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850

“什么?逢場作戲?你那天晚上不是跟小月睡在一起了嗎?我真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大家都睡在一起了還說是逢場作戲。唉真是世道變了!”許柏聽到陳天明已經肯去執行任務他也放下心來了。
  現在他是捶打一下陳天明與楊桂月的關系自己的老爸許勝利老是要自己撮合一下陳天明與楊桂月。唉像他那種老古董懂什么啊現在的年輕人哪會聽別人的你叫他們向東他們偏向西。除非是讓陳天明把楊桂月給睡了那他們才跑不了。但這種事情能有這么容易嗎?說睡就睡?
  “喂二舅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誰跟楊桂月睡在一起了?那天晚上我只不過摸了……”陳天明急忙停住好險啊差點說漏嘴了。“不我只不過是沒有摸到楊桂月而已。”
  “你是什么意思?只不過是沒有摸到而已?”許柏給聽糊涂了“那你的意思是說你以前經常摸了是不是摸得很過癮啊?”
  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說道“我從來都沒有摸過哪會知道過不過癮?”
  許柏一臉的不相信“天明趁著人少你就認了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哪有貓吃了魚會承認是自己吃的?”
  “我我真的沒有你不信你去問楊桂月。”陳天明心虛地說道。不過他還算是聰明把楊桂月給抬出來了以楊桂月的可怕估計許柏是不敢去問楊桂月。
  果然許柏一聽陳天明叫他去問楊桂月他只好作罷。“天明后天你們就要出發了到時坐我們的軍用飛機過去那邊部隊的虎堂隊員會接應你們。一行他們也在這里的訓練場你過去看看他們最好再教他們一些絕招不過那些絕招過后也要教給我。”
  陳天明點點頭出去了他也想去看看馮一行他們的武功練得怎樣?剛才許柏提醒了陳天明他想一會教一下馮一行他們三人合擊之術遇到人家實力比他們不是強很多的時候馮一行他們還是可以抵擋一會。
  許柏看著陳天明離開他高興地自言自語“嘿嘿聽天明那個小子話里的意思好像已經摸了小月。這個情報非常重要我要馬上向老頭子匯報才行。”想到這里許柏馬上拿出自己的手機給許勝利打電話了。
  在九中學生罷課的第二天王校長就在課間操的時候宣布了市教育局和學校關于昨天發生在校園事件的處理決定。
  溫伸由于收學生的錢明顯侮辱學生還對學校的收保護費情況不理不問充當他們的保護傘因此決定免去溫伸的主任職務并開除他的老師職務。
  而收保護費的主要人物大眼學校作出勸退豬頭等幾個學生留校察看另外一些參與收保護費的學生也受到不同的處分。
  孫蔚廷勇于向壞現象作斗爭面對溫伸的淫威沒有低頭學校決定給予記功獎勵另外獎勵兩百塊。
  學生們聽了這樣的決定都暗暗歡喜。那個不分青紅皂白的溫伸終于給開除了而學校的收保護費也被打擊。
  至于蔣東當然是非常生氣本來學校是要處分他的但因為他家里的關系又有某領導求情學校只能把罪名推給大眼和豬頭他們。那天蔣東把錢給溫伸是受大眼的指使蔣東也算是受害者。
  由于受到賈道才的警告蔣東也不敢在九中鬧事了他經常在外面弄他的黑幫。有時間就在學校泡他的妞特別是追鐘瑩。
  用賈道才的話來說蔣東現在還不是到臺面的時候由學生身份幫他遮擋那是最好。如果蔣東的問題出現那蔣氏集團的問題可能也會跟著被揪出來。
  在下面聽著決定的溫伸氣得說不出話來他也通過關系知道今天的處分決定但由于因為自己做這事情被人抓個正著而且是名學生鄭小紅帶頭罷課那個關系也不敢怎樣求情。雖然有了心里準備溫伸聽起來還是非常生氣。
  “媽的陳天明孫蔚廷鄭小紅你們給我等著瞧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你們。”溫伸在心里狠狠地說道。
  蔣東也答應讓溫伸在蔣氏集團某公司里當個小職員算是他受處分的回報。溫伸聽后才沒有這么傷心他覺得只要自己跟著蔣東混還怕以后沒有錢嗎?
