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856

“就中午的伙食費你們給一百塊?”金大的眼睛一亮他在心里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是啊”陳天明說道。“我們也只能出這么多這是我們縣里的規定我們下鄉的伙食補助就是這么多。”
  金大高興地說道“呵呵我是金一村的村長你們來金一村當然是我招待了你們不要去別家了就到我家里來到時你你把那個伙食費給我就行了。”一說到錢金大也不客氣兩只小眼睛睜得賊亮。
  “那就好我們吃了中午飯下午就到金二村看看”陳天明點頭說道。
  于是陳天明他們跟著金大去他家。到了金大的家陳天明他們發現金大的家是兩層樓房雖然做得不是很精致但也算是在金一村里比較好的樓房。
  金大用鑰匙打開自己的房門然后對陳天明他們說道“同志你們先在這里坐一會我叫鄰居小妹過來幫我的忙。”
  “鄰居小妹?”陳天明不由問道“村長你家里沒有什么人嗎?你叫你家人幫我們做點吃的就行了不要做得太隆重。”
  “現在我家里沒人就我一個”金大說道。
  “你家人去哪了?”陳天明問道。他看過金大家里的資料他有一個妻子和兩個兒子。
  金大說道“今年初我老婆死了兩個兒子到外面打工很少回來。所以我如果有什么事情忙不過來的話我會叫鄰居小妹過來幫忙。她是個孤兒今年十六歲了我一般請別人吃飯都是叫她幫我她也可以在這里吃飯。”
  “孤兒她叫什么名字?”陳天明奇怪地看著手頭上的資料這原來的人口資料里好像是沒有什么孤兒的。
  “是這樣的小妹原名叫金小妹她爺爺叫金有龍前年死的小妹是金有龍以前撿回來養的一直沒有入戶口。”金大解釋著。
  這個金有龍陳天明是看過資料的是個孤寡老人想不到他死了還撿了一個女孩回來養沒有入戶口。“村長這可不行啊你以后發現這樣的情況一定要讓村民到鎮派出所里登記小妹這么大了沒有戶口以后怎么辦?”陳天明對金大說道。
  金大說道“這事情我也跟金有龍說過了但他就是不聽他說自己也沒有多少年命才不管這些事情。這不他不肯入我沒有辦法現在小妹相當于是黑市人了。同志你們這次的人口普查可以把小妹的名字寫在金有龍的戶口本里嗎?”
  “我們可以寫在資料里備案但還是要你帶小妹去派出所里搞好有關手續。”陳天明沒有想到金一村還有一個這么奇怪的事情一個已經十六歲的女孩沒有戶口。
  “小妹你過來你聽到沒有你的耳朵是不是聾了?”金大對著自己房子旁邊不遠的小木屋大聲叫道。這小木屋做得非常簡陋一看就與金大的房子不一樣估計這是金小妹住的地方。
  陳天明聽到金大這樣罵那個金小妹不由皺起眉頭。“村長這個小妹就住在那里嗎?她家的房子是不是太簡陋了?”
  “這是她讓人幫她新做的她家的房子在這木屋的后面那就是那個大木屋后面還有小院那是她爺爺金有龍住的自從金有龍死后小妹就不在那里住了一直空著沒人住。”金大說道。
  “這么大的木屋不住真是可惜”陳天明可惜地說道。
  “同志你不知道啊聽別人說那里晚上鬧鬼好像有人看到金有龍的影子。”金大緊張地看了四周一眼然后才小聲地說道。
  陳天明一聽急忙說道“鬧鬼?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不知道為什么陳天明自從來到金一村就感覺這里有點不對勁至于是什么不對勁他也說不出來。反正他在沒有進村子之前就感覺這里不一樣不過陳天明還是不相信這世上有鬼的。
  “這只是聽別人說說而已我也沒有見過不過我不怕我白天晚上都去那里看過了沒有發現什么不妥的事情。但是村里有人真的看過有鬼他們說得像真的一樣。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小妹才撤出來住了。”金大小聲地說道。
  “你說哪里有鬼?我看你家才有鬼!”這時從那邊跑過來一個女孩她怒視著金大好像非常氣憤剛才金大說過的話。
  “小妹大人說話你插著嘴你信不信我打你?”金大舉起手兇著臉好像真要打金小妹似的。
  金小妹聽金大這樣說好像又有點害怕她轉過臉不看金大。
