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889

“大家靜一靜我們現在上課了。”
  史統回過頭看到漂亮的孔佩嫻不由興奮地坐好四平八穩比小學生還聽話。
  孔佩嫻狠狠地瞪了史統與陳天明一眼接著拿出自己的講義上起課來。
  陳天明覺得孔佩嫻的課講得不錯很有文學功底好像她的學識已經達到老教授的水平這讓陳天明感到驚訝他感覺孔佩嫻的年齡好像跟自己差不多怎么她會這么厲害啊?不過陳天明想想也覺得沒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了華清大學是一個出人才的地方聽說在府中里就有很多學生是跳級直線考大學。
  就像小紅聽她說她已經自學完了高中的課程今年完全可以參加高考只不過怕是不夠牢固考不上最好的大學華清大學而已。想小紅這樣的學生估計在全國有大把人他們可能比小紅更早跳級。
  陳天明看著史統兩手合在一起坐得端端正正的樣子不由得小聲問道“史統你聽得那么入迷感覺這個老師上課怎樣?她講這個《紅樓夢》中賈寶玉的形象你覺得怎樣?”
  “《紅樓夢》?賈寶玉?”史統蒙了自己剛才只是盯著美女老師看哪會聽到她在說什么呢?
  “是啊你剛才不是很認真地聽嗎?”陳天明奇怪了。
  “切我不是早跟你說過嗎?我來這里上課是泡妞又不是真正的上課。再說了我們半年后又不要考試大學就會給我們發個什么結業證的你至于這么假正經的上課嗎?”史統一付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天明不是我不提醒你少壯不泡妞老大徒傷悲啊!到時你不要找我哭就行了。”
  陳天明笑道“有你這樣的嗎?”
  “當然了你如果現在問我教室里哪個女孩漂亮我能馬上告訴你至于老師上什么課你就不要問我了。”史統沒好氣的白了陳天明一眼“你不要煩我我還要看美女呢!”
  正在講課的孔佩嫻見陳天明與史統在說話她就生氣了。本來她就想抓陳天明與史統兩人的痛腳現在看到陳天明他們說話便氣憤的指著陳天明與史統說道“那兩位同學你們在下面說什么話?你們是哪個班的叫什么名字你們有聽我上課嗎?”
  史統見孔佩嫻生氣他假裝不關自己的事情似的對陳天明說道“天明老師叫你了你站起來說話!”
  陳天明站起來說道“老師我們有認真聽你上課的。”
  “那好生死與愛情是文學的兩大話題你來說一下賈寶玉的愛情。”孔佩嫻見陳天明還敢頂嘴心里更是生氣。
  “天啊愛情這玩意我懂老師怎么不問我呢?”史統后悔剛才自己為什么不先站起來好在孔佩嫻的面前表演一下自己的知識淵博學識過人。于是史統是不會放過自己表現的機會他馬上站起來對孔佩嫻說道“老師這么深奧的問題還是我來他不懂得。”
  “那好你”孔佩嫻當然不會放過兩個人一起整的機會。
  史統清了清喉嚨用手撥了一下掉到額頭上的頭發在一手扶著桌子一手插著腰做出一個自以為很瀟灑的姿勢再大聲的說道“愛情就是男女之間的感情它不分時間不分年齡不分國界不分地位例如說一個女老師也可以和一個男學生產生愛情。”史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孔佩嫻也可以和他產生愛情。
  孔佩嫻看著史統色咪咪的眼神哪會不知道他心里的齷齪想法呢?如果不是說現在是教室孔佩嫻真想一腳就把史統給踢下樓去。像這樣的色狼少一個就是對姐妹們的安全多一份保障。
  “這位同學你是不是發燒腦袋糊涂了我是問賈寶玉的愛情?!”孔佩嫻咬牙切齒的說道。在這兩個色狼的面前他沒有辦法保持自己優美的教師形象。
  “哈哈哈”教師那些男同學一早就看史統不順眼人家泡妞就泡妞哪有像史統全世界的泡妞?現在聽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說史統他們當然配合的大笑起來。
  史統不好意思灰溜溜的坐下來孔佩嫻要他說賈寶玉的愛情他剛才都沒有聽課而且書也沒有看哪會說什么賈寶玉的愛情?他有看過電視《紅樓夢》也知道賈寶玉是一個娘娘腔但要分析他怕自己會丟人現眼。
  陳天明見孔佩嫻那殺人的眼神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回答問題估計孔佩嫻就會罵他們兩人了。m的自己又沒有泡她又沒有跟她結仇她怎么對自己有敵意呢?而且好像調戲她的是史統冤有頭債有主她應該找史統才對啊。
  “老師剛才那個同學先談一下對愛情的理解是可以的他可以先談愛情的理解在引論賈寶玉的愛情。”陳天明為史統解釋著。