  ——
  在輝煌酒店的某房間何連父女與陳天明在里面吃著飯。
  “天明自從你師兄離開m市后m市的黑幫大勢力就好像死灰復燃”何連擔心地對陳天明說道。
  “那你們不正好可以動手嗎?”陳天明笑道。他也知道在社會上不可能把黑幫的勢力全滅了你把那批滅了另外一批又會出現。一般政府對待這種春風吹又生的現象是持著只要不過分就會讓他們存在。
  就像魔王他們的華黑幫那樣他們已經脫出政府也就是公安部門的控制并造成非常可怕的影響那政府就會對他們進行嚴厲的打擊。
  像何連這樣說的意思就是以前的黑幫他們還可以控制現在出現的黑幫勢力讓何連感覺到控制不了這才是他的擔心之處。這說明m市的黑幫勢力已經非常強大強大到公安已經吃不下。
  “不行啊”何連搖搖頭說道。“這正是我所擔心的現在的黑幫慢慢統一起來估計又會出現新的像華黑幫一樣的大幫派這后面的幕后指使人有很硬的后臺且這些幫派又很會鉆空子幾次的行動我都拿他們沒有辦法。”
  “可能問題出現在國安那邊”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鐘向亮才剛走不久m市就出現這樣的情況這事情**不離十了。
  “很有可能。如果問題出現在國安那邊我們是根本管不了。像上次的行動我們才剛剛開始人家國安已經在那邊行動我們還能進去干什么呢?唉看來m市又要變天了。”何連嘆了一口氣。
  陳天明笑著安慰自己的岳父“何叔你不要擔心只要你們有證據就可以抓沒有證據就算了千萬不要跟人家硬碰到時傷了自己就不好。”陳天明就怕何連的性子太硬如果弄不好得罪那些人到時吃虧的還是何連。
  何桃一聽也急忙說道“爸你聽到了沒有不但是我和媽說你天明也說你了你千萬不要跟以前那樣。”
  何連擺手說道“不會了吃一塹長一智我哪會像以前那樣硬沖啊!而且我現在是副市長主管公安他們如果要動我也要找出點事情來我還是那樣該行動的我們還是要行動拿國家的工資不能不干活。但行動不了那就算了我會忍的如果那些幫派像華黑幫一樣自有人要清理他們。”
  “呵呵何叔你能想到這樣我就高興了。現在的事情是要忍啊我師兄被調走了他不也一樣要忍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啊!”陳天明見何連沒有以前那樣的銳氣多了一些圓滑他心里也高興。當官的就是要如此亂碰會碰壞自己的腦袋。
  “天明那你們要小心啊做事情千萬不要像以前那樣沖過分的時候我們也保不了你們。”何連提醒陳天明。他想起毛科長與牛副局長的事情那時有鐘向亮在后面撐腰自己又可以說上一些話。
  但現在m市的形勢有點變雖然自己現在還是副市長主管公安可m市比自己牛的人大有人在如果玩得過分自己也沒有辦法替陳天明遮擋。
  不過何連是過于燥心了人家陳天明現在是虎堂的總教練還認識許大粗許司令哪個人沒有證據敢明動陳天明啊?可陳天明的虎堂總教練身份不是一般人所能知道就是連何連這副市長公安局長也沒有權限知道。
  而且陳天明也不敢告訴何連這事情如果讓何連知道自己跟許司令的外孫女楊桂月有曖昧關系的話依何連的性格就算不把自己的jj害了數年輪也會把自己綁起來讓自己馬上跟何桃結婚。
  “何叔你放心我會照顧自己的。反正我們現在賺的錢已經夠花了大不了我們什么也不干到另處逍遙去。”陳天明說道。
  “對我們還怕什么啊!”何連說道。“對了天明你和小桃也不小了你們是不是應該結婚生個孩子了?”何連沒有忘記自己老婆交給自己的重要任務。他想趁現在自己還是當官還可以說上兩句話如果被人調到清閑部門搞個什么喜事也沒有人來參加了。
  陳天明一聽心里害怕了天啊自己家里有這么多女人就連生了孩子的也不敢結婚如果何連叫自己跟何桃結婚那其它女人肯定有看法的。這這叫自己怎么回答啊?
  正當陳天明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時候何桃紅著臉嬌嗔地對何連說道“爸現在我還小我還想玩多幾年你就不要逼我好不好?”
  何連聽到自己女兒抗議他也無話可說了。他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這個女兒從小被她媽嬌慣了有時性子硬唉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作主!我也管不了了!”對于女兒的嬌蠻何連是一點辦法也沒有。自己聽老婆的老婆聽女兒的自己能有什么辦法呢?
  陳天明心里暗喜還是何桃厲害只是輕輕地撒一下嬌就可以讓何連不再逼他們結婚。看來自己今晚是要好好地感謝何桃了!
  陳天明看著何桃那豐滿的酥峰興奮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