呼呼的拿著自己的講義走出教室。
  史統站起來拍著陳天明的肩膀高興的說道“天明不錯你已經有一點我的真傳了以后繼續努力我看好你。”
  “帥哥你是哪個班的怎么我以前沒見過你?”一個花癡似的女生跑到陳天明的面前問道。
  “我也沒有見過你。”陳天明見下面的可沒有必要聽便站起來想走。
  “帥哥你別走啊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那女生著急叫道。
  陳天明故意聽不到快速的離開。
  史統走到那女生的身邊說道“美女其實他剛才說的話都是我平時跟他說的你有什么不懂得可以問我如果內容深奧的話我們可以慢慢研究的。。。”
  陳天明拿著書快步往下面跑去想不到現在的女大學生這么開放好像以前自己讀書的時候都不是這樣的當時只有男生問女生的班級和姓名哪有像現在這樣女生問男生的。
  就在陳天明剛走到一樓出門轉彎的時候前面突然跑過來一個人。
  “啪”跑來的人哪撞得過陳天明啊那人被陳天明撞得往后倒眼疾手快的陳天明急忙抱著那個人的腰以免那人摔到后腦出現腦震蕩。
  “是你?!”陳天明與那人異口同聲的叫道。
  原來跑過來的人是孔佩嫻。孔佩嫻本來是要回宿舍的但她想著要到中文系辦公室拿東西又急忙往回跑但沒有想到剛跑到一樓就跟人撞上了而且被那人撞倒。還好那
  人懂得拉住自己沒有讓自己摔倒。
  不過當孔佩嫻看到拉著自己的人是陳天明時她的火氣就起來了。這個壞學生故意把自己撞到接著就想趁機占自己的便宜這樣的事情自己見得多了。想到這里孔佩嫻
  才發現陳天明不是拉著自己而是抱著自己的小腰現在他的身體幾乎是跟自己的身體貼在一起。特別是一股男人的體味往自己的鼻子撲過來讓她心慌意亂。
  “你這個流氓你放開我要不我就叫人了。”孔佩嫻大聲的罵著陳天明。
  陳天明本來是好心抱著被自己撞到的人至于撞到誰他開始是不知道的。現在他看清是上自己文學課的那個老是瞪自己的野蠻老師他也生氣的放開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