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862

“你可以保證你們村的人不走私毒品?”陳天明不相信地說道。難會有這樣的事金牛只是一個村長哪能管得了全村人的事情呢?
  “真的”金牛見陳天明不相信他著急了。“我們村跟金一村不一樣我當上村長是全村的人心甘情愿選我當的從我當上村長這一天起全村的大小事情都是我說了算村里有什么事情都瞞不過我的眼睛。”
  “全村的事情你說了算?”陳天明奇怪了。
  金牛點點頭說道“是啊村里人見我這個人處處為全村的人著想所以大家都選我當村長。我們村是非常團結大家有什么事情都跟我說他們都聽我的所以村里什么事情我都知道。”
  陳天明說道“那你說這走私毒品的是誰?還有你知不知道外國人來了你們這里?”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金牛搖搖頭說道“我們村肯定是沒有的金一村那邊因為我跟金大的仇人關系所以我們都跟金一村斷絕來往。”
  “難道你就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人?”陳天明說道“金牛你現在給我老實一點你可是有把柄在我的手上我隨時可以送你去坐牢。如果你的表現好我可以考慮從輕處理你。”
  “領導同志我們也是沒有辦法才走這條路的你一定要放過我們啊!你讓我好好想一下”金牛摸著自己的腦袋想著。
  陳天明覺得在這里人生地不熟他已經想讓金牛做自己的眼線好好查看這里的情況。金牛在這里已經生活幾十年他對附近的情況應該非常熟悉。
  過了一會摸著腦袋苦思冥想的金牛突然眼睛一亮他對陳天明神秘地說道“領導同志我曾經聽過我們村的一個青年說金一村的人有時在邊界出現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走私?”
  “他們經常在邊界出現?那你們的人有沒有看到他們走私什么沒有?”陳天明問道。
  金牛搖搖頭說道“沒有他們沒有看到金一村的人走私什么?有一次我聽到他們說起我也是這樣問了一下當時我以為金一村的人也和我們一樣走私。但我村的青年說沒有看到他們拿著什么所以我就沒有多在意。”
  陳天明高興地問道“那經常在邊界走著的人是金一村的誰?你提供一下名字我們對一下他的資料。”陳天明向尤成實使了一個眼色暗示他拿出金一村的資料。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當時我沒有多在意不過金一村的村長金大是一個非常可疑的人領導同志你可以先從他那里查一下。”金牛說道。
  金大有問題?陳天明在心里想著。上次金大對陳天明說金二村的村長金牛有問題沒有想到真的是有問題。現在金牛說金大有問題金大會不會真的是有問題呢?
  “金牛你可不可以說一下金大哪里有問題呢?”陳天明說道。
  “這個這個……”金牛遲疑了一下“這個我說不出來不過金大這個人很陰險又很色所以我才跟他結下仇。”
  “你是怎樣跟金大結仇的?”陳天明問道。反正陳天明也不想再普查這金二村了問題都找出來還普查什么呢?
  金牛的臉色變了一下好像不想說似的但他最后還是說了“我我也不怕你笑話了金大調戲我的老婆我老婆一時想不開自殺了。”
  “金大調戲你老婆?那你為什么不報警抓他?”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怎么報警抓啊?金大這個人非常狡猾他調戲我老婆的時候又沒有別人而且又沒有別的證據。我當時帶人去找金大算帳但被他叫人打了我一頓。我老婆是一個性子比較烈的人當時她看著我被打她一時想不開就自殺了。”金牛傷心地說道。
  “金大叫人打你不是你打他嗎?金大跟我說是你叫人打他的。”陳天明問道好像上次金大不是這樣說的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的。
  金牛憤怒地說道“金大哪會說真話他不但調戲我們村的女人還調戲自己村的女人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你不信可以問問別人不過這兩年好像金大收斂了一些沒有以前的明目張膽。”
  “金大這兩年沒有以前色嗎?”陳天明看著金牛說道。金大的色心陳天明是知道的上次金大就在自己的眼皮下調戲金狗的女人阿花
  “是的”金牛點點頭。
  聽金牛這樣說陳天明覺得自己現在的重點應該放在金一村的身上而且可以叫金牛他們幫自己的忙。想到這里陳天明對金牛說道“金牛我現在給你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不知道你要不要?”
