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72 她不是你姐

“長毛你幫我查一下陳天明的底看他除了當老師還干什么?”葉大偉氣得在房里來回走著上午那一頓只是和一個一般的美女就吃了近兩萬塊真是不值都是陳天明害得。
  不過葉大偉也懷疑他陳天明一個窮教師哪有這么多錢請客是要好好查一查他是干什么的。
  “好的老板我們要不要請人來……”長毛把手放在脖子上一揮。
  葉大偉搖搖頭“等先摸清他的底再說不要莽撞。”
  ——————————————————
  一大早陳天明就被燕姐拉著逛街。
  和女人逛街一向是陳天明的最怕。有一次燕姐和他上街買衣服同一件商品她來回走了三遍。本來講好價錢要買的燕姐突然覺得可能貴了又不買再從街頭走到街尾仔細地看了別的檔口一遍后又回來和老板計價還價。
  那老板見燕姐纏得他沒有辦法只好第二次同意減價賣給她。
  可是燕姐又不肯要又從街尾走到街頭再殺回那衣服店再和老板講價。陳天明的兩腿也來回走得不**樣。
  當時氣得那老板火煙上冒拒絕賣衣服給燕姐。以至陳天明再也不敢往那老板的店門前走過。這次燕姐又要和他去逛街買衣服他可是小生怕怕如果不是他昨晚答應燕姐他才不去。
  想起昨晚他也不虧。
  燕姐又用她那柔滑的小手幫他打了一次小飛機且除了小底褲沒有脫掉之外其余的全都脫掉了。他摸著燕姐那滑不留手的大**心中真是爽得不得了。
  所以在他一射沖天之后他也就豪爽地答應了燕姐今天的要求。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得就有失。
  陳天明的手里已經提了兩大袋的衣服脖子上還掛著一小袋他現在是疼得要命。不是心疼是腰疼、手疼、脖子疼還有腳疼。已經逛了兩個小時的腳怎能不疼呢?
  有一個偉大的哲學家曾經說過女人是天生逛街的。
  這不已經走了兩個小時的燕姐還這么興致勃勃陳天明現在只想要的是有張椅子就算是小小的椅子也好能坐一坐。
  “天明!”一個聲音在陳天明背后喊著。
  陳天明回頭一看是何桃今天她穿了一套白色連衣裙束著高挺的胸部和小小的細腰非常地耀眼耀得陳天明睜不開眼睛如瞎子一般想去摸摸。
  “何桃今天放假你也出來逛逛啊!”一身都是小小袋大袋的陳天明笑著何桃也應該是他的一個女朋友之一還有燕姐麗玲。
  這三個女人在他的身邊都扮演得著不同的角色有時陳天明也妄想過能同時擁有她們但又是不可能。三個好女人就如三道好菜丟了可惜給別人更可惜。
  “是啊!和我爸爸出來逛逛!”
  “陳老師你好。”一個男音又在陳天明背后響起。
  “這聲音怎這么熟?”陳天明邊想邊回過頭。
  “何書記!”陳天明看到了紀委的何連書記“你今天也出來逛逛啊?”
  等等何桃和他爸爸出來逛街何書記何桃?陳天明越想越對。
  “在想什么呢?”何桃笑盈盈她邊笑著邊挽起了何書記的手臂。“爸這是我們學校的陳天明老師。”
  “何書記是你爸!”陳天明一拍腦袋怪不得李校長好像有點怕何桃葉大偉對何桃也不敢得罪。那個副所長也非常聽何桃的并且在派出所救了自己。再有明明何書記都不理這個案子何桃讓自己去再找何書記自己還沒有找何書記何書記就先找上門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何桃是何書記的女兒。
  如果燕姐這件事不是何桃在背后幫忙的話就不會這么順利。
  “何書記何桃我代我姐謝謝你!”陳天明真誠地向他們父女倆道謝。
  “哈哈不用客氣!”何書記笑道“這也是我們的工作。”
  何桃笑著說“是不是想請我們父女倆吃飯啊?”何桃突然想到那天陳天明請客吃的那千塊的情人醉小臉一紅。
  “我老了吃飯去玩的事還是你們年輕人去!”何書記也看出女兒和陳天明之間的微妙笑了笑。
  “天明”燕姐從衣服店里出來發現陳天明和別人在說話走上前打個招呼。
  “姐這是幫你平反冤情的何書記這是何書記的女兒、我的同事何桃。”陳天明介紹道。
  “你好”燕姐邊向何書記道謝邊習慣性地把小手親密地插進了陳天明的手臂彎。
  “姐姐你好美啊!”何桃一聽燕姐是陳天明的姐姐討好地贊著燕姐。
  “何老師你才美呢街上的行人都看著你讓我看得都妒嫉了。”燕姐也被何桃的美所吸引她想如果何桃是陳天明的女朋友那該多好啊!
  “噢你們看我都忘了介紹。這是我姐李燕!”陳天明才想起沒有介紹燕姐。
  “李燕?李小姐姓李你姓陳?”何書記聽出了陳天明的語病。
  “燕姐是我的表姐。”陳天明解釋道。
  燕姐也感覺到什么偷偷地把手從陳天明的手臂彎中抽了出來。不過這一切都讓何桃看在眼里。
  “陳天明我還以為這是你親姐原來是你表姐。”何桃對陳天明恨恨地說道她恨陳天明騙她一個男人和自己的表姐在大街上親密地手挽手關系難道只有是表親關系這么簡單?這個感情騙子!
  何桃剛才已經看到陳天明和燕姐倆人的神情如果是親姐弟的話兩人的關系是正常的如果是表姐弟這已經超出界線了。
  “我我……”陳天明無言了。
  “爸我們走。”何桃拉著何書記氣沖沖地離去。
  “天明快去找她解釋啊。”燕姐急了推著陳天明。
  “姐我能說什么?”陳天明反問在旁邊著急的燕姐。是啊說我和燕姐的關系是純潔的以后我和燕姐的關系只是表親關系。能做得到嗎?陳天明問自己。
  “快去追她姐姐無所謂的姐不是說過嗎?只要你有女朋友姐就會退出的了。”燕姐傷心地說道。
  “我喜歡何桃但我也不想失去你。姐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陳天明堅定地說道。
  “天明”燕姐激動地摟著陳天明。
  “來了該來的是要來了。”陳天明輕輕地摟著燕姐看著遠去的何桃身影在心里呢喃地說著。
  而何桃也因為今天的事情而在以后嘗到小苦果”……