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880

“我知道老師住在哪間宿舍他就住在我對面宿舍的三樓。”
  小紅馬上把陳天明住在哪里告訴了苗茵反正小紅是不會妒忌她想著陳天明如果懶吃早餐的話一定會餓壞胃。自己又不方便給老師送早餐還不如讓苗老師送。
  陳天明真想打一頓小紅的屁股苗茵是自己的初戀情人如果苗茵老跟自己在一起的話那自己可能會控制不了自己而又跟苗茵在一起這樣會害了她的她是一個追求完美的女人怎么可能跟這么多女人擁有自己呢?
  苗茵記下了陳天明所住的宿舍笑著說道“我在大學里也有套房子如果我回來這里上課的時候就住在這里。如果在研究所就住在研究所。天明你有空就可以到我那里坐坐。”
  苗茵已經很明顯地向陳天明暗示了可陳天明只是模糊地應了一下。
  “大家快吃!”
  小紅見大家只是顧著說話菜都快涼了不由叫著。
  吃完飯后陳天明就要先送小紅回宿舍。看著小紅走上宿舍的樓梯陳天明覺得自己要回宿舍休息了。
  “天明你送了小紅不送送我嗎?”
  苗茵紅著臉小聲對陳天明說道。
  “送你?你住在哪里?”
  陳天明問道。
  “當然是在學校里了走你跟著我去看看我的宿舍以后你有空就來我那里坐這半年時間我大部分的時間會在那里的。”
  苗茵一語雙關。
  陳天明見苗茵都這樣說了自己只好跟著苗茵到到華清大學教職工宿舍。苗茵住在五樓屬于不錯的樓段看來學校對她是很重視給了這樣的樓層給她。進了苗茵的宿舍房那是兩房兩廳的宿舍對于她這個單身老師來說已經是足夠了。
  “這是我暫時住的如如果以后我結婚的話我會再到外面買房我現在的錢已經夠付首期再過幾年就可以還清。”
  苗茵看著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知道誰的命好能娶到你?”
  “天明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
  苗茵繼續看著陳天明。
  “苗茵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你現在變得越來越高我這個小人物哪高攀得起?”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這些不是問題問題是你的心是否還有我?”
  苗茵大聲地問道。這房間里只有她和陳天明她不再忌諱什么。
  陳天明故意轉過身去沒有回答苗茵的問題。不是他心里有沒有她的問題而是她肯不肯跟別的女人一起分享他的問題。不過陳天明現在是不想說這個問題有時回避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天明你知道我為什么在大學里一直留著辮子嗎?”
  苗茵問陳天明。
  “為什么?”
  陳天明說道。
  “因為我留著辮子可以有借口跟你說話那時我的辮子老故意放在你的桌面上就是想你摸我的辮子我好與你說話。”
  苗茵紅著臉小聲說道雖然她說的話非常小聲但陳天明是字字聽在心里。
  陳天明無奈地說道“那是以前了畢竟已經過了這么多年你媽說得對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看你現在過得非常好我只是一個窮小子。”
  “如果你這樣說的話那我辭掉所有的工作跟你回m市這樣行嗎?”
  苗茵堅定地說道。
  聽到苗茵這樣的表白陳天明還能說什么拒絕的話。但是他想著自己應該如何跟苗茵說自己有很多女人如果苗茵沒有意見的話自己也是不會有意見的。如果是別的美女陳天明是不在乎。可問題他太在乎苗茵了不想她受到傷害。
  “苗茵讓我好好考慮行嗎?”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你要考慮多久?”
  苗茵咄咄逼人。
  “半年反正我要在京城里半年你給我半年時間考慮“陳天明說道。
  苗茵想這也好反正陳天明在京城半年自己又經常跟他在一起一定能打動他的。剛才從他的表現來看他不是不喜歡自己而是因為那所謂的大男人主義在作怪他覺得自己窮配不上自己。苗茵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如果她知道陳天明想的是另外一回事估計是剝了陳天明的皮當鼓敲。
  “行我答應你不過這半年大家還是要像以前一樣交往你每個星期請我吃一次飯。”
  苗茵狡黠地說道。
  “這個沒有問題不就是一頓飯嗎?反正我在這里的飯堂用飯卡吃飯我省下工資請你吃飯就行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其實以你的才能你有很大的作為但你就是想著回去當老師。”
  苗茵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笑道“我覺得這樣挺好的你不會是嫌我這個窮同學?”
  陳天明覺得這樣挺好有一個老師身份當擋箭牌別人還不知道自己是有錢人呢?上次跟著黃娜又贏了一億多現在賀平和張麗玲那邊又不欠資金周圍所以那錢還在他的銀行卡里放著呢!
