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837

“陳老師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手機里傳出厲老師小心翼翼的聲音。
  陳天明一聽是厲老師打過來的急忙馬上說道“不好意思厲老師我今天晚上沒有空。”哼就算有空我也不鳥你現在我的眼界很高不是極品美女是看不上眼的了。陳天明在心里說道。
  “你真的是這么討厭我嗎?”厲老師有聲音有點沮喪。上次她與何桃在酒店爭吵引起陳天明的反感所以她也不敢在陳天明的面前太囂張。但幾次的邀請都讓陳天明給拒絕了她不由心灰意冷。
  “不走討厭的問題大家走同事談不上什么討厭不討厭的只不過我不想跟你去吃飯希望你能明白我們只是同事關系不會再有別的其它關系。”陳天明說完便走了聽著陳天明絕情的聲音厲老師傷心得說不出話來。追自己的人不少自己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可沒有想到人家不喜歡自己自己拼命地倒追也無濟于事。
  陳天明走出校門的拐彎處小五開著車也到了那里。陳天明上了車說道“小五去輝煌酒店國安的賈道才請我吃飯。”
  “什么?老大那個賈道才清的會不會是鴻門宴啊?”小五擔心地說道。陳天明也跟小五他們說過現在的形勢所以小五一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為陳天明擔心。“要不我去叫多一些人在下面等著?”
  “呵呵不用了你不知道嗎?輝煌酒店有不少我們玄門的弟子你不用這么擔心的。再說了我就不信賈道才敢對我干什么事情?”陳天明笑著說道。
  聽陳天明這樣說小五只好作罷。
  到了賈道才所說的房間陳天明只見賈道才一個人在里面并沒有別的人。“賈局長我來遲了不好意思。”陳天明笑著說道”。
  “不是的是我來早了陳先生你過來坐。”賈道才指著自己旁邊的位置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坐下后便對賈道才說道“賈局長你的工作比較忙我們也不兜困子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我也是一個痛快的人。”
  “呵呵其實也沒有什么事的陳先生我只是想跟你說一下你師兄鐘局長的調走不關我的事是上級的安排而且我的能力也有限我怕我自己做不了這個位置。”賈道才假惺惺地說道。
  “賈局長你言重了我只是一個老師你們國安的事情我怎么能知道呢?”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賈道才說道“我是怕你產生別的誤會我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我沒有什么雄心壯志我已經跟上級說了希望能調回鐘局長但上級不批準我也沒有辦法。”
  “我真的不懂你們國安的事情賈局長請你不要跟我說這些事情了如果你再說這樣的事情我只能是告辭了。”陳天明站了起來國安是一個特別的部門他賈道才跟自己說國安的事情這可是違反紀律的。
  “陳先生你不要走我跟你說那樣的事情只是想讓你知道鐘局長的調走跟我無關請你不要怪我。”賈道才說道。
  “我說了這些事情是你們內部的事情跟我無關”陳天明說道。“這樣賈局長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先走了。”
  賈道才說道“陳先生你聽我說我也看過國安的一些資料知道你們也幫我們國安做了一些事情所以雖然你不算是國女的人但跟我們還是有關系的。另外我有事情想求你。”
  “什么事情?”陳天明警惕地說道。
  “是這樣的自從我當上m市的安全局局長后我發現我的人手實在不夠上面能給我調動的高手不多陳先生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想你像以前那樣有時幫我們國安做一些事情我們會給你們錢的。”賈道才說道。
  “這樣我們有保全公司你需要我們干什么事情的話可以到保全公司那去我們可以幫忙的一定幫。”陳天明把事情推到保全公司那邊因為保全公司有規定的一些事情可以做一些事情不可以做。且每做一件事情都要備案以防公安部門的檢查。
  所以如果賈道才找保全公司幫忙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保全公司當然可以幫忙且還能賺錢。不過如果是小事見得光的估計國安也不會找保全公司幫忙他們可以隨便調動公安等部門幫他們。至于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像上次到番國那些事保全公司就不敢去做了因此陳天明這些是推辭的話。
