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860

金牛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氣憤地說道“同志你們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想濫用私刑你們政府的人就可以這樣嗎?”
  “嘿嘿濫用私刑?我們剛才是在自衛。大家都看到了是這些人不配合我們普查還要拿刀砍我們所以我們只好這樣。金牛村長你也要留下來你不要走”陳天明看著金牛想走開急忙叫道。
  “我留下來干什么?”金牛問道。
  陳天明說道“你是村長你要為剛才的事情負責就算你不想負責你也要留下來幫我們作證。這些人想殺我們政府人員不知道要坐多少年牢呢?”
  “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金牛有點慌了如果這些男人被抓去的話后面的事情就麻煩了。
  于是金牛向旁邊的一些圍觀人使了一下眼色那些圍觀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一邊嚷嚷一邊往陳天明他們這邊沖過來他們想趁亂把自己的村人救出來。
  陳天明見眾人想玩群搶的事情他大聲地說道“看來你們這村的人是想趁機搗亂你們要想清楚后果是非常嚴重的。”就在說話的同時陳天明把自己的內力發出來那陰柔的內力就像一道無形的墻那些人只是沖到一半就沖不過來了。
  “娘的你們怎么不走了?”后面的群眾本來是跟著人家沖的但前面的人沖到一半的就停下來不走后面的人就撲到前面的人身上。
  見是時候了陳天明把內力一收前面的人就撲倒在地上而后面的撲在前面人的身上。他們摔成一團。
  年輕人還沒有什么那些老少的就在那里慘叫了一陣陣的哎喲聲讓金牛皺起眉頭來。
  “金牛村長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如果你想繼續玩下去的話那你就玩!”陳天明對金牛說道。
  金牛說道“我什么也沒有看到。”金牛才不會這么傻指證自己的村人對付陳天明他們。
  陳天明見這里金牛是最能說上話的他身形一變就飛到金牛的身邊右手猛地搭在金牛的手臂上。
  “哎喲你放手。”金牛只覺自己的手臂麻得沒有辦法動彈。
  陳天明大聲地叫道“我們只是政府派過來的人口普查員目的只是想調查一下你們村里的人口情況但你們不但不讓我們調查還想殺我們你們這樣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是要坐牢的。
  還有你們的村長金牛他身為一村之長縱容村里的人鬧事看來你們這村里的人是想坐牢了。”陳天明看著周圍的情況他想用這招來引出金牛后面的勢力他就不信一個村長敢走私。
  只要有人來救金牛那陳天明就要出手了且會馬上通知馮一行他們過來支援。不過只是十幾個特務這些村民不會武功的話陳天明是不怕的。從剛才施運文他們的出手陳天明就可以看出這些村民只是有點蠻力不會武功。
  但讓陳天明失望了他們控制金牛一會了就是沒有看到有人過來救金牛他們。
  金牛見陳天明他們這么厲害不敢再欺負陳天明他們。“同志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這句話是我問你的你們到底想干什么?我們只是來進行人口普查的但你們卻要打要殺你們這樣我們的工作怎樣開展啊?”陳天明盯著金牛想從他的身上看出什么端倪。
  “我馬上讓你們普杳你們放了我們!”金牛也想不出陳天明他們是來干什么的?現在大家都被陳天明他們控制住了如果他們真的要去派出所報案村里的人就慘了。
  陳天明說道“那好你們按我剛才所說的去做把他們的身份證和戶口本拿過來我們要一一地核對。”陳天明放開了金牛的手臂反正他剛才也看出金牛不會武功這么近的距離就算是金牛有翅膀也逃不過自己的手心。
  金牛馬上轉過身對后面的群眾說道“你們還不快點回去把他們的身份證和戶口本拿過來讓領導同志核對一下。”
  一些剛剛爬起來的人們急忙往自己的家里跑去不一會兒的時間有些人就拿來了身份證。
  施運文他們拿過那些人的身份證一一核查了一下并詢問了一些情況。接著施運文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地說道“老師那里有十二個男人我們核對了他們的身份證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那讓他們走!”陳天明聽到人家都沒有什么問題自己也不好再追查什么只好揮手說道。
  那些男人聽到可以走了他們拿著自己的砍柴刀往村外走去。
  陳天明轉身對金牛說道“金牛村長希望這次你能配合一下我們也不想惹事我們只是想完成自己的工作好回去在這里我們也不習慣。”
