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849

沒有過多久一輛掛著m市車牌的小車停在陳天明的身邊車窗下來露出一個年輕人的腦袋。“老師你快上車。”那年輕人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認識這個年輕人他也是虎堂的隊員叫魯偉強在m市的某部隊里任職。陳天明知道時間很緊他也不說什么拉開車后門坐上去說道“小魯走!”
  小車馬上就往虎堂的總部開去。虎堂總部其實離軍區司令部不遠以前是某部隊的元練營后來軍委就給了虎堂當總部。虎堂總部除了訓練之外一樣有保護軍區司令部的任務。只要軍區司令部發出警報虎堂總部的留守隊員會在十五分鐘之內趕往軍區司令部。
  到了虎堂總部外面的哨兵攔住了小車。魯偉強下車拿出自己的證件哨兵看了一會確定無誤后便敬了一個軍禮讓小車進去。
  陳天明下了車就往許柏住的地方走去。走進許柏的房間陳天明就看到許柏坐在椅子上托著下巴在想著什么。
  “陳天明向堂主報告。”陳天明大聲地叫著把正在沉思中的許柏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許柏瞪了陳天明一眼罵道“天明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對我嗎?我剛剛想到一些事情被你一嚇給嚇跑了。反正我不管你一會你幫我想辦法我把事情交給你處理。”
  “喂二舅你不要說這樣不負責任的話好不好?現在你是堂主我是總教練我只負責教大家武功你負責處理事情。”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許柏一眼他找張椅子坐下來“當然了如果我當了堂主的話又別當另論。”
  “我靠你是不是想篡位啊?”許柏見陳天明這樣說不由生氣了如果他不是見自己不是陳天明的對手現在肯定把陳天明提出去狠狠地打一頓。
  “到底是什么事情弄得緊張兮兮的”陳天明正色地說道。
  許柏頓了頓說道“上級要我們去執行一個任務。”
  “執行任務?是什么任務啊?虎堂的隊員才練功不久太高難度的任務還是不要派他們出去了。”陳天明想著估計這個任務是高難度的了要不然許柏也不會愁眉苦臉好像輸了很多錢似的。
  “本來我是推的理由是虎堂才剛剛成立不久元練課程還沒有完成但人家上級說了我們虎堂的隊員連龍組的人都打得贏已經很有實力了這個理由不是理由他們已經決定讓我們去執行任務。”許柏嘆了一口氣。
  “唉都是比武惹的禍”陳天明也跟著嘆了一口氣“二舅你說一下是什么任務啊?”
  許柏說道“據我們情報部門的報告可能在金三角地區有一批境外特務潛入我們的任務是把這些特務抓起來或者把他們干掉。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這樣的事情應該不難啊叫特警去干不就行了嗎?”唉難道自己這輩子都是去執行任務的命?以前是幫鐘向亮現在當了虎堂總教練要幫虎堂。咦對了不是說好我這個總教練只是負責教武功不管執行任務的嗎?
  想到這里陳天明對許柏說道“二舅當時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這個總教練只是負責教武功那執行任務的你派人去!當然了你讓我幫你想辦法我還是可以考慮的。”陳天明又不是傻子不用自己出力只是自己出出想法這樣的好事自己當然是要做的了。
  “是啊我這次叫你來是想讓你幫我出出主意并不是叫你去執行任務的你不要怕。”許柏的眼角露出了一絲狡黠。
  “天明我們不是沒有派過特警去但那些特務非常狡猾我們大隊人馬過去的時候他們就藏了起來當我們的特警分散行動他們就襲擊我們的特警我們這邊已經死傷十幾個特警。”許柏說道。
  金三角地區陳天明是知道的那里是與外國相鄰的邊界地區人員復雜地形復雜。且那里經常走私毒品有些當地的人也參與進去走私并且他們手上有武器。
  “所以上級叫虎堂派人去抓那些人嗎?”陳天明說道。
  “是的線報說這批特務潛入主要的任務就是開辟一條新的走私毒品路線而且他們個個武功高強我們的特警跟他們交鋒就是吃虧在這里他們混在群眾里面我們不方便遠攻。當我們靠近他們他們就把我們的人干掉了。”許柏恨恨地說道。
  “那你準備派多少人過去?”陳天明問許柏。
  許柏想了想說道“5個人線報說對方潛入也就是十來人我們也不能派太多人如果讓對方知道我們圍剿他們他們要么退出我們的邊界要么潛入群眾里不活動等我們的大批人馬離開他們又開始活動。”
  “那些群眾是不是那些特務的眼線?”陳天明問道。
  “不單是眼線的問題那些群眾跟著他們走私毒品算是他們的人。有我們的國人當他們的擋箭牌要圍剿他們是很難的。”許柏又嘆了一口氣。他也知道這次的任務是非常難的而且上級只讓他們派出5個人這更是難上加難。
  陳天明說道“那為什么不派出龍組的人他們的武功不是很厲害嗎?”