  賈道才聽陳天明這樣說不由一愕這個陳天明不是在推辭嗎?本來賈道才今天請陳天明吃飯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讓陳天明也像以前那樣幫m市的國安就算是出多點錢也是可以的。這樣他一來可以跟陳天明拉上關系二來讓陳天明幫自己干一些事情慢慢地把陳天明拉下水。但現在陳天明這樣說自己就無話可說了。
  “陳先生你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我們出多點錢也是無所謂的再說了你們也算是為國家辦事啊!”賈道才知道陳天明現在是虎堂的人自己也不能強來只能是跟他好話好說。
  “不用考慮了賈局長我現在也太累了也非常忙你還是清別人!”陳天明擺著手他站起來走到門外叫來服務員“小姐我們點菜。”
  賈道才見陳天明都這樣說了自己只好跟服務員點了幾個菜等菜上來后他邊吃邊與陳天明聊著天。但他發現只要談到一些實際的事情陳天明就跟他打著哈哈把話說到別的地方去。
  看來陳天明是不與我們同道的了。賈道才在心里暗想。既然這樣他在心里又打著別的算盤。反正現在賈道才是不想與陳天明拉破臉皮自己今天跟他一而再三地說著好話就是想讓陳天明不對自己有太多的敵意。
  吃完飯后陳天明叫來服務員要買單但被告知這單已經讓賈道才給預先買了陳天明只好作罷。反正人家是公家報銷自己也不跟他客氣了。
  在京城貝家的一個別墅里貝文富像一只斷腿的猛獸在沙發上拼命地叫著。“陳天明你媽的我要干掉你。”
  從醫院出來后貝文富就看了全國很多有名的醫生那些醫生看了貝文富的病后也采取各種各樣的調理和刺激方法但貝文富的那個小蟲還是小蟲根本一點反應也沒有。最后各名醫生得出的結論貝文富的小jj已經喪失干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當聽到這樣的結論自己以后不能跟女人做著愛做的事情貝文富能不像一個瘋了似的叫著嗎?
  而貝康在旁邊看到貝文富這樣的情景他的心里也非常痛恨陳天明自己就是一個這么寶貝的兒子現在不能人事那肯定是不能給自己帶來孫子那以后貝家的產業交給誰啊?不行我要找一個女人來試試看我的“子**彈”還能不能產生什么反應?幾十歲的貝康想要找一個女人來幫他生孩子了。
  “文富你不要灰心我一定再找一些醫生來醫治你z國不行并不代表別的國家不行”貝康安慰著貝文富。
  “爸我要殺了陳天明。”貝文富的臉色蒼白他已經氣得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你放心我們的貝家就算是沒有了我也不會放過陳天明。”貝康恨聲說道。陳天明竟然這樣對自己的兒子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陳天明。
  貝文富惡狠狠地說道“我要先把陳天明的**割了再慢慢地一刀一塊肉把他身體的肉全害掉媽的我不弄死陳天明我誓不為人。”
  “文富你放心我馬上調集我們貝家各地的高手回來到時到。省找陳天明算帳。”貝康說道。
  “爸玄門不是在京城有一個保全公司嗎?我們可以先把這個保全公司端了然后再到。省去。”貝文富陰陰地說道。
  貝康點點頭說道“對我們先弄陳天明在京城的保全公司不過這事情我們不能明著做要偷偷地來。”說完貝康跟貝文富湊在一起小聲地商量著。
  陳天明收到消息說帝天夜總會的老板已經換人馮蕓也有幾天沒有到那里上班。他便馬上帶人趕回馮蕓與方翠玉所住的地方但那里已經是樓空人去沒有一個人。
  于是陳天明便給馮蕓的好朋友小蘭打電話“小蘭你知道馮蕓去哪了嗎?”
  “是陳先生啊我也不大清楚昨天晚上她給我打電話說準備離開這里。”小蘭說道。
  “那你現在還可以聯系得到她嗎?我打她的手機關機了。“陳天明說道。
  “噢她已經換了手機號你等等我給你找出來。”過了一會小蘭告訴陳天明手機號。
  陳天明看著手機號他馬上給馮一行打電話通過關系讓手機公司查這個號碼的所在地。“馮蕓是你嗎?”陳天明打通了馮蕓的號碼。
  “你是?”手機里傳出馮蕓疑惑的聲音。
  “我是陳天明你哥哥馮豪的兄弟你現在哪?”
  “陳天明我去哪里不關你的事”馮蕓一聽是陳天明打來的電話她的語氣馬上就變了。翠姐說的沒有錯陳天明會不死心地找她們他是不會放過她們的。
  陳天明說道“你現在是不是跟方翠玉在一起?”陳天明只想跟馮蕓多說話好讓手機公司能準確地查出馮蕓她們現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