  陳天明仔細地看著金小妹這個女孩大概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瘦疫的黃黃的皮膚一看就是農村女孩。而且陳天明看金小妹的模樣好像有十八、九歲的樣子顯得有點早熟可能是因為經常干農活而這樣。
  “你叫金小妹嗎?”陳天明對金小妹和藹地說道。
  “嗯”金小妹邊說邊警惕地看著陳天明好像陳天明是壞人似的。
  “小妹這是政府來的同志他們是過來查一下你們家的戶口問題你不是還沒有入戶口嗎?這些政府同志可以幫你的你今天中午要好好招待一下這樣你家不是還有一只老母雞嗎?你抓到我家給宰了好好招待一下政府同志你的戶口就可以解決了。”金大在金小妹的耳朵邊小聲地說著。雖然他小聲說話但瞞不了陳天明的耳朵。
  金小妹疑惑地說道“我家的老母雞還要下蛋呢?我不殺它。
  金大有點生氣地說道“你傻了你你如果入不了戶口就辦不了身份證辦不了身份證你就不能到外面打工。快去抓你的老母雞過來好好招待一下人家政府同志只要人家高興了你的戶口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這……”金小妹猶豫不決。
  “這什么啊快去舍不了母雞套不了戶口。”金大邊說邊拍了一下金小妹瘦小的屁股。
  “你你不要這樣好不好?”金小妹瞪了金大一眼接著跑出去了。
  金大對陳天明他們說道“你們不要誤會我兒子的歲數都比小妹大我們這里的農村村風就是這樣大家比較團結說話也隨便一點而已。”金大好像怕陳天明他們誤會自己色狼忙解釋著。
  “噢”陳天明沒有加什么評論像男女之事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人家都沒有意見沒有告金大自己能說什么呢?再說了自己這次是來抓特務找出走私的毒品又不是管人家的調戲事件。
  “對了同志你是不是把你們的那個什么伙食費一百塊給我我們可是殺雞招待你們啊!像我們這里的母雞都是本地的非常補滋陰補腎可以讓你晚上硬硬睡不著。”金大齷齪地說道。
  “村長你在這方面很在行啊!”陳天明為了與金大拉關系從他嘴里套出金二村金牛的走私證據不得不與他說著這些黃段子。
  金大拍著自己的胸膛自信地說道“那當然了不是我金大吹牛在金一村這種事情我金大說第二沒有人敢說第一你不信可以到村里問問。”
  陳天明見金大越說越興奮也不想跟金大胡扯他拿出一百塊遞給金大說道“村長這老母雞是金小妹家的你就把這錢給她她是孤兒也不容易。”
  “這當然了我是村長我作主你不要擔心的。”金大急忙拿過陳天明遞過來的一百塊小心翼翼地放進自己的口袋接著才爽快地說道。
  “那你忙了我們到處走走”陳天明說完便帶著尤成實四人往外面走去。剛才在陳天明與金大說話的時候尤成實四人已經大略地看了金大家的房子雖然沒有上到二樓但里面也沒有什么可疑之處。
  金大的這里一會他們還可以看陳天明他們現在沒有多大興趣有興趣的是金大口中所說金有龍以前住的屋了鬧鬼這可能是一個非常有用的線索不管這鬧鬼是不是真的就算是傳聞會不會跟這次的走私有關呢?
  雖然金大說金二村的金牛走私但陳天明沒有看到金大沒有拿出證據陳天明也只是聽聽當為重要的線索來追查而已。因為陳天明老是感覺這里怪怪的好像還有什么事情隱瞞著似的。
  出了金大的院子陳天明五人在外面溜達了一下。
  “老師那個是金有龍以前住的屋子你說有沒有什么古怪啊?”施運文用眼神瞄了金有龍以前住的屋子小聲地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也小聲地回答“這說不定我們今天才來這里很多情況不明白。按我們情報部門給我們的情報這金一村和金二村是兩條非常復雜的村子要不然我們的特警不會栽在這里有些還是生死不明。”
  “老師你說會不會是鬼把他們抓去了?”華亭開玩笑地說道。
  “這世上沒有鬼要說有鬼也走你這樣的色鬼。”施運文白了華亭一眼。
  “我靠我有你色嗎?剛才你看著人家那個阿花眼珠都快掉出來了。我看你比金大還色”華亭罵著施運文。
  陳天明說道“你們要記住我們這三天來這里的目的只是探查這里的情況沒有確鑿的證據我們是不能動手這金一村和金二村是少數民族如果亂來會有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