  “就是因為上次的比武上級說我們可以完成了沒有必要讓龍組的人去所以這才麻煩啊!”許柏說道。
  “那有關那些特務的資料有沒有?他們經常活動的地點在哪里?”陳天明問道。
  “只有個別特務的資料他們經常活動的地點是有的特別是他們經常在那條靠外國邊界的村子里那村子有群眾一千多人來往的人也非常多他們那十來個人要藏起來是很容易的。天明虎堂里的那些隊員武功怎樣?可不可以勝任這次的任務?”許柏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微微思考一下說道“我也不知道那些特務的武功如何但人家跟我們的人數差不多人家在暗我們在明且還有一些反動群眾幫助他們我看我們虎堂的人這次是兇多吉少。”
  “唉我也是這樣想的啊我聽你說虎堂里武功最好的是各分隊隊長我準備派他們去如果能完成任務就最好完成不了可能我們這虎堂要關門了。我當不成堂主你也當不了總教練。”許柏一臉的黯然好像非常舍不得虎堂似的。
  “二舅你這是什么話啊?不就是執行一次任務嘛失敗可以重新再來啊至于這么夸張要關虎堂嗎?”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許柏說道“天明你有所不知啊這是我們虎堂第一次執行的任務不但執行不了連虎堂里的精英都犧牲的話那上級就會考慮我們這虎堂還有沒有必要成立了。人家上級成立虎堂是為了更成功地執行任務而不是放在那里擺設不但完成不了任務還造成更大的損失你說我們虎堂還要不要關門啊?”
  陳天明說道“現在虎堂隊員最高的就是馮一行他們幾個他們又沒有執行這樣任務的經驗且人家的武功又不知道如何真的是兇多吉少!要不你去別處借些高手去。”
  “你以為我是你啊隨便在街上一拉就能拉來一百幾十個高手。”許柏白了陳天明一眼。
  “如果我陪馮一行他們去的話應該有勝算的機會。”陳天明聽許柏這樣說不由中計把自己也拉了出來。
  許柏高興地拍著自己的大腿說道“對啊天明你這話說得我太喜歡聽了。你以前不是參加過幾次那樣的任務都出色完成了嗎?而且你的武功又高有你這個總教練陪著一行他們去這次的任務是十拿九穩了。”
  笑得眉開眼笑的許柏見陳天明已經按著自己的話說了下去知道陳天明是肯參加這次的任務了。他這次叫陳天明過來還說了這么多費話目的就是想陳天明參加這次的任務總教練又怎樣了到虎堂危難的時候就是要挺身而出幫虎堂擋子彈難道要叫自己這個堂主出來嗎?
  陳天明的心里一跳他知道自己被許柏算計了“二舅你如果想讓我去你就直說嘛兜這么大的圈子干什么?”
  “我不是怕你不肯嘛你也知道如果是小事我是不會麻煩你的這次的事情是特別麻煩那里的地形復雜可能一行他們不但完成不了任務還會被人家放冷槍給干掉了。天明老實說這次為了虎堂和一行他們的性命你還是辛苦去一趟。雖然你當總教練的時候你曾經跟我們說過約法三章不去參加任務但這次非常特殊你就辛苦一下。回來后我請你吃香的喝辣的。”許柏笑著說道。
  “好我跟一行他們相處這么久了也不想他們出事。”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不過二舅你不能跟上級說我也去啊我偷偷去參加任務就行了。如果讓上級知道我去以后每次的任務都叫我去那我連泡妞的時間也沒有了。”
  “這個我明白大家是男人。”許柏拍著陳天明的肩膀。“什么你想到外面泡妞?你不是有小月了嗎?陳天明啊陳天明我警告你做一個男人可以風流但不能下流你已經有了小月你怎么還能下流對去泡別的女孩呢?”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跟小月只是逢場作戲我們是不可能的你們以后就不要操這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