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861

陳天明說完偷偷地拿出耳麥小聲地說著。討了一會他又把耳麥放回口袋里笑著說道“行了我們去人口普查!看看有沒有什么漂亮的村姑?”
  “天啊老師你還要不要人活啊?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嗎?你怎么還跟我們搶啊?”華亭故意苦著臉說道。
  金牛在那邊見陳天明他們過來了剛才有點緊張的心情緩了一下他積極地帶著陳天明他們挨家挨戶地去普查。
  陳天明他們雖然在普查但還是小心翼翼地查看各家的情況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特別是陳天明他留意著口袋里的耳麥他已經把這個新型的耳麥調成振動馮一行一有消息過來他就馬上能知道。
  金牛見陳天明他們查了不少家但也沒有查到什么不由高興起來。他得意地對陳天明說道“領導同志你看我們村怎樣有沒有什么問題?今天村子里的人基本都在這里了。”
  “金牛村長你們村做得不錯嘛好像金一村都沒有你們這么有錢?大家都差不多你們村怎么這么有錢啊?”陳天明問金牛。
  “這這個嘛這都是靠我們村的人勤奮這大山有不少野味我們村的人打得不少賣的價錢也好所以我們村就有錢了。”金牛陪著笑。
  這時陳天明的口袋一陣顫動他知道馮一行找自己了。他急忙借口出去走到無人處的時候拿出耳麥。“喂一行嗎?怎樣了?”陳天明小聲地問道。
  “老師你剛才跟我們說的那些人果然有問題我們跟蹤他們到了大山發現他們在一個隱蔽的山洞里藏了走私的東西。”馮一行高興地說道。
  “走私的東西?”陳天明心里一喜想不到這么快就把事情搞掂了可事情有這么容易嗎?那不是有十幾個特務嗎?怎么這么容易就拿到毒品了?
  “是啊走私的東西我剛才審問過他們了他們是金二村的人走私柴油在證據面前他們不得不承認。”馮一行說道。
  “走私柴油?!不是走私毒品嗎?”陳天明差點摔倒在地上了。自己叫他們去抓走私毒品他們怎么抓走私柴油起來了。
  “他們沒有走私毒品我們搜查過了全是柴油他們準備把這里的柴油再轉移地方可沒有想到遇上我們。”馮一行說道。
  陳天明說道“一行你們在那里守著我們馬上過去。”說完陳天明把耳麥放回自己的口袋跑回剛才的那家接著向尤成實他們使了一個眼色然后拉著金牛走出去。
  金牛被陳天明的舉動給嚇呆了他吃驚地說道“領導同志你這是干什么?你拉我去哪里?”
  “金牛你們好大膽啊?竟然敢走私柴油?”陳天明把金牛拉到外面瞪著他說道。
  “走走私柴油?”金牛的臉色變了一下“領導同志你不要開玩笑我們哪會走私柴油呢?你是不是聽了別人胡說是不是金大那個混蛋說的?”
  “金牛你不要狡辯了我的人已經在外面抓到你們的人就是剛才的那十幾個人他們現在大山的山洞里。”陳天明嚴厲地說道。
  金牛驚慌失措地說道“不可能你們怎么可能抓到我們的人呢?”
  陳天明笑道“你是不相信嗎?那好我讓你跟你的人說一下。”陳天明從口袋里拿出耳麥按了一下說道“一行你叫他們其中的一個人說一下話他們的村長金牛不相信他的人被我們抓住了。”
  “知道了”那邊的馮一行說道。
  陳天明把耳麥按在金牛的耳朵旁邊“牛哥事情不好了我們被人抓住了。”里面傳出金鎖的聲音。
  金牛大聲說道“金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們怎么被人抓住了?”