  “唉這可能就是命多少人喜歡我我都不喜歡我就是喜歡你。”
  苗茵輕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的心里又是一陣感動他在心里暗暗想著如果苗茵不介意跟別的女人一起擁有自己那自己一定不會讓她從自己的身邊溜走。
  “苗茵”
  陳天明看著苗茵說不出話來。
  “你等我一下我進去換件衣服回到家老穿著套裝不舒服。”
  苗茵能感覺到陳天明心里的波動。她在心里暗暗高興看來陳天明還是喜歡自己如果自己再用半年的時間來感化他他什么女朋友什么窮人心里都會忘了的。
  聽到苗茵說換衣服又跑進右邊的房間陳天明心里一跳。因為苗茵進去房間去根本沒有關上房間門那房間門半開著只要自己往那邊走一下應該就可以看到苗茵在里面換衣服的情景。
  天啊苗茵你這是在考驗我?還是在引誘我啊?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他現在想著苗茵一會換的是什么衣服會不會把里面的罩罩小褲都換了呢?
  我我還是走過那邊看看那臺電視是什么牌子的?陳天明留媲地對自己說著。因為只要他站到那電視的旁邊就可以看到房間里面的情景也就是說可以看到苗茵在里面換衣服的情景。
  想著苗茵那豐滿的酥峰纖細的小腰還有那修長潔白的大腿陳天明覺得自己熱血沸騰那下面開始有點反應了。算了再不過去看看可能就會被人說自己禽獸不如了。陳天明暗道。
  他想起了一個笑話一個女孩跟一個男孩睡在一張床上女孩對男孩說我在中間放一條繩子你今天晚上不能睡過這條繩子如果你睡過了那你就是禽獸。男孩那天晚上果然很聽話沒有睡過中間的那條繩子。第二天女孩很生氣男孩奇怪地問女孩為什么?女孩生氣地罵男孩雖然你不是禽獸但你連禽獸都不如。
  因此陳天明決定不能被人家罵禽獸不如反正自己就是去電視那邊嘛如果被苗茵發現就是真的看電視如果沒有發現那自己就可以看一下苗茵那苗條迷人、凹凸有致的身材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往電視那邊走去一走到電視那里陳天明就急忙轉過頭往苗茵的房間里面看。這一看真讓他看到苗茵了。
  苗茵剛好走出房間她看到陳天明走到電視旁邊不由奇怪地問道“天明你想看電視嗎?”
  “是是我想看。”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他正在后悔自己剛才考慮這么多干什么啊?直接走過來一看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嗎?這下倒好什么也看不到。
  不過陳天明的眼睛又是一亮因為苗茵穿著一套寬松的睡裙走了出來那睡裙雖然不透明但陳天明能看到苗茵里面朦朧的身體特別是上面高聳的酥峰好象要撐掉衣服跳出來似的。
  而且以陳天明非常良好的目光他看到苗茵里面是一件紫色的罩罩那有點低的領口讓他看到苗茵一截白玉的乳胸。完了完了我的下面要造反了。陳天明急忙用雙腿夾著自己不聽話的下面。
  “你要看電視就跟我說嘛我放給你看。”
  苗茵邊說邊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幫陳天明打開電視。
  陳天明只覺一陣香風撲過來特別是苗茵在自己的身邊低下身子去開電視那領口外就更低了露出深深的乳溝讓陳天明看得目瞪口呆了。
  苗茵抬起頭想問陳天明要看哪個臺的時候發現陳天明張著嘴看著自己她才發現自己露光了。她急忙用手抓著自己的領口惱火地說道“好看嗎?”
  “好看非常好看。”
  陳天明沒有經過大腦就說出了這樣的話。像苗茵這樣的身材這樣的酥峰如果自己說不好看能對得起國家對得起人民對得起自己嗎?
  “陳天明你你流氓。”
  雖然苗茵喜歡陳天明但她是一個保守的女孩她哪能接受陳天明這么近距離的看著自己呢?雖然說她是故意穿成這樣吸引陳天明的目光但當陳天明色迷迷地看著自己的時候她心里又有點害羞了。而且在這樣的時候她當然是要裝一下女孩的矜持罵一下陳天明才行了。
  “我我是說電視的節目好看。”
  陳天明急中生智脫口而出。雖然他沒有看到電視放的是什么節目但苗茵不是正在放電視嗎?
  “你你更流氓!”
  苗茵看了電視一眼說道。她現在的臉紅得像個紅柿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