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870

第二天溫伸又帶著車哥與毛哥守候在九中門前的拐彎處。
  這次溫伸不敢報復陳天明了但上次的事情孫蔚廷也有份所以他決定這次狠狠地教訓孫蔚廷把孫蔚廷打一頓后再敲掉他的門牙和收一些損失費。
  “溫伸那邊這么多學生你要等的學生來了嗎?”車哥不耐煩地對溫伸說道。昨天下午溫伸騙他們要等的是一個普通老師結果那個老師是一個厲害人物把他們倆打得不是害得他們倆互相打得像個豬頭一樣。不過還好昨晚溫伸大出血請他們去了輝煌酒店吃了一頓當作是補償。
  “他他還沒有出來不不過應該很快就出來了。”溫伸說話還是漏著風。他本來昨天晚上是想去補牙的但車哥與毛哥要補償他們的損失所以他忍痛把錢花到輝煌酒店上他現在都沒有錢補牙了。
  “那好你在這里看著如果他出來了你就叫我們一聲我們到那邊坐坐。”車哥指著那邊的士多店說道。他們像個呆鳥一樣在那里傻站著臉上又是青腫一片要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溫伸指著校門叫道“車哥毛哥那個學生已經出現了那就是那個他一個人走路手里拿著手機打電話。”溫伸一看到孫蔚廷氣就不打一處出了如果不是他故意跟自己作對自己哪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車哥與毛哥馬上向孫蔚廷沖過去畢竟昨晚他們在輝煌酒店吃了一頓好歹也要對得起溫伸。而且聽溫伸說這個學生家里有點錢可以問這個學生要點錢花花。像這樣的事情他們當然是樂意干了。
  “你們是誰?為什么攔著我的路?”孫蔚廷看著面前站著兩個既像豬頭又像國產熊貓似的男人不由奇怪地問道。
  “孫蔚廷你媽的敢害我這次我看你往哪里逃?”溫伸氣喘吁吁地從后面跑過來剛才車哥與毛哥跑得也太快了讓他跟不上。
  “溫伸你要干什么?”孫蔚廷看到溫伸跑過來大聲地問道。
  溫伸得意地說道“孫孫蔚廷你你媽的還敢問我要干什么?你們害得我被學校辭退我是不會讓你好過的。”
  孫蔚廷冷冷地說道“那你要干什么?還有溫伸你可不可以說話不要這么漏風好不好?像個白癡似的。咦?你的門牙哪去了?”孫蔚廷看到溫伸嘴上沒有門牙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當然是打你然后再再問你拿錢。”溫伸見孫蔚廷笑自己說話漏風氣得更加說不出話來。
  “那你們有本事就來!”孫蔚廷一見有架打就高興了這段時間他都沒有打過架以前遇到的混混被他打得都不敢在這附近活動就算是看到他都跑得好象要去投胎似的氣死他了。
  “媽的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了?”車哥生氣地叫道。昨天他們被陳天明欺負正想找個人出出氣現在見孫蔚廷還捏著拳頭要過來打架他們正合心意。
  孫蔚廷看到車哥向自己沖過來還揮舞著拳頭要打自己的臉。他伸手一格擋住車哥的手接著快速地對著車哥的臉打過去。
  “哎呀你怎么打我的臉?”車哥捂著還沒有消腫的臉生氣地罵道。
  “嘿嘿我不但要打你的臉我還打你的肚子。”孫蔚廷對著車哥的肚子踢了一腳。
  “啪”車哥被孫蔚廷踢得摔在地上弄得四腳朝天。
  毛哥見車哥吃虧了他急忙沖上前要打孫蔚廷。但他哪是孫蔚廷的對手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就被孫蔚廷打得趴在地上叫爹叫娘了。“溫伸你媽的祖宗十八代你竟然害我們還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怎么他這么厲害?”毛哥恨不得現在就把溫伸的打割下來數年輪了。
  溫伸哪知道孫蔚廷這么厲害他那天只是看到孫蔚廷打豬頭他們他還以為那些學生只是不經打哪能跟車哥他們這些真正黑社會比可沒有想到車哥與毛哥被孫蔚廷打得在地上慘叫。于是溫伸又想跑了。
  “溫伸你想跑嗎?”孫蔚廷跑到溫伸的前面攔著溫伸。
  “孫孫蔚廷是他們想打你不關我的事。”溫伸吞吞吐吐地說道。
  “你不要狡辯我想打你很久了但上次在學校里沒有辦法只是讓陳老師打你而已。今天我不打你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我自己了。”話音未落孫蔚廷就沖到溫伸面前揮舞著自己的拳頭。
  “媽呀救命啊!”溫伸抱著頭慘叫著。
  孫蔚廷打完后還踢了一腳溫伸屁股罵道“你們給我滾如果再讓我看到你們我還會繼續打你們的。”
  現在不用孫蔚廷說溫伸三人都知道拼命地跑了。他們要去醫院看看內傷才行剛才孫蔚廷下了很重手。
  在某醫院里車哥與毛哥罵著溫伸“溫伸你媽的害我們又被打了你如果不賠我們一萬塊我們就砍死你。”
  溫伸苦著臉說道“車車哥毛毛哥我也不想啊沒有想到那兩個人這么厲害現在我受的傷比你們重。”
  “反正我們不管你事情是因你而起我們又為你受了傷你不拿點錢賠給我們我們跟你沒完。”車哥生氣地罵道。
  “賠我一定賠給你們。”溫伸見車哥倆人兇著臉想打自己嚇得急忙答應賠償。自己這次只好拿出自己以前賺的錢出來給他們了不過溫伸是不會就此罷休。“不過車哥毛哥你們可不可以再幫我報復一個人。”
  “什么?還要我們去被人家打?”車哥氣得快要發狂了自己又不是被虐待狂昨天跟今天被人家打得還不夠嗎?看看溫伸他自己沒有了三顆門牙臉腫得比自己還像豬頭這叫什么事啊?