  “那是那是我現在就帶你們去進行人口普查”金牛躬身說道。自己雖然一米八幾但自己覺得在陳天明的面前好像矮了大半截這些人身手太厲害了只是幾個人就制服了自己村里的十幾個壯男。而且剛才那個人也太恐怖了自己只覺眼花一下他就在自己的面前抓住了自只的手臂自只想動也動不了。
  因此金牛現在哪敢再跟陳天明他們耍花招他大聲讓眾人回去在家等著人家政府同志去人口普查。反正剛才那十幾個人已經讓陳天明他們查了他們也出去干活這讓金牛的心放下不少。
  陳天明他們在后面跟著金牛慢悠悠地打量著村里的情況。剛才在村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應該村里的人全知道了不知道金牛后面還有沒有人呢?有的話他們剛才為什么不出手難道是想更好的機會再出手?如果沒有那些特務會在哪里呢?難道在金一村?陳天明邊走邊想著。
  “成實你剛才有沒有發現有些男人打香水?”施運文小聲地對尤成實說道。
  “我靠你以為人家像你這樣變態啊一個大男人打什么香水?”尤成實罵著施運文。
  旁邊的華亭插上話“運文你也聞到啊我剛才也聞到了香水味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我還是用得出來好像是香水味加什么味。”
  陳天明一聽停下腳步他拉著施運文他們小聲問道“剛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們五個人有誰聞到那些男人有香水味?”
  “我也聞到了”魯偉強說道。
  陳天明計算了一下五個人里面有三個人聞到兩個人沒有聞到那就說明尤成實與另一個虎堂隊員對付的那些男人是沒有打香水而施運文三個人對付的男人有打香水。雖然那些香水味不是很濃但受過元練的虎堂隊員是可以聞得到。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陳天明小聲地說道。
  “老師會不會那些打香水的人是女人?“尤成實問道。反正他制服的那兩個男人是沒有打香水的而且是男人。
  施運文搖搖頭說道“不會我跟他們交過手他們的胸膛平平手掌又大又粗不像女人。”
  “我也可以證明我我剛才不小心碰了一下那個有香水味男人的胸膛硬得要命不像女人的胸膛。”華亭也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靠華亭你不要這么齷齪好不好?我知道你這個人好色看到女人就流口水但沒有想到你連男人也不放過。”尤成實取笑著華亭“喂你不要靠我這么近我的性取向正常我不喜歡男人。”尤成實看到華亭靠近自己他害怕了。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你們不要玩了我們分析一下這幾個男人為什么會打香水?這里面一定有問題而且剛才金鎖的神情也有問題他不想讓我們普查目的可能只有一個就是這些男人有問題。”
  這時走在前面的金牛看到陳天明他們停下腳步不跟上來不由回頭奇怪地說道“政府同志你們怎么不過來普查了?”
  陳天明說道“金牛村長我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說一下你在那邊等我們一下我們很快就過來。”金牛聽陳天明這樣說便在那邊站著等陳天明他們。
  “老師剛才我們不是檢查過那些男人了嗎?他們的身份證是真的沒有問題他們是我們z國人。”施運文說道。
  “運文剛才是你與金鎖交手的他身上有香水味嗎?”陳天明問施運文。
  施運文想了一下搖搖頭說道“金鎖的身上好像沒有香水味。”
  “這就是了問題一定是在那些有香水味的男人身上金鎖沒有問題所以他昨天敢陪我們去普查但那些有香水味的男人看到我們就想躲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陳天明說道。
  “但是那些都要出去的男人不是有一些有香水味有一些沒有香水味嗎?”尤成實疑惑了。
  陳天明解釋著“那可能是他們故意叫多幾個人掩人耳目這樣就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原來是這樣。”尤成實說道。
  “那我們怎樣?是不是現在要出去抓他們?”華亭問道。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現在出去抓他們是沒有用的剛才我們都查過他們是沒有問題這樣只會打草驚蛇。”
  “那我們?”施運文說道。
  “一行他們不是在外面嗎?反正他們在外面閑著無事干正好讓他們去跟蹤一下。而我們在金二村讓一些人放心要不然也會打草驚蛇。”陳天明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