  “牛哥我們也不知道被人跟蹤當我們進到山洞里面后他們就在后面把我們控制住了這下慘了我們的事情全暴露了。”金鎖哭喪著臉走私這種罪可不是小罪被人抓住就等著坐牢。
  “你們這群沒用的家伙。”金牛罵道。
  陳天明拿過耳麥對金牛說道“金牛你現在罵什么都沒有用你說我們怎么處理這事情?還有你除了走私柴油還走私什么沒有?如果你老實交待我們會寬容處理你們。”
  金牛看著陳天明害怕地說道“你你們到底是什么人?你們肯定不是什么人口普查的。”現在金牛算是明白了哪有什么人口普查的這么厲害十幾個人都打不過他們幾個人。
  “對我們主要不是來人口普查我們主要是想查你們走私。金牛你老實交待告訴我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坦白從寬這話你們明白?”陳天明瞪著金牛。“如果你態度好可能會從寬處理你們的。”
  “我說我說”金牛低著頭說道。
  原來金牛他們這一村的壯年都走私柴油他們從邊界的那邊桃回柴油然后存在山洞里。由于大山的阻攔他們只能是一點一點地挑過來等存到一定的數量后他們再運到鎮上的私人老板那里賣。
  因為他們把柴油藏在大山的山洞里所以別人搜查村子的時候是根本查不出什么。而大山的山洞很多又非常隱蔽如果不是自己把東西藏在那里別人是找不到的。
  這次算是他們的命不好因為他們把柴油放在大油桶里不小心打翻了一些濺到幾個人的身上當他們回來的時候聽到陳天明他們第二天還要過來檢查他們急忙回到家清洗。但是不管他們洗了多少次的澡身上還有一股柴油味。
  如果讓陳天明他們用到自己身上的柴油味那還得了人家一定會想到是柴油接著就會想到他們走私柴油了。沒有辦法的他們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用香水噴在身上掩蓋身體上的柴油味這樣就算是給別人聞了只是香噴噴而已。
  但是天算不如人算他們遇到了施運文他們這些都是受過特殊訓練的人首先就用到他們身上的香水味這香水味又讓聰明的陳天明想到他們的古怪。于是陳天明叫馮一行他們跟蹤這些男人沒有想到順藤摸瓜地抓到了他們的走私柴油。
  如果讓金牛知道問題出現在香水上那他可能會氣得把自己的**割了數年輪。本來他們想到以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讓香水掩飾柴油味可沒有露出馬腳來。
  “金牛你說完了嗎?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k.(
  k.文.學網”陳天明問金牛。
  “我說完了領導同志啊我們也沒有辦法啊以前我們村比金一村還窮老受他們的欺負。我們如果不這樣走點私的話那我們村的男人就討不到老婆了。”金牛哭喪著臉。自己現在有把柄在人家的手里這些人又這么厲害打也打不過只有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你們還走私毒品呢?怎么不一起交待難道還要我們抓你們到公安局你們才坦白清楚嗎?”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咣當”金牛嚇得掉倒在地上。“領導同志你不要嚇我走私毒品可是要槍斃的你就算是借給我十個膽我也不敢啊!”
  陳天明說道“你們有什么不敢你們不是走私柴油了嗎?再走私一點毒品又有什么呢?”
  “怎么一樣啊?領導同志你想想走私柴油最多是坐牢坐了幾年就可以出來。但走私毒品卻是槍斃的我怎么可能帶著大家走槍斃的路呢?那我真的是千古罪人我死了之后祖宗也不會放過我的。”金牛的臉慘白一付非常害怕的樣子。
  “你不要裝了我們一早得到線報你們這一帶有人走私毒品而且非常厲害還跟外國人一起走私。所以我們才過來調查這次你們栽到我們的手里你們是完了。金牛如果你想活命就早點坦白我到時幫你求一下情看能不能不槍斃你?”陳天明看著金牛說道。
  金牛說道“領導同志你就算是現在槍斃我我也是不會承認我們真的沒有走私毒品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們可以抓我們到公安局慢慢審問。”本來金牛還想求情讓陳天明放了他們或者給陳天明一點錢也行。但現在陳天明冤枉他們走私金牛是絕對不認的這可是殺頭的事情。
  陳天明見金牛這樣說心里也非常奇怪。聽金牛的話他們好像沒有走私毒品只是走私柴油而已。想到這里陳天明拿出耳麥又跟馮一行聯系了“一行你們那邊有沒有問出什么沒有他們有走私毒品嗎?”
  “老師我們又問了一下他們都說沒有走私毒品”馮一行說道。
  這下陳天明的心里有九成相信金牛他們沒有走私毒品了因為如果金牛他們走私毒品的話還必要走私柴油嗎?走私毒品是一個非常暴利的行當金牛他們應該是沒有必要再用贏利不高的走私柴油來掩飾。
  反正都是走私了不如直接走私毒品就行走私柴油也賺不了幾個錢。陳天明在心里琢磨著看來金牛他們只是走私柴油沒有走私毒品。但是走私毒品的又是誰呢?難道是金一村那邊的人?
  “金牛我問你你們村子里的人除了走私柴油后其它的人都干什么了?”陳天明問金牛。
  “我們村的壯年男人都基本參與了走私柴油剩下不能幫忙的只是到大山里打打野味或者到地里干活掩人耳目。”金牛說道。“我可以保證我們村的人絕對不會走私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