  “要我一定要。”金牛拼命地點頭他旁邊的施運文有點擔心金牛的腦袋會點掉下來。
  “你幫我們查一下走私毒品的事情不但查金一村而且也要查你們村的只要你能幫我查出是誰走私毒品或者提供有用的線索你們走私柴油的事情我可以假裝不知道。”陳天明笑著說道。
  “真的?”金牛高興地說道。這樣的交易對金二村來說實在太好了如果陳天明把他們全抓走的話那金二村就要完了。村里剩下的老的老少的少那還怎么生活下去啊?
  陳天明說道“當然是真的了不過我怕你不守信用或者不出力你還是寫一張認罪書給我。”
  “認罪書?”金牛呆了。
  “是你簡單寫一下走私柴油的經過然后寫出誰參與了走私柴油一會我再叫人把你們村那十幾個人全帶回來他們再簽名和按手指印。”陳天明笑道。他有了這張認罪書就不怕金牛耍什么花招了。
  “這這個不好我們不用這樣寫?”金牛也知道如果他們寫了這份認罪書那他們的命運就捏在陳天明的手上了人家要怎樣就怎樣。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金牛看來你是想跟我們玩了。那好我現在就通知縣公安局派人來把你們全抓了到時你們到公安局里再慢慢寫認罪書!”
  “不要領導同志你千萬不能這樣我們進了公安局金二村就要完了。”金牛害怕地說道。
  陳天明看著金牛說道“金牛你自己選擇是寫認罪書還是現在就去公安局我的時間寶貴你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我給你三分鐘考慮。”
  金牛低著頭暗暗想著他現在也是心急如焚陳天明剛才的話真是讓他左右為難寫不行不寫更不好。
  “好了時間到了看來你是不想寫那我現在通知公安局的人過來。”陳天明板著臉說道。
  “不不我寫我現在就寫還不行嗎?”金牛一聽陳天明說要通知公安局的人過來他害怕了。開始他以為陳天明他們只是一般的貨色可沒有想到人家這么厲害不但打不過他們還被他們抓到走私柴油的事情。
  陳天明看到金牛在紙上寫了認罪書還簽上名按了手指印便放下心來。看來這個金牛真不是走私毒品的于是陳天明拿出耳麥對馮一行說道“一行你們把人帶回來那些柴油就不管了只把人帶回來。我讓成實他們在村口外面等你。”
  過了約半個小時馮一行給陳天明帶上話說他們快到村口陳天明便叫尤成實五人出到村口帶回那十幾個金二村的人而馮一行他們又在外面勘察他們的公路工程。
  那十幾個金二村的人見到金牛聳拉著腦袋垂頭喪氣地琦在地上不出聲他們知道事情已經慘了。
  “金牛你跟你們村的人說一下這可是一個很好的戴罪立功的機會只要你們幫我們找到走私毒品的線索你們以前的事情我不管我還會給你們一筆錢作為獎勵。”陳天明說道。
  金牛站起來對大家說了陳天明的條件那些人無可奈何地在那認罪書上簽了名和按手指印。
  “你跟領導同志說說發現金一村在邊界的情況”金牛指著一個男人說道。
  那男人說道“我以前見過幾次人他們只是在那里溜達不過閃一下就不見人影了我也沒有多大注意他們。”
  陳天明問道“你知道是誰嗎?”
  “基本上每次的人都不一樣只不過我發現金大和金狗的次數比較多一點”那男人說道。
  “金大和金狗?”陳天明皺起了眉頭。
  “是不過好像我也是見金大和金狗多一、兩次而已。”那男人說道。
  陳天明說道“好今天的事情就這樣了金牛你從現在開始派一些人幫我們查探一下一有什么消息就馬上通知我們。我們有人在外面你跟他們聯系就行了。還有如果發現一些可疑的外來人也可以告訴我們。”
  “我知道了”金牛點頭說道。他們現在有把柄在陳天明的手里哪敢不聽陳天明的話。他們還想快點幫陳天明他們找到線索找出走私毒品的人這樣他們也不用提心吊膽地過日了。
  “你們主要的任務是監視金一村和外來的可疑人”現在陳天明也不大相信金二村走私毒品。“至于你們那些柴油就不要再動了先辦正事要緊如果你們不幫我們找出走私毒品的人那你們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你們要想清楚后果。”陳天明故意兇著臉說道。
  “知道這個我知道我們一定努力幫你們的。”金大現在哪敢不努力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