  溫伸拍著自己的胸膛表態“車哥毛哥你你們就放心這次對付的是一個女學生叫鄭小紅你說一個高中女學生哪厲害啊?”
  “高中女學生?”車哥疑惑地看著溫伸。
  “對啊上次就是這個女學生帶頭罷課搞得我被開除。還有這個女學生長得很漂亮到時你們可以玩一下的”溫伸淫笑著。
  “還是不是**啊?”車哥興奮地說道。一說到美女他就高興不就是一個女學生嗎?上了再說。
  溫伸急忙說道“是一定是的這個女學生真他媽的漂亮平時只顧學習還沒有男朋友這樣的女學生玩起來就爽了。”
  “行我答應你。”車哥高興地站起來。“哎呀媽的疼死我了。”車哥忘了自己還在打點滴。
  “溫伸我們答應你對付那個女學生你是不是應該有點表示?”毛哥還是有點清醒沒有一聽到漂亮的女學生什么都忘了。
  “這這樣我今天晚上請你們再去輝煌酒店吃飯。“溫伸咬咬牙說道。陳天明和孫蔚廷報復不了溫伸把最后的希望放在門紅的身上他要把所有的仇恨全加在小紅的身上好好地蹂躪她。
  明天是不是應該拿臺數碼相機去把鄭小紅的裸照全拍下來然后放在網上和散布在九中的門口。到時看鄭小紅還有沒有臉見人還說什么女狀元估計經過這次的裸照事件后她不可能敢在九中讀書。
  嘿嘿王校長你不是一直當鄭小紅是個寶嗎?如果她精神受到打擊裸照滿天飛的話估計也參加不了什么世界的數學比賽到時學校的什么計劃什么希望都會沒有的。想到這里溫伸心里又是一陣高興。
  星期六的早上小紅想去市新華書店買幾本數學方面的書籍下個星期她和陳天明就要去京城了。本來她是想叫陳天明陪自己去的但陳天明因為有事她只好自己去了。
  出了學校的門口小紅在街口處攔了一輛車說了新華書店后司機就向新華書店開去。就在的士剛開出后一輛白色面包車就緊跟著小紅所坐的出租車。面包車里開車的是車哥毛哥與溫伸坐在后面。
  “車哥那個女學生長得可以嗎?”溫伸故意說道。這幾天他們可是風雨無阻地在學校門口對面偷偷地守著但小紅平時都在學校里沒有出來他們好不容易才逮到這樣的機會。
  “漂亮啊想不到你們九中有這樣的好貨色不比電視上的女明星差。”車哥興奮地說道。如果不是現在在街上他真想馬上開車攔住前面的出租車然后把小紅拉下來好好地拉上車里蹂躪一番。
  “你們滿意就行了為了報答各位大哥的幫忙一會你們先完我最后一個。”溫伸大方地說道。他也知道車哥與毛哥比自己厲害他不可能是排在第一個玩小紅的。與其那樣不如自己大方一點。
  車岢滿意地點點頭笑著說道“溫伸你小子夠意思不錯一會我們玩完后再給你玩個夠。”
  出租車到了市新華書店小紅給了車錢便下車進了書店。
  “溫伸我們現在怎樣?是不是現在就進去書店?”車哥只會打打殺殺哪會用大腦想問題?
  “現在不行書店里面的人多如果我們進去會被人發現。我們還是在外面等著一會她買完書出來我們再把車開到她的身邊把車門一下子拉開把小紅拉上車。”溫伸以前看過不少的警匪片里面的情形都是這樣的。
  毛哥點點頭說道“這個辦法行一會我下車先把車牌遮起來別人就不知道是我們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