  史統聽陳天明這樣說急忙點頭說道“對啊對啊我就是這個意思。”
  “有他這樣理解的嗎?什么女老師與男學生的愛情?”說到這里孔佩嫻的臉紅了只把那些男同學看的怦然心動他們恨不得現在就跑上講臺跟孔佩嫻發生愛情。這些男同學很多的心思都是跟史統一樣過來泡妞的中文系和英文系的美女多他們是知道的。
  “那我來說一下”陳天明頓了頓說道。他也覺得剛才史統太色狼了一點。他看了看一下自己的手機說道“愛情是異性男女兩人之間已互愛為前提建立在生理、心理和倫理道德之上的極真、極善、極美的人類最純潔最美好最真實的一種情感。它是異性之間在相互吸引、相互愛慕的基礎上導致心靈的共鳴而發展起來的一種相對穩定有持久深厚又愉悅熱烈又親密和諧又純潔的情感及其體驗。”
  “嘩天明你這么厲害說得那么多”史統羨慕的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呵呵我剛才在你起來的時候用手機上網查的資料。”
  “我靠我怎么沒有想到呢?”史統現在連想死的心都有了這么簡單的問題自己怎么就沒有想到呢?還被美女老師說自己腦袋糊涂了。
  “那賈寶玉的愛情呢?”孔佩嫻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厲害把愛情的定義給說了出來。不過她是不會就這樣放過陳天明。
  這下陳天明手機放在一邊自己說了起來。因為網上沒有賈寶玉的愛情論而且陳天明剛才一直在聽孔佩嫻的課對賈寶玉的愛情也有自己的看法。
  “在小說《紅樓夢》中愛情是人生幸福和美感的來源之一也是痛苦的人生的避難所。在社會生活中失去意義、失去歸宿的賈寶玉便把他的全部熱情灌注在大觀園那一群年輕女性的身上。以作者強烈的主觀意向塑造出來的寶玉形象是一個天生的“情種”。作者又通過寶玉的形象表達了一種理想化的態度即第五回警幻仙姑贊許寶玉的‘意淫’——這是一種對美麗女性的純情感、近乎是精神性的愛情而不帶有‘欲’的成分。他把異性之間的情感深化為詩意的、純凈的美感使之可以成為無意義的人生中的意義成為對抗社會公認價值觀的精神力量。”陳天明說道。
  “好不錯我剛才正想這樣說大家鼓一下掌。”史統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厲害他在表揚陳天明的同時也不忘表揚自己。
  孔佩嫻有點吃驚看來陳天明剛才是在認真聽自己的課且他的理論很清晰又有自己的見解。于是她繼續問道“我想再問一下賈寶玉的愛情屬于什么樣的愛情呢?”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假寶玉的詩意、純凈的愛情就是現在柏拉圖式的愛情。”
  “那你可以舉一下這樣的例子來說明嗎?”孔佩嫻不敢小看陳天明了。
  “我據教材中那個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小故事其中有一段寫了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的愛情。”陳天明說道“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的愛情是很特別的很讓人感動的梅克夫人一直資助柴可夫斯基他們互相通信盡訴衷腸表達愛慕之情。
  最難能可貴的是兩人鄭重約定永不見面。這并不是因為他們天各一方恰恰相反兩人都是鄰居居住地只隔一片草地。這對戀人的深情厚誼盡在不言中正如柴可夫斯基在給梅克夫人寫的一封信中所說過的那樣——‘夫人盡管我們沒有生活在一起然而我愛您勝過世上的其他任何一個人我珍惜您勝過世界上的任何一種珍寶。’3年來他們就是這樣用真愛積極地將對方珍藏在心里并且從中享受到一種難以用言語表達的幸福。大家說這是柏拉圖式的愛情嗎?”陳天明轉身問著大家。
  孔佩嫻也是很喜歡這個愛情故事當時她一直在問自己想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這3年里的深情厚誼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如果也有一個像柴可夫斯基那樣的男人愛著自己愛自己勝過世上的其他任何一個人那自己一定會義無反顧的愛著他。
  因此孔佩嫻每想到這個故事心里的某跟弦就像被觸動了似的久久在里面回蕩著靜不下來。現在她聽到陳天明說著這個故事心里又是一陣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