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78 河馬阿姨

“你看這是我姐的鑰匙。”陳天明突然想起了自己口袋里的有力證據忙把燕姐的鑰匙掏了出來對燕姐的這個同事舍友解釋清楚自己不是色狼流氓。
  “你是燕姐的那個當老師的表弟?”那女人看著陳天明手中的鑰匙松了一口氣。
  “是啊你也認識我啊?”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看來人長得帥一點就是有好處自己已經達到街知巷聞的程了。
  “我聽燕姐說過你她好像很疼你這個表弟。”
  “那當然我是她弟她不疼我疼誰啊?”陳天明抬頭看了面前的這女人二十出頭長得挺水靈可惜的就是她剛才擦洗身子的時候沒有把胸罩和底褲脫掉。要不自己也看到她里面的東西這樣自己就不吃虧了。m的她看到自己的東西自己看不到她的東西這叫什么世道啊現在不是講社會公平嗎?她怎么能這樣啊?
  “你以后注意點洗澡要把門閂好就算壞了可以用個什么水桶或垃圾桶頂住。”陳天明埋怨著燕姐的舍友。
  “我我不是洗澡剛才我來醫院的時候被雨淋濕了想換一下衣服而已。誰知道你你就……”燕姐的舍友臉紅了吞吞吐吐地說道。
  “我也是想上廁所不知道你在里面。”陳天明說道。
  “你你以后上廁所時一定要先進去再什么這樣這樣……”那女舍友說了一半后面的一半也就說不出來了。
  “我我平時不是這樣的我以為這里沒有人再說我急了所以就那樣了。”陳天明覺得自己有必要把這個問題解釋清楚。她把自己說成是什么人了暴露狂?喜歡沒事有事掏家伙出來閑逛的人?我靠自己是這樣的人嗎?
  “那那你這么急還不去?”那女舍友看了看陳天明有點支起的下面再看了看廁所。
  “是我現在就去。”陳天明忙跑進廁所方便去了。當他出來的時候發現那女舍友整理她床上的東西。
  “喂老師”女舍友突然抬起頭對陳天明說道。
  “什么啊?醫生。”陳天明對得挺工整。
  “你你不要把今天這事告訴別人特別是你的燕姐。”
  “這個沒問題再說了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嗎?我怎么不知道啊?我幫燕姐收了衣服后就上廁所然后就出來了。”裝蒙這樣的事情陳天明還是會的。
  “那就好那就好。”女舍友聽陳天明這樣說松了一口氣剛才紅潤的臉現在恢復了點臉色。
  “你說你剛才幫燕姐收衣服了?”女舍友突然問陳天明。
  “是啊就在那里。”陳天明邊說邊指著剛才自己收回來放在燕姐床上的衣服點點頭回答道。
  “不會?我剛才回來的時候已經幫燕姐收回來了你看”女舍友邊說邊指著燕姐床的那一邊。
  陳天明抬頭一看發現燕姐的床那邊竟然也放了一堆衣服只是剛才自己在干些不能為人知的事情所以沒有多大意外。
  “那那衣服是誰的啊?是你的?”陳天明看著女舍友豐滿的胸部和纖細的腰想起了剛才底褲的淡紅心里不由一熱喉嚨“咔”了一下。
  “不是怎么會是我的呢?我自己的不會收啊要你收。”女舍友小臉又是一紅她想了想說道“可能是隔壁馬姨的衣服。
  “馬姨?”陳天明呆了。
  “天啊我的衣服哪去了?今天早上還掛在門口的怎么現在不見了?”外面傳來了一陣沙啞的聲音。
  “馬姨你看看這衣服是不是你的?”女舍友聽了外面的聲音后把頭一傾對著門口就叫了起來。
  “我看看”一陣聲音從外面沖了進來。
  陳天明一看只見一個四十歲左右長得特別像河馬的婦女沖了進來。她看了看女舍友指著的也就是陳天明剛才收回的衣服然后對女舍友高興地說道“小敏真的是謝謝你了幫馬姨收衣服。”“馬姨她的衣服?”陳天明呆了嚇得兩眼有點發黑想暈了過去。特別是他看到那河馬阿姨拿起她的那條底褲時心里更是有點要吐的感覺。
  因為那條底褲的淡紅的地方就是自己剛才自我陶醉用舌頭舔著。自己還以為是燕姐的誰知道是這個比河馬還河馬的馬姨的。完了完了。陳天明一臉的苦瓜樣自己怎么能色迷心竅她舔那河馬阿姨的底褲呢?特別是那淡紅的地方。
  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沖進廁所嘔吐了起來。
  “小敏那個是你男朋友啊?”馬姨對小敏笑著說道。
  “不不是的。”小敏聽馬姨誤會她和陳天明的關系忙紅著臉搖著頭。
  “傻孩子有什么好害羞的男歡女愛再說了阿姨像你這樣的年齡已經有孩子了。”馬姨以為小敏害羞輕輕地拍了拍小敏的肩膀安慰她說道。
  “我我……”小敏被馬姨說得說不出話來了。
  “小敏剛才那男的長得不錯有我家里的那位以前那么帥不知道人品怎樣如果是好的話可不要放過。”
  “我……”
  “我什么我我告訴你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
  ”馬姨小聲地在小敏的耳朵邊說道“我以前就是這樣把我的那位泡到的。嘿嘿!”
  “……”
  “好了不說了我走了。”馬姨說完拿著自己的衣服便邁著大步走了出去。
  ——————————————————
  “天明幫姐收衣服了嗎?”燕姐見陳天明回來了問他道。
  “有了”陳天明在心里直叫著苦。原來本想幫燕姐收衣服誰知道幫了河馬阿姨收衣服了。
  “那好我剛下班我去換衣服然后我們就回去不要讓阿姨等急了。”燕姐對陳天明笑了笑拿著自己的袋子便走了出去。
  “對回去回去要好好地刷牙漱口再刷牙再漱口。m的自己怎么這么倒霉啊!”陳天明苦著臉心里暗暗地嘆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